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那是六岁时候的一个秋天。舅舅来我家做客。

爸爸立刻摆好了酒,吩咐妈妈拌几个凉菜,杀鸡炖肉。

妈妈在厨房忙着拌菜,看着白糖不够,就让我去村里的小卖店称一斤散白糖。

回家路上,我不时偷偷的往嘴里塞一撮。甘甜的感觉直入心底。远远看见二奶家的小花(狗),向我跑过来。小花是我的好朋友,有这么美味的好吃的不能不分享。于是,狗小花也喂了一小撮。小花乐的直撒欢。于是,人狗两个你一把,我一把,吃的不亦乐乎。

远远的妈妈喊我的名字,才想起家里有客人,等着我买糖回去拌柿子呢。刚站起身,小花以为我站起来还它玩,一个撒欢扑过来,把放糖的食品袋挠了一个口子……我傻眼了。白糖撒了半袋。

硬着头皮往家赶,心想,有舅舅在,妈妈可能不会打我。刚进大门,忽然看见柴房的墙角放着春天用剩的化肥(记得叫碳酸氢铵),抓起一把看看,呛味已散尽。和棉白糖的样子一样一样的,就抓了两把,胡乱的和白糖拌了拌……

紧张的蹲在屋里的墙角。看着两人喝酒。舅舅喝了一杯,拿着筷子夹起一块糖拌柿子放在嘴里,忽然一皱眉。捂着嘴,疯了一样的向屋外跑去,一阵陈干呕声传来,

我想,这次完了。一顿暴揍在所难免了,,刚想偷偷往外溜。舅舅迎面而来,摸着我的头,爸爸问:这么了?舅舅狡黠对我眨眨眼,说:没事,喝酒太急,呛着了,继续喝!

心里想着,这次躲过一劫,再也不能让爸爸吃这菜了。趁给他们倒茶的机会,我故意碰翻桌上的菜,爸爸瞪了我一眼,我赶紧溜走……

爸爸看着地下的菜,在那个年代,西红柿是家里种的,可白糖是珍贵的,爸爸也不怕舅舅笑话,用手抓起地上最上面干净的,哧溜哧溜吞了几大口……

那次……舅舅笑的鼻涕都流出来了。

那次……我屁股没开花,还能证明我是亲生的。

那次……

    Like0 89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