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养家糊口,我除了做点小生意,还承包些水电工程。

那天正在午睡,慈溪市的开发商打来电话,说交付不久的X小区19幢16楼以上,污水管道全部堵塞了,现在过去维修。

我赶紧驱车前往,路上忽然想起,发小大刺入赘到慈溪不远,N年没见面了,果断打了他电话,约他到慈溪聚聚吃大餐。

儿时玩伴感情深厚啊,发小中午喝了酒,不能开车,乘上未班大巴就来和我会合。

他到了车站,等不及去接,他就打的到了小区门口,大声呼喊着我的小名,撒欢的一路跑来…

童年的一幕一幕如快镜头不停闪过,甚至儿时的习惯都自然的流露出来,我俩躲闪着相互袭.胸揪咪.咪头抓鸟摔跟斗,一度闹的路人都惊诧不已。

来到维修点,发小非要跟我一起上升降机,到了16楼,卸下管道,果然不出我所料,是装修工把垃圾水泥浆之类的倒进了污水管,在弯头处凝固堵死了。

他迅速抢过我的冲击钻:“这点小事,交给我来!”兴奋的呀…呀……叫着就用钻头开钻。

我慌不迭提醒他:有污水!先钻小孔引流!

然而已经晚了,这个愣头青以为很硬,轻易钻透后用力左右撬动。

我天,碎渣瞬间脱落,污水如同高压水枪,一大股粘稠的黑臭水柱把我俩冲的东倒西歪。

升降机上站俩人都挤,无处闪躲,只能徒劳的缩着脖子,任凭粪水不停的从头浇到脚。

楼下几个仰头看热闹的妇女也遭了殃,哗啦啦被一大片黑雨瀑布浇成了包黑子,有一个买菜路过的,菜筐一下兜的满满的,大骂着跑了。

好不容易停了,淋成乌鸡的我俩本能的用手顺头抹脸,我靠,厚厚一层,抹的像用泥巴腌的咸鸭蛋,黄的黑的都抹匀了,京剧脸谱一般,懵逼的顺手一抹衣服,又粘又稠,成盔甲了。

脏的作呕,都不敢再动了,害怕再抹下去都会糊成兵马俑。

万幸的是,城里的粪水比较干净,清水虽然早就渗漏了,但这么稠的粪底,也没有农村那种蠕动的活体动物。

即便这样,也还是臭不可闻。

心急火燎的装好管道,当务之急是马上找户人家洗个澡!

小区入住率不高,敲了若干户的门,终于有一家开了,正是被浇了一菜篮粪水的阿姨。

她已洗了澡,气的哭哭啼啼开门去扔洗不净的排骨和豆腐,一看是我俩,用方言大骂着关了门。

那一刻,我俩清醒了,别说住户少,即使人家愿开门,谁肯让两个浑身是屎的人进屋呢?

无奈只好穿着不停滴答的衣服回到车上,也不管它脏不脏了,用唯一的一瓶矿泉水漱嘴冲了下手,想想小浴室夏天应该关门了,直接开出小区找洗.浴中心。

事实上又想多了,刚进洗.浴大门,前台美女一看来了两个屎人,像婴儿回奶,从嘴里哗哗溢出几股刚喝的特仑.苏,捂住鼻子大喊:快出去快出去!不营业了!

“美女,多给你钱……”

“滚!”

这下完了,最后一线希望破灭,上了车,身上又痒又臭,实在受不了,我就脱了上衣,平时有不穿内.裤的习惯,裤子脱了一半又提上来了。

发小不明所以,看我提裤子,用手指刮刮大腿,又把刚脱下的裤子穿了上去。

我们商量了一下,还是离他家近,决定去他那里洗澡。

本没多远,但市区晚高峰,堵车,车窗不敢开,艾玛,就和泡在粪缸里一个味道,脑壳薰的青痛。

十字路口,一个女交警妹子应该是看见我们画着脸谱光膀子开车,过来敬了个礼,我慌忙从车上拿出行驶证开窗递给她。

她冷不丁的接了个带屎的行驶证,呃…的一阵干呕,行驶证也掉在了地上。

她干呕的满脸通红,从兜里掏面巾纸想去捡行驶证,发现裤兜抹上了黄黄的一坨,眉眼鼻子皱成一块,骑上摩托一股黑烟跑了!

搁平时那得笑死啊,但那会只想尽快回去,捡回行驶证继续上路……

那时天已黄昏,我特么居然还饿了,并且我一饿,胃就疼。

还好不一会出了市区,路较空旷,远远看见前面一个小饭馆,停到门口,没敢下车,车窗摇下一丁点冲里面喊:两碗炒面!

眼看老板娘炒好装盒打算盖盖子,我心急:不用盖了!

老板娘优雅的应了声:好勒!伸手来接钱。

手是不太脏,可钱是从衣服里拿出来的,虽然我已经把它在座椅上擦过了,但大家都知道,那黄黄的东西,是抹不干净的,老板娘用手一接,粘粘的,仔细摸摸细看是五成干的屎,身子一耸,华丽丽的吐进了其中一碗面里。

“老公!快出来,有神经病化妆拿屎钱捉弄我!”

一个胖子应声而出,我一看拿着一把菜刀,还吃个鸡毛啊,一脚油门赶紧开车走人!

甩开狂追的两口子,我俩一句话都没说,静静的风驰电掣。

快到家时,发小说:前面有条河,芦苇丛多,去洗洗再回去吧。

我奇怪的问:现在还没正式入夏,河水凉啊,不能回家洗吗?

他难为情的用手在勾个芡的头上挠出各种图案:你不知道,…俺媳妇以前依靠丈人在缉.毒队里混过…那次夜里巡查以为逮住个毒.贩,检查时,发现对方丁.丁沟里有白面,刮下闻闻躲角落尝了下,认定是新型毒.品…上厕所回来的同事告诉她,那是包.皮垢,从此她就有了严重的洁癖……

懂了,我停车到了河边,瞅瞅左右空无一人,两人迅速脱的光光,先把衣服洗干净,等黄水散尽,才用湿衣服在岸边芦苇丛撩水洗了起来。

凉啊,只敢蘸水擦洗,我俩边洗边凉的吸溜冷气,啊啊轻叫,发小嘟囔说我,这么多年下手还这么狠,胸都抓破了……

正面洗过了,发小弯腰把衣服递给我:“后面好痒,给我使劲弄弄。”

我搓的他一耸一耸的:“全是屎,能不痒?”

芦苇丛对面忽然传来一个姑娘的声音:玛个币有屎不能提前灌个肠吗?老娘失个恋躲会,还得听你们搞.基发浪!

我俩一惊,就见一个姑娘怒气冲冲的从河边往外跑。

我大声辩解:不是你想的那样?

她大骂:又摸胸又推车当我眼瞎吗?死基.佬!

然后她头也不回的开始用手机打电话:…喂…老公,我想原谅你了…可能男人都那样…刚看到小区那个男的,就是招女婿那个…大白天跟男人在河边搞起来了…

发小后来就在他小区出名了……

    Like0 87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