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啊`嘻嘻`
不要停~
不要停~

与生俱来的沉默寡言使我孤独成性,日复一日,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一个人听歌一个人看电影,无人吻茎,孤独弥漫整个房间。我多希望能有个人在身后叫我的名字,告诉我并不孤独,我还有她。
我转身走进厨房,准备弄碗泡面吃,身后响起了敲门声:“消沉,在吗?”
没想到还有人记得我,我按捺住激动的心情故作淡定的去开门,门打开后,一张熟悉的脸映入眼帘。
“该交房租了!”女房东面无表情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