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十五六岁,放了暑假,天热,不想出去干农活,每天饭后,我就一本正经的拿出暑假作业,开始眉头深锁做功课。

老爸见我学到了两耳不闻天下事的境界,就放弃了让我出去干活的念头,只是交待:顺便把院子里的桃子看一下,别等人家来摘了。

那棵桃树有些年头了,结满了红通通成熟的桃子,老爸每天都摘一些去集市上卖,又大又脆。

跟我一样守家看门的还有几个小孩,都才八九岁,大运守他院子的梨,那梨状若葫芦,汁多蜜甜;顺利守他家晒在墙头的十多盆豆醤,他家祖传豆醤生意,就搁那哂,足足晒够一百八十天。

铁旦守他家晒的鱼干,他爹是渔夫,每天都有掐不完的小鱼要晒。

其实大人的担心都是多余的,你想啊,我家院墙很高,要偷还得搬梯子,大运家墙上竖有玻璃碴子,倘若谁胆敢行窍,那些玻璃碴子能让他变成斑马。

顺利家的豆瓣酱更不用提了,没晒好的发酵半成品,跟翔一样,白送都没人要,铁旦的鱼干倒是有个邻村的地痞明偷实抢了一次,但正巧铁旦赶苍蝇烦燥,用敌敌畏化水把鱼喷过,那痞子一家差点死的整整齐齐,虽说铁旦后来不敢喷了,他爹也只能去外地卖鱼干,但早已威名远扬。

既然都没事,大人们一走,我们就凑一起,在大树下打扑克,赌注分别是桃子、梨、晒好的酱和小鱼干,当然鱼干我们都害怕,泡个三天三夜才敢吃。

那天正在打牌,无意中聊到了女人(小孩虽然不懂事,但有时也有虎狼之词),大运说:女的跟男的长的不一样。

顺利和铁旦骂他不要脸,大运急了:你要脸?你没偷看?

我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问:偷看啥?

大运一拍小桌,指着铁蛋和顺利:谁说我跟谁急!

他俩果然噤若寒蝉,我觉得里面有文章,一把掐住顺利的脖子:说!偷看啥了?

顺利嗷嗷喊疼,求饶道:我说我说,西头小霞爱干净,每天下午要洗好几次枣…

小霞跟我同属高中同学,虽不在一个班,但我对她甚是喜欢,惊问:你们偷看她了?

“就看了两次,他房间后墙有块砖渣能抠掉,有个小窟窿…”

对于这样道德败坏的祖国小花朵,我实在不耻和他们为伍,当下收了小桌,牌不打了,回家!

我解散牌局还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小霞和我关系比较好,我得去看看她是不是真的在洗枣,如果属实,得提醒她要注意保护自己。

我溜出家门,为了不让那三个混小子看见,钻进竹林抄小路到了小霞家的后墙,她家屋后也是竹林,不用担心被人看见,摸索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他们所说的砖渣。

小心翼翼的抠了出来,果然有个小洞,闭上一只眼伸头缩脖朝里一看,真的是小霞卧室。

小霞正经危坐在那写作业,我看了许久,她没洗旦,正打算走,小霞起身了!

来都来了,再等等,果然小霞哼着歌,打来了一盆洗枣水,我的心呯呯乱跳起来!

她关上房门,把洗枣水端到了桌边,脱了凉鞋坐到椅子上,井拔凉冰冷,她嘴里丝丝的吸气,开始泡脚。

我特么库子都拖了,你就给我看这个?又等了半天,小霞一边用两脚玩水,一边还拿着本书看了起来。良久,她穿鞋去倒了水,回来继续写作业!

啥也没看到,回到家里,我去问大运:你们真看到小霞洗枣了?确定不是洗脚?

大运惊了:你去偷看了?我连连摆手:没有没有!

大运说:她人好怪,先是洗脚,再过大约一个小时就开始洗枣!

原来如此,是回来的太早了,这剧情,跟夜里在录像厅看武打片,不等到十二点就没有惊喜一样,今天是看不成了,傍晚了,得烧晚饭了。

第二天下午,我草草收了牌局,又从竹林摸到了小霞家的后墙,掏开那块三角形砖头,剧情如出一辙,办作业,打水泡脚,倒水继续写作业。

今天可不能再错过机会了,我掏出了老爸放在家里的上海牌手表,拿在手上看着时间。

焦急的等待,一分一秒都是煎熬。

大运诚不欺我,一小时后,小霞起身,再次打来一盆井拔凉,关上房门!

这是要洗枣了!哈哈,我兴奋的直搓手!可能太热了,小霞先撩了几下水在脸上,用手一抹呸呸了几下,忽然一把拉上了床前的拉帘!紧接着,哗哗哗的水声传了出来。

神马情况?我运气这么衰?他们啥都看到了,轮到我就躲拉帘后面了?

随后我马上安慰自己:一定是最后拉开拉帘出来换衣服!再看一会!

然而我真是想多了,过了一会,小霞穿着另外一套衣服出来了!我沮丧的塞好砖渣,失望之极的回家了。

坐那发呆半天,一摸口袋,表不见了!翻竹林墙头掉了?还是往口袋里没塞进去?赶紧去找!

重新找到了小霞的后墙,万幸,表还在地上,捡起来想走,听到里面人声嘈杂,拉开砖头一看,玛的,大运顺子铁蛋小霞,正在吃我家的桃子!桌上放了半蛇皮袋!

别问我怎么知道那桃子是我家的,村里只有我家一棵桃子树!小霞还边吃还边说:合伙偷两次算了,这够吃一星期了!……

    Like0 1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