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机场接小姨子回来的路上,我从后视镜瞄着…

去机场接小姨子回来的路上,我从后视镜瞄着她姐俩那衣不蔽体的可怜样,小帐篷默默的支了起来,小姨子发现后嗔叫:“天干物燥……”
妖精……
吃完饭在客厅看电视,小姨子穿个睡衣瞎晃,边摇摆边哼哼的那种,“砰”撞茶几上了,“哎呦”“哎呦”抱着膝盖痛苦状。我脑子一抽:“喊疼的不一定是处女。”媳妇慢悠悠的说道:“觊觎小姨子的一定是禽兽!”
K ……O……


姐夫,你这个禽兽,她已经怀了我的孩子,你不要乱来

这尼玛笑点在哪里我怎么整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