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一辈子

阿丽嘴大还有点漏气!

初恋,大家都有吧,今天来和大家聊聊我的荒唐初恋。

那是初三下半年,我和同班的阿丽基本对上眼了,逮住机会就一起溜到外面走一圈。

那时的感情,是纯洁的,在清晨在夜晚在风中,也就手拉手,偶尔青涩的相视一笑。

青春的荷尔蒙是旺盛的,当我想要强吻阿丽时,却被她推开了,一是嫌我嘴里有大蒜味,二是…唉……,说暂时还没有触电感觉。 […]

师恩难忘,我去拜访初中的一位历史老师,他…

师恩难忘,我去拜访初中的一位历史老师,他也是我当时的班主任。我去到他家,他跟我聊了几句,后来竟然看着一部仙侠剧看的津津有味。天雷滚滚,我不禁问他:“老师,您是历史老师,应该看历史正剧才对啊!”老师头也不回的说:“仙侠剧呢,史书上可没记载,胡说八道的,我根本猜不到结局,不过我喜欢。” […]

十年的感情最终抵不过钱,你说人一辈子很长…

十年的感情最终抵不过钱,你说人一辈子很长不想跟着我吃苦,好,我答应你。你找了一个儿子跟你一样大的老头说你找到了幸福,可以,我在心里祝福你。如今你来到我店里点我是不是就有点过分了。

阔二奶衣锦还乡,穷男娼情债肉偿。

[…]

她能征善战为我打了无数架,砂钵大的拳头灭敌无数

十岁那年,和邻村一个大我三岁的小胖妞干架,被她打倒了,骑在身上揍的鼻青脸肿。

伙伴们哄堂大笑,羞恼之中,我一口咬住了她胸前刚鼓起的小馒头不放。

小胖妞疼哭了,扯皮筋一样奋力扯下胸部跑了。

我也挂彩严重,寻思都有伤,应该没事吧,正咪缝着打肿的眼睛和大家掏鸟窝,老妈气冲冲的过来叫我回家。 […]

不生小孩生老头 这天,公交车上。一老头坐…

不生小孩生老头
这天,公交车上。一老头坐着。
这时,上来一个小姑娘,看起来十分的稚气未脱,手里还抱着一个小孩。
“这小孩是你的吗?″
老头纳问地问小姑娘。
是呀。小姑娘答道。
“这么小就生小孩”,老头又说。
“我不生小孩,难道生老头不成”。小姑娘反唇道。…… […]

老公夜不归宿都是我的不对,我该怎么办?

老公夜不归宿,我该怎么办?
答:你根本不用问,不用管。他是成年人,有能力控制自己的行为。只要他没有醉酒驾车的坏毛病,相信他今晚会有一个温暖的去处。

问:他要是和别的女人睡觉,我该怎么办?
答:还是那句话:你根本不用问,不用管。《婚姻法》没有剥夺已婚者与婚外异性睡觉的权利。法不禁止即可行。只要他不是党员领导干部,你没有任何法律或者政策依据,可以追究他是否和别的女人睡觉。 […]

儿时有一件花雨衣,有天下雨放学时候,跟邻居家小妹合用一件花雨…

儿时有一件花雨衣,有天下雨放学时候,跟邻居家小妹合用一件花雨衣,我在前面撑着雨衣,邻居小妹钻在雨衣里,拉着我的书包,途中我还不争气的放了个屁,到家小妹从雨衣里钻出来,脸色比天还阴沉。。。后来又一个雨天,放学我拿着花雨衣去接小妹,小妹看了眼花雨衣,径直走向雨里!!! […]

小伙子,你长得好像一个人

你听过的最老土的搭讪是什么?

我听过的是,“你长得好像一个人”。

说这句话的,是一个80岁老头。

我在一家餐厅打工,上菜的时候,看见老头正在搭讪一个同龄老太太。

老太太回答他:“那我长得像谁啊?”

老头说,“我老婆。” […]

“到哪?”“蓝翔。”“哪?”这个面部肌肉僵硬的售票员一脸不解…

“到哪?”“蓝翔。”“哪?”这个面部肌肉僵硬的售票员一脸不解。“蓝翔。”蓝翔?!”售票员更吃惊了。这么高的分贝使全车的人都回头。我前座的一位再老就不能说话的那种老人,悠悠的问:“宝宝啊,你真是蓝翔的?”这似乎是所有人所期盼得到答案的问题。大家盯着我看,看得我都脸红。于是我悠悠地说了句:“对,我是蓝翔的。”随后给他们展示了我放在书包的蓝翔专用挖掘机证。于是车厢轰动了。我利索的从钱包里拿出一卡通向刷卡器靠拢,一不小心挖掘机证掉出来了,于是全车厢传阅,那位长者郑重地戴上老花镜,眯着眼睛吃力地扫描的我证件,然后老泪纵横。大家相互传阅的红火场面令那个长着死鱼眼睛的售票员的死鱼眼睛湿润了。一位年轻人不无羡慕的说,“听说你们蓝翔毕业以后全部都是十亿年薪的啊!”我笑了笑,社会谣言真多,“没有没有,我们真不是那种暴发户,而且蓝翔毕业大多数人都是七八千万,哪有上亿的。”又是一阵轰动。不只是谁低声说:“老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