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大人

舍粪救人致富的第一人

这事得从我还小的时候说起。

外面太阳大,几个小伙伴躲在禾坪边上的柴房里玩。

有个小孩拆了鞭炮,把火·药倒出来玩,没想到把柴房门口的一堆干草引燃了。

我当时在外头晒谷子听到柴房有人喊救命的时候,我赶紧去叫人。

当时日上三竿,大人基本上都去忙农活了。

村里只有一个还单身的懒汉李大叔忙不迭挑着尿桶去浇菜路过此地,听到我的喊声过来了。

李大叔放下尿桶,说了句:“白瞎了这两桶粪水了!这是我拉了几个月才拉了这么多啊!”

他心疼的舀起粪水就往里泼!

一个小孩冲到门口,一勺粪水照脸干过去,又把他拍回柴房。

小孩在里头喊:“熏死我了!”

李大叔边舀边泼边说:“火小了,烟大了,当然熏了!”

火势渐小,李大叔看 […]

一对夫妻带着一个小女孩去租房子,…

一对夫妻带着一个小女孩去租房子,他们敲开了房东家的门,说要租房子。
房东看了看他们说:“抱歉,我不把房子出租给有孩子的家庭。”便关上了门。
过了一会,他听见咚咚的敲门声,打开门一看,是刚才那个小姑娘,只听她说:“叔叔,能把房子租给我吗?我没有小孩,只有两个” […]

叔,你骗我!我看到你吃馒头了!

童年的记忆,如一汪汩汩而流的清泉,不时淌过浮躁的梦境,冲刷洗涤我那饱受世俗侵蚀的心灵……

犹记得那时还小,堂叔很宠我,经常带我玩,在那个零食稀少的年代,但凡他有点什么吃的,总会留一些给我。

可他自从有了对象后,一切都变了。

小婶在县国营单位上班,外地人,每到周未就会到小叔家来。

每次都挂着个包包,里面脑补应该有好吃的,但小叔从没叫我一起去吃,总是东张西望一番后,迅速关上房门……

两人在里面不知吃些什么,能吃的满头大汗。

别问我怎么知道,因为开门第一件事,就是小叔打一盆水洗澡,小婶还撑得手扶着墙,貌似很饱的样子。

每次小婶来,一群大孩子们都会跑到对面平房房顶偷看,在那里乐呵呵的笑着议论,什么“不要脸的又吃黑萝卜了 […]

没见他怀孕啊,咋还生了个王八?

小时候,一天在田埂草林中摘那种红通通的野果吃,一棵有手指粗小灌木划伤了我的手。

我脾气上来了,撅腚发力想拔掉它!……

左右跑动拔了N久后,我光荣的成为了新中国年龄最小的腰间盘突出患者…

虽然医院治好了我的腰,可平时还会隐隐作痛。

那天去堂爷爷家玩,闻到一股中药味,堂爷爷正在豪饮一大海碗中药。

貌似很好喝的样子,那时没零食吃,我馋涎欲滴大张嘴巴看着。

堂爷爷喝不完,剩了小半碗,苦得浑浊老眼连闭带眨打了个尿颤,递碗过来喊我小名:“猴子,看你馋的,给你喝。”

堂奶奶伸手就挠他:“是药三分毒!喝坏了咋办?”

堂爷爷实在是喝不下了,忙说:“没事,反正是治腰补身子的!”

我一听治腰补身子,简 […]

公猪调戏双排扣的母猪

十岁左右吧,那时的农村,猪都是散养,经常会窜进田地啃食庄稼。

隔壁就有一头肥猪,屡次闯进我家油菜地,吃吃还特么拱拱。

我手持木棍驱打多次,那猪脾气挺大,会还击,经常把我拱翻在地。

这自然引起了伙伴们的哄笑,那天它再次把我拱进臭水沟,颜面尽失的我就一直想找机会要它好看。

一天在草丛里遇到一条中等毒性的蛇,差点被咬,慌不迭的将它打死,拎起蛇尾抡着玩的瞬间,我有想法了。

我悄悄把蛇放进了隔壁家的猪圈。

目睹那头猪津津有味吃完,我咚咚心跳着跑回了家,心说这下它总得躺上个十天半月吧。

凌晨我早早起来趴猪圈一看,嘿,它没事!照样出来祸害庄稼。

是毒.性.不够强大?还是这猪不怕蛇?带 […]

没~没憋住…有鬼…有鬼啊…

小的时候,为了烤几个红薯吃,我在村东头生了一堆火。

该死的风把火苗吹向了二伯家的草垛,烧着了,火势迅速大了起来,熊熊浓烟冲天而起。

马上有人敲着脸盆报警,全村人都从地里扔了锄头赶了回来,拎着水桶端着脸盆呐喊着扑救,个个跑的水花四溅,连几个孩子都拿着饭碗和夜壶灌水去泼。

但都无济于事,草垛很快化为一大堆灰烬。

我当场就被二伯和老爸揍的鼻青脸肿,几个半生的红薯也被扔进了红红的余烬里面。

大人等着没有明火后都走了,我警惕的环顾了一下四周,确认没人,用大棍拨弄灰烬去找那几个红薯。

都熟透透了,擦擦眼泪,烫的嘴左右歪着呼呼哈哈吃的正香,拨散的火星见风又着了,顺着地上野草蔓延,特么的又烧着了一个草垛。

那些人回家刚换了衣 […]

哥可是经历过三代人混合KO的人

小时候,假期经常去外婆家,这个是背景。

每天早上,外婆都会起来给外公上香,而我一次内次就在外婆跪下去磕头的时候,楼楼一把抱着外公的灵位就跑,等到外婆头抬起来的时候。灵位呢。定睛一看,被我拿着在哪里啃呢。

一看气氛不对。

我抱着灵位就跑,外婆家是一个大院子,追了两分钟,没追到,刚好舅舅们也来了。马上加入到抓捕行动中来。可想而知,楼主双拳难敌四手,在坚持了几十秒后就败下阵来。

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别和哥谈什么男女混合双打,哥可是经历过三代人混合ko的人。

当时心里就一个想法,我要是早点吧灵位给外婆该多好啊。直到现在,这事还经常被大人提起,而灵位上被我啃的一排牙印还清晰可见 […]

小时候,我和表哥在我房间写作业。 我妈对…

小时候,我和表哥在我房间写作业。
我妈对我们说:“我和你爸出去一下,你们要自觉学习!”
我和表哥异口同声说:“好的,知道了!”等到大门呯的一声关上,我两对视一眼,就冲到客厅。
我气哈哈的要去开电视,我表哥拦住我:“看电视,要想不被大人发现,先记住原来是第几台!不要调节音量!拿个风扇对着电视机吹,帮助散热。不要老坐一个地方不挪窝,免得把座位坐的太烫。”
我大声说:“哇,这么多注意事项啊!”
这时厕所门开了,我爸出来说:“我补充一下,还要进各个房间包括厕所,检查一下大人有没有全部离开……”

打那以后,有差不多一年的时间,我只看过电视机,没有看过电视! 在这儿等着呢,就你傻

[…]

我错了,我不该半夜跑到女厕所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有人说,就算是一条内裤,一卷卫生纸,它们同样在用曲折的一生书写着自己的传奇。

人物简介:狮虎帮帮主本人、常务副帮主黄毛。

有天凌晨,我穿着皱巴巴的中山装打着领带,二十厘米长的头发用雪花膏抹的倍儿整齐,风都吹不动。黄毛手里拿着录音机屁颠屁颠的跟着。

那时候拿个录音机比现在买个挨炮七还有面子。

冬至已过,北半球白昼渐长,气温持续下降,并进入岁末气温最低的“三九”。夜越来越深,寒气也越来越重,我拉了拉衣领,寒气还是无处不在。

黄毛问:“帮主,今天怼谁?”我:“我们是社会主义接班人,说话要文明。”黄毛两眼一瞪:“那该咋说?”我:“今天找谁沟通感情!”

黄毛滔滔不绝的马屁一通,我装着不耐烦道:“别拍了!今天查宿舍!”黄毛担心的 […]

多年后还不知道是谁说了这句让我们全身而退的话

作死的小时候……

小时候的我有一帮狐朋狗友,个个都是淘气宝宝,在那个经济匮乏的年代,每年的八九月份是我们最为期盼的日子,因为瓜、果、梨、桃等地产水果的成熟……

这一年又到了八月份的一天傍晚,我们齐聚在岁数大两岁的小东家,五六个人在那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明天的作死计划。列出选项,一一排除,最终地点选定为邻村不远的老刘头家的果园。行程既定,商讨计划,各回各家,各自准备……

天,蒙蒙亮了起来,一宿未睡的我明显是兴奋大于困乏。忽然听到窗外传来熟悉的鸟叫:“布谷布谷”,小东来找我了。翻身起床,穿上大裤衩子小背心,顺窗而出(怕惊醒家里的大人,没走正门)。就这样,人员集齐完毕,向目标出发。

小明啊,你拿个充 […]

前女友(没啪过)开了个幼儿园,儿子刚会说…

前女友(没啪过)开了个幼儿园,儿子刚会说话,嫌烦就送进去了。放学去接他,前女友语重心长的说:小孩子有很强的模仿能力,你们大人平时要注意一点了。
我忙问:咋了?
她尴尬的说:问他会什么才艺,给大家表演一下,他趴地上一耸一耸拱了几下就起来了。
我巨汗!脸丢尽了,玛德兔崽子,都不知道多拱几下吗?

我对自己还是蛮有信心的,绝不信儿子学的是自己,于是:老师,我儿子一定不是那啥动作,可能是别的什么意思,儿子,来,我问你,你趴地上一耸一耸是模仿的什么?怎么就几下?儿子:我模仿的是王叔叔,他就只几下呀!然后就换宋叔叔了。前女友捂嘴:山哥,你带儿子走吧,我啥也没听见。我:…… […]

醒来的时候可口可乐的味道都忘了

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学习较好,老师经常会叫我帮他批改作业。

一天中午在办公室给语文老师帮忙,他倒了一塑料杯黑色的液体给我,说:“这是可口可乐,很名贵的饮料,你尝尝。”

啥?饮料?还有黑色的?,望着杯子里膨胀的黄褐色泡沫,难以置信这东西还能喝。

在我狐疑的注视下,老师架着二郎腿,一只胳膊搭在椅靠上,深邃的望着窗外,端着杯子轻轻嘬了一口,左右呶呶嘴,许久才咕嘟吞进肚子,并吧唧了两下。

真有那么好喝?我战兢着也抿了一口,一股薄荷味的甘甜迅速充盈了口腔,微小清凉的小气泡在味蕾上细微的跳跃,吞进胃里,气体上冲不自觉又打了个嗝,眼睛都湿润了,那味道好像在一瞬间渗进了身体的每个神经未梢。

太好喝了!活这么大 […]

雨夜屠夫大战鸡鸡终结者

那年我十岁,秋天家里收稻谷,天上乌云密布,并伴有零星雨丝飘落。

我舅舅和小姨那天也在帮忙,望着即将来临的大雨和几亩割倒了还没捆的稻谷,老妈对我说:我没时间回家做饭了,家里杀的鸡都剁好了,你把它炒炒放陶罐里煨一下会不?

第一次被委以重任,心中那份自豪和兴奋难以言表,我高兴的回家了。

弟弟那年六岁,在灶膛烧火,我学着老妈的样子,油淋热锅把鸡炒的黄黄的,浇水烧滚,再连鸡带汤舀进了陶罐,小心的塞进灶膛,用火钳拨些红通通的柴草余烬把陶罐包住。

大功告成,我怀着对自己的敬佩之心,和弟弟愉快的玩起了游戏。

过了一阵子,弟弟嗅着弥漫的香气说:哥,我饿了,你捞个鸡腿我吃吧。

我自己也想尝尝,就拿了湿抹布去灶腔里提瓦罐。

里面温度很高,我 […]

谁输了谁把小女友甩了,我觉得亏…

十几年前的中学,有次和哥们打赌,赌注是谁输了谁把小女友甩了,我觉得亏,说如果他输了再补我两头小猪崽。他家是养母猪卖猪崽的。他想了下也同意了。结果他输了,这货也真男人,立刻写了分手信叫同学递给小女友。

当晚下晚自习,一个人摸黑走了两小时的山路回家,到猪圈摸了两头猪崽,拿竹笼装了,挑着赶回来。猪崽到我手时都半夜三点多了,没地方放,只好挑回家。想趁大人没起床偷偷放到猪圈里,谁知猪崽在我倒出竹笼时死命的叫,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全都起来了。家人以为我偷来的,爸爸妈妈二话不说先揍了我一顿,我只好说实话。谁知说了实话后又揍了一顿,比之前还狠!

三天后的赶集天,我爸妈在集上找到 […]

为毛红孩儿一点都不像牛

我们提起牛魔王、铁扇、红孩儿这一家子的时候,都很怀疑的是,为毛红孩儿一点都不像牛。不仅儿子不像牛,连自己的亲弟弟也不像牛,就是在聚仙庵卖落胎泉的如意真仙。

发现了吗?整个牛家,只有牛魔王是一头牛,弟弟不是牛,儿子也不是牛,这是吴承恩为牛魔王埋下的第一个伏笔。

第二个伏笔,牛魔王的坐骑——避水金睛兽,我们都知道,妖,可都是兽物得道,牛魔王怎么会再骑同类?并且,也只有仙人,才有饲养坐骑的习惯。

会不会牛魔王本来就是一个人?后来因为某些事情,他被迫披上了牛皮?

所以说到这里,我们看看铁扇公主,她身上其实隐藏着一个很有趣的秘密,如果不弄清楚铁扇公主,我们永远摸不透老牛。

要揭开铁扇公主的秘密,得先从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