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满吧,少了怕说咱不行!

一件埋藏在心底多年的糗事。

朋友们总是好奇,为什么我和我弟会相差十七岁,这要从我十六岁那年说起…

那年航校来挑学员,诺大一个学校两千多人,只有我通过层层筛选进入最后的体.检。心里有庆幸、有喜悦、有忐忑。

我爸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自称是中原黄土地大学修理地球系在读刨地研究生,去过最远的地方是到镇上赶集。 …
More

我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

他叫康老二,是我在童年时代的死敌……

也不知上辈子我哥俩造什么孽了,两个人不能相遇,不能对视,只要碰一块,准得躺一个……

互相诋毁,相互攀比,谁都不服谁,这么说吧,我特么吃口屎,丫准吃两口,抹完嘴还挑衅的看着我……

我俩同村,同校,还是同桌,命运的大手,注定推动着我俩纠缠不清的“孽缘”…… …
More

谁一脸嫖客的样子?

作为一个刚从看守所出来的人,我想说现在的JC真是火眼金睛!我奉劝大家一句还是不要以身试法以免悔恨终身!

Xx年的那个夜晚,我在外地出差,晚上的时候躺在床上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忽然宾馆的座机响了,我接起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一个魅惑的声音:先生,需要特殊服务吗?白领模特大学生都有,只要800包夜。

一时欲望战胜了道德与理智,我说了一句找个大学生上来吧。

过了不到半个小时,我的房门被轻轻的叩响,我紧张的打开门,门票一个亭亭玉立的女子,半分看不出妖艳媚俗的气质,她彬彬有礼的说道:先生很高兴为您服务。 …
More

十八岁的孤山

前段时间,我们公司组织到孤山去玩。

山脚下有一个水塘,因为我刚喝了酸奶,有些滴到手上了,一直粘粘的。

于是就去那里洗手,这个时候突然跳了一只青蛙出来。

我正打算去逗弄一番,没想到它竟然开口说话了:切尔西2:1胜曼城,然后就跳着走了。 …
More

阿丽嘴大还有点漏气!

初恋,大家都有吧,今天来和大家聊聊我的荒唐初恋。

那是初三下半年,我和同班的阿丽基本对上眼了,逮住机会就一起溜到外面走一圈。

那时的感情,是纯洁的,在清晨在夜晚在风中,也就手拉手,偶尔青涩的相视一笑。

青春的荷尔蒙是旺盛的,当我想要强吻阿丽时,却被她推开了,一是嫌我嘴里有大蒜味,二是…唉……,说暂时还没有触电感觉。 …
More

她学做饭的那段日子…

我和二货女票的那些事……

一次邂逅,就如同王八看绿豆,还就这么对上眼了。在一起之后才知道也许是上辈子做下的孽,这辈子来偿还……

那晚我一番强势,她彻底成了我的女人。女票捂着被子轻轻抽泣,我则在床尾一根接一根的抽起了闷烟。夺取初.夜,也许对大多数男人来说是种骄傲。但对我来说却是绑了一种使命般,这感觉,并不咋滴……

女票抽泣着拿起身旁的手机看了看,一把鼻涕一把泪嘀咕着:听说三分钟的男人都不咋滴啊! …
More

大床房也可以!

大概是大二那年冬天,雪下得很大。一个班十几个人约好下课后去洗个热水澡。

把东西收拾收拾,十几个人冒着雪天去浴室,结果学校的浴室热水供应不足,没办法洗澡。

十几个人在雪里愣住了,天很冷,但是又都非常想洗澡。

我们刚开始决定去外面浴场洗一回,但是大家口袋的钱都不多,正好带个5块洗澡钱(学校当时凭校卡,5元洗一次),外面浴场要20块钱一个人,根本不够。 …
More

三个流氓看到了饥渴的少妇

懵懂的年纪,总有那么一两个人,他们会陪你哭,陪你笑,陪你打闹,给你依靠……

可我特么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啊,让你俩从小这么祸祸我……

他叫二胖,他叫土柱…小时候,我们哥仨成天腻歪在一起,形影不离……

午后的农村,带着一丝慵懒的味道,我搬出小椅子,靠着墙壁,微微闭着双眼,享受着阳光所带来的温暖,追寻着阳光所夹杂着的那若有若无的香味…… …
More

胖妹,你这一声绝对是报复我!

下午坐公交出去办事,车上人不多,我找了个后排靠过道的座位坐下。

过了两三站,车上陆续上来十多人,座位差不多都坐满了,只剩下我旁边这一个空座位了,一个胖妹上车后径直朝我这里走来。

我侧了下身体,示意让她进去。

胖妹说道:哥你往里坐呗,我坐边上。 …
More

大爷再下三个台阶就安全了

乌鲁木齐下大雪了,路很滑。

下班后,我准备去单位旁边的蔬菜店买菜。

那家蔬菜店门前的地形是这样的:蔬菜店门口有四级台阶,从台阶上下来之后是两米宽的水泥地坪,再往前是行道树和绿化带,绕过绿化带再往前走就是马路,马路对面有一段向上的小缓坡,通往单位家属院。

我从单位大门出来后,一路小心向前走,走到家属院门口,正准备过马路,对面蔬菜店里一个老大爷手里提着袋子出来了。 …
More

放屁都能逮着火

小时候,听大人们倒霉常说的话就是:喝凉水塞牙,放屁都能逮着火。

“逮”就是引燃的意思,童年好奇,对这句方言充满了疑问,就想考证一下。

我先一口一口喝了几大瓢冷水,然而肚子涨的像气球,也没见塞住牙齿。

攻破了第一个谣言,接下来开始验证第二个放屁逮着火的正确性。 …
More

二爷棺材预热身后的气氛

那年,二爷七十多岁,身子骨仍然硬朗,可他已经开始在准备自己的后事了。

二爷年轻时各方面都很优秀,所以剩下了。

作为孤寡中的精英,二爷高瞻远瞩深谋远虑,早在二十七八岁时,眼见婚姻无望,已经计划好了身后的事。

他在自家后院种了十几棵树,几十年后,树木成材,二爷患了大病觉得时日无多大限将至,请来木匠锯了六棵。 …
More

王奶奶,这是我胡子爷爷让我为你准备的礼物

胡子爷爷!是我给大爷爷起的别具一格的称呼,因为他那一扎长而花白的胡须实在太引人注目。

胡子爷爷是典型的读死书代表,年轻时还当过村书记,可为人太过孔乙己被撤职,虽满口的书中自有颜如玉却终身未娶。

年纪大了之后,只能在我几个叔伯之间轮流寄宿,永远都是两套换洗衣服和一箱子书籍。

那晚在我家住,像往常一样,点着个煤油灯,由于眼睛不太好使,就让我念书给他听。那时的我才刚刚上学没多久,很多字都是念偏旁部首,连续几晚后我有点不耐烦了…… …
More

寒冬腊月,老爸这次估计真的凉凉了

年轻时的老爸也算是十里八村的知名人物,只因拉的一手好二胡。有人家里办事,请乐队需要二胡的多半会来找老爸,这也为家里带来一份收入……

老爸也是个敬业的人,农闲时就会在家门前的老槐树下练练二胡。由于二胡的特性,老爸多半参与的是丧事,拉的最多的就是哀乐。

正所谓龙生龙,凤生凤,在老爸的熏陶下,时间一久我也能拉上一段!虽然是哀乐,拉的还比较稚嫩,可这在当时的小孩中可是了不得,好多大人都夸我聪明,小伙伴都开始崇拜我,没多久,我就膨胀了,开始到处显摆……

趁老爸老妈出去干农活时偷老爸的二胡在小伙伴家拉哀乐,众多小伙伴分工明确,扮死人的,扮哭丧的……玩的不亦乐乎! …
More

理赔效率

一日,三个保单推销员聚在酒吧喝酒,酒到多处,牛皮也越吹越大。

这时,话题转到了自家保险公司的理赔效率。

第一个人说道:“我们公司的理赔效率高,上周星期日上午,一位客户被车撞死了,得到通知后,理赔只花了两天就OK了!”

第二个人轻蔑地一笑,说道:“我们公司的理赔效率更高,这周礼拜二,一位客户在睡眠中无声无息地死去,我们的情报员一个小时后便得到消息,第二天上午,客户的妻子发现丈夫死去的时候,邮递员已经把我们邮寄的汇款单交到了她手上。” …
More

嫂子,我这么卖力还是没吃成

中秋节放假第一天下午,同事刘哥打电话给我,邀请我去家里做客,晚上包饺子。

反正我也是一个人,稍微思考了一下就高兴的答应了。

挂断电话,我赶紧翻身起床穿衣梳洗,准备完毕之后,出门买了一袋水果就往刘哥家走去。

一路上,我哼着欢快的歌曲,心情像一朵绽放的花儿,因为刘嫂是个知性女人,像大姐,和她相处总让人感觉很愉悦。 …
More

放手一搏

我坐飞机旁边有个老哥一直在看股票,我俩聊了几句股票。他说今年行情不好,让我猜他亏了多少钱,我说:“也就十来万吧。”老哥一愣,问我:“你咋猜的呢?” #内容引起思索

我说虽然你穿着衬衫西裤,看着很商务,但是却背了个瑞士军刀牌双肩包,大老板有背这个的么?一看你就是个跑业务的,再看你戴了块阿玛尼这种杂牌子手表,三十多岁的人了,连个劳都没混上,说明收入很一般。你的衬衣是旧的,但是熨得很板正,领子也干净,这都是你老婆给你收拾的。你包上有个hello kitty小挂件,这应该是你女儿给你挂的。你自选股里都是一些5G,移动,芯片之类的公司股票,你觉得自己很懂,你应该是IT企业上班的。方方面面综合下来,你的可支配资金也就20-30万吧,结合今年的行情,亏损10万差不多了。

再看看你这个黑眼圈和与年龄不成比例的稀疏发型,压力不小啊。你老婆应该还不知道你股票亏了这么多钱。刚才看到你手机界面上还有炒虚拟币的软件,在最后一位,说明是最近刚刚下载的。如果你股票再亏,你就打算去炒虚拟币放手一搏,但是你只会亏得更惨。

说完我点了下他手机炒股软件界面,上面显示总投入28万,当前亏损10.2万。老哥沉默了,一路上再也没跟我说一句话,只是偶尔低头用食指关节揉一揉微微发红的的眼眶,飞机餐的盒饭打开了,但是没吃。

叔,你骗我!我看到你吃馒头了!

童年的记忆,如一汪汩汩而流的清泉,不时淌过浮躁的梦境,冲刷洗涤我那饱受世俗侵蚀的心灵……

犹记得那时还小,堂叔很宠我,经常带我玩,在那个零食稀少的年代,但凡他有点什么吃的,总会留一些给我。

可他自从有了对象后,一切都变了。

小婶在县国营单位上班,外地人,每到周未就会到小叔家来。 …
More

来呀!来爆啊!

临近开学,奉劝各位男同学,一定要把菊花保卫战坚持到底!!

我们宿舍四口人,已经齐聚一堂,一起到外面搓了一顿,谁知时至午夜,老三上吐下泻不止,几人合力把软成一团的老三扛到医院。

由于情况比较严重,需要马上验血验大便,验大便取样时,护士取来一跟棒子,扒下老三裤子,“吧唧”一下插进他菊花里,老三即时发出销魂的叫喊声……

待老三情况好转,那货交代,棒子入体是一阵快感由下而上,直冲脑门。 …
More

你这个怂货,是个男人就抢回来啊!

画画一直想知道我的初恋,并再三保证,我说了,每月多给五百零花钱………

那一年,暑假,我高二,燥热的天气哪有心情看书,初中辍学的发小与玩伴都有了自己的青春小伙伴,他她们在我面前不加掩饰的苏格兰调情,更加刺激着我那旺盛的荷尔蒙,女人,这时的我,满脑子的是女人啊……

国家粮,是那时农民的向往,父母为了我能跳出农门,每天逼着我复习,希望我来年可以考上大学,但是我,我每天想的是怎样才能有女人……

炎炎夏日,我给爸妈说,我去溪边的水塘看书吧,那里凉快……
其实我内心深处知道,那里有发小们的游龙戏凤,我可以学习学习…… …
More

公猪调戏双排扣的母猪

十岁左右吧,那时的农村,猪都是散养,经常会窜进田地啃食庄稼。

隔壁就有一头肥猪,屡次闯进我家油菜地,吃吃还特么拱拱。

我手持木棍驱打多次,那猪脾气挺大,会还击,经常把我拱翻在地。

这自然引起了伙伴们的哄笑,那天它再次把我拱进臭水沟,颜面尽失的我就一直想找机会要它好看。 …
More

路口那个小孩子

有一次,我在街上走,被路边一个中年人叫住。

问什么事?中年人一脸忧郁,对我说:“同志,看到路口那个小孩子了吗?”

路口,有一小家伙,看起来不超过15岁,衣服很破,坐在路口台阶上,左右瞧着。

“那孩子在那里一天了,刚才我过去问他,他说昨天帮忙搬货,没给钱,说今天在这里等着,再给他。”中年人说,“肯定是被骗了,这孩子,这么小出来,家里条件一定不好。。看他等了一天没吃东西了,真可怜。” …
More

握草,幸好没错当成振动器

有个逗逼朋友
跑到卖防狼器的地摊儿上瞧稀奇
地摊上尽是些琳琅满目的古怪玩意儿

什么小型电棍啊,防狼喷雾,指环之类的
他拿起一个带强电流的电筒
笑嘻嘻的问:老板,你这玩意儿能好使吗?
这时摊儿前有几个买货的,老板忙不过来没搭理他

这傻子拿起电筒

找到开关,就在自己身上试了一下 …
More

我吓得赶紧起身,习惯性的撩起了一条腿…

小时候在姥姥家长大,一直都是大我八岁的小姨放学后带我玩,更多的时候都是孤独的。

无聊的时候就研究身边的动物,并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猪撒尿屁股一抖一抖的,狗撒尿都是撩起一条腿。

那天晚饭后,小姨带着我,和一群女孩子去外村看露天电影,一个草垛旁边,她们窍窍私语,有说他还小,没事,有说不行,万一记事了咋弄。

最后命令我站原地不动,她们转到草垛后面去了,我以为有什么好吃的背着我,趁看管我的小姨不留神,偷溜到后面一看,居然都是在蹲着尿尿,尿少的已经事毕,屁股还有节奏的颠几下。 …
More

坏死我剁了喂狗

路过一家医院门口,看见横幅上写着:三周年院庆大酬宾,割包’皮仅收手续费50元!仅限10名。

当时我就心动了,大医院我早就问过,差不多要两千,这里仅要五十!而且仅限十名,机不可失啊。

怀着忐忑的心情咨询了一下,再次确认只收五十元后,当场决定马上割了!

脱了裤子,静静的躺在手术台上,抬头偷瞄了一眼自己的丁丁,想着以后再也不能没事揪着包’皮,绕在手指上玩了,心中竟还有了一丝淡淡的留恋。 …
More

没~没憋住…有鬼…有鬼啊…

小的时候,为了烤几个红薯吃,我在村东头生了一堆火。

该死的风把火苗吹向了二伯家的草垛,烧着了,火势迅速大了起来,熊熊浓烟冲天而起。

马上有人敲着脸盆报警,全村人都从地里扔了锄头赶了回来,拎着水桶端着脸盆呐喊着扑救,个个跑的水花四溅,连几个孩子都拿着饭碗和夜壶灌水去泼。

但都无济于事,草垛很快化为一大堆灰烬。 …
More

第一次在女同学面前露得这么彻底

那年准备结婚,就去医院做一个包皮环切手术。

我静静地躺在手术台上,毕竟还没有结过婚,有点害羞,就把裤子褪到丁丁那个位置,想等手术开始了再脱下来。

医生和护士都在忙碌的做术前准备。主刀的是一位50多岁的女医生。她问一位护士:王医生怎么还没过来?话音刚落,一个年轻的女医生走了进来。

我一看,差点从手术台上滚了下来。 …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