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嗯啊

正在忘情被推醒,舅子一脸哀怨的看着我

那年和媳妇新婚,她按照当地风俗,三天回门在娘家住满六天,我去把她接回来。

媳妇是外地人,我提前一天坐了长途车,心里痒的猫挠一般去接她。

我是个饱读诗书通情达理的风度翩翩新时代青年,精通为人之道,给她们一家老老少少都买了礼物,进门后打开箱子,坐地分.赃般人人有份,大家都开心坏了。 […]

不要啊`嘻嘻`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