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大力的女朋友黄雯雯就是一匹野马,所以他的头上全是草原,绿油油的一片。

黄雯雯性格不羁,没有放荡,就是不羁。人如其名,黄,但是不文静。而且还是典型的天秤座,选择困难症,她总是在大力和各个备胎之间犹豫不决。对屈大力呼来喝去,持续性打击大力,间歇性给个甜枣。

可是大力并不在乎这些,谁让他爱黄雯雯呢。往死里爱,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我可以没有吃喝、没有呼吸、没有全世界、但是不能没有黄雯雯,我这辈子最骄傲的事就是我的媳妇叫黄雯雯。”我听到大力说这句话不下数十遍,所以早已经吐不出来了,只剩下了生理性干呕,因为是真觉得恶心。

黄雯雯第一次出轨并不是个意外,因为野马早晚都要踏破栏杆处去跑几圈的。但是被大力发现却是个意外,那时候大力还是一名军人,穿上一身绿军装,挺拔帅气;可是自打他和黄雯雯在一起后,就戴上了一打绿帽子,怂气逼人。

被发现出轨的那天大力正好休假,在西安回河南老家的途中,大力心想给黄雯雯一个惊喜,却没想到这是给自己的一个惊吓。他并没有提前给黄雯雯说自己要在中途下车。直到下车之后,大力才给黄雯雯打了个电话。

“雯啊,你弄啥子嘞?嫩咋吝久才接哩?”

黄雯雯一听这个也是气不打一处来:“大力,我和你说多少遍了,别说河南话,你都是个军人了,好歹也算个国家工作人员,你能不能说普通话,你又不是不会,你可真是气死我了。”

“雯雯,好好好,我说普通话,我现在到洛阳了,咱们一起吃个饭啊,好久没见到你了,特别想你。”

“好,那你就来我家附近的泉舜购物广场这吧,到了之后给我说吧。”黄雯雯想了半天才告诉大力让他过来。

大力并没想那么多,挂了电话之后就美滋滋的直奔泉舜购物广场了。但是这一夜对于他来说打击太大。这一夜之前他并不知道自己绿了,经过今天他才知道了自己绿的是那么鲜艳又明亮。

(二)

狗血的生活比电视剧的桥段还让人猜不透,等大力赶到了泉舜购物广场的时候就看到了黄雯雯和另外一个男的在一起,看来黄雯雯也是破罐子破摔,根本就没打算避开他。而那个男的用大力的话来说就是一个字:挫!太你妹的挫了。

“你好!”“雯雯,这是谁啊?”大力心里有点怀疑,可是却没有直接说,还是礼貌性的问了一下黄雯雯。后来大力和我谈这件事的时候我说你还能上前去说你好,咋想的你,就应该直接上去抽丫的狗男女。

“这是王哥,我们是中学同学,今天王哥找我出来吃饭,挺早之前就和我说了。然后没想到你也来了,我还没和他说呢,这不挺巧的!他也才到这。”黄雯雯甚至都没有叫大力的名字。

“哦。”大力这个时候其实已经懵逼了

“兄弟,既然这么巧赶到一块了,就一起吃个饭吧,听雯雯说你这长途跋涉回来,怪辛苦的。”站在黄雯雯身边的男的开口说了一句。黄雯雯斜眼看了一下大力,又说:“那就一起吧。”大力当时心里就想:“这应该是我的台词啊,咋都他娘的让你们说了。”

这一顿饭吃的是极为尴尬,大力全程都没说一句话,中途那个王哥去趟洗手间的间歇,大力才缓过劲来。

“雯雯,你们是不是好上了?”

“是!”大力根本没想到她能答应的这么干脆,原本还给自己留有的一丝希望现在已经彻底化为灰烬了,虽然大力擅长自欺欺人,但是这样他也实在是受不了,起身拿起背包回头撇下了一句好就走了。

后来大力多次提起过这件事,他称之为黑丝之夜,因为他发现回忆起这件事的时候根本不记得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能想起黄雯雯那天穿了一条黑丝,现在才发现那条黑丝也不是为他而穿,应该是穿给所谓黄哥的。想到这点大力就更想不起来其他的事了,焦点就愈发的凝聚在黄雯雯穿的那条黑丝上,仿佛这条黑丝才是他们分手的罪魁祸首。和我抱怨的次数多了之后,大力的表现一次比一次淡然,后来竟可以谈笑风生,那种语气甚至让人觉得这顶绿帽子是他给别人戴的。而这个曾经号称可以没有吃喝、没有呼吸、没有全世界、但是不能没有黄雯雯的屈大力,在没有黄雯雯之后依旧活的好好的,有吃喝、有呼吸、只不过依旧没有全世界。

分手半年后,黄雯雯和那个隔壁老王结婚了。大力复员后知道了这个消息就独自一人装文艺去了趟大理,再也没回来过。

雯雯嫁老王,大力去大理,真拗口。

(三)

“喂,我昨天发现我家老头在柜里有套情趣内衣,特性感的那种,你说他是不是有事了。”

“你别瞎想,你们才结婚多久啊,说不定是给你买的呢”

“要是给我买的就好了,我看那个都拆封用过的,用完还拿回来,看起来老恶心了,你说他要是真有人了咋办?”

“你先别想这么多,再看看,万一是其他别的原因呢,你们这才结婚一个月,甜蜜还来不及,他哪能出轨,我看你就是在家待着闲的想的太多。”

“唔,好吧,那我就先听你的。”

“你看看你,一脸怨妇的样,快收拾一下,咱们出去逛街去。”

黄雯雯和闺蜜小静说完之后觉得心情好多了,自打她从自己家柜里找到那套粉红色的情趣内衣后就一直觉得老王肯定出轨了,就像当初自己背叛屈大力那样,她天天疑神疑鬼想东想西的,甚至都想请私家侦探来调查老王了。可是听了小静的那番话后她又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是多想了,便也没再继续想下去。觉得还是逛街重要,她自欺欺人的这一点可能也是从屈大力身上学的,毕竟他们在一起也三年多了。

“雯雯,咱们走吧,还是去泉舜广场呗。”

“好啊。”

到达地方之后小静又给黄雯雯再三分析,肯定是她想多了,现在俩人正在甜蜜的劲头上呢,绝对不会出现这种事,其中的一二三分析的头头是道、像模像样的,黄雯雯也越来越怀疑自己怎么会往那方面想,会产生这种想法就是因为自己还是不够爱老王,又在内心批判了一下自己,她自我批判的这一点可能也是从屈大力身上学的,毕竟他们在一起也三年多了。

“雯雯,我去下洗手间先,你帮我看下包啊。”

“嗯嗯。”

小静一走黄雯雯不禁又想起了他和老王的事,真相到底是啥让她想的头疼。突然小静的手机亮起来了,原来小静把手机调成静音了,是有电话打进来,怪不得一直没响。黄雯雯扫了一眼就笑了,来电名显示的竟然是亲爱的。

她心想,她和她老公都多少年了还这么肉麻。想到这她突然想恶作剧嘲笑他们夫妻俩一下,黄雯雯直接接起了电话,也没有说话,等着对方先开口。

“静,想我没。最近为了躲雯雯可累死我了,我怀疑她是不是知道啥了,最近总翻我东西,你也小心点。”

黄雯雯脑袋突然就嗡的一下子。

现在所有事情都清晰了,之前那些七零八碎的东西现在已经拼凑完整了,小静也从厕所出来回来了。

“你和老王什么时候好上的?”黄雯雯马上从懵逼的状态恢复了过来。

“就是你们结婚第二天。”小静一看黄雯雯肯定是知道什么了,就破罐子破摔,一点掩饰都没有。

黄雯雯觉得眼前的这个女人比曾经的自己还面目可憎,直让自己恶心,虽然黄雯雯和屈大力学的一样擅长自欺欺人,但是一看到小静这样她实在是再也受不了,起身拿起背包回头撇下了一句好就走了。

半年后,小静和老王结婚了。

两匹野马就不能养在一个圈里,或早或晚都会有一匹尥蹶子。历史总是在重演。如果半年多也能称之为历史。

(四)

“老板,来一打啤酒。”

“好嘞,黄女士。”

“我去,你认识我!”黄雯雯听到有人这样叫她这才抬头看来看老板,才发现竟然是屈大力。

这俩人真真是一个操行,一失恋就都往大理跑,大理到底招谁惹谁了。

“你咋在这呢?”

“拜你所赐,我复原后就在这开酒吧呢。”

“哦。”

“你咋在这呢?也被人绿了?”大力本想挖苦下这个曾经最爱的人。

“对!绿了!绿人者恒被绿之!”大力没想到听到的会是这个答案。

“那我请你喝酒。”

“你不恨我了么?”

“恨。”

“那我还是自己买酒吧。”

“那咱们继续在一起吧!”

“别,算了。”

“那我还是请你喝酒吧!”

“行。”

这个曾经号称可以没有吃喝、没有呼吸、没有全世界、但是不能没有黄雯雯的屈大力,在没有黄雯雯之后依旧活的好好的,有吃喝、有呼吸、也依旧爱着黄雯雯,可是前男友再好也是前男友,就像面条再好吃也就是面条,和火锅和烤肉是没法比的。

黄雯雯说:绿人者恒被绿之。

大力把这句话裱在了酒吧大堂里。

完。

    Like1 859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