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相思王小翠不能断

#6867

高中时,流行写日记,喜笑怒骂无人诉说的隐私,都用一支秃笔尽情书写在日记本上,直抒胸臆,非常的痛快。

日记最怕秘密外泻,倘若被人偷看,那感觉,无异于女生被人偷撩裙子看到破了几个洞的碎花裤头,必会以死相搏,即便是最亲近的爸妈偷看也不行。

然而天下偷看孩子日记的父母太多了,我爸也是其中一个,总是剜孔打洞的想刺探我的隐私。

那天我发现日记被翻了,气得浑身哆嗦,弟妹都没在家,老妈不识字写,肯定是我爸!太不尊重人了!

本想出去冲他一阵大吼,拉开门我硬生生缩回了前进的脚步,因为多年的挨打经验告诉我,脾气不好要挨揍!想想里面又记载了单相思王小翠的事,黄家大少也会没人鸟,丢脸,更多的是记载在学校打架斗殴,闹开了无异于找死。

我颓丧坐在椅子上呼哧带喘半天,只能不了了之。

偷看也是件不光彩的事,老爸也装做若无其事没有声张,只是第二天崩出一句:“你那脸也不用你妈的雪花膏抹抹,黑的跟驴熊一样。”

我联想到日记早恋的事,觉得老爸应该是用迷倒陈寡妇的经验告诉我:男人要打扮。

我一下有了个坏主意。

不是偷看吗?那咱就来玩玩。

我吃准了老爸看我学习不咋地,想让我混个媳妇回家的心理,于是在日记里虚构了王小翠跟我说话了的情节(之前都是写她不理我),她说我穿的太朴素了,显不出我迷人的气质,我正气的回她:“好男儿当以学业为重,岂能在衣着上标新立异!”

没想到第三天,老爸从集上回来,从赶集筐里拿出一件红黑镶拼的茄克,还有一条时尚的萝卜裤,说:“试试吧,不合适我还能去换。”

我大喜过望,迅速脱了自己的中山服,套上一照镜子,卧槽,潇洒飘逸,河南刘德华,信阳郭富城啊!气质这一块迅速体现了出来。

看我穿上新衣如此的风流倜傥,几天后老爸又买了一套新款让我换洗,讲真,穿上这种衣服,我感觉自己都飘了,走路一蹦三踮脚,上课都敢举手回答问题了。

新衣服的蝴蝶效应开始展现,女生也愿意跟我唠嗑了,偶尔请她们吃个瓜子嗦个冰棍啥的,每天都是元气满满的。

买东西那都是开支啊,缺钱,严重的缺钱,我又开始在日记里吐苦水了:……人家都有钱请媳妇吃东西,我没钱请王小翠,感觉她跟了我在同学面前好丢脸…算了,虽然王小翠和我恋爱后天天帮我补习功课,但爸妈也不容易,谈啥恋爱,好好学习……

第二天老爸就往我手上塞了十块钱,嘱咐我:“在学校里吃好点,你正在长身体。”

我假意推了两下:“不用,上次你还教我要艰苦朴素,我罐头瓶带的不有萝卜干子和咸菜吗?挺好的!”

老爸一瞪眼:“那能有营养?让你拿着就拿着,咱家还能缺你的伙食钱?”

好吧,恭敬不如从命。

那十块钱,我着实疯狂了一把,看录像,录像厅里还叫了杯上好的信阳毛尖,尖嘴吹去浮沫,轻嘬一口“哈”的一声晃晃脑袋咂咂嘴,唇齿留香。玩斯诺克,算了,说文艺了你们也不懂,就是捣台球,飘逸的在众人瞩目中,用小盒子在台球棍头歪来歪去的那一瞬间,我俨然就是个风度翩翩的公子哥。

套路在继续着,今天想赶在情敌前面送王小翠一个生日礼物,因为我发现那小子已经在挑十块钱一米的金项链了…过几天想帮王小翠买瓶牡丹霜…老爸虽然肉疼,但看到日记里没有打架斗殴的事出现,坚信爱情的力量让我成熟了,还是咬牙给了我钱。

当然,那些骗来的钱大都被我买零食咔嚓了,因为王小翠并没因为我脱胎换骨而鸟我。

你如果认为这是一条顺畅的生财之道,那就错了,农村人家的钱可不是大水淌来的,老爸给了一阵子,吃不消了,减少了给钱的频率。

大手大脚惯了,咋能突然降低生活品质?多少富豪因为破产不习惯粗茶淡饭寻了短见,我也有了那种落魄的感受。

是时候来点狠的了!那天我奋笔疾书,在日记里写看见我爸给陈寡妇挑稻谷了,不知道要不要和我妈说。

果然老爸紧张了,第二天我正在做作业,他看我妈出去了,开始给我做思想工作:“你觉得我和你妈,谁对你最好?”

我哗哗的写着字:“都好,都好。”

“那谁最好呢?摸着良心说!忘了你妈搬梯撵到大树杈子上打你了?”

“你还用弹弓打过我呢。”

我爸啪的一桌子!

我赶紧妥协:“你最好!你最好!”

“这不就对了!你也成人了,说话行事多用脑子!不该说的话不要说!最近没钱用不习惯了吧?这二十块先拿去。”

我“勉为其难”的装起了钱。

生活又恢复了原状,依然持续了前面为爱情而花钱的状态,好好给钱我废话没有,断供了我就在日记里拿陈寡妇说事,持续了半年之久…

那天老爸被学校叫了过去,老师细数我出手阔绰生活奢侈的事,老爸开始怀疑,问老师:“你这班里有个王小翠的同学,说我儿子生活很俭朴呀!”

老师“哦”了一声:“王小翠呀,两个月前转学走了…大哥,大哥你头上咋冒那么多汗啊?……”

而我完全不知道事情已经露馅,继续在家写礼拜天要和王小翠出去玩,想请王小翠吃顿好的,又怕花父母的钱心中有愧…

正写的声情并茂感动中国,忽听后面有压抑不住的愤怒喘气声,扭头一看,我爸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后面。

他抖了几下手上的皮裤带,冲我一扬眉:“接着写,我想知道星期天你请王小翠吃啥?”

我紧张站起来的一合本子:“你不能偷看我的日记!卑鄙!”

“啪”的一声皮带抽在了我大腿上,疼的我捂头抬腿:“啥事打我?”

“啥事?今天要不是老师说王小翠早就转学了,我特么都被你哄破产了!我抽死你个狗崽子!”

噼里啪啦皮带劈头盖脸,狭小的房间里我都跑出了凌波微步,突然急中生智:“刀下留人!听我说!”

我爸冷笑一声:“不就是帮陈寡妇挑了点稻么?你妈还能吃了我咋地?受死吧你!”

我大喊:“王小翠是转到二中去了,但我们还在联系!”

看到老爸一怔,我顺势嚎起来:“打呀,打死我呀!打死就不花钱了!妈!还管我爸吗?”

在大门口跟人唠嗑的老妈听到我的呼喊,炸炸乎乎的进来:“啥事?啥事又打孩子?”

“俺爸给陈寡妇挑稻了,陈寡妇还给他擦汗!”

“孩妈,你听我说…别…别动手!不是那样的!”

啪啦啪啦我爸头上吃了两扫把,头皮屑都飞了起来,他夺门而出,跑了,老妈也随后追了出去,我淡定的收拾东西,深藏功与名,睡觉!

第二天,看到我爸脸都打青肿了,那形状,让我第一次看见“变形记”这三个字,马上想到的是他被老妈呼的变了形。

他恨恨的用手点着我:“你有种!等我脸消肿了,去二中问问王小翠,没那事看我怎么收拾你!”

这下真的大势不妙了,得亏老妈出手果断把他脸打肿了,否则立刻去问我必死无葬身之地!

这得串供啊!我火速去二中找到了王小翠,递给她一包白象方便面,方便面大家吃过吗?那玩意在当时可是属于奢侈品啊,高冷如王小翠,也没挡住诱惑接了过去。

她用嘴角啃住袋子,拔河一般闭眼嗞牙拽开,区区一包方便面让她女神形象荡然无存,啃了一口用手把一些碎渣抹进嘴里,咯咯嘣嘣的问:“啥事?说吧,谈恋爱就免了!”

我讪笑着摸摸后脑勺说了事情大致经过,希望她能和我演出双簧骗下我爸。

王小翠继续抿着嘴以防有渣掉出来嚼着方便面,淡定的摇头:“这包面明天还给你,你说的事我不能答应,掉价!”

我特么一恼火把那包面又拽了回来,扭头就走。

身后王小翠气得连扔几块土坷垃砸我:“不答应会吃你的面吗?就你这情商,也想谈恋爱?我呸!”

我一听赶紧回头递面说好话,王小翠已经火了,拳打脚踢的。

事搞砸了,无奈之下,只得回到学校请人帮忙,但凡好看点的女生都不答应,最后一狠心,在歪瓜裂枣里面挑了个矮胖妞,她脸上的油乎乎的,搁现在,中美都能为了她脸上的油田开战,就这样式的,价钱还不便宜,开口就要三包方便面,还价无果,忍了。

必须不能让我爸去二中找,我主动把胖妞带回了家,喊我爸:“喏,王小翠来了!”

我爸一口老烟差点呛死,咔咔一阵呛咳后,还是尽地主之谊招待了我那位同学。

饭桌上出奇的平静,胖妞胃口特好,没把自己当外人,双筷翻飞,用敲架子鼓般的手速眼花缭乱的扒拉着饭菜,得亏饭做的多,险些不够。

送走那胖妞回来,我爸叹了口气,道:“你也稍微眼光放的有出息点,男人一定要有品味,主要看长相,知道吗?”

他忽然仰面朝天:“千万别像我一样,一失足成千古恨,你看你妈长的那样,啧啧啧…”

门忽然开了,老妈平静的拿着棍子:“我长啥样了?儿子你先出去,我今个要好好问问你爹,我到底长啥样!”……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遥远记忆中的狗血,平静的小山村,回荡着我爸不平静的呐喊…薄如轻纱的炊烟暮蔼,混着我家院子腾起的阵阵尘埃,唯美,狗血…那天的日子,真的,今生都难以忘怀……

直到去年,仅能联系上的同学在我家聚会,我爸一眼就认出了胖妞,她咋没什么变化,又听到同学叫她李圆圆…我爸不淡定了!唉,四十岁还在为高中的事挨打,我是真没想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