门没关……小时候那倒霉透顶的一天

那时候才上二年级,中午上学路上嫌热,就和两个伙伴去路边不远的水库洗澡。

正在打水仗用泥巴互相扔的起劲,班主任骑车路过,他丢了自行车飞奔过来。

班主任很严厉,没少用教鞭抽过我们,当时吓坏了 ,三人一齐逃上岸,衣服都来不及拿,撒腿就跑,,班主任在后面可劲的追,还好水库埂上被我们扔有许多稀泥,泥巴灌进他的凉鞋,跑着跑着,他半个脚板子从鞋前头滑出来了,趁他又像老驴甩蹄又忙着整理的时候,我们跑远了。

他骂骂咧咧的抓着我们的衣服走了。

衣服没了,路上、田野间到处都有大姑娘小媳妇的,她们看着光天化日之下,三个半大小子光屁股在走,都在哈哈大笑。

我们一脸苍白,两手前捂丁.丁后捂腚沟躲进了一片竹林。

竹林里闷热难当,我们三个光着腚坐在地上,即将被惩罚的恐惧和无法回到学校的沮丧,让我们都说不出话来。

坐了一会,烦的起来走了下,,就看见有一片灌木丛,上面有很多金银花藤子缠在上面,一下想起幼时用柳树枝编帽子戴上装侦察兵,灵机一动对他俩说:我们用这个藤子编个围裙吧,围住了再到学校去把衣服要过来。

他俩都说好主意,说干就干,三人一起上去,用力的东拉西扯拽藤子,灌木丛被我们拽的东倒西歪,正在来劲,一个碗口大的马蜂窝被甩了出来,翻了几滚落在地上。

马蜂刹那间密密麻麻的从林间和蜂窝上飞了出来 ,瞬间我们头上身上都满了,剧痛让我们抱头鼠窜,一边哭一边使劲拍打着,简直就是万箭穿身啊,,,跑了好远才勉强摆脱了蜂群,三个人身上被蜇了数不清的大包 ,我那时候头长癞子,剃的是光头 ,整个脑袋就像佛祖释迦尼牟一样,这还不算最惨,他俩一个两只眼睛肿的像水蜜桃,只能勉强睁一条缝了,一个哭的最响的跑倒爬起来的时候,腚眼子都蜇肿了。

藤子不能拽了,我坐了一会说:要不找户人家去偷几件衣服吧,现在都去干农活去了,应该好偷。

他俩完全没了主意,就跟着我一起往前走,不远处还真有一个四合院,应该是这个竹林的主人家。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平静了一下,按照以往在村里偷瓜摸枣的经验,先朝院子里扔了块石头。

如果有狗,听见响声会叫,有人肯定会问是谁?,但没动静,我冲他俩招招手,腚眼子肿了的那个不能爬,就蹲在地上,我和另外一个陆续踩在他肩膀翻上了墙头,,墙边都是梨树,我揪了一个梨蛋子咔咔啃了两口,和另一个家伙揪着树枝顺着树干下到了院里。

院里静悄悄的,一根晾衣绳上只有一条大红的女式三角内裤和一个男式褂子,,光了这么久,也顾不上难看,先穿上了那条内裤,不知那条内裤中间怎么那么窄,边走边要往里塞蛋.蛋,不管它了,总比没有的好。身上大包太疼了,褂子不敢穿,就把它系在腰上。

衣服不够,我俩又壮着胆子去推他家的门。

那时候民风淳朴,农村人出门除了大门,里面的几乎都不锁,他家也不例外。

在一阵吱呀呀的轻微响声中,门开了,正厅里没有衣服,几个大红喜字贴在中堂画的两旁。

我俩又蹑手蹑脚的往卧室溜,,门没关,刚一进去就惊呆了!

床上一个女的什么也没穿,坐在一个男的身上,呼哧呼哧的喘气前后晃着像骑大马一样,手上就差拿个马鞭了,男的闭着眼睛一动不动跟死了一样。

我和同伴从没见过这场景,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一时间呆在那里了。,,女的好像觉得不对劲,扭头一看昏暗的地方,站着一个穿红内裤和一个光屁股的,头上脸上奇形怪状像西天大雷音寺的丑菩萨一样,慌的一下用被单捂住大叫:有鬼呀!

男的猛然起身!我俩如梦初醒,赶紧逃窜,跑到院子爬上梨树刚要翻墙头,那男的就裹着被单追了出来,可能一时间没找到什么武器,抓着几个馒头边砸边开始往树上爬,眼看他扒住两米多高的墙头就要追上,还好咔嚓一声树枝被他踩断了,他嗷的一声惨叫扒掉一堆瓦片又掉下去了,院子里一阵鸡叫还伴随有塌倒的声音,应该是砸在鸡窝上了。

等他一瘸一拐的再翻出来,我们已经跑出老远了。

一溜烟的,我们钻进了麻地,喘息了半天,他俩突然哭了:哥啊,你混的有衣服穿了,可不能忘了兄弟呀!咱俩咋整呀?

我拍了拍他们肩膀,说想哪去了,然后一起动手折断了许多洋麻,剥下麻皮搓成了绳子,混着麻叶编了两条超短裙让他们围上,我也脱掉了那条漏蛋的红内裤,用褂子围住下半身,三人狼狈的走了出来,在路人一片卧槽声中战战兢兢的去学校了。

办公室里,老爸和另外两个伙伴的家长早就等在那里了……一顿死打刚刚结束,竹林那家男的鼻青脸肿瘸着腿也来了。。。

咳咳,咳,,,校长,老师,家长还有那个鼻青脸肿的竹林主人看着楼主和小伙伴们被蜜蜂蛰的像大萝卜似的鸡鸡,都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收藏

媳妇

不要啊`嘻嘻`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