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味道自然,古朴,还带着原始的青草味

我们村的二狗子,初中没念完就跟他叔叔在外混了几年,回来后俨然成了个人物,张口闭口就是人家大城市的人如何如何……

说话也不好好说了,常常还蹦出几句普通话。

我和外甥文文闲时都爱听他讲讲外面的故事,觉得他老牛逼了。

那是个多事的暑假,狗哥喜欢上了村花小美姐。这不又在练吉他,准备在小美姐生日上露一手。

“狗哥啊,你现在牛逼也不吹了。一天到晚弹着你那根破吉巴……”我实在忍受不了噪音说道。

“是吉他!”狗哥纠正了我的话,表情很不屑的道:“大城市里追女孩子都用这个,小屁孩逑也不懂。”

说话间,狗哥又从身后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炫耀的说:“见过没有,这叫巧克力,我从大城市带来的。你们想不想吃呀?”

“当然想啊!”一听有好吃的,我俩立刻精神起来,文文更是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接过狗哥递过来两颗,拆开锡纸就丟嘴里了。别看这玩意样子跟羊粪球似的,可味道实在太棒了,香甜丝滑,入口即化,长这么大就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吃完我俩看到对方黑黑的牙,都笑了起来。

“好吃吧?”狗哥边说边把那盒子递给我:“你们帮我它送给小美姐,就说我祝她生日快乐!记得千万别让她爸看到。以后狗哥还有好吃的给你们吃。”

这简直不叫个事,我俩愉快的答应了,接过盒子转身就走。

身后远远的传来狗哥的叮嘱声:“你俩跑快点,巧克力在太阳下太久会化的。”

小孩子嘛,都爱显摆,何况还是吃了这么好吃的东西。

一路上我们都很礼貌,见谁都带着露出八颗牙齿的标准微笑:

“小鱼姐,你好……哦……去抓鱼啊……牙上不是脏东西,刚刚吃了狗哥从大城市带来的巧克力……”

“老鹰叔……去拉屎啊……牙上不是脏的,是刚吃了……”

…………

就这样走走停停,几百米的路,一小时还没走到!

话说得意不可忘形,突然记起狗哥最后的叮嘱,这玩意还会化。

我赶紧打开看看,果然包装里的巧克力都化了,稀屎般的粘在包装纸上。

这可咋个办,我顿时傻眼了,这么贵重的东西,我可赔不起。

文文的小绿豆眼滴溜溜的转,一会小声的对我说:“老舅,我有个主意,这玩意和羊粪球差不多,等会就把这稀的巧克力糊在粪球上,再搓巴搓巴,那不是一样吗!”

还得说这小子脑筋活,有前途。说干就干,我们找了个阴凉地,在路边捡了好多羊粪球,糊上稀的巧克力再用手搓圆了,从外形上看一模一样。

我俩这才松了口气,急忙向小美姐家走去。

见到小美姐后把巧克力交给了她,小美姐接过后,红着脸说:“给狗哥带个信,晚上我在村头竹林里等他”。

把口信带到,狗哥兴奋的午觉都没睡,那破吉他声吵的脑壳青疼。

到了晚上,狗哥便捯饬得毛光油亮,兴冲冲地去了竹林。我和文文心中好奇,也悄悄地跟了上去。

月华如水,竹影婆娑。 凉风送来隐隐的稻香与蛙鸣,让竹林更增添了几分浪漫的气氛。

与佳人两两相望,狗哥兴奋得直打摆!

…………此处省略一万字

就在小美姐生日的那天晚上,好多小伙伴都去了,狗哥是最早到的。小美姐他爸则出去给村里的王寡妇挑水去了。

大家都兴奋的分享狗哥从大城市带来的美食。

“狗哥有本事啊,听说还是专门从大城市里带回来的。”

“长见识了,总算是吃到了传说中巧克力了。”

“这味道就是不一般啊,自然,古朴,还带着原始的青草味……”

小伙伴们议论纷纷道。

“对啊,就是圆屎……”我连忙捂住了文文的嘴巴,小孩子家家的瞎说啥大实话。

趁着大家分享的空当,狗哥拿起了他心爱的破吉他,要弹那动人的歌谣。

一切都是那么完美,一切都是那么和谐。可意外还是发生了,小美他爸气冲冲的回来了:“你们在干什么呢?”转过头看到了二狗子,怒道:“你怎么跑我家里来了?”

小美姐说话了:“爸,这是二狗哥从大城市带的巧克力,送我的生日礼物,你来尝一颗。”

说完拿起一颗塞到他爸嘴里又问道:“嗯……你不是给王寡妇家挑水去了,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小美她爸刚嚼了一下,马上就吐了出来,边找家伙什边骂:“什么狗屁巧克力,这特么就是羊屎,好你个二狗子,当年你爸按住我吃屎,你又跑到我家里来喂屎给我女儿吃。你们爷俩一个比一个牛逼啊!

要不是王寡妇今天给张大爷补裤子去了刚好不在家,我们一家都要被你们欺负到底了,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

Updated: 2019-02-12 — 15:10

乐了还想看

  • 和两个朋友一共两男一女晚上出去喝酒,喝的醉醺醺的,于…

    和两个朋友一共两男一女晚上出去喝酒,喝的醉醺醺的,于是一起去宾馆开房睡觉,到了晚上,身边就传来了喘息声和啪啪啪声,我有点害怕,毕竟我是一个女生

  • 今天和闺蜜逛街,碰到了她刚分手的男友,她…

    今天和闺蜜逛街,碰到了她刚分手的男友,她气不过,让我帮她一起揍他一顿,她边揍边骂:我对你这么好,你特么还出轨,你就是个渣男……到了晚上,我躺在他的怀里,心疼地摸着他的伤口说:我去跟她坦白吧

    【星空】忧伤:
    男:瞎操心啥?她说的又不是你

  • 俗话说的好,别怪兄弟不是人,就怪嫂子太迷人。我一哥们,他看中…

    俗话说的好,别怪兄弟不是人,就怪嫂子太迷人。我一哥们,他看中一女生,他让我假扮小流氓,然后让他英雄救美。我对这件事情不太在意。到了晚上,我假扮小流氓。结果发现那女的太漂亮了。我假戏真做,把我哥们儿给揍了一顿。我当时就向那女生表白了。当时那个女生听完我的表白,感动的都哭了。把钱包都掏给我了。

  • 送人家回去,摸一下人家头然后说再见

    记得那年第一次相亲。我妈妈一直嘱咐我,一天约会该怎么怎么样,如果对人家有兴趣,最后送人家回去,摸一下人家头然后说再见。如果没反抗,那这个事情就算成了。说我舅舅当年靠这一招赢得了无数女人的欢心。巴拉巴拉…

    第二天约会都蛮顺利,到了晚上,送女孩到家门口时,想起了妈妈的话,于是快说再见的时候,我伸出手准备摸一下她的头,结果女生一下子也伸出手,紧紧握着我的手,说谢谢你一天的陪伴。晚上早点休息。然后走了。…… 丢下我一个人站那,一直没明白这什么意思…

    后来回家,告诉我妈,她也一脸问号 还打电话给我舅舅。我舅舅也说没碰到这个情况。直到第二天,用手机刷微博,看到女孩写了: 想用70年代的招数 欺骗90后的我? 门都没有!!…………

    后来舅舅听我说一遍后,一脸得意的笑起来……卧槽,舅舅和她妈……

  • 老舅,你到底带了几根冰棒出来!

    外甥文文小我两岁,我俩从小一起长大,关系处得跟亲兄弟一样!但有时候也挺烦他的,时常作弄他一下。

    文文的意志很坚定,有种任你虐我千百遍,我仍待你如初恋的意思。依然一如既往的和我形影不离。

    只是偶尔在老爸打我打累了的时候,给外公倒杯水什么的。

    一年暑假,老爸的那个乡镇小破厂要搞什么第三产业。从外地引进来一台冰棒生产机。

    那个时候的冰棒真的是冰棒啊,掉地上砸个坑,扔出去能砸死人。

    但对于我们来说,那个冰棒车间就是天堂啊。夏天吃冰棒不要钱,还特么是任吃。天底下还有比这更幸福的事吗?

    几天后,放任的后果出来了,我俩同时跑肚窜稀。文文的小脸拉的煞白,走路直打晃。我也好不到哪去。大人们下了严令,再到冰棒车间去就打断我们的腿。

    小孩的记性都是属狗的,撂爪就忘。病还没好利索又惦记上吃的了。

    那天中午,我俩在车间门口,闻到那冰棒诱人的甜香,不由的食指大动。

    可不让进怎么办,文文说话了:老舅,上次在车间我看到后面的一个窗户坏了,等会工人下中班后我们爬进去。

    我一想,对啊。这样溜进去,拿了就跑,神不知鬼不觉!越想越觉得可行。

    我不由摸摸文文狗头,夸了一句:小子不错,有前途,老舅看好你!

    说干就干,看到工人下班了,我俩绕到了车间后面。但现实给了我们当头一棒,窗户太高,以我们的身高,根本够不着。

    我看了文文一眼,有主意了。我说:文文,你在下面驼着我,这样我就可以爬进去,到时我多拿几根出来,咱俩一人一半。

    文文一听有点不乐意了:干嘛你不驼着我,我进去拿了也一人一半!

    我生气道:我个高啊,你驼着我才能够着!要是我驼着你够不着怎么办?

    他想想觉得很有道理。于是蹲了下来!

    我踩在文文肩上,用力的向上爬。功夫不负苦心人,终于进去了。我先美美的吃了一根,又抱了几根正准备原路返回,发现坏了。

    进来容易,可特么怎么出去?车间里可没有垫背的。为了防止工人偷懒,连凳子都没有一把。

    操作台就更别想了,离窗户差着十万八千里,以我的小体格那几百斤的铁玩意,我根本挪不动。

    我渐渐感觉有点冷了,工人们虽然下班了,可冻柜还开着,丝丝向外冒着凉气。

    我又刚吃了根冰棒,内外夹击,我禁不住打起了哆嗦。此时离工人上班还有一个小时呢!

    怎么办?被冻死,还是被打死,对我而言这特么是个哲学问题!

    我想毕竟是老爸亲生的,怎么也不可能真的打断腿吧!先顾眼前吧!

    文文还一个劲的在外催促:老舅,别光顾着自己一个人爽,快点出来啊!

    玛德,要不是出不去,我真想把那小子拉进来“爽”一下!

    但是这个时候我不能骂他,一线生机全系在他身上。

    我难得温柔的对他说:文文啊,老……老……舅现在出不去了,里面好冷,快……快……冻死了!你赶紧去叫人,好把老……老……舅放出去!

    文文道:老舅你又骗我,真当我是三岁小孩啊!你把我支走了,你再爬出来一个吃。说好了一人一半的,你快点的,别耍赖。再说了,告诉大人要打断腿的。

    我又哆嗦着说:老……舅平时……待你咋样,你……你……心里没数……老……老舅……是……是那……样人吗……

    有时候智障真的会传染的。

    知道最怕什么人吗?最怕傻的人突然变聪明了。

    文文就是这样,任我百般劝说,威逼利诱,他就是不动,非要等我出来一人一半!

    渐渐我的意识模糊了,朦朦胧胧感觉到一道光射了进来,接着便是嘈杂的脚步声。

    再醒来已是在床上了,看我醒了,老妈哭的跟泪人一样,抽泣着说:幸好今天中午有熟客来提货,要不然……说完就去厨房煮姜糖水了。

    文文却鬼头鬼脑的探出头一脸崇拜的看着我说:老舅,厉害啊!演得真像。老实说你到底带了几根冰棒出来,说好一人一半啊,不许耍赖!

    我特么…………

  • 二爷棺材预热身后的气氛

    那年,二爷七十多岁,身子骨仍然硬朗,可他已经开始在准备自己的后事了。

    二爷年轻时各方面都很优秀,所以剩下了。

    作为孤寡中的精英,二爷高瞻远瞩深谋远虑,早在二十七八岁时,眼见婚姻无望,已经计划好了身后的事。

    他在自家后院种了十几棵树,几十年后,树木成材,二爷患了大病觉得时日无多大限将至,请来木匠锯了六棵。

    四棵卖掉用来支付木匠的手工费,两棵去除枝桠锯成宽大厚实的木板,做成了一个威武霸气的棺材,也就是二爷自称的房子,其余N棵留着以后变卖办酒席用。

    木匠连夜赶工精雕细琢,数日后棺材雕龙刻虎落成,朱红的油漆涂刷完毕,二爷的新房散发着浓郁的木质与油漆的芳香,架在两条长木凳上,在破旧的四合院中焕发着梦幻般朱红幽光,让二爷欣慰无比。

    这个长约两米,宽约一米的两平方新房,成本按当时市价,折合中华人民的币约五千元,每平米两千五!

    那时县城的房子才七百多一平,这绝对是省城别墅才有的价格!尊贵的府邸让二爷兴奋难耐,常常抚摸把玩良久,于宁静中品鉴大气,在唏嘘中透着感伤。

    二爷特地吩咐木匠不要合上棺盖,没事就会在里面躺上一会,预热一下身后的气氛。

    逗逼二爷觉得太过冷清,于是召来我们这些晚辈,或跪或拍打新房痛哭,哭的流畅声情并茂,入他法眼动他心扉后,会赏些糖果零食之类的给我们吃。

    农村的孩子童年是无聊的,既然有糖吃,何哭而不为?于是天天去,不顾二爷听腻了,二爷在,就哭给他听,不在,那就当演习。

    哭完大家还作个总结,互相批评及自我批评,找出自身哭腔哭词中的不足,力求下次哭得尽善尽美。

    为此我们入戏很深,平时一言一行都在揣摩,以至于经常在家吃饭吃到一半,灵感爆棚就敲着碗筷拉着长元音嚎哭,为此挨了爸妈不少打。

    最离谱的一次是大过年,妹妹看了电视get了新技能,一把鼻涕一把泪扯着嗓子“额的个二爷哎~你死的好惨来~嗯嗯嗯……”

    那天,妹妹被打的差一点先二爷一步走了。

    二爷不胜其烦,为了转移我们见他必哭的焦点,开始和我们谈心,大谈他新房的好处:安静、宽敞、指不定还能在里面翻个身啥的…

    我们就问他,盖子盖上后,吃饭怎么办?拉屎撒尿怎么出去?

    二爷笑答:吃饭就用灵魂去你们家盛啊,拉屎撒尿,那就憋着呗!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啊,作为孝子贤孙,怎能让二爷大小便憋着!于是,我们私下里商议,打算给二爷新房里做个茅厕。

    先是拿了个腌泡菜的坛子,放里面后觉得不妥,因为二爷说过在里面要住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显然不是一天两天,区区一个坛子,又能盛装便便几何呢?

    于是又开始想办法,我提议,在棺材底下凿一个大洞,二爷就可以在洞里解决了。

    该提议赢得了男伙伴热烈掌声及女伙伴钦佩而热辣辣的目光,说干就干,小胖爸爸就是木匠,有的是锤子钢钎钻头,火速偷了出来。

    为了给二爷惊喜,都是趁他不在,得空就如火如荼的赶工凿棺材底。

    然而我们的力量有限,棺材底又非常之厚,凿穿它无异于愚公移山,几天下来,只凿了无数坑坑凹凹。

    为了赶在二爷去世前完成这一伟大壮举,我们只好用大白馒头哄来了村里的傻子,干一天给半个馒头。

    重赏之下必有傻夫,傻子劲大,叮叮当当用锤子砸着钻头,凿得木屑纷飞热闹非凡。二爷回来,我们就假装在棺材里面玩,他一走,继续开工。

    几天后,终于在一片欢呼声中,碗口大的木洞凿开了,大伙痛快无比,载歌载舞且唱且哭,又一次在二爷的新房前演绎了一场送别场面。

    为了不让二爷发现,我们找了个破棉被摊开盖在上面,二爷N次躺进去享受时,我们刻意让他翻身看看,发现正对着丁丁和菊花的位置!

    这是一次完美的测绘与匠心的合作,大功告成!

    二爷身体每况愈下,悲痛的日子很快来临,在我们个个哭歌都练到炉火纯青已入化境时,那个晚上,二爷奄奄一息,被挪到地上。

    大人们关切的询问感觉怎么样,二爷微弱的笑答比找鸡差多了之后,与世长辞驾鹤西去了。

    大人们忙碌着给他洗澡穿寿衣,理所当然的整理棺材,拉起棉被惊愕的发现棺底有个大洞,昏暗的灯光下,脑袋较小的柱子还从洞中伸出了头憨笑着“阿呗”一声,当场把几个大人吓得跪在了地上……

    那一天,村里最大的哭声就是我们这群孩子,一是木棍刺条和巴掌打的太疼,二是大人说棺材不能用了,要把我们全部打死装进去跟二爷一起埋了,太特么恐怖了……

更多 内涵大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