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人高的草丛里

初中时喜欢写诗,常投稿在信阳「春泥报」上发表。

小有名气的我,吸引了邻近县城一个脑残粉来看我,说实话,长相一般般啦,不过看得出她的确是精心打扮了一番:一件印花短T恤,精致的小花裙,并且还抹了口红!

口红大家见过吧?狗丁丁形状的那种,不用时缩在里面,用手旋转底座可以伸出来,老贵了!她那天就抹了那种传说中的口红。

报纸上刊登的有班级地址,这丫头,居然直接守在班级门口,放学时一个个的问:你是黄大金吗?惹的大家都闹哄哄说我媳妇儿来了。

来都来了,就请她在校外不远的镇上吃个饭呗,骑上我的二八大杠,她美滋滋的坐在后面。

回来在半道上,柏油路车速有点猛,就听她哎哟一声,自行车突然像急停,我特么炒菜一样翻了过去来个狗抢某,脸着的地,擦破了皮。她坐倒在自行车轱辘上,狼狈的试图把掉到大胯的裙子往上拽。

哪能拽的上来,裙子卷进自行车里面了,她拽也拽不掉,站也站不起来。

她急哭了,我试着也拽了几下,绞得死死的丝毫不动!没办法,我说要么脱掉吧。

一开始她的内心是拒绝的,眼看真拽不出来,只好满脸通红哭着脱掉了裙子。

那时可没有安全裤,就一个棉布的碎花裤头,人来人往的光天化日之下,一个小姑娘穿着个裤头站马路上像啥!她捂着脸就跑进了路边的半人高草丛。

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那条裙子拽出来,在草丛中找到她,她膝盖擦破了,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说这里好疼。

接过裙子,她说你看裙子都搞脏了,还有血,让我到旁边水库洗洗,洗完她才哭哭啼啼的起身穿了起来。

懵懂少女追星,出了如此大丑,心里哪能承受的了,她穿好裙子就双手捂脸哭着跑了。

我追了几步,大声道歉:同学!原谅我!不是故意的!

望着她头也不回的跑向车站,我傻楞楞看了半天,肩膀忽的被同学一拍:黄大金,牛逼啊!草林子里就搞起来!别解释!我都听见了,也看见了…

于是全班都传开了:黄大金中午把小姑娘按草林里了,裙子都弄脏了还帮她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