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夏天坐晚上的火车最难熬,大家都穿的很少,冷气却开的好像进了冰库,大家都冻的受不了,列车员来来回回多少趟都无动于衷,不要问我怎么知道,我现在正穿着
长袖看着对面一个男生盖了一只袜子在睡觉


冻死丫的,我们都盖创可贴,丫都盖袜子了,咋不上天呢?

他是不是盖到小jj上的?

    Like0 9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