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园的傍晚,夕阳无限好。
长椅上,一个穿牛仔热裤的长腿女孩,坐在那里嘤嘤的哭泣。
我观察了很久,都没有人上前安慰,就从后备车厢里拎了两罐啤酒,递了一罐给她说:“妹妹,你有故事,我有酒。有什么伤心往事,就让它随风而逝吧。”
女孩接过啤酒,一脸感动,站起身来,抚摸着扁平的肚子说:“我怀孕3个月了,却不知道孩子她爸究竟是谁。大哥,你是好人,能陪我去医院打个胎吗?”


跟她在一起, 把孩子生下来 , 生男孩子就离开 ,生女孩19年后楼猪就可以没羞没躁的生活

楼猪:打什么胎啊,我专业补胎30年,你这胎我补定了

    Like0 199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