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稀记得,八九岁那年,家里养了一头母水牛。

那时的牛,可以说是农家最值钱的东西,老爸对这头母牛呵护有加,常常没事就用稻草包裹泡发的黄豆喂它,帮它打牛虻清洗身上的污泥,闲暇下来,还头靠在伏地的母牛身上睡午觉,上演着一幕幕人牛未了情。

我问老爸,为什么对牛这么好?老爸说:做牛不容易啊,不仅要耕田,还得下崽。

可我从没见过这头牛下崽,就问什么时候能下啊?老爸说:等牛大姨妈来了,帮它配个总就能下了。

我似懂非懂,就一直期盼着这头牛的大姨妈快来配总。

转眼已到繁花似锦的初夏,那天我爸看着母牛的性感小屁屁,惊喜的说:是时候了!就赶着那头牛出了村庄……

几个小时后他回来了,我问:牛的大姨妈给他配过总了吗?

老爸愣了一下,嘿嘿的笑了起来:配过了配过了,再过半年,就能生小犊了!

我天天盼,天天盼,盼望能有个小牛犊。然而过了一个月,老爸又盯着母牛的性感小屁屁,神情中有点惊讶又有点沮丧的说:这牛的大姨妈怎么又来了?

我惊问:在哪里?老爸没理我,牵着那牛再次走出了村庄……

傍晚时分回来了,他有点气愤:玛的买东西还有个三包,乡里乡亲的,一次一百块,还说咱家牛不孕不育配不上,太不讲人了!

我妈听了也很气愤,恨恨道:又不止他一家有种牛,下次就不上他家配了!

我越发奇怪,问:啥叫配不上?是它的大姨妈不会配吗?

老爸不耐烦的“去去去”,赶走了我…

儿童玩心很大,转眼忘了这事,那天正在捅马蜂窝,二胖的妈突然来喊他:快回家,你大姨妈来了!

二胖撒腿就跑。

跑什么我们都清楚,农村谁家来了亲戚,都会带些生瓜梨枣,我也跟着跑了过去。

是不是想混点吃的,我已经记不得了,但大姨妈三个字确实让我兴奋,我想起家里母牛大姨妈两次没帮它配上,二胖的大姨妈膀大腰圆的,不拿来配总可惜了,就寻思让她帮忙把咱家的牛配一下…

听完我的请求,二胖的大姨妈笑的肚子疼,对我说:谁家的牛得找谁的大姨妈,别人帮的忙,不好使,你不是也有个姨妈?快去找她,晚了又得下一个月了……

听得我心急火燎,回家用毛巾擦擦胳肢窝,换上走亲戚的那套排排,招呼都没跟爸妈打一个,起身就踏上了寻找姨妈的之旅。

人的一生要闯漫长路,孤身走遍千山万尺土,跋坡涉河的到了,姨妈不在,大表哥正唱着“夜夜桶箍敲敲如宝如坷垃,谁叫我是一个母驴”,见到我很奇怪,问我:光临寒舍,有何贵干啊?

我一五一十的道明来意,大表哥脸憋的铁青,一抖一抖的控制着笑说:这事啊…不用找俺妈,她老了,帮不上忙,,你年轻,自己就可以配啊,我教你,大裤衩子脱了,趴在牛背上半个小时别动,就可以配上了,保你能生崽……

我万没料到自己还有这样的超能力,不禁感慨老爸前面的二百块钱花的太冤枉了,回到家,见那母牛躺在树荫下,我犹豫了片刻,褪下了裤裤,扒在了牛背上。

夏天的牛背,滚烫滚烫,还有浓浓的异性油味,像现在许多天没洗头的美女一样臭臭的,但我一点也不觉得辛苦,满头大汗趴的几乎中暑,后来觉得差不多了,这才头晕目眩的起来。

想起老爸说这头母牛不孕不育,为了巩固成果,我又抽空配了几次,有一次还被村里老李头看见了,他一脸震惊:你干啥?

我理直气壮:给牛配总啊!他一把薅起我劈头一巴掌:给我起来!你个死犊子!我单身几十年都没敢这样,你这是要逆天啊?我哇哇的哭了…

只要功夫深,铁棒磨成针,两个月后,老爸看着那头母牛逐渐挺起的肚子,笑了:终于怀上了!儿啊,配成功了,以后有牛犊子了!

我欣喜难耐,奔走相告通知了所有的伙伴:咱家牛怀孕了!是我配的!

望着小伙伴们一副仰慕的神情,我骄傲极了,和他们分享了配牛的经验,听的他们一愣一愣的,和我同龄的小华甚至说:大金哥,以后我想怀孕,你也帮我配配好吗?艾玛,多大个事呀?我欣然应允:准奏!…

转眼已是冬天,母牛下崽的时间到了,我喊来了所有的伙伴,一起见证奇迹的时刻,因为他们说,谁的种下的娃就像谁,我要让他们见识见识这头像我的牛犊,好证明我没有吹牛…

生产顺利,还是个双胞胎,我凑上前拨弄着小牛犊,问他们:像不像?像不像我?

有的说不像,更多的伙伴说是有点像,都是长长的大驴脸 ,忙到满头大汗的老爸大概听出了苗头,问我:你在说些啥?

我自豪的一拍干瘪的胸膛:这牛的总是我配的!以后咱家再也不用花钱去找牛的大姨妈配总了!

老爸惊了:咋配的?我熟练的一脱棉裤,当场示范了起来…

后来就不说了,那天老爸把我捆起来,在梨树上吊了一天,还跑到大姨妈家,然后就听说刚结婚的大表哥,正在蹲厕所被大姨夫打的提着裤子翻山越岭的跑……

童年的无心之失,造成了我长大后找对象的困难重重,牵线的媒婆到女方家一说是我,就被他们轰了出来,这就是我大龄单身的原因,直接导致我四十多岁,才娶到二十岁的老婆,哭辽……

    Like0 0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