烙印

最开始的记忆是五六岁吧。娟儿小我十个月。她亲舅家跟我家关系特别好。她管我爸也叫舅。那次我俩晚上睡一张床(已经忘记了为什么会睡一起),一人一头,她咯咯笑着用脚蹬我,我自然回蹬了过去,力气重了点把她弄哭了,结果我妈把我薅起来胖揍了一顿。

那时候小,我属于很捣蛋的男娃,娟儿来一次我就想办法捉弄她。每次都是她哭着跟我妈告状,然后我妈收拾我。

印象最深的一次,我用石头扔她,把她脖子后面砸着了,娟儿手一摸,满手的血把她吓的眼泪直飙,嚎啕大哭找我妈去了,我一看也吓着了,不能回家啊!回去得被打死。于是躲在屋后的山脚下,一个半掩的石洞里。又冷又饿到晚上,听着虫鸣狼叫,恐惧感占了上风,心里埋怨我爸妈,净护着那臭丫头,我才是亲生儿子好吗!幸好出来寻我的二叔听见我的哭声了。不过那晚我家的扁担快打断了,要不是娟儿求情,我爸估计会打死我。

上小学后我俩在一个班,小孩子不容易记仇,我俩都忘记了之前的事,学习上齐头并进着,经常被老师表扬,她扎起了小辫儿,大眼睛黑漆漆的,小嘴红艳艳的,像年画上的娃娃,我特别喜欢叫她放学跟我一起走,去她舅舅家,就可以到我家吃饭了。

有次她不去,我把她书包抢过来,嚷着:你不来,我就把书包丢河里!娟儿气的跺脚,扭头就回家了。我也傻眼了,书包怎么办呢?算了带回家吧。

一路上很沮丧,结果过桥时走神,真的把她的书包跟我的都掉下去了,眨眼间被翻滚的河水带走了。回去被男女混合双打不说,那半个学期,我都是站着上课的。

但是她还是不记恨我,我也喜欢跟她一起玩。无知又单纯的到了初中。

初中后就不在一个班了。我长出了喉结,声音变了,个子猛窜,跟班里同学抽烟打架逃课吹牛皮,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娟儿跟我说话特别少了。在学校里遇上,她羞涩地看我一眼就走,时间久了,我的几个损友逼问这是谁,我牛皮哄哄说她喜欢我,但是为了她的学习,答应大学再在一起。损友怪叫着要我请客,好面子的我豪爽地花光了两个星期的生活费,回家慌称钱被偷了,结果老妈找到老师,责怪学校治安不好,当然事情就败露了。乖孩子娟儿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我十五岁了还被老爸打的屁股开花。不知道我的损友背地里叫她弟妹,更不知道我第一次内裤上黏糊糊的,是因为梦见了她。

中考完了后,我生日到了,好几个同学到我家玩,晚上高兴,老爸默许我们喝了点酒,吃完饭其他的同学在玩双升,班里一个女生醉醺醺躺我床上,说着喜欢我的话。我呆呆看着她脸,脑袋里却是娟儿的小辫儿。那时候的我才意识到,我喜欢娟儿,不知从什么时候起。

中考后我俩就没在一个高中了。我长大了,觉得她离我远了,必须要做点什么才好。于是在十七岁的大年初三,已经是大姑娘的她来舅舅家拜年,我千方百计邀请她留下不回家,晚上约她到我房间,从初中,几年了没有像那天那样好好聊天了,看着面前长发披肩高挑秀气的娟儿,我心如擂鼓,脸像火烧,还是把心里话都说出来了,告诉她,我一直喜欢她,从记事起就喜欢她。娟儿羞的满脸通红,捂着眼睛逃也似的转身就跑,我赶紧去追,结果拌倒了凳子,一头栽在地上,头朝下倒挂金钟一样停了几秒,才两腿踢踏着脸朝下啪叽成了个大字。娟儿惊叫一声,又气又笑的返回来拿纸巾给我擦鼻血,我趁机抱着她,一刹那,宛如永恒,娟儿颤抖着睫毛挣扎的样子,她身上淡淡的香,现在想来犹如昨日。

乖孩子娟儿当然没有回复我什么。只是叫我把手给他,说要给我一个印记。然后低下头,我忍着钻心的痛,任她在我胳膊上咬出了血,留下清晰的牙印。

高中的学习紧张了,那时候不准用手机,我俩联系少,见面更少,我长了一脸的青春痘,自觉丑爆了,无颜见她了,高三的寒假,偶然在街上遇上,我顿时乐坏了,原来娟儿也跟我一样长一脸的疙瘩痘,看见我指着她的脸乐不可支,娟儿鼓着腮帮,噘着嘴狠狠地跺了我一脚,那个酸爽!周围的人都看见一个男孩惨叫着单脚跳了好几分钟。

时间匆匆溜走了,高考前夕,我认真地给她写了信,再一次表白我的爱,发誓不管高考成绩如何,大学毕业我就娶她!转眼高考完了,我彻底放松下来,同学聚会上,大家都喝了酒,第二天,我把自己狠狠地扇了一耳光,跟我最好的朋友打了一架。

因为我的醉话,朋友起哄着,初中时跟我表白的女生也在,大家以为是喊她,我醒来时在旅店,她光着身子躺在我旁边。

当娟儿知道这些时,是我出车祸休学在家养伤,那个女生(她叫王珏)追到家里,跟我爸妈挑明了一切,四邻皆知我有女朋友了,已经同居了。

我跟王珏天天吵架,我叫她走,说过无数伤她的话,她咬牙不走。娟儿来我家时帮我妈烧火,我妈跟她发牢骚,说王珏不懂事,什么都不会做,脾气倔。家里天天鸡飞狗跳。然后诚恳地希望她跟我处对象,只要她愿意,就叫王珏走。

娟儿没有答应。她只跟我说,从小把我当哥哥

我没跟王珏一起,因为我根本不爱她。

为了跟她分开,我闹着不读书了。我爸抄着铁锨要打断我的腿,我妈眼睛一翻晕了过去,让我离家的脚步硬生生缩了回来,抱着我妈正心痛如割,她挤了下眼睛快速说:快哭一下,要不你爸真的打死你的。然后头一歪又晕了。

我爸打脱了铁锨头,我的腿被王珏的哥哥真的打折了(当然现在好了),王珏终于走了。

大学的生活平静散漫又悠闲。但是娟儿再也不愿意见我,直到她二十二岁生日,我去她学校找她,看见穿着淡绿色长群的娟儿,像仙子一样,在夕阳的余晖中愣忡的看着我,然后给了我一个灿烂的笑。

晚上的月色朦胧,娟儿带着我漫步在东湖边,笑着,缓缓说着话,我喜欢着你,一直都喜欢。为什么你才跟我表白发誓,就轻易上了王珏的床?要了一个清白的女孩儿,又轻易弃了她?看着她在月色下明亮的眼睛,所有的解释都那么苍白。也说不出口。只是恨不能跳进湖里淹死自己。我的心,汩汩地滴着血。

乖孩子娟儿也长大了,骄傲又倔强,吝啬到只愿意给我一个拥抱,我多想亲亲她,把她揉进怀里……我知道,我不配。

现在我们是好朋友,前些天在朋友圈看见她跟男朋友的合影,一个高大黝黑的男生,我说结婚时一定要发请帖我,娟儿灿烂的笑着:你没有带嫂子来,就不准来见我!

我抚摸着胳膊上的牙印,发一个OK的手势,关灯,睡觉。梦里有两个小辫儿,跟淡淡的香。真好。

爱吧 不在一起也好。没有平淡 没有小三 没有生活中的柴米油盐 没有生孩子挣钱养家的琐碎 就单纯的在心里最柔软的地方放下一个TA 始终记得他带来的最初的那份美好!若人生只如初见 何事悲风秋画扇。就记得最初的样子 不是很好吗

收藏

同学聚会

不要啊`嘻嘻`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