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嘴八舌鞠躬手杖

大学毕业那年,回家以后去隔壁县一个亲戚家玩,回去的前一天喝酒唱歌嗨过头,脸色惨白,嗓子哑了说不出话,亲戚送了一根很漂亮的手杖,让我回去带给我外公用。 #内容引起思索

上车较早,客运车没按位子坐,先上车先挑,写了个字条给司机,说在哪下,然后在前排一个宽敞的位子坐下来,行李放好,手杖靠身边,闭目养神。

人陆陆续续的上车了,我迷迷糊糊觉得有人推我,是个精神矍铄的老头,声若洪钟,:“年轻人坐后面去,我要坐这里。”我正迷糊着,没反应过来,老头动手拉了,我懵懵懂懂的,顺手杵着手杖站起来,茫然又无助的样子。

司机不干了,怒斥老头,去掉粗口的原话是:“别人聋哑人,脚又不方便,你还和他抢位子,滚下去,老子不赚你的臭钱。”我一听不对啊,这是误会,急忙想解释,又说不出来,嘴上一张一合,手上禁不住比划了两下。 …
More

生米煮成了爆米花 – 江南皮革厂

幼时家境贫寒,辍学较早,随着打工大军南下,到了南方一个城市。

可同伴们都找到工作了,我却因为是个童工,寻找工作处处碰壁,没人敢冒着巨额罚款的风险收留我。

那时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饭量大,每天在老乡工地蹭饭吃,终于在一个下着毛毛雨的星期天,老乡们都哭了,说我太能吃,实在是受不了,一齐出面去一个皮革厂,帮我找了个没有工资,做学徒工的活。

我永远记得那个雨天,我背着自己简陋的行李,手里紧紧握着老乡众筹为我买的牙刷,去了那个很大的皮革厂。 …
More

放冰箱冻好,理论上是可以接回去的

腊月的时候回老家比较早,老家冷,很羞耻的说,嘘嘘的时候,幸亏包*皮长,不然都冻得都找不着工具了。

无聊和媳妇儿说起这些,不料惹了事,被她偷窥我嘘嘘后,说怪不得女人都会有妇科病,你这两手托着包*皮嘘嘘能干净?快去割了!

奉劝大家别找医护人员做媳妇儿,,洁癖大大的,雷厉风行,身上的羽绒服都被她拽得后面跑到前面了,非得去医院!

割就割吧,不巧手术的竟然是曾经倒追过洒家的女同学,特么的那货全程憋笑,戴着口罩我都能感受到她心中的笑意。 …
More

要是富贵来的容易,头上一定顶点绿

我哥的一个发小,他的发家致富经历让我耳目一新,简直就是一代神人,这是他跟我哥讲的他的经历。

前女友当初劈腿我老板,所以老板也成了前老板。

后来前女友给我打电话,说她怀上了老板的孩子,但老板这狗娘养的不认账,该咋办?

我不定声色的对她说,孩子生下来吧,我养。 …
More

王寡妇的初恋

寡妇二字本无贬义,但在旧社会封建思想过重,寡妇也被冠以不祥之人的定义!而这个这个故事也是一个与寡妇有关的事……

那天是个傍晚,老爸吃完饭不知道野哪里去了。老妈让我出去找他,没想到在村里王寡妇家找到了!老爸还在偷偷摸摸帮王寡妇搬稻谷……

从他们的对话中发现王寡妇还是老爸的初恋,现在王寡妇孤身一人,老爸有空就偷偷帮帮她!

老爸发现了暗中的我,吓的最后一包稻谷扔出老远,抓住我就开始求菩萨,让我别告诉老妈!那姿态完全没有揍我时的飒爽英姿,说罢还掏出五块钱给我,一副好兄弟的表情拍拍我肩膀…… …
More

他们发现我时见我满身大汗!

在我老家,过年有初一娘,初二郎的说法!意思就是初一拜父母,初二拜岳父母!女票家在广东,而我老家在湖南!

这天出发去女票家,去之前多少打扮了下,刮了下胡子!猛然想起腚眼周围也有“胡子”,感觉平时也没啥用,索性拿个镜子照着腚眼,把腚眼周围的毛毛刮的光溜溜……

初二那天,湖南还很冷!出门前裤子外套里面还是穿着保暖内衣,殊不知到了广东,噩梦一步步开始降临在我身上……

广东天气热,那特么完全是两个季节!本来就穿的多,加上这边天气热,腚眼周围光溜溜的就出了汗,没了毛毛的摩擦力,走个路屁.股两掰肉之间就像抹了沐浴露般来回跐溜,越跐溜越出汗…… …
More

大展宏图!

小华,我一朋友。身材中等,偏瘦,有点小帅。

三七分的头型永远是一丝不苟,永远随身带一把梳子,

永远是笔挺的裤子,永远锃亮的皮鞋,永远是白色衬衣,

衬衣上口袋里永远放着一包当时最贵的烟,烟里面永远只有一根,这根烟永远也不抽, …
More

羊见愁的舞台事故

大学的时候,因为一个舞蹈演员脚扭伤了,我临时受命,参加学校大型晚会的舞蹈。

经过紧张的排练,我明白了我的任务很简单,就是饰演一个牧羊人,按着一只羊(人穿道具服装扮演的)的背,跳过来,跳过去。 #爆笑故事

表现出大草原上一个牧羊人欢快的心情!

彩排没有问题,等到上台的时候,我跳到第三次的时候,也许太累了,膝盖撞到了羊的脸,羊站了起来把我摔地上。 …
More

我现在只想撞羊!

我老家的羊都是一副德 行!趁人不备,就从后面撞人。我就被撞过好几次。

有一次,我蹲在田间,把炮仗插在牛 粪上,刚点燃,后面一股巨力撞来!

我往前一扑,牛 粪迎面炸开…… #爆笑故事

还有一次,正值我青春年华,我长得一米七左右了,我看到李大妈在河边洗衣服。 …
More

小妖走后提不起力气

有一姐妹叫小妖,特爽利的一个人,说话嘎嘣溜脆的,像机关枪一样,能把活人说死喽,也能把死人说活喽!

据说有一回,其男友因不堪耳朵受辱,要以死名志,哒哒哒滴跑到窗边作势要跳楼,大声嚷嚷着“这日子没法过了,师傅,您饶了我吧!”

小妖坐在床边磕着瓜子闲闲地说道“有种你就跳,咱家这是二楼,摔不死摔残了我可不养你!”

小男友看了看窗外,挣扎了好久,最后灰溜溜地来到了床边,甜甜的说“师傅,我还跟你继续取经吧!” …
More

猴子,你的牌局开始了!

老妈一生勤劳节俭,唯一喜欢的就是用扑克牌斗地主。

她一到了牌桌上,开心又陶醉,输赢也不大,纯粹图一乐呵,所以老爸也不去说她。

老妈经年累月的玩这种游戏,入戏很深,经常语出惊人。

印象最深的是我七岁那年刚上学,我背着书包到了学校,老师要求来送行的家长都鼓励孩子一句话,有的说好好听话别捣蛋,有说用心听讲之类的。 …
More

一则关于我怎样拍老班马屁的流言

初中的时候,学校里学生和老师的厕所是分开的。

至于为什么会分开,年纪稍大点的人都知道,以前的厕所蹲坑之间是没有遮挡的。想像一下,同学之间可以把“屎”言欢,要是你身边蹲着数学老师,你和他聊什么?聊抛物线吗?

再说了,师道尊严还要不要了?都看光光了,以后还怎么愉快的教训你!

所以分开最好,一别两宽,各自欢喜,免得尴尬! …
More

不肖子孙今天要教训小爷了

本人七零后,幼时基本是的放养状态,所以养成了我极其顽劣的个性。

后来上了学…那些老师简直就是我的克星啊,就没超过三天不揪耳朵挨揍的。

貌似我的耳朵也比别人的耐疼力强,半年揪下来,不扯的又扁又大我都毫不在乎。

老师气急了,最后像扔铅球一样转着圈揪,虽然我早就练成了随着老师的手奔跑借力还力的本领,但纵然跑的双腿如飞转的呼啦圈一样,也还是常常被扯的耳朵失去弹性。 …
More

这味道自然,古朴,还带着原始的青草味

我们村的二狗子,初中没念完就跟他叔叔在外混了几年,回来后俨然成了个人物,张口闭口就是人家大城市的人如何如何……

说话也不好好说了,常常还蹦出几句普通话。

我和外甥文文闲时都爱听他讲讲外面的故事,觉得他老牛逼了。

那是个多事的暑假,狗哥喜欢上了村花小美姐。这不又在练吉他,准备在小美姐生日上露一手。 …
More

哪里来的小和尚?可爱死了!

小时候的我,受武侠片的影响,天天地想着上少林寺学武功,当武林盟主,锄强扶弱,劫富济贫!

经常领着一群小朋友在小区里横冲直闯!肆意妄为!一下用弹弓把王叔叔家的玻璃打碎了,说他家窗户夜里不关会有黑衣人出没!要伸张正义。一下把李阿姨家的自行车推到了张爷爷家,说要劫富济贫!结果,屁股开了花!

爸妈忍无可忍,那年夏天把我送到了乡下奶奶家!说让我修身养性,我就奇了怪了,一个七岁的小孩,修什么身,养什么性?我估计他们是烦透了我!

那时候,三姑姑还没有嫁人,对我的大侠风范早有了解,跟我约法三章,她屋里的东西不许碰!我哪儿管那些,经常趁她不在的时候,乱翻她的东西。 …
More

老舅,你到底带了几根冰棒出来!

外甥文文小我两岁,我俩从小一起长大,关系处得跟亲兄弟一样!但有时候也挺烦他的,时常作弄他一下。

文文的意志很坚定,有种任你虐我千百遍,我仍待你如初恋的意思。依然一如既往的和我形影不离。

只是偶尔在老爸打我打累了的时候,给外公倒杯水什么的。

一年暑假,老爸的那个乡镇小破厂要搞什么第三产业。从外地引进来一台冰棒生产机。 …
More

你什么都不用说,我知道不是你的错

第一次出去打工,我是怀着悲壮的心情去的。

因为前不久,老爸看我毕业后整天无所事事,于是想跟我谈谈心。

那天晚上,老爸整了点酒,还破例给我也倒了一杯。他抿了口酒说:“今天给你交个底,免得老子不晓得儿子的本事,儿子不晓得老子的家当,家里的条件不能给你任何帮助,以后一切只能靠你自己了……”

还说了很多,我记不大清了,但意思我懂了,看来只能自己闯了。 …
More

五毒俱全,这就是五毒俱全…

老家门前有两棵树,一棵是桃树,另一棵也是桃树。不同的是一棵开白色花,另一棵是开粉色花。

故事就从桃树下开始了。

晚饭后同往常一样,波波,耗子和我,村里的“祸祸三人组”在桃树下集合了。

小时的农村,晚上是没有电的,看不成电视的半大小子,就只能自己找乐子了。 …
More

上个厕所搞的跟特么拜神一样

那是一个冬天的早上,我同桌说要去上个厕所。

学校冬天的厕所比夏天好太多了,没有污水横流,没有蠕动的白色物体,没有刺鼻的氨气味道,每坨便便掉下去时也不用抬一下屁股,以免溅到粪水。

美中不足的是厕所漏风,屁股有点冷,还有就是因为冻上的原因,有时候堆的有点高。

所以同学们上次厕所都会带好多纸,蹲下前,点上几张纸暖暖坑。让那些脏物融化点,自然流下去,腾点地方出来。 …
More

我的物理是体育老师教的

我的物理是体育老师教的,这不是玩笑,我以人格保证我以下所述全是真实发生过的。

初二那年我们学校开的物理课,不知道什么原因竟让学校的体育老师教我们物理。

那时候小孩都单纯,家长也都还停留在——孩子交给老师不听话只管揍的阶段。

就这样教体育的X老师就光荣上岗了。 …
More

胡老大的一点不灭火星

胡老大自然姓胡,因在那个年代当过老大,村里人都戏称他为“胡老大”。

胡老大瘦骨嶙峋,皮肤黝黑发亮,头顶光溜溜的没一根头发,腿略微有点瘸,有时会拄拐。他的眼睛大的仿佛眼眶都装不下了,直直的突出来,甚是吓人。

我们村的大人吓唬小孩从不是什么夜猫子,老妖婆这类的。只要一句胡老大来了,再闹的小孩都安静的像鹌鹑一样,屡试不爽。

我小时候就怕他怕得厉害。直到长大后才好些。 …
More

只剩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

本人80后,出生那天,大姐结婚都半年了。她抱着我笑着说:真是亲妈,知道我马上要小孩了,先生一个让我练练手!

就这样,外甥小我两岁,从记事起,他就像个跟屁虫一样走哪跟哪,活脱脱成了我身后的小尾巴。

我俩一起长大,形影不离处的跟亲兄弟一样。姐家负担较轻,小零食也多。外甥对我很是孝顺,经常拿点出来他一口我一口的分着吃。

八岁那年暑假,一天午后外甥如往常一样过来找我玩。看到我兴奋的说,家里今天来客人了,从远远的地方带来好多橘子,甜的我连籽都吞下去了。本想留一半给你,可我实在忍不住就全吃了! …
More

他妈的我该怎么办,都三天了

结婚三年了,他还是一事无成,做着公司里的一名小职员,虽然不能像其他富贵人家一样,吃香喝辣,但也能凑合着过…

这天中午,他突然跑回家中,头发凌乱,目光呆滞,一身酒气,我就隐约感觉,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我故作平静,淡定的问他:“今天中午就下班了?下午没活吗?你喝酒了?”

老公终于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痛哭流涕:“我被开除了…” …
More

惋惜一个人完美一生的谢幕

这还是我第一次进酒吧,好紧张,好紧张…耀眼的灯光,吵杂的音乐,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

我找了一个空位坐了下来,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就开始摆弄着手机…

这时,一个成熟男人坐在了我的旁边,他很熟练的点了两杯酒,递给了我,说道:“美女,一个人吗?看你心事重重,需不需要找人倾诉…” #爆笑故事

我腼腆的笑了一下,喝了一口他递给我的酒,说道:“一个人,第一次,有点紧张,有点害怕…” …
More

一个大老爷们,怎么这么磨叽

在电影院里看电影,电影刚放了十几分钟,他就在我左边不停的小声抱怨:“我就说不看这个,就是不停,还说我什么大男子主义,说啥是啥,我说不看这电影,你听了吗?”

我小声安慰道:“你也别这么悲观,这电影评分挺高的,你看就完了…”

他喝了一口水,说道:“我不是说这电影不好看,而是说这个事,我说这个衣服不好看,不听!非要买,穿一次就扔一边了…我说这个东西不好吃,不听!非要吃,吃两口就扔给我了!”

我淡定的说道:“你一个大老爷们,怎么这么磨叽,唠叨个不停,你还不乐意了!你迁就一下怎么了?为你洗衣做饭,生儿育女,还要出去上班挣钱,你有啥可抱怨的!” …
More

老板请客,不如大家一起尝尝

遥想当年刚走出校园的日子,满是无奈,找工作难啊!虽极不情愿,也不得不先进入一家家具厂呆着。

话说这家老板虽万贯家财,却抠门至极。抠门至何种程度呢?不说公司的饮用水是自来水了,就说我这个采购垫资为公司买材料,报销时,个位上的数绝对是被抹去的。所以,我们暗地里都叫他“老抠”。

给他打工的三个月,向家里要钱要了三个月,那是郁郁寡欢的三个月。日子是靠熬出来的,终于,由于坚持不懈的投放简历,最终有了回报,确定下周可以上班。

正准备向老抠迟职,却见他兴奋的蹦出办公室,说敲定了一单一千多万的合约,要请我们去西餐厅庆祝一下。当时啊,我抬头望望窗外,要确定太阳是否从西边升起! …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