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时家境贫寒,辍学较早,随着打工大军南下,到了南方一个城市。

可同伴们都找到工作了,我却因为是个童工,寻找工作处处碰壁,没人敢冒着巨额罚款的风险收留我。

那时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饭量大,每天在老乡工地蹭饭吃,终于在一个下着毛毛雨的星期天,老乡们都哭了,说我太能吃,实在是受不了,一齐出面去一个皮革厂,帮我找了个没有工资,做学徒工的活。

我永远记得那个雨天,我背着自己简陋的行李,手里紧紧握着老乡众筹为我买的牙刷,去了那个很大的皮革厂。

我很感谢那只牙刷,是他让我长到十四岁,第一次摆脱了每天用手头刷牙的习惯,第一次让我敢对所有人露齿微笑,我还清楚的记得,那个牙刷的品牌叫高露洁……

洁白的牙齿让我有了自信,所有人都能每天见到我阳光般的笑容,牙好,胃口就好,吃嘛嘛香,身体倍儿棒。

有了好身体,我干活特别卖力,常常一个人干两个甚至三个人的活,老板对我非常赏识,把我调到了技术含量很高的缝制车间。

车间主管是老板的女儿,大我九岁,我都叫她凌姐,她长的很美,对我的辅导非常用心,我因此学会了名种皮具繁琐的工艺技术。

凌姐还有个妹妹,叫她凌妹吧,才十岁,伶俐可爱,瓷娃娃般俊美,经常和我一起玩,很调皮,动不动会把我缝制的皮具弄坏,但我从不说她。

凌姐对她可不客气,动不动就凶她,凌妹总是吓的躲在我怀抱里,我也总是替她背锅,只要不是现场捉住她捣乱 ,我都说是自己弄坏的,为此,我常常一个人加班维修至深夜…

一年学徒期满后,我成了正式职工,工作上踏实肯干,渐渐成了业务精英,被破格提升为生产主管。

老板宣布任命那天,六十多岁的人,都哭了,说是从没见过这么勤奋好学的青年,说我是皮革厂成立二十周年,第一位最年轻的主管。

全厂一千多人,都对我报以热烈的掌声,姑娘们个个看着我,目光都火辣辣的。

她们的意思我懂,但我并不想恋爱,我要做业务上的标兵,绝不能在没有事业的条件下,让婚姻耽误了我的前程!

灰暗的人生开端,是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里发生的,那天我正在研究怎么才能让人造革代替昂贵的牛皮,车间里只有我一个人,凌姐喝了许多酒,摇摇晃晃的进来,她说她喜欢我。

当时我都吓傻了,相差9岁啊,当时就哭了,瑟瑟发抖不敢说话。

哪知凌姐越说越激动,竟然把我按倒了……

我对天发誓,当时我真的挣扎过,可凌姐的力气太大了,最后一件花裤头子被她扯破后,她把我qiang了!

原谅我少写了一个jian字,因为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也不能面对这惨绝人寰的事实!

我哭过,也想过去死,可一想起还有四旬老汉的父亲和受尽生活磨难的母亲需要我去赡养,只能丧权辱身的活了下来。

这世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一位清洁工在曹禺笔下所述的那种雷雨夜晚,从窗外不时照亮如白昼的闪电下,目睹了凌姐对我的暴行。

事情很快传开了,各种流言蜚语纷至沓来,让我这个山里出来的孩子抬不起头,那时候真傻,我在一个深夜,衣着凌乱的投河自尽了。

所幸工友们在河里洗澡,天可怜见,他们救了我……

事情传到了老板那里,他暴跳如雷,把凌姐打了一顿,流着泪对我说:孩子,事情都到了这一步,你恨也没有用,既然大错铸成,生米都煮成了爆米花,我们也不是不负责任的人家,干脆你就嫁给我女儿算了……

我当时身陷绝境,名节受损一辈子抬不起头不说,倘若不答应,恐怕连工作都会丢掉。

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含羞忍辱答应了这门亲事。

老丈人自知愧对于我,送了我两套市区小高层房子,还有舞水端渡假区的一套别野。

我开上了豪车,住上了豪宅,银行卡里有花不完的钱,可我从来没有快乐过,脸上从没绽开过笑容,过起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生活。

婚姻上的不幸,让我更加努力的工作着,为了让自己忘记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我拼命工作,改良了皮革工艺,引进了美国落杉鸭最新的生产线,皮革厂生意蒸蒸日上如日中天。

这样灰暗的过了八年,我的岳父岳母相继去世,他们没有儿子,皮革厂顺理成章成了我的,凌姐嗜赌,去了拉斯维加斯豪赌半年没回。

那天我正在河边望着夕阳染红的河水发呆,忽然听到后面有人轻轻在叫:姐夫,干嘛呢?

我回头一看,竟然是在德国慕尼白大学留学的小姨子凌妹回来了!

凌妹出落的身材高挑,肤如凝脂唇红齿白,就像延禧攻略中的魏樱珞一样漂亮…

我们在河边聊了很久,凌妹说,她知道我心里苦,知道我过的不幸福,说没有爱情的婚姻,就像捆绑着两个没有共同语言的人塞进了坟墓……

我说她,你又没谈过恋爱,不可能会懂这些。

凌妹低下头,说,她懂,因为,这些年她一直深深爱着的人是我,从她十岁受我保护,就觉得我是她今生唯一可以依靠的人!她十岁那年就已经爱上了我……

那个温暖的黄昏,在所有一切都被晚霞映成油画一般的河畔,我和小姨子凌妹这对苦命的野鸳鸯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当晚我俩就睡在了一起…我沉迷在对小姨子的深深迷恋和迟来的爱中无法自拔…

为了长远的幸福,为了与心爱的人长相厮守,也唯恐凌姐回来棒打鸳鸯,我卖掉了皮革厂,带着两个亿,和小姨子远走他乡,从此再也没有回到温州……

小姨子很省,这么多年才花了我一个亿,她说我们的钱不多了,还有一个亿存个死期吧,咱俩都有一双勤劳的双手,完全可以凭着自己的劳动养活自己……

于是我们就辗转来到了魔都上海,凭借多年积累下来的经验,在闵行区做起了皮革生意,虽然苦,但小姨子说,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摆地摊子,就是最大的信佛……

上海很美,唯一不好的,就是城管太多,我俩常常背着布袋跑的非常辛苦,信得过我的可以私聊来买我的皮具,质量真的很好,皮包皮带皮鞋皮帽子什么都有。

如果真不想买,那就帮个忙,求助两元吃顿饭,三天没吃东西了都……

    Like0 59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