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爷棺材预热身后的气氛

那年,二爷七十多岁,身子骨仍然硬朗,可他已经开始在准备自己的后事了。

二爷年轻时各方面都很优秀,所以剩下了。

作为孤寡中的精英,二爷高瞻远瞩深谋远虑,早在二十七八岁时,眼见婚姻无望,已经计划好了身后的事。

他在自家后院种了十几棵树,几十年后,树木成材,二爷患了大病觉得时日无多大限将至,请来木匠锯了六棵。

四棵卖掉用来支付木匠的手工费,两棵去除枝桠锯成宽大厚实的木板,做成了一个威武霸气的棺材,也就是二爷自称的房子,其余N棵留着以后变卖办酒席用。

木匠连夜赶工精雕细琢,数日后棺材雕龙刻虎落成,朱红的油漆涂刷完毕,二爷的新房散发着浓郁的木质与油漆的芳香,架在两条长木凳上,在破旧的四合院中焕发着梦幻般朱红幽光,让二爷欣慰无比。

这个长约两米,宽约一米的两平方新房,成本按当时市价,折合中华人民的币约五千元,每平米两千五!

那时县城的房子才七百多一平,这绝对是省城别墅才有的价格!尊贵的府邸让二爷兴奋难耐,常常抚摸把玩良久,于宁静中品鉴大气,在唏嘘中透着感伤。

二爷特地吩咐木匠不要合上棺盖,没事就会在里面躺上一会,预热一下身后的气氛。

逗逼二爷觉得太过冷清,于是召来我们这些晚辈,或跪或拍打新房痛哭,哭的流畅声情并茂,入他法眼动他心扉后,会赏些糖果零食之类的给我们吃。

农村的孩子童年是无聊的,既然有糖吃,何哭而不为?于是天天去,不顾二爷听腻了,二爷在,就哭给他听,不在,那就当演习。

哭完大家还作个总结,互相批评及自我批评,找出自身哭腔哭词中的不足,力求下次哭得尽善尽美。

为此我们入戏很深,平时一言一行都在揣摩,以至于经常在家吃饭吃到一半,灵感爆棚就敲着碗筷拉着长元音嚎哭,为此挨了爸妈不少打。

最离谱的一次是大过年,妹妹看了电视get了新技能,一把鼻涕一把泪扯着嗓子“额的个二爷哎~你死的好惨来~嗯嗯嗯……”

那天,妹妹被打的差一点先二爷一步走了。

二爷不胜其烦,为了转移我们见他必哭的焦点,开始和我们谈心,大谈他新房的好处:安静、宽敞、指不定还能在里面翻个身啥的…

我们就问他,盖子盖上后,吃饭怎么办?拉屎撒尿怎么出去?

二爷笑答:吃饭就用灵魂去你们家盛啊,拉屎撒尿,那就憋着呗!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啊,作为孝子贤孙,怎能让二爷大小便憋着!于是,我们私下里商议,打算给二爷新房里做个茅厕。

先是拿了个腌泡菜的坛子,放里面后觉得不妥,因为二爷说过在里面要住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显然不是一天两天,区区一个坛子,又能盛装便便几何呢?

于是又开始想办法,我提议,在棺材底下凿一个大洞,二爷就可以在洞里解决了。

该提议赢得了男伙伴热烈掌声及女伙伴钦佩而热辣辣的目光,说干就干,小胖爸爸就是木匠,有的是锤子钢钎钻头,火速偷了出来。

为了给二爷惊喜,都是趁他不在,得空就如火如荼的赶工凿棺材底。

然而我们的力量有限,棺材底又非常之厚,凿穿它无异于愚公移山,几天下来,只凿了无数坑坑凹凹。

为了赶在二爷去世前完成这一伟大壮举,我们只好用大白馒头哄来了村里的傻子,干一天给半个馒头。

重赏之下必有傻夫,傻子劲大,叮叮当当用锤子砸着钻头,凿得木屑纷飞热闹非凡。二爷回来,我们就假装在棺材里面玩,他一走,继续开工。

几天后,终于在一片欢呼声中,碗口大的木洞凿开了,大伙痛快无比,载歌载舞且唱且哭,又一次在二爷的新房前演绎了一场送别场面。

为了不让二爷发现,我们找了个破棉被摊开盖在上面,二爷N次躺进去享受时,我们刻意让他翻身看看,发现正对着丁丁和菊花的位置!

这是一次完美的测绘与匠心的合作,大功告成!

二爷身体每况愈下,悲痛的日子很快来临,在我们个个哭歌都练到炉火纯青已入化境时,那个晚上,二爷奄奄一息,被挪到地上。

大人们关切的询问感觉怎么样,二爷微弱的笑答比找鸡差多了之后,与世长辞驾鹤西去了。

大人们忙碌着给他洗澡穿寿衣,理所当然的整理棺材,拉起棉被惊愕的发现棺底有个大洞,昏暗的灯光下,脑袋较小的柱子还从洞中伸出了头憨笑着“阿呗”一声,当场把几个大人吓得跪在了地上……

那一天,村里最大的哭声就是我们这群孩子,一是木棍刺条和巴掌打的太疼,二是大人说棺材不能用了,要把我们全部打死装进去跟二爷一起埋了,太特么恐怖了……

Updated: 2019-01-28 — 20:16

乐了还想看

更多 内涵大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