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门前有两棵树,一棵是桃树,另一棵也是桃树。不同的是一棵开白色花,另一棵是开粉色花。

故事就从桃树下开始了。

晚饭后同往常一样,波波,耗子和我,村里的“祸祸三人组”在桃树下集合了。

小时的农村,晚上是没有电的,看不成电视的半大小子,就只能自己找乐子了。

人刚聚齐,耗子就迫不及待的说:“今晚还是去偷看胖丫洗澡吗?”

波波鄙夷的看了耗子一眼道:“都是肉有什么好看的,还没我白……”

我挥手打断了他们的争吵,想想说:“要不今晚去逮癞蛤蟆吃,说不定能碰到五毒俱全,这样我们就发财了。”

这里要说明一下,所谓的五毒俱全指的是在农历的五月,最好是端午节当天,如果看到癞蛤蟆、蛇、蜈蚣、蜘蛛和蝎子聚在一起撕咬,那你把它们抓住泡酒,能治百病,有人出高价收购。

当然,只是传说,没人真的碰到过。

波波第一个赞成,高兴道:“好啊,好啊,就着刚出的青辣椒一炒,那滋味……”波波说着情不自禁的咽了下口水。

耗子胆子小,有些不想去。他犹豫的看了看我和波波,怕我们骂他没胆子,艰难的点了点头。嘴里嘟囔着:“还不如看胖丫洗澡更有意思……”

波波嫌弃的看了耗子一眼,刚要说话,我连忙道:“好了,回家准备家伙吧,等会老地方见。”

说完我们就散开回家,再聚时已是全副武装,脚上穿的是长胶鞋,手里拿的是竹夹子,腰上别着蓄电瓶,头上戴的电灯。对了,还有两个蛇皮袋。

乡村初夏的夜晚,寂静又热闹。没有人声鼎沸,更多的是大自然的声音。

蛙叫,蝉鸣还有不知名的“咕,咕”声……,汇成一首美妙的交响曲。

一路上我们收获颇丰,不到一小时癞蛤蟆已经装了小半袋了。

波波时不时的吓耗子一下,总说那“咕,咕”的声音是蛇发出的,常常大叫一声——“蛇……”。吓的耗子直往我这边窜。

一边打闹,一边抓着癞蛤蟆,我们走到了村口。

村口再往前就是通往临村的一段小路,路两旁是一片稀疏的树林,树下荒草丛生。

草丛中遍布大大小小的荒冢,以前没有火葬时,谁家老了人都会埋在这里。

耗子明显害怕了,哆哆嗦嗦的说:“算了,癞蛤蟆也够吃了,要不我们回去吧。”

我心里也有点打鼓,正准备顺水推舟答应下来。波波说话了:
“耗子,就你胆子小,要回你自己回,我们不回。”

话说的这个份上我只能硬撑了。安慰耗子也是为了给自己壮胆我说:“别怕,老师都说世上没有鬼,都是自己吓自己。”

三个人继续往前走,波波非要到树林中去,说那里人迹罕至,癞蛤蟆肯定更多。

拗不过他只有舍命陪君子。进树林没多久,就听到耗子大叫一声——“蛇”。

叫完他就跳了起来。我和波波赶紧围了过去,明晃晃的灯光下只见一条红色横纹的蛇盘成一团,蛇的中间是一只还在挣扎的癞蛤蟆。

“五毒俱全,这就是五毒俱全……”波波高兴的叫着。

我往周围看了看,没发现其它毒物的踪影,就对波波说:“不对啊,还差三样。”

“先把它们抓回去,拿盆盖着,等到端午那天,那三样自然会来。”波波好像很有经验的说。

那还等什么,说干就干。波波拿起夹子连蛇带蛤蟆一起夹起来。

刚放入袋子,波波捂着眼睛叫起来:“好疼……妈的,眼睛中毒了!”

可能是蛇咬破了蛤蟆的毒腺,波波这么一夹,毒液刚好射到他眼睛里面了。

波波已经躺地上了,一会说眼睛看不见了,一会说眼睛着火了好疼。

这下我和耗子都慌了手脚,离家又远,叫大人来不及了。

这时耗子怯怯的说:“听说童子尿能解毒,要不试试看。”

如果是白天,大家一定会看到这样的场景——一个小孩躺在地上扭动挣扎,两个小孩分立两旁,解开裤带,掏出小鸟,劈头盖脸的往地上小孩头上尿尿。

那个场景我和耗子也许会不记得,但波波肯定铭刻于心。

童子尿真有效果,也可能是毒性不大,被波波的眼泪一冲就没了。反正波波的眼睛不疼了。

回去后在耗子家美美的吃了一顿,各自回家。“五毒俱全”则被贡献最大的波波带回家。

波波表示卖了钱三人平分。

后来,波波爸爸半夜起来上厕所,看到家里的洗澡盆倒扣在地上,想把它放好。刚一掲开,里面就蹿出一条蛇来,一口正咬在裤裆上,就差一点啊,就差一点。

此后的几天晚上都没看到波波,据知情人士透露,他挨打的伤没半个月好不了。

    Like1 18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