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闹剧都是因为几个打火机引起的。

那时候上小学,和小叔在酒店喝喜酒,印有广告的打火机每人可以免费拿一个,我趁发放的美女上洗手间,偷偷装了两口袋走了。

这玩意一大堆,总想着物尽其用,于是上学路上烧蚂蚁烤毛毛虫,在班里偷燎女生头毛,

甚至还在上课的时候,间歇性的打火烤肉串吃,玩的不亦乐乎。

那天被一同学照屁.股干了一记千年杀,追不上,扔了个打火机砸他。

没砸着,但火机落地时,“砰”的一声巨响震惊了我,没想到这玩意威力如此巨大。

于是又开始了新的恶作剧。那时数学老师是个女的,丰乳肥臀块头很大,估计得有两百斤。讲台上的凳子被她坐活动了,总是吱吱呀呀的响。

我值日扫地那天,就把凳面给敲掉了,四个凳腿处各放了一个打火机,为了确保引爆,火机下面还垫了有棱角的石头,弄好后敲掉了凳面固定凳腿的两个钉子,只留了两个再盖了回去。

第二天,数学老师讲完课,休息往凳上一坐,“呯”

的一声巨响,四个火机全爆,她屁.股一撅一个凳子四分五裂,坐在地上都吓傻了。

一个学渣女同学当时正把下巴架在桌子上,象上供的猪头一样闭眼打瞌睡,也吓的凳仰人翻,嘹亮的哭声才让大家缓过神来。

后来调查,有人举报我有打火机,请进了办公室,被扯着耳朵跑步一般转了N圈,说只要承认了,写个检讨就算了。

哥也不傻,露天的战争电影没少看,特.务对共.产.党.员威逼利诱见的多了,深知坦白从宽,牢.底坐穿的道理,就两句话:不知道!不是我干的!后来老师们议论,说那么多打火机放课桌里,被谁拿几个栽赃陷害也不一定,此事才不了了之。

但我的耳朵好像拉伤了,被扯着耳朵在那么多老师面前跑步,也伤了我这个全校小文豪的面子,就寻思着再策划一次大一点的报复。

一天看见家里的老鼠夹夹住了一只老鼠,那时候的老鼠夹质量好,威力很大,老鼠的脊椎都断了当场毙命,扳开老鼠夹的瞬间,我当场有了个完整的整蛊计划。

老鼠夹是二伯家拿的,他串街游乡专卖这玩意,家贼难防偷断房梁,我悄不声的偷走了一串,约八九个。

农村经常放露天电影,夜里假装去看,拿了那串老鼠夹,偷偷溜到了离家不远的学校门口,住校的老师大概都看电影去了,一轮明月在云层中穿梭,忽明忽暗的月色下,透过镂空的大铁门,可以看的出校内空无一人。

数学老师那时候新婚不久,婆媳不合,她老头(方言:老公的意思)经常外地跑,所以她基本都住校,这次应该也不例外。

行动之前我学着解放.军侦察.兵,先化了个妆,用红蓝墨水一圈一圈涂了个京剧脸谱,确认四周无人后,在一片蛙叫虫鸣声中翻进了大铁门。

蹑手蹑脚来到老师住室门口,借着月光我在门口阴暗处安好了老鼠夹,为确保命中率,想像着她的足迹摆了七八个,正准备离开,忽然听到住室里面有喘息的声音。

难道她没去看电影?这不对呀,平时都是她坐前排,每次都能听到她大声喧哗,,见鬼了?

我毛骨悚然的侧耳听了一会,真有喘息声,好像还有男的,呜里哇啦的说着什么宝贝呀快点呀啊啊不行了呀。

是校长!这一惊非同小可!转身想溜,但好奇心驱使又听了一会,想知道他们在干啥,,但叫声一会就没了,扫兴的正要离开,门吱哑一声开了,校长叼着烟系着裤.带出来了。

我惊的转身就跑,穿的是个人字拖,慌乱中一脚踏上了一个鼠夹,啪的一声夹的痛彻入骨,,校长一惊:谁?一看是个小孩,上来就追,只听啪啪两声,他恼怒的骂了句:哎哟我考……(脏话),坐下想掰夹住两脚的鼠夹,啪的手又夹上了一个,低叫一声卧槽,爬起就追,一迭声低骂:我今非弄死个狗崽子!

数学老师探头看了下又关上了门。院内只剩校长在追我,但他两脚都带着鼠夹,每跑一步都撕心裂肺的低叫(应该怕大声会引人注意),我只是右脚夹住了一个,连蹦带跳的跑的比他稍快,两人都不敢浪费时间把鼠夹掰掉,距离还是很近,我翻上大铁门,他也坚难的用那只没夹住的手爬了一半。

我翻过去转身时,他一把薅住我的头发,抬头的瞬间,他猛的看见一个大花脸,惊的咕咚一声四脚朝天掉了下去,蹬腿挥手久久不能起来,我一溜烟的跑了。

路边我掰掉鼠夹,一只脚肿的大馒头一样,忍痛到池塘边洗了脸,又气又乐的回家睡觉了。

第二天上课,数学老师让我去黑板上写题,答好一转身,她震惊的盯着我,一把扯住我进了她的住室。

一进门,她一拍桌子:昨天是不是你干的?我摇头作无辜状:啥事?她点着我的鼻子:还装!,转身拿了个镜子咚咚地戳着让我看,定睛一瞅,靠!耳朵后面还有一块墨水没洗掉,当场怂了。

她带上门出去了,不一会校长两脚瘸着来了,抖着嘴唇怒目圆睁,用那肿的透亮的手指着我,半天叹了口气坐了下来,流着眼泪说:昨天我假牙摔没了,你捡到没有?,,看我摇头,他抽泣一会道:三百多块啊!肯定被狗叼跑了,,,这事算了,你要是敢说出去,别说我弄死你!你看县里哪个学校好,要转学我帮你出钱,在这迟早要被你整死啊……

    Like0 120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