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

他叫康老二,是我在童年时代的死敌……

也不知上辈子我哥俩造什么孽了,两个人不能相遇,不能对视,只要碰一块,准得躺一个……

互相诋毁,相互攀比,谁都不服谁,这么说吧,我特么吃口屎,丫准吃两口,抹完嘴还挑衅的看着我……

我俩同村,同校,还是同桌,命运的大手,注定推动着我俩纠缠不清的“孽缘”……

那个年代,村里家家都穷的叮当响,我和康老二上学时裤子都是当代流行的乞丐裤,我勤俭不好学,那时一有空就满村捡破烂,瓶子,碎铁,攒够了一同卖掉……

卖的几毛钱,偷偷买辣条吃,买汽水喝……

我也是实在逼得没办法,康老二又馋又懒,我不偷着吃,丫看到后往往能抢走一半……

那天,我躲在角落里,警惕的看着四周,然后拿出用自己的辛苦钱买的一根冰棒,确定无危险,我撕下包装,满脸陶醉的舔着……

刚舔几口,眼角余光瞟了一眼,康老二如同一条土狗般卷着一路狼烟奔了过来,丫支棱着大板牙,在太阳底下锃锃发亮……

我吓得魂飞魄散,起身边跑边往嘴里塞冰棒,恨不得整根吞了……康老二以雷霆之势撵着我,咆哮道“孙子,见一面分一半,给我吃点”……

我视若无睹,用牙使劲磕着冰棒,康老二在后面知道我的用意,怪叫一声,两条小短腿可劲捯饬,转瞬间已经离我仅有几步远……

我回头看了一眼,丫突然一个飞扑,我只觉身子一歪,一个狗吃屎被扑在了地上……

我“ger喽”一声,当即就翻了白眼,由于冰棒在嘴里,趴地的时候,手里的冰棒直接插进了我嗓子眼,就一根小棍在外面露着,康老二不管不顾,把我翻了过来,然后拿着我嘴里的冰棒棍,噗嗤一声,丫一下子又把冰棒从我嘴里拽了出来……

我口水连带着冰水一起被扯了出来,脸庞全是渍,康老二咧着血盆大口,跑到一边从下往上开始舔冰棒……

我躺地上迷糊了好一阵才爬起来,冰棒太长,仿佛刚刚插进了我胃里一样,我目眩伴随着有种呕吐的感觉……

我不停的深呼吸,让自己慢慢缓和……

此刻,我觉得浑身都要炸了,血管里都是怒火,我调整完,嘶吼着冲向了康老二……

康老二自知有一场硬仗要打,冰棒已经舔的所剩无几,看我如狼似虎的扑过去,丫冷笑一声,棍往地上一扔,也向我冲了过来……

我们俩进行了肉搏,我的愤怒并没有让我占到上风,康老二也很愤怒,他觉得吃我冰棒很天经地义的事,所以下手也很重……

我哥俩势均力敌,最后拼到没有一丝力气,我躺在地上,抹了抹嘴边的血,冷笑道“康老二,你个大孙子,这事没完”……

康老二也躺在地上,肿着青眼圈对我讽刺一笑“爷随时等你,小篮子”……

回到家,我躺炕上一边想一边哭,细想之下我特么血亏,我花自己的钱,吃自己的冰棒,还特么挨着揍……

我苦思冥想到半夜,大脑不停的高速运转,到底用什么方法能让我出口气呢?……

我呆呆着望着房顶,忽然,三爷补胎时一幕在我脑中一亮……

车胎会扎,扎了要补,补用什么?胶水……

第二天,我揣着从我三爷家拿的502胶水进了学校,到小卖部,用我仅有皱巴巴的几毛钱又买了一根冰棒……

这次我没有藏,没有躲,就光明正大的坐在了我座位上……

下课康老二不知去了哪里,我东张西望的看着,我知道康老二肯定又在哪个角落看着我,等着我撕开包装,丫好渔翁得力……

我暗自冷笑,把口袋里的胶水冒拽开放在课桌里,又把冰棒包装撕开,我环顾四周,把冰棒也放进课桌里,双手神不知鬼不觉的拿起胶水往上面倒……

“干啥呐”?……康老二一张大脸突然伸了过来,我惊叫一声,刚才太投入,加上做贼心虚,他一出来着实吓我一大跳……

我手忙脚乱的把手拿了出来,上面死死的捏着冰棒,我心里一阵发虚,不知康老二发现没有……

康老二一看到冰棒,眼珠子当时就绿了,二话不说夺手就抢……

我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然后假意不敌,冰棒一下子被他夺了去……

我做势还要抢几下,康老二直接把冰棒塞进了嘴里,一溜烟跑了出去……

我坐在座位上,心里五味俱杂,我也第一次使胶水,不知道冰棒上有胶水没有……

过了几分钟,快上课了,康老二走了进来,边上的同学都侧目看着他,康老二低着头也不说话,快步回到了座位……

刚才离得远,我有点没看清,丫一坐下来,我当即就喷了……

丫嘴巴中间一根棍怼着,两片嘴唇死死的珉在一起,口水时不时从棍中往出流……

我乐的前仰后合,趴桌子上直哆嗦,康老二自知是我搞鬼,对我怒目而视,骂道“唔,唔唔唔?唔唔。恩唔唔”……

他越骂越来气,伸出双手掐上了我脖子,我一阵捯饬,和丫厮打了起来……

不经意间,胶水不知被我俩谁碰了出来……

康老二压在我身上,随手把胶水捡了起来,我在下面一顿蹬,然后做势要咬他……

丫拿着胶水,正在往手里倒,然后丫双手搓了搓,看我咬他,一掌按在了我嘴上,我也是急了,浑然不顾,顶着丫的手然后一甩,本来是想咬他鼻子,结果一急咬在了他嘴上……

康老二呜呜乱叫,他的手还在往我身上乱蹭,我的手上也沾了不少胶水,能感觉到手指间黏住了,我不停用双手互搓,结果两个手掌竟然黏住了……

这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当我想把嘴从他嘴唇上收回时,卧槽尼玛,竟然也黏住了,往外拽时康老二的嘴唇被我拉了老长……

力是相互的,我一拽嘴唇,康老二我俩眼泪都飚了出来,他的手握着我的腰,和我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同班同学都还处在蒙蔽状态,不明白我哥俩打着打着怎么还亲上不撒嘴了?……

“叮铃铃”上课铃声响起,老二我俩悲哀的发现完犊子了,俩人用眼神交流,嘴对嘴一起起身,然后……

然后面对面的坐在了一起……

老师拿着教科书进来了,一路盯着书也没注意我俩,到讲台一喊同学们好,全班同学起立时,这才发现我哥俩坐着没动……

老师走了下来,走到我们身边,带着怒火说“你俩为什么不”……

然后他顿住了,不可思议的看着老二我俩,我来形容下我哥俩的当时的情况……

我哥俩面对面坐着,俩人的嘴唇死死的粘在了一起,我双手合十,一副苦行僧的样子……

老二死死的盯着我,双手环着我的腰,以老师这个角度看来,整个一对搞基者被抓了个原型…

老师停顿几秒,忽然爆发一阵爆笑,同学们都扭头看着我俩,哄就炸了……

我和老二倍感屈辱,恨不得当场死了算了,我俩呜呜呜乱叫,面对面两行清泪簌簌而下……

大家笑了得有十多分钟,有的都笑的躺在了地上,老师直起了腰,抹着眼泪问道“你们,哈哈哈,你们,我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妈呀,怎么……怎么弄成这样的?”……

我和老二有苦难言,只能唔唔乱叫,老二一看说不出,想比划,结果双手在我腰上一阵乱搓…

我被他搓的心神不宁,更加委屈屈辱,眼泪不停的掉……

后来老师在前面拽着我俩,我哥俩在后面嘴对嘴的横着走回家……

一路上,别提多难堪了,乡里乡亲都乐的花枝招展,有的还尾随着我们,想一探究竟……

后来老师也怕我们幼小心灵受到伤害,把薄外套脱下披在了我俩头上,我哥俩蒙着头,心里宽松不少……

我两家挨得不远,老师就扯开嗓子喊大人,不一会,我爹和康叔前后脚走了出来,疑惑的对老师说“咦?x老师,您怎么来了?”……

老师强忍着笑“那个两位大哥,您家孩子在学校出了点事,你们快看看”……

然后伸手把薄外套一扯,我哥俩顿时曝光……

我俩冒头的那一刻,我爹当场一居灵,退了一步,惊恐的道“卧槽,这他妈什么玩意儿这是?”……

康叔也吓一跳,然后走过来,惊异不定道“老二?晓来?你俩干哈玩意这是?老二你给我撒嘴听见没,这咋还“亲”着回来了?”……

然后看老二无动于衷,康叔气的掰老二脑袋,他这么一掰不要紧,老二我俩疼的直跺脚,我的嘴不自觉还往前贴,合着的双手不停的动,跟作揖似得……

最后我俩被大人送进了卫生所,医生用醋还有色拉油什么玩意的,可算给我哥俩整开了……

一切还算有惊无险,只是我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严重伤害,村里学校都对我俩议论纷纷,我和老二也出面解释过了,一切全是误会……

但是人言可畏,毕竟过程太匪夷所思,连我爹都不信,经常严肃的偷偷的警告我“兔崽子,我特么告诉你啊,咱们家可是三代单传,你他妈别给我扯那没用的犊子啊”……

乐了还想看

  • 我家是卖农药的,这两天感冒了,脖子眼痛的厉害就去药店…

    我家是卖农药的,这两天感冒了,脖子眼痛的厉害就去药店买了一瓶琵琶露,回来的时候感觉头昏就把药放在茶几上床睡去了,醒后叫我媳妇吧把药拿过来我喝点,媳妇着急的就拿过来了!我也没在意拧开捏着鼻子就想要喝,忽然感觉口味不对,等我定睛一看,卧槽尼玛!!敌敌畏!!!

  • 今天上班迟到了,领导问我怎么回事,我说路上车太堵了。…

    今天上班迟到了,领导问我怎么回事,我说路上车太堵了。领导说:真的,你去撒泡尿照照自己。卧槽尼玛,太侮辱人了。撒尿就撒尿,我到厕所一看,镜子里的我一脸凉席印子。凉席出卖了我。

  • 今天到公厕方便,刚蹲下,旁边一哥们说道 大哥用的什么…

    今天到公厕方便,刚蹲下,旁边一哥们说道
    大哥用的什么牌子的面纸,这么香,能给我看下嘛?下次买点送女友
    我能不答应吗?
    我把纸取了出来,递过去了一个空袋子…
    卧槽尼玛,当哥不看段子的吗!!!

  • 坑爹孝子 造化弄人

    秋风瑟瑟,吹走我的哀愁,留下满满的欢乐与回忆…

    他叫康老二,是我在童年的死敌…

    那年,这逼与我一起飙自行车…

    康老二骑的那车子,不碰不响…他一骑就像骑一群母鸡一样,叽叽喳喳闹心的要死…

    我这车子,是二八大杠,往那一戳,模样,性能,都比他强好几倍…是我爹从修自行车那淘换来的珍藏版…

    我哥俩骑着车走大街,串小巷,好似两只发狂的野猪…

    那天,我们是激情的,那天,我们是快乐的,那天,我们是疯狂的…

    那天,在路过一个急弯时,我们是悲剧的…

    真特么巧又是我爹冒了出来,前阵子我爹被我撞的腿刚好,这次他骑车刚冒头,康老二我俩前后脚直着就怼了过去…

    我爹飞了,人和车一起飞了,那一瞬间,我爹的脸色特别平静,仿佛已经做好了被撞的心理准备似的,这次我爹一句“卧槽”都没来得及说,就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康老二也“蹿”出去了,脸着地趴那儿一阵呻吟,我这二八大杠有梁啊,也重,我倒是没蹿出去,我特么裤裆卡横梁上往前一阵秃噜,蛋都磨平了…

    诡异的一幕,三个人趴地上,我爹捂着腰哀嚎,康老二捂着脸哀嚎,我捂着蛋哀嚎…

    缓了好大一会,我爹艰难的扶着墙爬了起来,然后捂着腰,眼神凶狠的都要吃了我“马勒戈壁的,你们俩一天到晚疯狗似得串,赶着投胎去吗?”…

    我和康老二臊眉耷眼的不敢出声,康老二脸都是血,推着车哭哭啼啼的回家了…

    我爸腰都撞脱了……

    三个人里我最轻,蛋蛋还在就是一幸事,我扶着我爹去了卫生所,医生给我爹敷了药,然后回了家…

    闲言少叙,我爹回家说什么都要打我,我仗着他腰不方便,赶紧跑了出去…

    我爹在后面捂着腰吃力的边骂边追,我也有点火气上涌,一个巴掌拍不响,我现在还蛋疼呢和谁说去?…

    我停下脚步,回头挑衅的看着我爹“有能耐你就追上我啊,来啊来啊”……

    给我爹气的,当真七窍生烟,更加起劲的追我……

    从路东跑到路西,我爹是铁了心要抽我,我都跑到我二爷西瓜地去了……

    跑到这,我脑袋灵光一现,突然替我爹感到一阵悲凉……在我跨过一个记号的时候,我爹在后面还不明所以,然后“噗通”一声,我爹不见了……

    那个记号是我前几天挖好的,目的是想坑下我二爷,因为上次我二爷不分青红皂白好几个人就把我爹踹了一身泥脚印子……

    结果我二爷没用上呢,我爹先体验了一把……

    大坑里面啥都有“粑粑,尿,各种生活垃圾”…总之我把我爹拽上来时都要臭死了…

    我爹连说话力气都没了,刚掉进去时又把腰卡了…他躺在地上生无可恋的望着天,然后手指哆嗦的指着我“送我回家”…

    我心有愧,觉得挺对不起老爹的,环顾下四周,乖巧的推来放在茅屋旁的推车,然后小心翼翼的扶着我爹上了车,我爹躺在推车上闭着眼一句话也不说(有点怀疑人生了)……

    我自知混蛋,发誓一定要把我爹平安送回家…我咬着牙绷着肌肉用力推着车…

    生活,就是有时让你觉得操 蛋,让你绝望,让你措手不及……

    回家时有个大下坡,…我推的时候努力掌握着车速,我爹躺在上面也暗自点头,一脸的欣慰……

    结果造化弄人,我绊土坷垃上了,当时就是一踉跄,车没拽住不说,我这借力还往前推了一大截…

    大下坡啊,车子以好几十迈的速度驮着我爹一路前冲,我在后面心急如焚“回来,回来,爹醒醒,爹,车跑了”……

    我爹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冲下去的刹那他回头还望了我一眼,那一眼,包含了太多的情感,“愤怒?”“平静?”“苦笑?”“自嘲?”……纵有千般思绪,万分不舍…无非化成一句“生无可恋”……

    我爹躺在上面吓得哇哇乱叫

    “哟呵,唔…唉~唉~唉唉?哟哟哟,呃呃呃呃呃呃”他一边嚷嚷,一边双手还想当刹车用,奈何车速太快,我爹最后“卧槽”一声,以一种豪迈的的姿态撞进了干草垛里,就一双脚在外面露着……

    时过境迁,沧海桑田,我爹那天开始足足在家躺了一个多月,我作为一个“孝子”,也陪他躺了一个多月……

关于"不要"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