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大段子

杀手:我主人真神机妙算!

富翁正在遛狗,一个杀手从草丛里蹿出来,啪啪两枪把狗打死了。富翁大怒:你杀我的狗干什么?

杀手冷笑一声:有人花500万,让我取了你的狗命富翁看了一眼杀手,激动地握住他手说:你的语文老师是谁?我要给她发个红包!

第二天,杀手再次从草丛中窜出来,抢走了富翁的爱疯手机,富豪说:你抢我苹果干嘛?

杀手说,因为有人出钱一千万要让我取你的首级(手机)。富翁激动地握住他手说:你的语文老师是谁?我要再发个大红包! …

聊聊七年之痒那些事

我老婆一米六三,体重95斤,该数字来源于她的自述,具体多重?别问那么仔细,她称重的时候从不让我看,我也不清楚,目测两个磨盘都不止95斤。

总之在北方老娘们里面,也算是苗条的。

别以为苗条人睡觉就不占地方,刚结婚时,是夏天,一张床她占百分之八十,两米的床我只占一小条。

四仰八叉睡相惨不忍睹,关键她睡着了还会托马斯回旋,属闹钟的,要么就是圆规进化来的,随便一躺她都能在床上划几个圈,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倘若拦住,扑腾就是一脚。 …

神经搭错凉凉了

年轻时的老爸也算是十里八村的知名人物,只因拉的一手好二胡。有人家里办事,请乐队需要二胡的多半会来找老爸,这也为家里带来一份收入……

老爸也是个敬业的人,农闲时就会在家门前的老槐树下练练二胡。由于二胡的特性,老爸多半参与的是丧事,拉的最多的就是哀乐。

正所谓龙生龙,凤生凤,在老爸的熏陶下,时间一久我也能拉上一段!虽然是哀乐,拉的还比较稚嫩,可这在当时的小孩中可是了不得,好多大人都夸我聪明,小伙伴都开始崇拜我,没多久,我就膨胀了,开始到处显摆……

趁老爸老妈出去干农活时偷老爸的二胡在小伙伴家拉哀乐,众多小伙伴分工明确,扮死人的,扮哭丧的……玩的不亦乐乎! …

单相思王小翠不能断

高中时,流行写日记,喜笑怒骂无人诉说的隐私,都用一支秃笔尽情书写在日记本上,直抒胸臆,非常的痛快。

日记最怕秘密外泻,倘若被人偷看,那感觉,无异于女生被人偷撩裙子看到破了几个洞的碎花裤头,必会以死相搏,即便是最亲近的爸妈偷看也不行。

然而天下偷看孩子日记的父母太多了,我爸也是其中一个,总是剜孔打洞的想刺探我的隐私。

那天我发现日记被翻了,气得浑身哆嗦,弟妹都没在家,老妈不识字写,肯定是我爸!太不尊重人了! …

老爸战斗力在不断攀升

小时候经常和村里的伙伴捉迷藏,为了得到捉迷藏王的称号,那天下午我拿着家里的铁锹在乡间小路边挖了一个洞,刚好可以躲在里面。

游戏开始,我急不可耐的蹲躲在洞里,扒拉扒拉周边的杂草挡住自己冒出来的头,等待着胜利。

那天的确胜利了,蹲坐在洞里睡了不知道多久没人找到我……

“小鸟……你个小bi崽子死哪去了!” …

满嘴下流话的鹦鹉

一个小伙子收到一件生日礼物,是一只会说话的鹦鹉。可是很快发现这只鹦鹉满嘴脏话,非常粗鲁。

他决心改变这只鹦鹉。每天对它说礼貌用语,教它文明的词汇,放轻柔的音乐,可是一点作用也没有,鹦鹉仍是满嘴下流话。

他生气地冲鹦鹉喊,鹦鹉冲着他喊得更响。

他气愤到了极点,把鹦鹉连笼子一起扔进冰箱里。几秒钟后,他听见鹦鹉在里面扑腾、叫喊、咒骂。 …

熊和野兔

在一个森林里,一个会魔法的青蛙在散步,这个森林实在太大了,以至于青蛙很难看到其它动物。一天,它碰巧看到一只熊在追逐一只野兔,准备用它做晚餐。青蛙让它们停下来,说:“因为你们目前是我见到的仅有的两种动物,因此我将立刻实现你们的三个心愿……,熊,你先说。”

熊想了一会儿说:“我希望在这个森林里,除我之外,所有的熊都是雌的。”野兔希望得到一个坚硬的头盔,于是,一个头盔立即戴在了它头上。熊想不到野兔这样愚笨,白白浪费了自己实现梦想的良机。

熊得意地说出了第二个心愿:“我希望,在附近的森林里,所有的熊都是雌的。”野兔的第二个心愿是得到一辆摩托车。很快它便跨在摩托车上,启动发动机。熊很奇怪野兔竟然会有这么糊涂的心愿,毕竟野兔可以提出得到一大笔钱,然后再买摩托车呀!

最后一个心愿,熊认真地想了一会儿说:“我希望这个世界上,除我之外,所有的熊都是雌的。” …

给我100万,七天后归还本金的我=300万土豪

你的财富不是靠勤奋得来的!!

如果给你100万人民币,7天之后让你归还本金,你要怎么做才能够实现利益的最大化呢?

给你算笔账啊,首先你要拿你这个100万到银行去开一个定存的存单,时间是一年,然后拿着这个100万的一年定期的存单呢去办理一个质押贷款,一般你可以贷款到最高的额度是存单面值的90%,也就是你可以贷到90万的人民币,你现在拿着你这个存单质押贷款带过来的90万全款,买一套房子。

现在你手上有什么呢,你手上会有一个100万的存款,然后名下会有一个价值90万的全款的房子,你的这个信用是一个非常优质的信用,现在你用这个房子再到其他的银行去进行一个抵押的贷款,你可以贷到70%,也就都是63万人民币,然后你拿着这63万再去首付买房,一般首付是百分之三十啊,无论是一套房还是多套房,你可以买到价值210万的房产。 …

十里开外老实人

堂哥喜欢隔壁村的一个女孩,但苦于没机会和她搭话,每次看着她的车飞奔过我们村口时就只能望着排气管叹气……

看着堂哥单相思的样子我忍不住说道:要不我们找个天晴的日子,把村口那段黄泥路浇上水,等到她车打滑爬不上去时我们再去帮忙,然后你借故搭话?……

堂哥一寻思觉得能行就答应了,那天一切都按我们的计划进行,女孩的车也在此打滑,我接到守在路边的堂哥电话就慢悠悠的去了……

看着堂哥在女孩身边跑去跑来的献殷勤,我默默的在路上铺了层鹅卵石,感觉不会再打滑时为了给堂哥争取点时间我又挑了几担水把车也洗了… …

班花说我累了

同学聚会上,昔年的班花心情有些不好,有男生趁机劝酒,有点不怀好意,我心疼她,就帮她挡酒,她心怀感激,跟我坐一起,和我倾诉心事。

她说:“哥,你说我都30了,还没个对象,我妈天天催,天天催!”我说:“是不是要求太高了?”班花说:“哪有什么要求,只要是男的就行了!”听说要求这么低,我跃跃欲试,毛遂自荐:“你看我行不?”班花突然握住我的手,有些激动的说:“哥,12年了,我终于等到你这句话了!”

我这才知道,班花暗恋我这么久,趁着酒劲,我抽了自己一大耳刮子,居然如此的不懂事,让我的班花孤独的度过了12年。我要是早点松口,我们孩子都12岁了。

我们越聊越激动,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提出告辞,两人手拉着手在街上散步,一路上说不完的话,足足说了三个小时。 …

偷偷两次就算了

那年我十五六岁,放了暑假,天热,不想出去干农活,每天饭后,我就一本正经的拿出暑假作业,开始眉头深锁做功课。

老爸见我学到了两耳不闻天下事的境界,就放弃了让我出去干活的念头,只是交待:顺便把院子里的桃子看一下,别等人家来摘了。

那棵桃树有些年头了,结满了红通通成熟的桃子,老爸每天都摘一些去集市上卖,又大又脆。

跟我一样守家看门的还有几个小孩,都才八九岁,大运守他院子的梨,那梨状若葫芦,汁多蜜甜;顺利守他家晒在墙头的十多盆豆醤,他家祖传豆醤生意,就搁那哂,足足晒够一百八十天。 …

单身几十年都没敢这样干

依稀记得,八九岁那年,家里养了一头母水牛。

那时的牛,可以说是农家最值钱的东西,老爸对这头母牛呵护有加,常常没事就用稻草包裹泡发的黄豆喂它,帮它打牛虻清洗身上的污泥,闲暇下来,还头靠在伏地的母牛身上睡午觉,上演着一幕幕人牛未了情。

我问老爸,为什么对牛这么好?老爸说:做牛不容易啊,不仅要耕田,还得下崽。

可我从没见过这头牛下崽,就问什么时候能下啊?老爸说:等牛大姨妈来了,帮它配个总就能下了。 …

祖孙三代轮流盘

那年,夜里甚是无聊,加了一个附近的相亲群。群里很热闹,冒泡的美女层出不穷。

毕竟自己已经是四旬老汉,没好意思搭讪,就静静的看着她们装某,正打算关灯休息时,一条@所有人的信息吸引了我!

是一个叫玲玲的女孩发的:群里有大叔吗?

我点开头像,一个萌萌哒美少女,或者说更像一个学生妹,清纯可人,甜到骨头那种。 …

大胖的诱惑

都快30岁了,至今还没结婚,只因几年前一件事坏了名声。如果你身边有叫茜茜的女孩,请告诉她当年的事全是误会…

事情还得我从小玩到大的死党大胖说起…

我和大胖毕业后在同一个城市工作,那时候都是单身就合租在一起,两个大老爷们在一起难免都会互掐!

那天休息,我约了女神茜茜晚上看电影,在家得意洋洋准备赴约事项,大胖见我如此得意,丫开始使坏! …

毛辣丁丁的忐忑

那年初二,因为我那二逼同桌乱说话被我爸打进医院,休学一年,回来时再读初二。

可报名时又遇见了他,本来我打算装着没看见,可他却看见了我,扬手就喊道:孙子你也来报名了啊!

想起被我爸打的画面,我就不想理他,可又觉得有些奇怪,就问道:你特么不是该读初三了吗,咋来初二窗口报名?

他拿着报名单就拉我去了厕所,一进门褪下裤子,指着两瓣被打的像煮熟的茶叶蛋一样的臀部道:你以为就你被打住院?我也被打了。 …

DNA之花别人家彩礼娶媳妇

爸爸长期觉得我儿子和我长得不像,最终瞒着我,带我儿子去做DNA了,结果显示爷孙俩并无半毛钱关系。

老婆哭得要死要活愿意以死证明自己的清白。于是,我亲自和儿子做了一次DNA检测,结果显示,二人系父子关系。

接着,我和我爸又去做了DNA检测,结果显示,我俩并无半毛钱关系。

老妈哭得要死要活,愿意以死证明自身的清白。于是,我又和老妈做了一次DNA检测,结果显示,我俩同样无半毛钱关系。 …

无法解释

一个农民坐在邻里的饭馆里喝酒。一个人走进来问农夫:“嘿,你为什么坐在这里喝醉了?”

农民:有些事情你就是无法解释。

男人:那么发生了什么,这么怕?

农夫:今天我坐在奶牛旁边挤奶。正当我把桶装满的时候,她把她的左腿踢了过去。 …

不要我背走了哈

大学的夜生活相当无聊。

那天晚饭后,几个室友和女朋友约会去了,空荡荡的宿舍就剩我和小唐两个单身狗。

小唐紧锁眉头,猴着腮猛嘬几口烟后,对我说:听说对面医学院妹子多男的少,咱俩去那边钓钓吧,上个月隔壁班一个男生就钓了一个。

我放下书苦笑一下:没听说那男生最多一天脑袋被扎了八针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