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啊`嘻嘻`

扁担一头挑着猪,一头挑着被打了半死捆好的我…

还是小学的时候。

一天放学回家,看见老爸正在和一个不认识的亲戚喝酒,亲戚喝的红光满面,见我回来,问我爸:这就是你家大少吧?

老爸点头:嗯嗯,皮的很,成绩也差!
亲戚轻敲桌面,官味十足的说:成绩差,能怨孩子么?不是我看不起农.村的教’育,好苗子都能给整丢啰!放心,哥,来的时候我已经和县教’育.局的二伯说过了,下个星期,就下个星期,你家大侄子就转到县一小,全县最好的学校!

老爸忙不迭的敬上了烟 ,我抢先一步给亲戚点着了火。
那一刻,我心里扑腾扑腾乱跳,点火的手也止不住的有点抖,打火机甚至都烧掉了亲戚头上的一撮毛,内心只有一个声音在呐喊:转学了!我转学了!

对未来的渴望让我夜里无法入睡,脑海中幻想了一幕幕踏入新校门的场景:美丽又肥胖的女老师(那时候喜欢肥胖的,屁股看着像磨盘,因为二伯家就是磨豆腐的,经常可以去吃几块,所以喜欢磨盘),她一脸馅媚的站在门口,拍着手欢迎我的到来,她当然得馅媚,因为我是教’育.局当大’官的介绍来的。

还有新同学,都列队欢迎,几个漂亮的女生,手捧着鲜花,两边搀着我,在热烈的掌声中走进新教室,说不定还有锣鼓和乐器,对,最好的学校,肯定有,大家都很热情,可能还得让我上台演讲,不像这个烂学校,受同学欺负,还被老师罚站。

想起受欺负,我更不平静了,妈的,都要转学了,这仇不能不报,反正老师也管不了我了,因为我要转学了啊!

天亮我就起床了,书包里塞了两块砖头,为什么塞两块呢?我怕万一被夺了一块,那还得有一块啊,不放心,又偷了哥哥的三截棍别在腰里,想想还得穿范一点,试了下老爸的军大衣,太大了,长了一尺多,万一打起来自己会踩住,又拿了老妈的呢子褂,嗯,刚好到脚颈,三节棍也盖住了。

出门的时候,顺手又偷了五个鸡蛋,在小卖部换了盒烟,叼着就去了学校。

进了班里,我先大声的宣布了要转学的消息,然后给要好的兄弟散了烟,又走到暗恋的两个女生旁边,对她们说:放心,哥出息了,绝对不会忘记你们,等我买了房子就来娶你!

在同学震惊的眼神中,我来到欺负我的同学面前,一手掏出砖头,一手指着他的鼻子骂,人都是欺软怕硬的,小子那会也在发抖,我看他应该不敢还手,黑虎掏心连干了几拳!

这时候,老师进来了,女老师,一看我这样子,大概以为我发了疯,有点慌的对我说:快把砖头放下,不然我告诉校长开除你!

我当时就笑了:开除我?是我不想呆在这个破学校了!我要转学了,好,不是说要告诉校长吗?不必了,我自己去!

我昂首就走进了办公室,进门的一刹那我有点害怕,毕竟在这里被教训的太多了,但一想我要转学了,亲戚在教.育’局,那可是专管学校的单位,怕啥?就进去了。

办公室没人,校长正在写什么东西,瞟我进来,说:旁边先站会,说你又犯了什么事了?

让我站一会,也不看你是谁,我上去用手摸了摸他的秃顶,捋了捋旁边的几根毛问:说谁呢?,怎么和我说话的?

校长惊的差点摔倒,一下跳起来,拍桌子就骂:兔崽子找死啊?

看他那样子想动手,我一下扯出了三节棍,嘿嘿哈哈的舞了十几下,有几棍还打到自已脑门上,没事,能忍住,眼冒金星后我哈哈大笑:你才找死呢,我亲戚在教.育’局,我要转学了,临走就想过来讨个公道,你个老秃驴还欺负我不?

校长满面通红,上来抢我的三节棍,我也灵活,神雕侠侣也没少看,一通落叶缤纷棍下来,他脑门上干出了几个大青包,那时我还小,力道掌握的不够匀,青包有大有小,他急了,跑到食堂去喊人。

但是晚了,等那几个伙夫拿着擀面杖和菜刀撵出来的时候,我已经衣袂飘飘的跑了。

在外面玩到太阳下山,估摸着放学了,我回到家里,问老爸:转学的事弄好了吗?

老爸说:今去问过了,要三千块转学费,还得考试,每门成绩90分以上才能进,想想你最好成绩才50多,算了!

我当时脸就绿了,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就滴了下来……

后来就不说了,只记得老爸把家里准备过年的猪杀了,砍了一半下来,用扁担一头挑着猪,一头挑着被打了半死捆好的我,去学校求了一天的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