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啊`嘻嘻`

表啪啪

肉戏辣文 讲述健康的性爱故事,分享健康的做爱做故事

五鬼闹世之金鬼

古金所生,性情贪欲,奇珍异宝,汇聚于此,唯火克之。 卫城,一小城,城虽小,水却深,五湖四海,三教九流,奇人异士皆汇聚于此。 在黎城,有一条街,不要误会,这条街不 […]

执念美好,爱便有天意

生活是一部最好的剧本,编剧是自己,主角也是自己。当剧本拍成戏的时候,你会发现,剧本之间总有很多交集部分,自己又是别人剧情里跑龙套的人;如何演好生活剧,还需要几个 […]

氓流传千年的爱情故事

浩瀚无垠的宇宙间,古老的岁月穿越千年的时光隧道,穿梭在一页页泛黄的书卷里,一路低声诉说着千百年来雕刻在时光深处的悠悠过往,款款向你我行来。夜阑人静时翻开一页泛黄 […]

复仇高校之啃脸事件

虽然是六月天但夜里却显得有些寒冷,道明大学的门外路灯非常的凉薄暗淡,今天下午刚下了场暴雨,此时夜已经很深了。 一名喝醉酒的男子,手中还拿着酒瓶晃晃悠悠的走向校门 […]

床底下有人

一 被公司辞退后,我拿着微不足道的薪水,在一个鱼龙混杂的偏远小区租下一间由地下车库改造的小单间。 这单间与隔壁共用一扇窗户,不仅小,而且隔音也差,站在里面都能听 […]

父母去世后给了自己一块月饼

再过几天就是农历的八月十五,家家户户团圆的日子,尤其是在中国,可谓是一个重大的节日。 孙福桥这个周末就开始从超市大包小包的往家拎,尤其是月饼今年更是花样百出,海 […]

伴随孤独

从小,我们生活在美丽地大家庭里,从来不知孤独为何物。走出社会,才切实深刻的体会到孤独的滋味,也知晓了人世间的,世态炎凉,人情淡薄。 我客居的这座城市,是它,将一 […]

尘缘如梦,一捧清欢

花开万千,总有一些扑朔迷离的远望,绚烂繁华中的纷纷扰扰。红尘无语,也总有一些花香满衣的浅念,走进流年里的山山水水。 回眸,时光的路上,风雨沧桑,逐浪如云。若跨越 […]

老猫猴的预言

红眼绿鼻子, 四个毛蹄子, 走路啪啪响, 专吃毛孩子。 猫猴子的流传方式是很有趣的:一是,大人用来吓唬哭闹的幼儿;一是小伙伴们晚上出来玩耍,相互用猫猴子吓唬对方 […]

雪夜怪谈

一 这是发生在北方深山里的故事。 深山里有一个小山村,村子不大,也就二三十户,百来十人. 那还是吃大锅饭的日子,村里人早出晚归,就是为了赶工分,好在大雪封山之时 […]

五鬼闹世之火鬼

火中精怪,以人烛为引,邪念为魄,恶火为体,成就火鬼。 黎城,一个历史悠久的小城,黎城之内说起魏光辉,那可谓无人不知,早年魏光辉乃是一个街头混混,不知怎么干起了房 […]

夏秋交集,只等雨后秋意

在“收夏色,惊秋声”的交集之机,伫立秋的窗扉,我只想等一场一场的雨来。我等着秋雨,并非是想欣赏其雨姿如春天飘洒出来的优美,如春风得雨一样的缠绵,而是想在其雨之后 […]

给天堂打电话

小蘭和小勇是对恩爱夫妻,小勇经常出差,家里有事了或者小兰想他了,就会给他打电话,这已经成了小兰的习惯。 不幸的是,小勇在一次出差途中因车祸丧生。小兰悲痛欲绝,恸 […]

月光落地的声音

月上柳稍头,人约黄昏后。 ———题记 最是喜欢夕阳西下,不为夕阳无限好,只因断肠人在天涯!多少次站在夕阳里,遥望你所在的那座城,闭上眼感受到的仿佛不是夕阳西下, […]

佛涅

七大圣中的六个兄弟因为反叛,被天庭逮捕了。 佛祖云:孔武使者妖性未除,故将关禁于蟠荒之地思过。 至于其它五个妖邪,则是被天庭镇压在了镇妖塔,一点一点消磨他们的妖 […]

可爱女郎

屏幕油然翩字,流露了我对你越来越多地情愫。我不知道明日与你的流年是否如湖水那般平静。尽管没有直白的说出那三个字,但是偶尔露骨的词语多少说出了对你的那份幸福之情。 […]

丈夫的外遇,妻子的抉择

从来没想到这种事情会发生在我的身上。 结婚六年了,家明是一个不错的丈夫。至少我想他是不错的,他尽责,而且在家里,他是和蔼的,对两个孩子又好。我没想到这种事情会发 […]

奶奶用石碾碾死孙女只为抱上孙子

石碾,一种用石头和木材等制作的使谷物等破碎或去皮用的工具。由碾台(亦叫碾盘)、碾砣(亦叫碾磙子)、碾框、碾管前、碾棍(或碾棍孔)等组成。是我国历史悠久的传统农业 […]

没有结局的爱也要进行到底

没有结局的爱,也要进行到底 人生有太多的错过,也有太多的无奈,行走在尘世,最庆幸的就是与你相爱,嘴角不经意间勾出一抹美丽的弧度,此生能够相遇,能够拥有过彼此,室 […]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楔子。 在昆仑十方雪山之中一处叫做天墟的地方,百里之内花开不败芳草萋萋。有树高七丈,遮天蔽日,其叶呈淡金色,千年方结一果,形如心脏,可起死回生,可修补魂魄,可助 […]

买肉的女乞丐

青木镇有一个屠户,叫张少灯,生得满脸横肉,但是心地却很善良。每次卖肉,遇到衣衫褴褛的可怜人,他总会多给他们一些肉。为此,乡亲们都很敬重他,时常挑起大拇指,赞美他 […]

轩生的兵慌马乱

轩生走了,像一阵风穿过六月的树荫,找不到丝毫的痕迹。 走的前一个晚上,他来找过我,我们一起在夜市的地摊上喝着啤酒。他一边喝一边哭,问为什么想要一份平凡的爱情都这 […]

人活一世,不过坟头枯草长!

百岁光阴,只是弹指间, 不如陪一窗幽静, 半四季花开, 流过似水流年。 静静的走过生命从有到无的过程 “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是我的一天。 “采菊东篱下。悠 […]

寒江临雪

余少能视鬼,或有生人至家中,尝以为客,答曰,家人未置,未知尊驾姓名,或曰,吾乃故人尔,余笑曰,“乃知其所谓焉,不知此番为何事乎?”曰,“特立独行,非有转世之苦, […]

归途

总是给自己的心灵找不到一个驾驭物。总是在迷途的漩涡之中来回旋转,来回徘徊。总是想找一个心灵的驾驭物来很好的驾驭自己那颗悬浮的心灵。我们总是找不到,总是在思索,总 […]

假如爱有天意

假如爱有天意,是不是所有星空下的心愿都会如愿以偿,即便没有流星划过天宇? 假如爱有天意,是不是那些未了情缘都能再续,不必等到来生来世? 假如爱有天意,是不是原本 […]

构思夏威夷

来到夏威夷,心灵经受着太平洋波涛的撞击,与其说在这里体察远离烟尘的净土,倒不如说相看美善丑恶都在尽情参与一场气势浩大的超级海洋秀,似有一种妙曼的构思,热情,自我 […]

一只樟木箱

老齐有两个女儿, 一个叫梅花, 另一个叫桃花, 梅花比桃花大五分钟,那也是姐姐。 常言道女大十八变, 越变越好看, 十六岁的双胞胎出落得都跟演员章子怡似的, 高 […]

不存在的车站

“这是哪里?”一阵惊恐的女声传来,那声音似乎是因为过度惊吓而显得有些颤抖。 此时,手机的屏幕里播放的视频画面剧烈的抖动着,在抖动的画面中,一个亮着微弱灯光的类似 […]

胎灵

据说,死了的人若是还是有惦记的人的话,就会有一股执念,他不会知道自己是已经死掉的人。他会依旧的在惦记的人身边照顾他们。记得早年间看到一个陈小春的恐怖电梯就是这样 […]

Source: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