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冰箱冻好,理论上是可以接回去的

腊月的时候回老家比较早,老家冷,很羞耻的说,嘘嘘的时候,幸亏包*皮长,不然都冻得都找不着工具了。

无聊和媳妇儿说起这些,不料惹了事,被她偷窥我嘘嘘后,说怪不得女人都会有妇科病,你这两手托着包*皮嘘嘘能干净?快去割了!

奉劝大家别找医护人员做媳妇儿,,洁癖大大的,雷厉风行,身上的羽绒服都被她拽得后面跑到前面了,非得去医院!

割就割吧,不巧手术的竟然是曾经倒追过洒家的女同学,特么的那货全程憋笑,戴着口罩我都能感受到她心中的笑意。

洒家当年拒绝她的时候,是多么的潇洒和无情啊,事隔这么多年却晚节不保,一把年纪主动把家伙放在了她面前,关键雄风不再又缩水了……

手术结束准备包扎,我望着几乎看不着的小花生米,找话打破尴尬:老同学,这以后要是不适应,还能再接回去吗?

她扭头肚子抖了一阵,擦擦眼泪说:放冰箱冻好,理论上是可以的,我这还有很多,您老要是需要的话,可以装一盘子回去……

我知道她是恶搞,但自己的东西,总归是珍惜的,宁可信其有,真的脑抽把自己那截找个袋子装回去了。

放在冰箱的最下一层,六岁的儿子看见了,问是什么东西,就骗他说是好吃的,以后来了贵客才能拿出来吃。

一晃把这事给搞忘了,年初四那天,丈人一家和小姨子两口来拜年,带了不少东西,媳妇儿和他们一起腾冰箱装冻水产。

怪就怪我在家地位低下正在厨房炒菜,听到外边议论这是神🐎 玩意时,已经晚了!

出门一看,儿子正拿着那截我穿上了香肠的包*皮在炫耀:我爸说这是最好吃的,贵客来了才能吃……

我大窘,伸手就去夺,儿子大哭,小姨子一把抢去,仔细的研究“这是啥?”

看我又抢,小姨子和我开玩笑惯了,扬手扔给了丈母娘

那玩意冻后走样,丈母娘拉扯几下也没认出来,给了老丈人。

我的汗呼呼出来了,媳妇儿看我脸色灰白,好奇一把夺过:“啥玩意啊这么着急?”

这下认出来了,顿时脸涨的通红,劈手砸进了垃圾桶,小姨子还要捡,媳妇儿拽住她,耳语了几句,小姨子石化了!

我生不如死躲进厨房,从门缝中偷看,小姨子又耳语了追问的丈母娘,丈母娘又耳语了老丈人!

在儿子大哭声中,小姨子拎起垃圾袋,一脸嫌弃的下楼去了……

那顿牛饭,除了儿子要吃这个那个,全家没一个人吱声,也都吃的很少,一盘炒大肠,我夹给谁谁都不吃……

想死……

乐了还想看

关于”丈母娘”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