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啊`嘻嘻`

表啪啪

肉戏辣文 讲述健康的性爱故事,分享健康的做爱做故事

恶魔的盛宴

阴冷的幽光,有着多少不为人知的哀伤 苏溪是在早上十点醒来的,一醒来就可以看到那白晃晃的墙壁。白的刺眼,在这座富丽堂皇的房子里面,那种白毫无美感。 虽然墙上被挂上 […]

奶奶被鬼附身

驱魔师的手机 A.坟地的男子 唐海是某科技大学大二学生,自从去外地上学后便很少回乡下的奶奶家。 今年暑假,基本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完了,唐海便一个人开车回奶奶家。 […]

丑小鸭

入夜,卧室里,一位年轻的妈妈在给自己可爱的女儿讲睡前故事。 “从前有一只丑小鸭……” “妈妈,妈妈,我知道,我知道!最后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最最漂亮的白天鹅。” […]

家有女儿

自古以来,”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也是老一辈人养儿育女所盼望的喜事。 殊不知,在中国的农村,流行着娶媳妇要付彩礼钱的风俗 […]

破魔八阵之回魂夜

—1— 第二鬼夜 午夜,郊区,别墅。 客厅内,一扇由无数人头骨组成的大门正散发着如同实质般的黑烟,不时有腐烂的僵尸,森森的白骨,狰狞的恶鬼从中飞出,这扇门,正是 […]

我心依旧,爱你如初

东哥是我邻居兼好友,忘了我们什么时候开始认识的,可能穿开裆裤那会儿就见过了吧,我俩一起长大,是外人眼中的青梅竹马,其实我也一直这么认为的。 小时候,两家大人太熟 […]

水鬼劫

(一) 家乡有祭祖的习俗,为了去看望我久未相见的奶奶,我也要回一趟家。 清明回家的前一天,朋友却告诉我,阿萍死了。 她是我童年的青梅竹马,人品一般般,染上了一些 […]

探险之鬼楼有鬼

那里本是一片荒郊,因为偏僻的缘故,在一战前,曾是片刑场,虽不埋骨,但杀戮过多,怨气极重。 改革开放后,发展改革,这片荒郊,成为市中的一角,因此被房地产商看中,盖 […]

不再打扰,不再深聊

周末和朋友聚会,玩真心话大冒险。 我输了,沫沫代表大家问我:“怎么还单身?” 我假装无所谓:“谈恋爱哪有赚钱好玩啊!” 沫沫:“还忘不了他吧?” 我:“早忘了! […]

好巧啊,我刚好也喜欢你

“oh my god,踩屎的运气,好不容易来x市晃荡一下,连遭阴雨天气。” 刘诗凡倒趴在床上,望着窗外的绵绵大雨,自个发起牢骚来。李春喜从门外冲进来,看到刘诗凡 […]

被诅咒的画像

楔子 油画与自杀 华丽的大堂里面,一个男人握着笔,站在那里。而一个女人,则作模特姿势,坐在大堂的正中。 女人国色天香,雍容华贵之间皆是高雅。 男子拿着画笔,沾着 […]

彼岸花,只为好人盛开

卷一 白灵 初秋的夜,虽无风,却也有了些许寒意。 淅沥的小雨冲洗着暗淡的天地,像是要净化这个满是悲伤的人间似的。 本是寂静无人的学校后操场上,突然间,传来了一阵 […]

别等了,你们回不去了

在所有不被记起的回忆里,我最想念你。 在所有物是人非的景象里,我最喜欢你。 有些人,兜兜转转还会再相见,而有些人,一旦错过便是一生。 1/ 沫沫前天激动地在我耳 […]

狐恩录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围住!都死死围住了!这么纯正的毛色世间罕有。”有一披甲男子,骑着飞驰的骏马,和他的部下飞快地缩小着包围圈。 圈子越来越小,挣脱的机会也越来越 […]

最后,我还是没能留住你

长亭旁的枫叶长出来了,小小的叶子,却有着浸染的红。 我最喜欢红色的枫叶,它妖艳不羁,它与众不同,它展示了它所有的美。 我们曾一起度过无数个春夏秋冬,几千个日日夜 […]

你已不是对方的好友

周末,她梳妆打扮好,揽镜自顾,不免感慨起来:这世上的男人,都他妈瞎了眼了。 抬起纤纤玉手,她轻抚自己粉润的脸颊,继而洋洋得意:嗯,皮肤还是这么好,没有鱼尾纹,也 […]

地狱劫之替死鬼

—1— 坟地黑影 赵少安是某艺术学院的学生,表演专业,梦想是毕业后当一名演员。 今年,赵少安大四了,正是毕业之时,眼看周围的同学们靠家里的靠家里,托关系的托关系 […]

珍珑棋局之棋战

华美的国,也是腐朽的国 樱花三月是东瀛。 一男一女面对面坐在一棵樱花树下,他们在博弈。此时是日本三月,樱花漫天飞舞,从这边吹到那边。 女子容色颠国,她看着眼前的 […]

分手后,我还在朋友圈喜欢了你好多年

许多年前你曾是个朴素的少年, 爱上一个人就不怕付出自己一生。 ——《你曾是少年》 手机的音乐库里大部分存的是伤感歌曲,我也不知为什么。或许是应景,或许是歌词深入 […]

古尸十三首

—1— 周末晚上,大华电子厂的444宿舍里,三个人正围坐在一起。 三人分别是齐白,苏伟和陈钊,三人谈论的是另一个人,叫肖扬。 肖扬是444宿舍的第四人,工作不努 […]

在爱情中,距离是条没有鹊桥的“天河”

今天在返校的汽车上居然碰见了王倩,鉴于我们已经有一年多时间没有联系了,便礼貌性的问候了一下她的情况,才知道她和张盼分手了。 张盼、王倩和我是高中同学。当时,张盼 […]

我的男友是阴阳先生

我是个大学女新生,今年十九,都说大学生活挺美好,时间自由,上课自由,只要考试过关,论文过关就能轻松毕业。 毕竟我是这么简单概括的,其实还有很多繁琐的程序…… 这 […]

东莞的爱情,不相信眼泪

世界上没有注定每一个女人都能嫁给高富帅,所以你选择了嫁给一个工人,等着他一点一点成长,跟他一起打拼世界;世界上没有注定男人都能娶到白富美,所以你选择了一个工人, […]

每一座城,都有自己的记忆

城市愈大,就愈觉得孤单,除非,那里有爱情。 1. 1998年,毛小飞二十岁,还不到结婚的法定年龄,刚刚中专毕业,身在星城。那会,中专毕业之后,学校是包分配工作的 […]

无法替代的友谊

这不是故事,更非小说——它是校园暴力下受害者的斑斑血泪! 第一章 花凋 见到他的第一眼林揽的目光便再也错不开了——他从未见过那样的眼神,是入骨的绝望,看不见活人 […]

难以预测的谋杀

第一章 幽灵别苑 夜色黑沉如墨染过一般,星子探出头伴随着月亮窥探着人间。一栋别墅内,灯火辉煌。屋内还被摆放了仿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风格的雕像。 整个屋子的布景显得 […]

从此,做青梅竹马的树和藤

山中只见藤缠树,世上哪见树缠藤,青藤若是不缠树,枉过一春又一春…… 1. 大二第二个学期的一个傍晚,邱布布正在宿舍看书,听到楼下有同学大 […]

那时,我们太年轻

生活中,常常以为别人的幸福才是最好的幸福,一回头,却发现,自己曾经也如此幸福过,只是被细细密密的时光遮盖了,蒙蔽了心灵的窗口。 1. 21岁那年,莫小贝提着大包 […]

人体U盘

Part 1 爆脑 周正一路飞奔到3号楼224宿舍的时候,宿舍里早已是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大家一边发出惊恐的尖叫声,一边窃窃私语地望向里面。 周正心里一沉,感觉情 […]

尸妻鬼儿

一· 守夜 临近傍晚的时候,有人说找到了林家的小妾阿玉,不过是在村北头那条河里,尸体藏在一片芦苇荡中。已经淹死许久了。 林家老爷是个大富商,纳的小妾足有十几个, […]

Source: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