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啊`嘻嘻`

故事写到这里又添了一条秋裤

那年我毕业前夕,去一家大工厂实习。

工厂领导要面子,把我们安排在新宿舍。新宿舍每个房间都有卫生间和洗浴间,条件非常好。

条件好是好,可是一个宿舍8个人,一到傍晚,大家都想洗澡褪去一天的疲倦,只有一个浴室,那么大家就要等。

那天我身上痒,等的不耐烦,灵机一动,想起老工人说,旧厂那边有公共浴室,很方便,我就想去那边洗澡,这样不耽误功夫。

我叫上胖子阿吉,我们光着膀子,穿了条短裤,拎了个桶,踢着拖鞋就出发了。

到了旧厂的公共浴室。浴室占地很大,我和阿吉站在浴室门口懵了,因为门口的男女标志已经斑驳不清,挂满青苔。

阿吉:“男左女右!我们要从左边进去。”
我:“要不咱一人一边!走进去一小段再问有没有人,有女人应了,我们就赶紧出来到另外一边去,这样准没错!“
阿吉:“好主意。”

我和阿吉兵分两路。

浴室的走廊很长,我往里走正好碰到一位黝黑的壮汉出来,这边果然是男的,这样我就放心了。
那黝黑的壮汉跟我说:“兄弟,别去了吧,里面有杀气。”
我有点蒙,但我跟他说:“没事,我从小走夜路,不怕的!”
壮汉嘿嘿笑了两下:“还没见过这么急的。我服了!”

我想即使有基 佬,我打小也练过一点拳脚,我是不怕的。
我鼓起勇气往里走,突然一脸盆肥皂水,迎面泼来!我被整成一条滑溜溜的泥鳅,眼睛也被肥皂水弄到,火辣辣的睁不开!

我听到一个大妈的声音:“这次逮到你了!你这只大黑熊!天天来偷 看 女 人 洗 澡!也不害 臊!这次非剥了你的皮不可!”

我还没反应过来,又有一个女的说:“这小子挺白的,不是大黑熊!”

大妈说:“什么白不白,再白的人涂上鞋油掩饰一下,就变黑了!在老娘面前变魔术!嘿嘿,嫩了点!”

我突然明白了,刚刚走出去的那黝黑的壮汉就是来偷 看 女 人 洗 澡的。我现在是误撞在枪口上了。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我正想拔腿就跑,头上又被咚的罩了个桶,我把桶起开,正晕头转向的,脚底有肥皂水,又迈步一滑,刺溜一下摔了下去,滑行了很远。

这下就炸开锅了。那些女人全是围着浴巾,我其实根本就看不见,眼睛还被肥皂水刺激得流着泪。

她们七嘴八舌的说我太刁钻,还借着摔劲,偷看她们裙 底 风 光,一定要把我拖去法 办才能解气。

我挣扎着站起来,顾不得身上擦破的皮,踉踉跄跄的往外跑。

大妈拦了过来。我顾不得那么多,我推开大妈,我只想逃离这个地方。

大妈来劲了,扯住我的短裤,跳起来用水瓢敲我头:“我早知道你就对我存在非 分 之 想,还推我胸,你这个人 渣,你要 还我一个清白!”

我全身被淋了肥皂水,滑溜溜的,短裤被这么一扯,就被扯掉了。

几个女的哇的一声,声音里兴奋多过害羞。我急于捂住要害,大妈趁机把我按倒在地上说:“过来几个人,把他毛给薅了!”

我真的不想做秃鹫,我真的不想这样被羞辱。
我还年轻,老师说我们还有大好未来等着我们。
我相信还有梦想,如天上的繁星,美好而闪耀,等着我……
我没结婚。我还是个……

就在我急得流了泪时,阿吉出现了,他尖着嗓子吼:“谁敢动我男人!”
他光着膀子,细皮嫩肉,脸上没胡子,胸比女 人 还大,他又把大浴巾围住了全身,看起来真像一位又肥又胖的悍妇!
他尖着嗓子说:“我让他送个洗发露给我,你们就上手了啊?李厂长是我舅舅,我告他去,挨个炒 你们鱿 鱼!”

阿吉带我逃出生天之后,我再也没有踏进旧厂半步!我每每做梦还是要梦到一群女人伸过手来,说要把我的毛给薅了!这时,我就会惊醒坐了起来,再穿条长裤……

故事写到这里又添了一条秋裤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