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啊`嘻嘻`

这是找机会出人头地,在家里可不会有个老大的帽子掉你头上

许多年前,我租住在广州农村的一个小院里,院子狭窄,仅仅能放两张桌子那种小院。两层楼房,房间极小,我租的是二楼。一楼住着四个小伙子,都是湖南人。

小伙子们挺热心,我搬过来的时候帮我装床,帮我打扫客厅,还告诉我,如果有人欺负我,回来跟他们说,立马给我平了。

这,当时我有些奇怪,后来明白了,这几个家伙是黑社会,嗯,他们自己说自己是。

黑社会青年的日常是这样的,每天凌晨两点钟,老三和老六开着破烂不堪的金杯车去批发市场买鱼,四点多回来,强子和老陈去附近菜场卖。到了下午收摊,四个人整个火锅,然后搬出一套卡拉OK出来,拼命的吼,吼得四邻不安,骂声阵阵。

我算明白为什么房租那么低了,这么吵,谁特么来住啊!

不过我还行,白天要上班,晚上回来他们多半休息了。到了休息日,还跟他们一起去买鱼卖鱼,感觉挺有趣。

黑社会小伙们的理想挺远大,统一广州地下势力,当最大的大哥。

天天吹的那叫一个天花乱坠,我都是当笑话来听的,时不时还打趣几句,说到时候当了大哥,你们就可以叫鲢鱼阿三,鲫鱼老六,泥鳅强哥,鲩鱼陈,他们听了一个个都笑得喘不过气来。连连夸赞,说到时候给我一家夜总会,让我啥也不用干,坐在家里数钱。

几个小伙子每天除了卖鱼唱歌吹牛,就是在附近瞎晃悠,据他们说,这是找机会出人头地,在家里可不会有个老大的帽子掉你头上。这话听起来好像挺有道理,但仔细想想又全是扯淡,就在村子的篮球场,小公园这些地方转悠,有屁的机会。

我问他们怎么不去溜冰场,迪厅,游戏厅这些地方玩,他们说,现在实力还不行,这些地方暂时罩不住…

有次转悠的时候,老陈落单了,拿着手机打电话找他的哥们!呼的一下一个摩托党飙过,把他手机抢了,老陈连忙去追,追了一会遇到一个摩的,连忙爬上去,说,快点追上前面那个人,他抢了我手机。

的哥说,咋地,你还给别人送充电器去。

老陈,…当时就怂了。

回来后自然骂骂咧咧的,四个人商量着报复,还说他们的老大之路就从对付飞车党开始了,把甩棍,钢叉别在腰上,在老陈被抢的地方蹲守,蹲了四五天吧,自然是不了了之了,大伙儿凑钱,给老陈买了个新手机,好像那个事情没有发生过,还说,虽然报复失败了,但是我们兄弟之间的友情又进了一步,然后嘻嘻哈哈的整了个火锅,日子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

黑社会小伙子们看不起小混混,嗯,飞车党还不算小混混,真的小混混是没有人性的,为了钱啥都干,他们说的一些事情,我现在都觉得匪夷所思,据说有货车司机会请这样的小混混,扒在他的货车车底,他开车去过磅,过了磅以后,小混混找机会从货车底下溜走,货车司机白白赚了一个人重量的货物,给小混混五十块钱…

还有在胸前放一个血袋,骑个自行车去码头撞集装箱大货车,撞上了捏破血袋,不管别人知不知道他是骗子,怎么也可以讹个千八百的…

每次说起这个,他们都一脸不屑,说,这是人渣才干的事情。

我在那里住了一年,看他们干过最黑社会的事情应该是帮老三的老乡收账,他老乡开一家印刷厂,有七万块收不回来,不知道是脑子里的哪根劲转错了,让他们收账。

几个小伙子激动的那天鱼都没卖,炖了个牛肉火锅,一人一瓶九江双蒸灌着,兴奋的两眼冒光。

最重要的是气势,不战而屈人之兵,要用气势压倒对方,让他心惊胆战,老老实实的把钱交出来。老三这样说。

对!大家都赞同。

我们的气质虽然有了,但是太内敛,一般的凡夫俗子是看不出来的,所以我们需要在外形上有所提高。老三年纪最大,见识也多,这种时候总是他说,大家听,这些话大家也没有异议。

明天我们去纹个身,理个发,整一套运动服,头发要平头,运动服要阿迪达斯的!老三灌一口九江双蒸,以一种运筹帷幄的语气不容置疑的说道。

一切安排妥当,老六把钱都拿了出来,大家摩拳擦掌,准备第二天大干一场。

第二天傍晚,我下班回家,果然,几个小伙子精神抖擞的在院子里晃悠,看我回来了。老陈窜过来,摆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问我,你怕不怕!

怕怕怕!事实上我感觉滑稽,肚子都笑疼了,但还是捧了个场。

走,出发!老三手一挥,摆出一副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架势,带着一帮小伙子大踏步的出去了,走了没一会,又都跑了回来,一个个嘻嘻哈哈的,原来是没有换鞋,还都穿着人字拖…

几个人把床底下沾满灰尘的运动鞋抠出来,,拍拍打打。这时候我才发现,几个货真的去纹身了,有纹蝎子的,有纹英文的,我来了兴趣,问他们纹这个花了多少钱。

嗨,才千把块钱。老三大咧咧的说道,我反正没搞清楚,究竟是一个纹身千把块,还是四个纹身千把块。

到了十点多,听到外面有动静,悉悉索索的有人进门,洗澡睡觉,没有吵吵闹闹,我知道,他们肯定失手了,不然不会这么安静,得得瑟一整夜。

我没猜错,第二天他们没去卖鱼,睡到下午才起床,整火锅,k歌,唱我不做大哥好多年。

到了晚上老三跑上来找我,吭吭哧哧了半天,说,哥,能借我一千块钱吗?过两天就还你。

我知道,他们为了装逼,把做生意的本钱都搭进去了…

后来我跟他们还有联系,老六还在卖鱼,强子开了个饭馆,老三现在据说发了,做什么生意我不知道,老陈跟着他混。几个人还住在广州的那个小村子里,经常一起去老六那里整火锅,k歌。

我羡慕他们。

人在江湖 义气当前 情同手足 兄弟久远
盗亦有道 不做三滥
一杯酒 一生亲 一个梦 一场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