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了还想看

  • 夜里跟同寝室的妹子爬起来出去买宵夜,我说…

    夜里跟同寝室的妹子爬起来出去买宵夜,我说绕路走东门,她偏要走近点儿的南门,走到跟前才发现小门锁了,我嘟囔着埋怨她不听我的,现在倒好,还要回去多走多少冤枉路!然后这个体重只有84斤,个嫑脸的就特么丧心病狂的从门栅栏钻了出去,站在门外笑的像个白痴一样,对着门里面168斤目瞪狗呆的我单蠢的喊:可以的,你出来呀!你快点出来呀,,”

    酒剑仙阿泽
    楼主微微一笑,轻轻一扯,锁掉了……

    贝格格*
    你看着栅栏那么小的缝隙,哭的像个三百斤的孩子

  • 楼上大婶儿子在国外工作,最近添了个宝宝,…

    楼上大婶儿子在国外工作,最近添了个宝宝,喊她去带娃。大婶家有条胖狗狗,舍不得想带着一起走。可是她家狗狗严重超重,大婶没办法,只好给它减肥,控制狗粮不说,还天天牵着小家伙在小区里运动~就刚刚,老妈买菜回来,站那儿和大婶打招呼,狗狗把老妈小推车上的白菜啃了……

    山鹰寂寞飞
    怎么能酱紫虐待小动物?太没爱心了,剁成几块装行李箱不就ok了?

    胖香
    妈妈买的白菜被狗拱了,妈妈生的女儿还待字闺中呢,,

    走走停停看风景~
    饿急了,白菜也不放过……

  • 小那会儿跟小胖去抓甲鱼,在回家的半道上装…

    小那会儿跟小胖去抓甲鱼,在回家的半道上装甲鱼的桶我没拎稳掉地上了,小胖说甲鱼快不行了,让我赶紧给甲鱼吹气,跟电视上一样,对着甲鱼的嘴吹气就能救活它,我听他的,对着鱼嘴就是一阵吹啊,可谁能告诉我,为什么甲鱼会咬人,它居然咬我,疼得我是又蹦又跳,要不是赶紧跑回家让爷爷帮我弄开,我的嘴就得废了。看着又肿又流血的嘴唇,我再也不跟小胖玩儿了……

    胖香
    你咋不上天?去跟太阳肩并肩!你咋不下水?去跟王 八嘴对嘴!

    酒剑仙阿泽
    甲鱼:对\(^o^)/,我就是那只甲鱼,那天有人强吻我,救命啊!!!![大笑]

  • 山鹰版战狼逼火无疑《战狼3》剧本

    小学的时候,高年级有八个学痞,结成了帮派,号称八大金刚,我们背地里都叫他八国联军,这伙人身强力壮,屡屡找茬欺压我们这些低年级的学生。

    除了逼我们带吃的给他们,还问我们要钱,不给就揍得我们鼻青脸肿。

    多次抗议无效,没办法,我们也加入了他们的帮会。

    原本指望入了帮能罩着我们,没料到不仅一样上贡钱粮,还逼着我们去敲诈其他同学。

    我也是有血性的男儿,本想安安静静做个睡狮,奈何树欲静而风不止,睡狮不醒,简直被列强虐成了碎狮!战争片看多了,就寻思找机会拉拢同学来一次大起’义。

    那天看了西游记红孩儿布的三昧真火大阵,一下有了干大事的想法。

    我舅舅是卖烟花的,农村人都知道,烟花一般都是逢年过节放的,平时舅舅烟花仓库都锁着门,无人看管。

    正是这个纰漏,让我有了可乘之机。

    那天我趁舅舅喝醉,偷走了他的整串钥匙,因为怕偷了单个仓库的,舅舅会怀疑换了锁。

    夜里我在伙伴协同下,偷了一箱冲天雷出来。

    你也许以为我会用烟花炸他们,错了,烟花威力巨大,会打死人的,我没那么脑残,要的只是改装一下。

    我打开封泥,倒出了全部火药,扯掉长长的引线,又把火药灌了进去,逐个放上切断的引线,再用泥封好。

    正如核’弹需要试’爆一样,这样的大杀’器肯定也要试一下威力。

    我把烟花放倒,约五六十米远,对准一对正在啪’啪的鸡,点燃了引线。

    短暂的“磁磁”声后,嗵的一声闷响,一串火焰喷’射而出,鸡毛忽的飞了起来,两只鸡被打出一米多远,瞬间成了乌鸡,一朵蘑菇云腾地而起!

    鸡没死,咯咯嗒…咯咯嗒…的跑了。

    试验成功了,我和同伴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接下来就是动员大家策’反了,大伙将信将疑的看我再次用大’炮轰跑了一条狗,又在夜幕下参观了我的军’火库,仓库里如山的烟花令他们热血沸腾。

    我又详细的讲述了起’义流程,解读了整个作’战计划,最后扯下红领巾唱起了国’歌。

    长年的欺压加上我的鼓动,大家群情激愤,纷纷表示愿意为自由而战!

    趁热打铁,我迅速成立了作’战指挥部,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睿智,学着战争片指导员那样,我穿上了老爸的军大衣,架上了爷爷的老花镜,有点头晕,把眼镜扒在鼻子上,用树枝在地上详细划分了多个战’区,沿河流村庄种种复杂地形布置了战’略纵深……

    周密的战’前布署紧锣密鼓的暗中进行着,为了确保战斗成功,一举解’放白色恐’怖下的学校,我又偷了几箱烟花出来改造,改完藏在草垛里待用。

    机会终于来了,那天趁老爸不备,推出了发射导’弹必备的工具:架子车,装上烟花,上面盖上稻草,按照既定目标,在上学路边的草垛里藏好,推着架子车上学去了。

    刚一放学,作为先谴部’队的同学蜂拥去定点埋伏,我和几个同学推着架子车,飞快的跑去装烟花。

    不一会功夫,那八个坏蛋出现了,手里都拿着敲诈来的棒冰唆着,不时的还踹一脚旁边的同学。

    我看的义愤填膺,等他们靠近我的所在地:黄岗子村路口时,我拿出了自制的木头玩具驳壳’枪,朝天扣动了扳机。

    驳壳’枪后座打响了纸火’炮,某年某月某日,黄岗起’义第一枪正式打响了。

    我一声大喊:同学们,血债血偿的时候到了!

    围在那八个学痞旁边的几乎都是参加起’义的,忽啦一下往我这边跑了过来。

    那八个家伙正在奇怪,大伙一起推着架子车,震耳欲聋的喊着:杀呀!别让鬼’子跑了!战’车在坑坑洼洼的土路颠簸下,飞快的冲了过来。

    八个家伙好像明白了什么,大笑起来:弄个破架子车就想造’反?看八大金刚怎么收拾你们!

    说完捡起路边土块,飞蝗一般的扔了过来。

    纷纷有人受伤,我脑门上也挨了一下,但这都在我的预料之中,我挥’枪高喊:射’击手掩护!

    后排跟着的同学迅速从书包里掏出土块,也嗖嗖的扔了过去,一时间,黄岗上空弹’雨密布。

    终于靠近了有效射程,我停下战’车,掏出打火机点燃了第一根引线!

    炮’膛一震,“咻~”的一发炮’弹带着哨音脱膛而出,正中其中一位,一阵烟雾过去,那家伙一脸漆黑,头毛都卷了,嘴里噗噗的吐出几口黑烟,牙都打黑了,当场愣在了那里。

    其余几个呆呆的看了一会,为首的缓过神来大喊:居然敢用大’炮轰我们,兄弟们拼了!

    看着敌人气势汹汹的反扑,我镇定的点着了第二发…第三发……

    后面的同学快速移动战’车车把制导,对准目标,炮’弹覆盖面广,每一发都精准命中,八大金刚在弥漫的炮’火硝烟中,一会功夫变成了八大包公,离的越近打的越疼,最后中炮的被直接打的跪倒在地。

    这八个家伙终于败退,拼了老命的奔跑起来,大伙群情振奋,一位经常跟着爷爷做道场的同学,掏出从家偷来的喇叭,“嘟嘟拉拉…嘟嘟拉拉……”的吹响了冲’锋号,我振臂高呼:同’志们!冲啊!

    马路上喊声如潮:冲呀…杀’呀……草林里、田埂下,一拨拨思想动摇的同学都加入进来,我起’义部’队汇涓成河如万马奔腾,带着长期被欺压的仇恨猛追不舍。

    八大金刚在扔的漫天土块中跑的如丧家之犬,稍微跑慢了一点,我点’炮就轰,炮’弹噗噗的飞在他们身上,几个家伙棉裤都烧的见了屁股,棉絮在忽闪忽闪的破洞下,风中雪片一样飞的到处都是,小腿以上都漏成单裤了。

    狡猾的敌人总是诡计多端,这伙人在一个干涸的池塘边躲了起来,在塘埂下边不停的扔土块,看见发炮低头就躲。

    这地形我早就勘查过,当然也作了部署,冲’锋号再次响起。

    埋伏在该战’区的同学从塘埂对面冲了出来,八个人抬出一箱烟花,点着引线对着他们后背就是一阵乱轰。

    八大金刚腹背受敌,一顿乱炮轰的从塘坎爬了出来,哭着举起双手:大爷饶命啊……我投降了……

    本着优待俘’虏的原则,我挥挥手止住了大军,对后面的同学喊道:我去谈’判!敌人要是拿我当人质,为了革’命胜利,请向本司’令开’炮!

    八大金刚趴在那里,就差磕头的连连说:长’官放心啊,以后再不敢了,你们太狠了…只求饶了一命啊……

    于是在那个黄昏,双方签定了停’战协议,八大金刚老大说这是在一个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和错误的对手,发生了一场错误的战’争……

    真理都是在大’炮射’程之内,我们的忍让与妥协都没换来的安宁,终于在一场现代化的战’争中迎来了和平。

    -山鹰寂寞飞

  • 一生气就飙眼泪,跟人吵架时吵着吵着声音就成哭腔了,妈…

    一生气就飙眼泪,跟人吵架时吵着吵着声音就成哭腔了,妈的为什么给我这么怂的生理结构!

  • 儿子放学进门后就高兴地说:妈,这次期中考试我又考了全…

    儿子放学进门后就高兴地说:妈,这次期中考试我又考了全班第一!他妈头都没抬用鼻孔发音“嗯”了一声。
    儿子看了他妈一眼,疑惑地说:我考了第一,你不高兴?
    他妈说:今天我心情不好,本来期待着你放学回来后,痛痛快快地骂你一顿呢!现在你考了第一,让我怎么骂你呀?
    儿子懵了……

更多 神评小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