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初二,因为我那二逼同桌乱说话被我爸打进医院,休学一年,回来时再读初二。

可报名时又遇见了他,本来我打算装着没看见,可他却看见了我,扬手就喊道:孙子你也来报名了啊!

想起被我爸打的画面,我就不想理他,可又觉得有些奇怪,就问道:你特么不是该读初三了吗,咋来初二窗口报名?

他拿着报名单就拉我去了厕所,一进门褪下裤子,指着两瓣被打的像煮熟的茶叶蛋一样的臀部道:你以为就你被打住院?我也被打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瞬间感觉好多了,走出厕所时他又道:要不你和我一起在外面住吧,我爸给我找了个房子。

我:不去,你特么就是我的克星,我是坚决不会和你在一块的。

同桌也没在强求,用笔在纸上写了个数字递了过来道:想通了,来找我,这是我的门牌号……

我接了过来心想“去是不去的不过这纸可以在上厕所时应个急”……

开学时果然一切都是向好的方向发展,他没有和我同班,成了我的前同桌。

经过半学期里的努力我成绩突飞猛进,班主任很高兴,老爸也很满意。

虽然和前同桌不在一个班但我们还是有友谊的,偶尔我去他那蹭顿饭,或者洗洗我那留下青春痕迹的裤子……

后来我恋爱了准确的说是暗恋,因为没敢表白,而又为了引起她的注意我去前同桌哪的次数越来越多了,当时觉得住校外的话逼格可能会高一点……

有了这点小心思后我成绩一落万丈,虽然我爸不知道我成绩的事,但还是问道:最近衣服怎么没拿回家洗了?

我:在同学家洗了,怕我爸怀疑顺带就把地址门牌给我爸说了。

而我也发现虽然把衣服拿到我这二逼前同桌处洗了,我特么还是没干净的衣服穿,每次刚干他就先穿了,甚至连贴身的也不放过……

我对他说了几次,他总是一句“你也可以穿我的嘛,我又不嫌弃你”……

我心想可特么你的就没洗过啊,我越想越气,又加上饱受爱情的苦。

这天我逃学了路过一片树林时看见一支树枝上全是“毛辣丁”我小心翼翼的取下树枝带着去了前同桌的住处。

我脱下全身的衣服裤子包括那条贴身短裤,又在脏衣服堆里找了一套味小一点的穿上。

我把换下来的衣服全洗了,特别关照了我的那条短裤,洗好后我把衣服都晾好,等到要放学时,衣服差不多也干了,这时我拿出那些“毛辣丁”就往短裤里藏,

藏好后我退了出去,躲在一旁,等着二逼同桌回来,没过多久他来了,一进门就盯着我洗好的衣服看,又闻了闻自己的,然后他开始脱衣服了,当剩最后一条短裤时,他犹豫了,看他要换不换的样子,我连忙在外喊道:孙子,在家吗,我来拿我洗了的衣服。

听见我这么一说,果然这二逼迅速褪下自己的然后拿起我的看也没看就穿上了,当提起那一刻,一声:“喔!!!!!啊!!!!!!呼哈!!!!呼哈!!!”响彻云霄,

足足响了两分钟,这两分钟里他仿佛已经唱完了五遍整首《忐忑》……

等到他停下来大喘气时我开门进去了,看着他额头上的汗八颗八颗的往外冒,嘴唇都发紫了,双手握着拳,两只脚不断的抖,却又不敢弯下去只能保持站立姿势确保不被二次伤害……

见我进来后,他深呼吸了一口有出气没进气的说道:帮帮忙,帮我把裤子褪一下,随带把“毛辣丁”刺进肉里的刺也捻下,

我:不捻,谁叫你回回穿我衣服,他:求你了,帮我拔“毛辣丁”,我认你当大哥,然后他就大哥的喊了一声,

听他都这么说了,我也没啥好说的了,便靠近他,当我蹲下时,他突然举起拳头就往我头上砸,我连忙用“毛辣丁”扎了他一下,扎进他肉里的刺又多了些……

他啊的一声后大喊道:错了!错了!大哥!我错了,以后不止认你当大哥。还给你洗衣服,端茶倒水……

我提着有毛辣丁的裤子问:真的吗,他:真的真的,我对天发誓……

看他可怜又真诚还流着泪的样子我选择了相信他,再次蹲下……

由于这天我没去上课,班主任打电话给了我爸,还说了最近的成绩状况,我爸来学校找我了,在宿舍没找到我,就找来了这,

当时我正给那二逼同桌拔“毛辣丁刺”,每拔一根他就啊的叫一声,还喊着“轻点…轻点……”而虽然我嘴里嗯嗯的答应着但我却没顾他的感受……

就在我仔细的拔着“毛辣丁”刺时突然嘭的一声门被踹开了,我爸进来了,当时我那二逼同桌面对着门啥也没穿,而我背对着门蹲在他面前,

我爸一看这画面当时疯了,啥都没问,一脚过来,我也没啥感觉就晕了,

当我醒来时我躺在了我家床上,我妈用毛巾搽着我脸,看我睁开眼睛后道:醒了?我:嗯,醒了

可还没说第二句话,我爸拿着绳子就进来了,啥话也没说,就把我绑床上,当时被我爸的气势吓住了,啥也没说啥也没问任由他把我绑好……

但我却听见他们的对话声,我妈:真的管用吗,我爸:不知道,不过听说中世纪的外国是这么治的,
我妈:唉,先试试吧,死马当活马医……

说着我爸就离开了,等他回来时看他背了一个打鱼用的小电瓶进屋了,我心想“躺床上还有鱼吃,这床我躺到底了!”

可还没想完,我爸就结好线对着我就呲啦的电了一下,我爸看我没啥反应加大了一下电流问道:你喜欢谁?

我看我爸都开始电我了,我哭着大吼:“我不就是早恋吗?至于吗?况且还是单相思”!

我爸看我狡辩的样子又加大了电流吼道:你喜欢的是什么?

这下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被气急败坏的老爸直接电晕过去了。

我再次睁开眼时是被窗子外面打鸣的公鸡叫醒的,当我看着那只五光十色的大公鸡,沉思着我爸那句“你到底喜欢什么的问题时”,突然飞过来一石头打在了公鸡身上,公鸡咯咯的叫着跑开了,

窗外也传来我爸的声音“死性不改,它只是只禽兽啊”,于是我爸进屋来又对我进行了一次电疗,这次直接大小便失禁……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看见或听见那只打鸣的公鸡了,事后我得知被我爸卖了,一起的还有头小公牛,

后来的日子里我爸时不时对我进行着电疗,直到有天他拿了本杂志进来让我翻着看,观察着我在男女图片上停留的时间,我爸又抛出他一开始的问题“你喜欢什么”,我翻着杂志道:当然是女生啦!

我爸突然露出欣慰的笑容道:这就对了嘛,说来也奇怪第二天我爸就把我放了。

后来我才知道我爸当时把我当成了同性恋,而又过了几年,我听说有人用电击疗法治疗网瘾少年时心里咯噔了一下“我们村是谁特么走漏了风声”……

    Like0 3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