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内涵大段子

明知山有蛇,偏向蛇山行

我小时候经常在盛夏带表弟去村边的河里游泳。

那河的岸边有一株百年老榕树,树干横跨过河,树荫下的河水格外清凉。

我还没下河,表弟已经光屁股扎进河里,游到河中央的一块石头上,他爬上了石头得意的跳起了拉丁舞。他一低头,愣了几秒,突然喊我:“哥,救我!水里好多条水蛇啊。”

我看过去,一群水蛇在表弟站的石头周围游来游去,不知道是因为繁殖的季节到了还是干啥,总之一群水蛇在石头周围的水域开派对,毫不惧人!

我想水蛇虽然没有毒,但咬到了小丁丁也不好。

我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跳过去抓住垂下的榕树须,像人猿泰山一样荡过去,然后抓住表弟的手,两人一起荡到对岸去。这样我也不会因为救表弟而被水蛇咬到。两全其美!

说做就做,我跟表弟说明了我的想法,叫他准备好。

我看表弟有点怂,就带头唱了一首《男儿当自强》,表弟也很配合的跟着我一起唱,歌声高亢,唱的我两热血沸腾,当然了,那群水蛇好像也跟着兴奋起来了,有一两条都敢往石头上爬了……

我看已经刻不容缓了,就后退几步,蹭的跳起来抓住垂下的榕树须,荡到石头上方,我来势汹汹势不可挡,呯的一脚就踹翻了举着手的表弟,表弟噗通一声落入水中,说时迟那时快,榕树须也断了,我稳稳的落在那块石头上。

表弟鬼哭狼嚎的把缠在脖子的水蛇四处乱甩,而我站在石头上撇着嘴等待救援……

求弟弟的心里阴影面积~

收藏

要怎样你才能相信呢,给你写个保证书好不好?

纵横秋名山数十载,没想到还是翻车了

晚上十一点多,手机响了,一看是妹妹的号码,心想,这么晚打来,不会有什么急事吧?于是忐忑不安地接听了电话。

打电话的竟是六岁的小外甥女,她边哭边说:“舅舅,爸爸妈妈又打架了,妈妈说爸爸养不起家,还说明天就去和爸爸离婚……” 一听这话,又心疼又生气,安慰了小外甥女几句,让她把电话交给爸爸。

在电话里,狠狠训斥了妹夫:“大半夜的你看你干的什么事!作为男人要有责任感,能够担当,和老婆打架算什么本事,你要是男人就干一番事业给老婆孩子看看!”一番义正词严的话训得妹夫哑口无言,连连道歉,保证以后绝不再犯。

训完妹夫,又教训了妹妹:“男人们都不容易,压力这么大,谁没有不顺心的时候?你要去理解、包容他,中国女性温柔、体贴这些传统美德咱不能丢,不要动辄就瞎嚷着离婚,你看你们把女儿吓的,有你们这样做父母的吗?”一番语重心长的话说得妹妹口服心服,她哭着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这样。

教训完妹夫妹妹,又在电话中安慰小外甥女:“乖孩子,爸爸妈妈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他们保证再也不会打架,更不会离婚。”

小外甥女说:“舅舅,他们骗你的,以后一定还会吵架。”看孩子被伤得这么深,心中一阵绞痛,真想再去臭骂一顿妹夫妹妹,可还是克制住了冲动,柔声地问小外甥女:“要怎样你才能相信呢,我让他们给你写个保证书好不好?”

小外甥女说:“写保证书也没用,除非……除非……舅舅你把借我们家的五万块钱还给我们……”

收藏

这是找机会出人头地,在家里可不会有个老大的帽子掉你头上

许多年前,我租住在广州农村的一个小院里,院子狭窄,仅仅能放两张桌子那种小院。两层楼房,房间极小,我租的是二楼。一楼住着四个小伙子,都是湖南人。

小伙子们挺热心,我搬过来的时候帮我装床,帮我打扫客厅,还告诉我,如果有人欺负我,回来跟他们说,立马给我平了。

这,当时我有些奇怪,后来明白了,这几个家伙是黑社会,嗯,他们自己说自己是。

黑社会青年的日常是这样的,每天凌晨两点钟,老三和老六开着破烂不堪的金杯车去批发市场买鱼,四点多回来,强子和老陈去附近菜场卖。到了下午收摊,四个人整个火锅,然后搬出一套卡拉OK出来,拼命的吼,吼得四邻不安,骂声阵阵。

我算明白为什么房租那么低了,这么吵,谁特么来住啊!

不过我还行,白天要上班,晚上回来他们多半休息了。到了休息日,还跟他们一起去买鱼卖鱼,感觉挺有趣。

黑社会小伙们的理想挺远大,统一广州地下势力,当最大的大哥。

天天吹的那叫一个天花乱坠,我都是当笑话来听的,时不时还打趣几句,说到时候当了大哥,你们就可以叫鲢鱼阿三,鲫鱼老六,泥鳅强哥,鲩鱼陈,他们听了一个个都笑得喘不过气来。连连夸赞,说到时候给我一家夜总会,让我啥也不用干,坐在家里数钱。

几个小伙子每天除了卖鱼唱歌吹牛,就是在附近瞎晃悠,据他们说,这是找机会出人头地,在家里可不会有个老大的帽子掉你头上。这话听起来好像挺有道理,但仔细想想又全是扯淡,就在村子的篮球场,小公园这些地方转悠,有屁的机会。

我问他们怎么不去溜冰场,迪厅,游戏厅这些地方玩,他们说,现在实力还不行,这些地方暂时罩不住…

有次转悠的时候,老陈落单了,拿着手机打电话找他的哥们!呼的一下一个摩托党飙过,把他手机抢了,老陈连忙去追,追了一会遇到一个摩的,连忙爬上去,说,快点追上前面那个人,他抢了我手机。

的哥说,咋地,你还给别人送充电器去。

老陈,…当时就怂了。

回来后自然骂骂咧咧的,四个人商量着报复,还说他们的老大之路就从对付飞车党开始了,把甩棍,钢叉别在腰上,在老陈被抢的地方蹲守,蹲了四五天吧,自然是不了了之了,大伙儿凑钱,给老陈买了个新手机,好像那个事情没有发生过,还说,虽然报复失败了,但是我们兄弟之间的友情又进了一步,然后嘻嘻哈哈的整了个火锅,日子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

黑社会小伙子们看不起小混混,嗯,飞车党还不算小混混,真的小混混是没有人性的,为了钱啥都干,他们说的一些事情,我现在都觉得匪夷所思,据说有货车司机会请这样的小混混,扒在他的货车车底,他开车去过磅,过了磅以后,小混混找机会从货车底下溜走,货车司机白白赚了一个人重量的货物,给小混混五十块钱…

还有在胸前放一个血袋,骑个自行车去码头撞集装箱大货车,撞上了捏破血袋,不管别人知不知道他是骗子,怎么也可以讹个千八百的…

每次说起这个,他们都一脸不屑,说,这是人渣才干的事情。

我在那里住了一年,看他们干过最黑社会的事情应该是帮老三的老乡收账,他老乡开一家印刷厂,有七万块收不回来,不知道是脑子里的哪根劲转错了,让他们收账。

几个小伙子激动的那天鱼都没卖,炖了个牛肉火锅,一人一瓶九江双蒸灌着,兴奋的两眼冒光。

最重要的是气势,不战而屈人之兵,要用气势压倒对方,让他心惊胆战,老老实实的把钱交出来。老三这样说。

对!大家都赞同。

我们的气质虽然有了,但是太内敛,一般的凡夫俗子是看不出来的,所以我们需要在外形上有所提高。老三年纪最大,见识也多,这种时候总是他说,大家听,这些话大家也没有异议。

明天我们去纹个身,理个发,整一套运动服,头发要平头,运动服要阿迪达斯的!老三灌一口九江双蒸,以一种运筹帷幄的语气不容置疑的说道。

一切安排妥当,老六把钱都拿了出来,大家摩拳擦掌,准备第二天大干一场。

第二天傍晚,我下班回家,果然,几个小伙子精神抖擞的在院子里晃悠,看我回来了。老陈窜过来,摆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问我,你怕不怕!

怕怕怕!事实上我感觉滑稽,肚子都笑疼了,但还是捧了个场。

走,出发!老三手一挥,摆出一副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架势,带着一帮小伙子大踏步的出去了,走了没一会,又都跑了回来,一个个嘻嘻哈哈的,原来是没有换鞋,还都穿着人字拖…

几个人把床底下沾满灰尘的运动鞋抠出来,,拍拍打打。这时候我才发现,几个货真的去纹身了,有纹蝎子的,有纹英文的,我来了兴趣,问他们纹这个花了多少钱。

嗨,才千把块钱。老三大咧咧的说道,我反正没搞清楚,究竟是一个纹身千把块,还是四个纹身千把块。

到了十点多,听到外面有动静,悉悉索索的有人进门,洗澡睡觉,没有吵吵闹闹,我知道,他们肯定失手了,不然不会这么安静,得得瑟一整夜。

我没猜错,第二天他们没去卖鱼,睡到下午才起床,整火锅,k歌,唱我不做大哥好多年。

到了晚上老三跑上来找我,吭吭哧哧了半天,说,哥,能借我一千块钱吗?过两天就还你。

我知道,他们为了装逼,把做生意的本钱都搭进去了…

后来我跟他们还有联系,老六还在卖鱼,强子开了个饭馆,老三现在据说发了,做什么生意我不知道,老陈跟着他混。几个人还住在广州的那个小村子里,经常一起去老六那里整火锅,k歌。

我羡慕他们。

人在江湖 义气当前 情同手足 兄弟久远
盗亦有道 不做三滥
一杯酒 一生亲 一个梦 一场人生

收藏

要不是校长看见丁丁上吊着一只王八,早把我开除了…

大学的时候。

宿舍在二楼,很大,有二十多张高低铺,还带有卫生间。

暑假我打算做家教,所以没回老家。空荡荡的宿舍闷热难当。

夜里没法入睡,只有一遍又一遍的去冲凉,在享受沐浴带来的畅快时,心里忽然有了个奇异的想法。

假期没有宿管,我用水泥砖头砌了个二十公分高的门槛,堵住了地漏,把淋浴的喷头牵到洗手间外面,让水哗哗的流到地上,如一汪汩汩而流的清泉 ,八爪鱼伸触角一般迅速流向每个角落。

水越聚越多,渐渐没过地面,齐着门槛了,风扇一吹,水波粼粼,室内凉气拂面,热气顿减。

关了水龙头,我既害怕又兴奋,撩起一波水试了一下,再次确认自己创建了马尔代夫以后,兴奋的光腚一阵奔跑踢踏,躺在水里乱蹬乱划,水波激荡中,我甚至都有了种置身大海的感觉。

楼下宿舍没人,不用担心水会渗下去,我每天都打开地漏放水,再重新注满干净的,周而复始的乐此不疲。

但还是太热,这点水位甚至连丁.丁都淹不住,我觉得不满足。以前在家和父亲学过泥水和防水堵漏的手艺,就买了一些材料,用书包分N次带进了宿舍,在可以开门的范围内,做了一堵一米多高的防水墙,为防污水漫出来,卫生间的门也封了一样高。

我拆掉了室友的床铺,用几乎三天三夜的时间注满了一大池水,完整的克隆了一个游泳馆,可把我乐坏了,在里面蛙泳蝶泳自由泳,甚至玩起了潜水,玩累了再爬到上铺睡觉,睡热了再下去扑腾。

装修几乎花光了我的生活费,钱的问题开始让我伤了脑筋,我必须要赚钱养活自己。

期间找了好几份家教,都是给高中的小女孩补习,都怪本人太帅,对方家长一看自己女儿花痴一样,傻不愣登的盯着我,估计是怕不小心给补出了个外甥,都礼貌的回绝了。

但天无绝人之路,晚上我路过一个菜市场,看见水产摊活蹦乱跳的鲜鱼,又想了一个主意。

我徒步去了水产批发市场,思量了很久,用仅剩的钱买了几斤黄鳝,忐忑不安的提回来泡在了水里,那夜 ,第一次创业的恐惧和兴奋侵袭着我,彻夜未眠。

想像中的艰难并没来到,几斤黄鳝在路边一会就卖完了!我激动的又进了货,,慢慢的,从每天几斤到几十斤,滚雪球般的生意越做越大。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拥有这片水域,我当然得好好利用,逐渐的又开始扩大经营,批来了各种鱼类,针对高端消费群体,还批来了十几只王八,全部都放养在水池里。

水池里热闹了,夜里游泳时,那些鱼都会惊得忽隆隆的猛窜,还经常会跳起来,王八也偶尔出没,浮上来挽出一个水花,又惊慌的沉下去。睡觉经常被嬉闹的鱼儿溅起的水浇醒,但这一切并没让我烦恼,相反还挺让我兴奋。

转眼过了两个月,事情发生在楼下,一个同学因为和家里吵架提前来到了学校,他打开楼下宿舍当场惊呆了,房间的墙上湿透透长了许多青苔,蜗牛爬的到处都是,被子烂了,估计是经常打灰.机的缘故,富营养的地方居然还长了一簇蘑菇。

他愣了片刻马上就去教务处,时值深夜,没人,这个二货居然又擂门喊来了教导主任。

听到主任让我开门的声音,我知道事情不妙了,赶紧下床菲尔普斯般蝶泳游过去反锁了门,又站床上扭掉灯泡,黑暗中紧张的思索着对策。

主任在踢门,池里的鱼都惊动了,如查干湖冬捕收网一般不停的跳了起来。

他大惊,一迭声喝问:里面是谁?什么声音?开门!,见没动静,他开始打电话:校长吗?好像出事了,快带保安到男宿来。

不一会,人声鼎沸,门口开始喊着号子踹门,我紧张的伏在水中,几次震天价的响声后,门应声而破,保安冲了进来,黑暗中撞到防水墙上,他们不知是什么东西,一齐抬腿就踹。

晃动下他们用力一扒,墙倒了,池子里的水顿如黄河决堤汹涌而出,正对楼梯口,一片惊叫声中,大家都被冲倒,我也被卷了出来,洪水裹着人群顺楼飞泻而下,浪头打的大家妈都喊不出来,水流冲过墙角转弯,如钱塘大潮撞击岸边轰隆隆水花四溅,好几人被拍在墙上又弹进水里,一直翻滚到广场边才慢慢水散人出,校长跪地一阵猛咳,爬了几步站了起来,扯开塞进裤子的衬衫,和着些许清水倒出了几条黄鳝,保安队长一脸懵逼的搂住了一条草鱼躺在水汪里,另几个保安也迷糊了,在翻跳的鱼堆中呆呆地看着星星。

主任冲的最远,脸和一只野生的王八趴在了一块,那家伙性子猛,一口叼住了他的上嘴唇,主任嚎叫着扯了几下没扯掉,用手托着晃悠的王八跑了过来 ,哭着问校长:这是发大水了吗?

校长大喊:快点抓人!大家才有了反应,一起冲了过来,夺下了我手中的两条青鱼,摁住了准备逃跑的我……

收藏

小伙子,你长得好像一个人

你听过的最老土的搭讪是什么?

我听过的是,“你长得好像一个人”。

说这句话的,是一个80岁老头。

我在一家餐厅打工,上菜的时候,看见老头正在搭讪一个同龄老太太。

老太太回答他:“那我长得像谁啊?”

老头说,“我老婆。”

我擦,老不正经,真猥琐。

老太太也气到了,说,“你别胡说,我可是有老伴儿的”。

说完起身就走。

老头贼心不死,赶紧挡住老太太,说,“你先别走,听我讲个故事。是我们那个年代的故事。”

出于好奇,老太太坐了下来。

老头说,我有一个发小叫柱子,当年柱子才15岁。

那年代没什么吃的,柱子用弹弓打了一只鸽子,拿回来炖了汤。

结果隔壁村的刘小妹跑过来,慌慌张张,应该是家里出什么事了。

柱子说,大妹子,别着急,先喝口汤吧。

刘小妹喝了口汤,终于镇定了些。

然后她说,你有没有看见我家的鸽子?

柱子吓得一哆嗦,不敢告诉她真相,安慰她说,你别难过,鸽子一定是迷路了,过几天就会回来。

第二天,刘小妹又来了,突然看到天上有一个白色的东西飞过。

小妹惊喜地说,啊,我的鸽子!

柱子说,那是我的白裤衩,被风吹走了。

小妹叹了口气,眼神黯淡了下来。

看着小妹这样,柱子更愧疚了,于是给她烧了个土豆。

接下来的每一天,小妹都会来找她的鸽子,柱子每次都会做点吃的安抚她,小妹每次都吃得很满足。

柱子开始期待给小妹做饭,他喜欢上了小妹,他就更愧疚了。

有一天,小妹刚进门,就看见柱子站在院子里等她。

柱子兴奋地大喊,小妹,你的鸽子飞回来了!

小妹还没回话,柱子就从身后掏出了一只灰鸽。

小妹说,我的鸽子是白的。

柱子说,这几天太阳多毒啊,准是你的白鸽子被晒黑了。

小妹大喝,你当我傻啊!

柱子只好招了,承认鸽子是被他吃掉的,他愿意补偿她。

小妹说,那你一辈子都给我做饭吧。

于是,他们就开始处对象了。

结婚几年之后,柱子才知道,小妹一直在骗他。

那只鸽子本来就是小妹准备拿来吃的,还没来得及杀,它就飞跑了。小妹喝下那碗汤的时候,就知道那是自己的鸽子,但是柱子的厨艺太好了——后来她每天假装去找鸽子,其实是蹭吃蹭喝,结果喜欢上了柱子。

她假装在等鸽子,其实是在等柱子对她动心。

她等到了。

老头看着老太太,问,我的故事怎么样?

老太太说,听得我都馋了。

老头笑了,说,那我再给你讲一个故事。

50年前,我有个工友,叫小高。

他是厂里最厉害的技术员。

他的女朋友叫芳芳。

我们厂一共有五朵金花,芳芳就是第六朵。

小高在第二车间,芳芳在第三车间。

他俩感情特别好,一分钟见不到,都很难熬。

对他们来说,隔着一个车间,都像是异地恋。

小高下定决心要成为车间主任,这样就能自由地穿梭在两个车间之间,就能每时每刻看见芳芳了。

于是小高开始努力上进,经过了很多个日日夜夜,组织上终于看到了他的努力——派他去西北支援建设了。

这下完了,他们真的成了异地恋了。

走的时候,小高让芳芳等他两年,到时候他们就结婚。

结果,小高到了西北,才进职工宿舍呢,就被组织带进沙漠,加入一个保密项目,从此跟外界断了联系。

这一去就是四年。

四年之后,小高一回到职工宿舍,就看到床上堆满了来信,全是芳芳的。

第1封信,“小高同志,我很想你……”

第19封信,“小高同志,我在解放路发现了一家小吃摊,味道特别好,等你回来,我们一起去吃……”

第38封信,“小高同志,为什么你一直不回信,是不是和其他女同志发展出了战斗友谊,我也要去和隔壁车间的小李发展发展……”

第39封信,“小高同志,上一封信是我意气用事了,都是骗你的,我根本没有和小李同志接触。”

小高一封封地拆信,看得又哭又笑,他拿出了最后一封信:“小高同志,我妈给我介绍了对象,如果今年国庆之前,你还不回来,我就得嫁给他了……”

国庆?小高一身冷汗,现在是10月中旬,国庆已经过去两周了。

他立马去赶火车,心急火燎,花了两天时间,才回到老家。

他直接冲到了芳芳家,她不在。

是啊,她都嫁人了。

他失魂落魄地去了芳芳提过的那家小吃摊。

他点了碗面,吃着吃着就哭了起来。

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身前。

是芳芳,她正微笑地看着他。

后来小高才知道,原来芳芳每天会来这里等他,到国庆那天,小高又没有出现,芳芳发誓,她再也不来这了。

结果她还是来了。

当他们之间只隔了一堵墙的时候,她熬不过一分一秒,当他们之间隔了千山万水的时候,她反而熬过了四年。

她一直等他回来。

她等到了。

老头的故事讲完,老太太点点头,说,真是个好故事,还有吗?

老头接着说,那我讲一对老夫老妻的故事吧,男的叫老吴……

老吴跟他老伴结婚40年,为了庆祝他们的结婚纪念日,儿子给他们报了一个旅行团,去美国玩。

老吴很兴奋,每天都在练英语,老伴埋汰他,练了两星期,就只学了三句话。

他们到了美国,导游带他们到时代广场自由活动。

老吴特别兴奋,见到外国人就招手,嘴里不停说,hello啊!hello啊!你们都hello!

这是老吴学的第一句英语。

他们一路看一路逛,老吴见到什么都问,这个howmuch?那个howmuch?

这是老吴学的第二句英语。

老吴一路上都在卖弄英语,走着走着,却发现老伴不见了。

他吓坏了。

他到处去找,在人来人往的时代广场,一个瘦小的亚洲老头,在高大的外国人中东奔西跑,嘴里喊着陌生的语言,显得特别突兀。

他走遍了他们走过的每个地方。从剧院到广场,从广场到商场。

在一个商场听到争执声,他往前一看,正是老伴。

老伴杵在商场里面,死死抱住一根柱子不撒手,旁边站着几个高壮的保安,正在拉她。

老吴冲上去挡在老伴面前,他很瘦弱,但又很强壮。

老伴紧紧抓着老吴的胳膊,激动地说,老吴!老吴!

老吴对保安怒吼,你们别碰她!Mywife!Mywife!

这是老吴学的第三句英语。

原来老太太走丢了之后,一直站在原地,直到商场关门。

保安来清场,她还死抱着柱子不肯走。

老吴又担心又生气,你傻站在这干嘛?

老太太说,我不认识路嘛。我只会傻站着等你,我知道你一定会找到我的。

她一直站在原地,这是最笨的等待,也是最执着的信任。

她等到了。

老太太听完故事,心满意足,就跟老头告别,回家了。

我跟老头聊天,这才知道,老头讲的是他和老太太的故事。

故事里的柱子是他,小高是他,老吴也是他。

而刚离开的老太太,叫刘芳芳。

刘小妹是她,芳芳是她,老伴也是她。

她是他的妻子。

他们10多岁的时候在农村相识,到了20来岁,一起进了工厂,后来结了婚,约好了,要牵手走完这一辈子。

但是,老太太爽约了。

三年前,老太患上了老年痴呆,到现在谁也不认识了,她口中一直说的老伴,每天就坐在她面前,她却再也认不出了。

老太太每天都会来这家餐厅,老头就每天来这给她讲故事,讲过去他们之间发生的事,希望有一天能让老太太想起他。

我小心翼翼地问,万一她一直记不起来呢。

老头说,上半辈子,都是她在等我,下半辈子,换我等她了。

他不知道需要等多久,但他会一直等。

“你长得好像一个人。”

这句话,其实是老太太以前对他说过的。

重逢的那天,他在小摊上吃着面,边吃边哭。

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冒出来。

“你长得好像一个人。”

小高抬起头,发现是芳芳。

小高哭得更凶了,哭着说,像谁?

芳芳说,我丈夫。

小高一愣,芳芳接着说,我已经向组织请示过,组织同意我们结婚,明天你就跟我去办手续,不许再跑了。

“你长得好像一个人。”

本来我以为,这是最老套的搭讪,没想到是最深情的告白。

有一天,老太太照常来了,坐下。

我算着时间,老头也差不多该到了,这时,门被推开,进来的却不是他,是一个年轻人,长得跟老头很像,胸前佩戴一朵白花。

他坐在了老太太对面。

年轻人说:“奶奶,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我心里一沉。

那个风雨无阻,每天坐在同一个位置,面对同一个人,讲着同样的故事的老头,走了。

他等了好几年,想等她看着自己,露出熟悉的微笑。

他没有等到。

在这个浮躁而快速的时代,我们真的很没有耐心。

泡面需要3分钟,我们嫌太长;

电视剧一集30分钟,我们要快进。

然而我们愿意花三五年,甚至一辈子,去等待一个人。

普鲁斯特在《追忆似水年华》中说,尽管我们知道再无任何希望,我们仍然期待。等待稍稍一点动静,稍稍一点声响。

老太太看着年轻人,她望着他的脸出神,表情困惑。

“小伙子,你长得好像一个人。”

收藏

表哥跟我还有两条土狗点炮仗

小时候外公家有两条土狗,因为去的多,狗狗跟我也很亲。有一年过年跟我爸一起去拜年,因为冷,亲戚朋友都在屋里,烤着火在打麻将,热闹极了。

我跟表哥不怕冷,在门口一起玩炮仗,一时兴起打赌,把炮仗绑在土狗尾巴上,看哪条狗狗怕。

于是我俩一人抱一条狗,各自绑好炮仗点燃引线,一向温顺的两狗在炮仗声中汪汪汪叫着,掉转头争先恐后往家里飞跃而去……

一会就听见屋里狗叫声,男人的斥骂,女人的尖叫,小孩的哭声,我跟表哥当时是呆呆的,只知道在门口看着……

狗狗发疯一样在家里转圈,横冲直撞的,桌椅翻倒了,火盆倒扣在地上,碳火跟灰撒的到处都是,小姨的裤脚被烧破了一个洞,正气急败坏地抖着新鞋里的碳灰。麻将掉了一地,舅妈被狗狗一头撞倒,头发散了一脸惊恐地坐地上,有两个表姐哇哇大哭起来,舅舅绿着眼睛四处梭看着,仿佛不能相信这是真的。新衣服上有被泼的茶叶,衣服下摆被撕开了,漏出洁白的棉絮。我爸跑急了,额头在门上撞了一个大包,正抽搐着嘴揉着额头抹着裤子上的灰,小姨夫要拦狗狗,被狗一屁股拱倒,在地上趴成大字,场面混乱极了。

后来我舅跟我爸一个提着火钳一个提着擀面杖冲出来了。。。

收藏

那次……我屁股没开花,还能证明我是亲生的

记得那是六岁时候的一个秋天。舅舅来我家做客。

爸爸立刻摆好了酒,吩咐妈妈拌几个凉菜,杀鸡炖肉。

妈妈在厨房忙着拌菜,看着白糖不够,就让我去村里的小卖店称一斤散白糖。

回家路上,我不时偷偷的往嘴里塞一撮。甘甜的感觉直入心底。远远看见二奶家的小花(狗),向我跑过来。小花是我的好朋友,有这么美味的好吃的不能不分享。于是,狗小花也喂了一小撮。小花乐的直撒欢。于是,人狗两个你一把,我一把,吃的不亦乐乎。

远远的妈妈喊我的名字,才想起家里有客人,等着我买糖回去拌柿子呢。刚站起身,小花以为我站起来还它玩,一个撒欢扑过来,把放糖的食品袋挠了一个口子……我傻眼了。白糖撒了半袋。

硬着头皮往家赶,心想,有舅舅在,妈妈可能不会打我。刚进大门,忽然看见柴房的墙角放着春天用剩的化肥(记得叫碳酸氢铵),抓起一把看看,呛味已散尽。和棉白糖的样子一样一样的,就抓了两把,胡乱的和白糖拌了拌……

紧张的蹲在屋里的墙角。看着两人喝酒。舅舅喝了一杯,拿着筷子夹起一块糖拌柿子放在嘴里,忽然一皱眉。捂着嘴,疯了一样的向屋外跑去,一阵陈干呕声传来,

我想,这次完了。一顿暴揍在所难免了,,刚想偷偷往外溜。舅舅迎面而来,摸着我的头,爸爸问:这么了?舅舅狡黠对我眨眨眼,说:没事,喝酒太急,呛着了,继续喝!

心里想着,这次躲过一劫,再也不能让爸爸吃这菜了。趁给他们倒茶的机会,我故意碰翻桌上的菜,爸爸瞪了我一眼,我赶紧溜走……

爸爸看着地下的菜,在那个年代,西红柿是家里种的,可白糖是珍贵的,爸爸也不怕舅舅笑话,用手抓起地上最上面干净的,哧溜哧溜吞了几大口……

那次……舅舅笑的鼻涕都流出来了。

那次……我屁股没开花,还能证明我是亲生的。

那次……

收藏

谁输了谁把小女友甩了,我觉得亏…

十几年前的中学,有次和哥们打赌,赌注是谁输了谁把小女友甩了,我觉得亏,说如果他输了再补我两头小猪崽。他家是养母猪卖猪崽的。他想了下也同意了。结果他输了,这货也真男人,立刻写了分手信叫同学递给小女友。

当晚下晚自习,一个人摸黑走了两小时的山路回家,到猪圈摸了两头猪崽,拿竹笼装了,挑着赶回来。猪崽到我手时都半夜三点多了,没地方放,只好挑回家。想趁大人没起床偷偷放到猪圈里,谁知猪崽在我倒出竹笼时死命的叫,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全都起来了。家人以为我偷来的,爸爸妈妈二话不说先揍了我一顿,我只好说实话。谁知说了实话后又揍了一顿,比之前还狠!

三天后的赶集天,我爸妈在集上找到了哥们的父母,说了这事。哥们爸妈把哥们叫回家,二话不说也揍了一顿!

又隔了一个星期,我俩个的小女友知道了这事,下晚自习后把我俩叫出去,又各自揍了我俩一顿!

收藏

为毛红孩儿一点都不像牛

我们提起牛魔王、铁扇、红孩儿这一家子的时候,都很怀疑的是,为毛红孩儿一点都不像牛。不仅儿子不像牛,连自己的亲弟弟也不像牛,就是在聚仙庵卖落胎泉的如意真仙。

发现了吗?整个牛家,只有牛魔王是一头牛,弟弟不是牛,儿子也不是牛,这是吴承恩为牛魔王埋下的第一个伏笔。

第二个伏笔,牛魔王的坐骑——避水金睛兽,我们都知道,妖,可都是兽物得道,牛魔王怎么会再骑同类?并且,也只有仙人,才有饲养坐骑的习惯。

会不会牛魔王本来就是一个人?后来因为某些事情,他被迫披上了牛皮?

所以说到这里,我们看看铁扇公主,她身上其实隐藏着一个很有趣的秘密,如果不弄清楚铁扇公主,我们永远摸不透老牛。

要揭开铁扇公主的秘密,得先从她的名字开始说起:这个女人有三个名字——罗刹女,铁扇仙,铁扇公主。

第一个是本名,不足为奇(其实吴承恩也有伏笔,后文柳暗花明);第二个称仙也很常见,比如如意真仙、蜘蛛七仙姑,这都是妖怪往自己脸上贴金的方式;但是第三个,就有些奇怪了——公主。

因为西游记里,这么称呼自己的妖怪,只有她一个。

妖怪名号其实是有讲究的,称王的都是割据一方、势力雄强的主,比如南山大王、金角大王、独角兕大王等;而称圣的,都是修为高深的,比如九灵元圣,平天大圣。这些都好理解,可是公主就不一样了,这是一个血统的传承,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当的。叫公主的,家里一定有一个当国王的父亲。那么问题来了,铁扇他爹是谁?

说到这里,是不是隐隐有些不寒而栗了?牛魔王和铁扇的身份绝对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那么,我们最后来看红孩儿,看吴承恩埋下的这个惊天伏笔。

红孩儿的兵器,是一杆火尖枪。等等,火尖枪?这不正是哪吒最著名的法宝吗?

可是在西游记里,哪吒为什么从来没有用过?又怎么落在了红孩儿的手里?红孩儿和哪吒,他们有什么关系?仅仅是巧合吗?

看书里是怎么描写红孩儿的:“战裙巧绣盘龙凤,形比哪吒更富态”。

如果说这还是巧合的话,最后抓牛魔王一家的时候,玉帝派来的是谁?是李靖和哪吒!

吴承恩的多条暗线都表示了,牛魔王一家,和李靖一家是认识的,哪吒和红孩儿说不定还是好朋友,要不然怎么会把火尖枪送给了他?

可是,牛魔王是妖王,李靖是佛道通吃的天庭大人物,这两家凭什么认识?又凭什么结交?唯一的可能,就是铁扇公主这个诡异的公主身份了!

吴承恩把所有暗线基本都铺完了,只差最后一笔。

我们来看看,牛魔王最后是怎么伏诛的。

第六十一回,三借芭蕉扇的最后,老牛发了飙,化作一头硕大白牛,西天来了金刚罗汉,天庭来了哪吒父子,再加上悟空八戒,一起将它堵住。 哪吒取出火轮儿挂在那老牛的角上,便吹真火,焰焰烘烘,把牛王烧得张狂哮吼,摇头摆尾。才要变化脱身,又被托塔天王将照妖镜照住本象,腾那不动,无计逃生,只叫“莫伤我命!情愿归顺佛家也!”

什么?李靖和哪吒拿住了你,牛魔王不归顺天庭却情愿归顺佛家?而李靖父子居然也毫无异议?这一切只说明了,李靖和哪吒下来,就是当个帮手,让老牛归顺佛家去的。

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与其说是红孩儿和牛二基因突变,不如说牛魔王才是那个变异的怪物。

我们整理一下:铁扇是一个身份很高的公主,牛魔王也曾说“我山妻自幼修持,也是个得道的女仙”;红孩儿认识天庭哪吒,还对方圆百里土地山神呼来喝去,活脱脱一个太子爷;牛魔王一家子都是人,只有他是牛。他跟天庭很熟,却不能归顺天庭。

朋友。你听说过牛郎织女的故事吗?

一个是玉帝的小女儿,一个是披着老牛皮闯上天庭的穷苦汉子,他们一年才能在鹊桥见上一面,终于,他们不愿意再受这份苦楚,也不愿再两地分居。于是,他们偷偷下了凡间:我不再位居仙班,你也不是普通凡人,如果仙凡注定永隔的话,我们一起成妖吧。

织女吗?我早已忘了这个名字。 织者,锦罗也;刹者,否也。如今的我,叫做罗刹女。人们也叫我铁扇公主。我有一个神通广大的丈夫,一个冰雕玉琢的孩儿。我虽然知道这一切都不会长久,终会有一天,我那执掌天庭的父皇会降罪下来,诛灭我们一家。

可哪又如何呢?我们一家三口,在人间快乐逍遥,为何要忍受那相思之苦?

当听说我的孩儿被观音带走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了。父皇算无遗策,对付自己的女儿女婿,他自然不会亲自下手,以免落下话柄,这只看似聪明的凶煞猢狲,只不过是他的一枚棋子罢了。

好,好,好,我听了你千百年,躲了你千百年,可这次,我偏不要你心意顺遂。

“孙猴子,来吧,我须让你过不得这八百里火焰山!”

收藏

我要长成丑八怪,找不到媳妇了啊!

小时候换牙,家里的大人说上牙掉了要扔床下,下牙掉了要扔屋顶。不然以后长大了就会长的很丑找不到老婆。我严格遵守了这个风俗习惯,每次掉了牙生怕扔错地方。

有次在姥姥家玩,下牙掉了一颗,我就使劲扔屋顶上去,谁知道姥姥家的屋顶是倾斜度很大的瓦面,一扔上去,牙齿又顺着屋顶滚了下来。扔了几次都没成功。于是我找来一架竹梯子,搭在屋檐上,想把牙齿放上去。

刚爬上去,舅舅在下面大叫:“嗨,快下来,很危险!”我吓了一跳,身子一晃,梯子一下子就歪倒了,我想用手扒住瓦檐,但是农村房子上的瓦都是一块压着一块放上去的,根本没有用水泥固定,我双手一扒拉,那一溜儿瓦片全部掉了下来,我人也重重的摔在地上。

舅舅吓坏了,赶紧跑过来扶起我,问我摔到哪里没,屋里的大人也跑出来了,一个个紧张的不得了要带我去医院检查。

我愣了半晌,一张嘴,吐出来三四颗牙,哇的一声伤心的哭了起来:“舅啊,搞拐了啊,完蛋了啊,我分不清这些牙齿哪颗牙是上牙,哪颗牙是下牙了啊!我要长成丑八怪,找不到媳妇了啊!”

收藏
不要啊`嘻嘻`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