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嫂子平时都忙,小侄女让我带,带娃娃的…

哥哥嫂子平时都忙,小侄女让我带,带娃娃的技能基本点满了。。。今天我哥告诉我:他准备再要二胎了,还让我带,这次不让我白 带,老二跟我姓!!!我心中一喜,准备应承下来,看到我哥得意的表情,觉得有诈!!恍然大悟,亲哥啊,咱俩一个姓好不好,亲妹妹你都糊弄…

胸平浪静
果然带孩子带傻了

求求你让我摸一下
就楼主你的智商,我能骗你上床3次

收藏

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媳妇穿着性感蕾丝内衣走…

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媳妇穿着性感蕾丝内衣走过来:“老公,你该交作业啦…” 我:“那个,媳妇!!我笔没有油了,要不你那个…自习吧……”

bestapple
老实交代,油呢?

磐石AA啊
你给我十块钱,我替你做作业。明天早上还给

你大胆6
专业家教二十年,不满分不要钱!

你不服?我服
贫道掐指一算,楼主媳妇应该是课代表

收藏

媳妇煎鱼,碎成了渣渣,一根根白花花的鱼刺…

媳妇煎鱼,碎成了渣渣,一根根白花花的鱼刺凌乱地散在上面。她问我好吃吗?我不迭地说好吃好吃!媳妇:小时候最爱吃姥姥煎的鱼,鱼煎好后放点葱花青椒再炒一下,可好吃了!我没吃过,比较好奇,就问:也是煎这么碎吗?媳妇‘啪’把筷子摔在桌子上…

天马~~空
楼主:碎了味道浸得透!

蒂法的小幸运
多少英雄豪杰,死于话多[大笑]

收藏

小外甥问老姐,他是从哪儿来的?老姐很尴尬…

小外甥问老姐,他是从哪儿来的?老姐很尴尬,敷衍着说:我在家门口挖坑,挖到一个大肉虫子,养大后就成了你。下午小外甥在门口拿小铲疑惑惑地挖土。晚上用盒子捧回条蚯蚓,兴高采烈地向大家宣布:我挖到了一个弟弟![笑哭][笑哭][笑哭]

浅若.梨花落
这个“弟弟”可长不成人的样子!

青青子衿忧我心
每天都去挖,得挖多少弟弟妹妹回来啊

胖香
你调皮点儿,把蚯蚓砍一刀,然后告诉孩子,其实你弟弟是双胞胎,。

收藏

陪朋友相亲。然后去剪头发,理发店的跟我们…

陪朋友相亲。然后去剪头发,理发店的跟我们朋友说,你去相亲,我给你剪好看点。然后他剪完我说,给我也剪剪,我陪他相亲去。然后理发师看着我说,那就给你剪难看点,不要到时候女的看中你呢。我以为她在开玩笑,剪完头才知道她说的是真的。。

死去的帅哥
这就叫职业道德[大笑]

天涯漂泊客1974
我去理发,小伙说给你剪短点吧,天气也马上就热了,我说行。剪着剪着说还是剃光头吧,快一些。第二天朋友又去了,回来一看,得,又是一个秃头,合着那个理发的就会剃光头啊!

收藏

故事写到这里又添了一条秋裤

那年我毕业前夕,去一家大工厂实习。

工厂领导要面子,把我们安排在新宿舍。新宿舍每个房间都有卫生间和洗浴间,条件非常好。

条件好是好,可是一个宿舍8个人,一到傍晚,大家都想洗澡褪去一天的疲倦,只有一个浴室,那么大家就要等。

那天我身上痒,等的不耐烦,灵机一动,想起老工人说,旧厂那边有公共浴室,很方便,我就想去那边洗澡,这样不耽误功夫。

我叫上胖子阿吉,我们光着膀子,穿了条短裤,拎了个桶,踢着拖鞋就出发了。

到了旧厂的公共浴室。浴室占地很大,我和阿吉站在浴室门口懵了,因为门口的男女标志已经斑驳不清,挂满青苔。

阿吉:“男左女右!我们要从左边进去。”
我:“要不咱一人一边!走进去一小段再问有没有人,有女人应了,我们就赶紧出来到另外一边去,这样准没错!“
阿吉:“好主意。”

我和阿吉兵分两路。

浴室的走廊很长,我往里走正好碰到一位黝黑的壮汉出来,这边果然是男的,这样我就放心了。
那黝黑的壮汉跟我说:“兄弟,别去了吧,里面有杀气。”
我有点蒙,但我跟他说:“没事,我从小走夜路,不怕的!”
壮汉嘿嘿笑了两下:“还没见过这么急的。我服了!”

我想即使有基 佬,我打小也练过一点拳脚,我是不怕的。
我鼓起勇气往里走,突然一脸盆肥皂水,迎面泼来!我被整成一条滑溜溜的泥鳅,眼睛也被肥皂水弄到,火辣辣的睁不开!

我听到一个大妈的声音:“这次逮到你了!你这只大黑熊!天天来偷 看 女 人 洗 澡!也不害 臊!这次非剥了你的皮不可!”

我还没反应过来,又有一个女的说:“这小子挺白的,不是大黑熊!”

大妈说:“什么白不白,再白的人涂上鞋油掩饰一下,就变黑了!在老娘面前变魔术!嘿嘿,嫩了点!”

我突然明白了,刚刚走出去的那黝黑的壮汉就是来偷 看 女 人 洗 澡的。我现在是误撞在枪口上了。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我正想拔腿就跑,头上又被咚的罩了个桶,我把桶起开,正晕头转向的,脚底有肥皂水,又迈步一滑,刺溜一下摔了下去,滑行了很远。

这下就炸开锅了。那些女人全是围着浴巾,我其实根本就看不见,眼睛还被肥皂水刺激得流着泪。

她们七嘴八舌的说我太刁钻,还借着摔劲,偷看她们裙 底 风 光,一定要把我拖去法 办才能解气。

我挣扎着站起来,顾不得身上擦破的皮,踉踉跄跄的往外跑。

大妈拦了过来。我顾不得那么多,我推开大妈,我只想逃离这个地方。

大妈来劲了,扯住我的短裤,跳起来用水瓢敲我头:“我早知道你就对我存在非 分 之 想,还推我胸,你这个人 渣,你要 还我一个清白!”

我全身被淋了肥皂水,滑溜溜的,短裤被这么一扯,就被扯掉了。

几个女的哇的一声,声音里兴奋多过害羞。我急于捂住要害,大妈趁机把我按倒在地上说:“过来几个人,把他毛给薅了!”

我真的不想做秃鹫,我真的不想这样被羞辱。
我还年轻,老师说我们还有大好未来等着我们。
我相信还有梦想,如天上的繁星,美好而闪耀,等着我……
我没结婚。我还是个……

就在我急得流了泪时,阿吉出现了,他尖着嗓子吼:“谁敢动我男人!”
他光着膀子,细皮嫩肉,脸上没胡子,胸比女 人 还大,他又把大浴巾围住了全身,看起来真像一位又肥又胖的悍妇!
他尖着嗓子说:“我让他送个洗发露给我,你们就上手了啊?李厂长是我舅舅,我告他去,挨个炒 你们鱿 鱼!”

阿吉带我逃出生天之后,我再也没有踏进旧厂半步!我每每做梦还是要梦到一群女人伸过手来,说要把我的毛给薅了!这时,我就会惊醒坐了起来,再穿条长裤……

收藏
不要啊`嘻嘻`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