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啊`嘻嘻`

阳光中鸡鸡摇曳的我,是我年少时写过最美的诗

小时候调皮,你父母有没有用什么办法治你?

小时候放学偷偷去河里洗澡。
不幸被路过的爸爸撞见了。
他看着在小河中的扑腾的欢实的我。
然而那时候的我并不会游泳。
爸爸没有叫我,也没有下水去拉我。
他担心我一紧张会溺水。
于是他,偷偷的拿走了我的鞋子。
抱走了我的衣服。
连内裤都不给我留!
连内裤都不给我留!
连内裤都不给我留!
等我发现的时候为时已晚。
连滚带爬的从水里窜出来就去追。
可是我连鞋都没有。
光脚根本就追不上。
看着前面的渐行渐远的身影。
先是紧张,然后害怕,再然后绝望。

那天下午村里的乡亲们很野扎心。
一个个的刚忙完农活吃完饭。
新闻联播还没开始。
天气预报也没有开始。
都正闲的蛋疼的时候。
忽然听说大街上有一个一丝不挂的骚年在浪。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万人空巷这词。
但是我知道什么是人山人海。
乡亲们都很默契的站在路两旁。
热情的招呼着路上的行人。
给我让出奔跑的路。
我匆忙扫了一眼人群。
有我心爱的小姑娘鲜鲜。
有我的小伙伴吴明俊。
有我的语文老师。
还有杨涛家的那条老母狗。
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想。
不知道村里的鸡会怎么想。
不知道村里的鸭会怎么想。
以后还怎么混。
我就在他们的注视下。
甩着小鸡鸡,一路狂跑。
他们笑得很爽朗。
说的什么我也没听清。
只记得一句。
哟 小伙子发育的不错嘛。
当时哪怕有个书包背着也不会这么尴尬。
可是,我爹连书包都替我背着了。
我没有哭。
那天的风也不大。
可还是迷了我的眼。
我心里想着 快点跑快点跑。

赶快到家就好了。
可是,我还是太年轻了。
年幼的我,就这么猝不及防的经历了二次伤害。
爸爸回家以后。
第一件事就是把门锁上了
第二件事就是去奶奶家把奶奶家的门也锁上了。
第三件事就是告诉周围的邻居们把门也锁上了。
于是,终于跑到家的我。
又一次,懵逼了。
当上帝扒光了你的衣服的时候。
他一定还会顺手关上你家的门。
还有你奶奶家的门。
还有你邻居家的门。
那是我第一次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上。
前后左右徘徊,不知去哪好。

不要问我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
换成你也一辈子忘不了。
我从没想到过,我第一次在众目睽睽之下的裸奔。
会来的这么早。

从那以后,每当小伙伴再叫我去河里浪的时候。
我心里都会想,算了吧,这个爹,是有点厉害的。
后来我经常想,到底是什么让我变成现在的样子。

其实在那个微风徐徐的下午,在那条温柔的乡间小道上。
放荡的种子已经开始在我心里发芽了。
阳光中鸡鸡摇曳的我,是我年少时写过最美的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