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医院挂号,我排着队,后面一个低沉的嗓音:“我从X.X.东路一直砍到X.X.西路都没有失手过,没想到今天…”我回过头一看,一位戴着草帽的精瘦汉子,左手食指用纸巾包着都渗出血来了,他在讲电话。听得我心里发毛。过一会,他又说:“那捆甘蔗,我放在肠粉店那,待会去拿!今天卖不了了。”我一听,原来是卖甘蔗的啊,生活不易!我:“大哥,你排我前面吧!”


大哥微微一笑:我插你后面就好了

曾经他也是王者,后来砍到手了

    Like0 85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