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七年之痒那些事

我老婆一米六三,体重95斤,该数字来源于她的自述,具体多重?别问那么仔细,她称重的时候从不让我看,我也不清楚,目测两个磨盘都不止95斤。

总之在北方老娘们里面,也算是苗条的。

别以为苗条人睡觉就不占地方,刚结婚时,是夏天,一张床她占百分之八十,两米的床我只占一小条。

四仰八叉睡相惨不忍睹,关键她睡着了还会托马斯回旋,属闹钟的,要么就是圆规进化来的,随便一躺她都能在床上划几个圈,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倘若拦住,扑腾就是一脚。

本来我就古墓派一样睡那么一小条,几次都被她莫名其妙踹下了床,忍无可忍,拍醒她想说个理,她眼都没睁,照我头上一巴掌:你神经病啊?大半夜的吵啥吵?

我觉得不能忍,天亮跟她再次抗议,她一脸懵逼:有么?我咋不知道?

随后警告:我跟曹孟德一样,好梦中杀人,你注意点别惹我!

唯恐有性命之忧,睡觉我只能老实点,她转到外面我睡里面,她追到里面我又爬起来睡外面。

常常醒来N次,睡不好,真睡不好,无数次深夜我睁着空虚的眼睛,深度后悔没有婚前验个货。

有次谈心我说:你这样转圈睡觉我真受不了!她望着我才几个月就熬出来的大眼泡子,有点内疚说:这不是正在实习期嘛,以前一个人睡惯了,冬天就好了,冬天我睡觉可老实了!

如同沙漠中快要渴死的人听到前方有水源,又如同黑夜迷路的行者看到远方一丝曙光,那天起,我就开始盼望着冬天的到来。

苦难的日子如同熬了几个世纪,天终于凉了,铺上厚被子那天,我都激动哭了,总算守得云开见日出了!

不成想夜里竟然梦到大雪纷飞被冻醒,一咕噜起身搓着肩膀抖索一看,被子都被她卷走了!

春卷大家见过吧?她当时就把自己卷成了一个整整齐齐的春卷!

我又气又急,扯住被角一提,毁了两圈才把她毁出来,奇葩的是,她居然没醒,伸手扯过被子盖住,吧叽几下嘴叨咕一句:好吃。又打起呼噜来了!

我在被窝紧紧捂住身子,止住抖索后,觉得这娘们得治治,偷偷学她压住被边,一转身就来卷被子。

卷了半圈,卷不动了,她梦中报警功能启动,牢牢的压住了被子另一边。

再扯,纹丝不动!

玛的,谁也别想好,就这样僵持着。

糗友都知道,被子两边绷紧,中间会灌风,她皮厚,没事,僵持半小时,我冷的受不了,只得乖乖的回身抱着她取暖。

啪的一巴掌,她闭眼大叫:你压我头发了!

我深呼吸几次压下怒火:被子都被你卷走了知道不?我是你老公吗?抱你还打人!

她火爆爆的:卷走你不会拽?压我头发你不知道可对?停了一会又啰嗦一句:谁睡觉还记得自己有老公?

行,不记得老公六亲不认是吧?我就不相信我一米八的个子170斤体重连被子都抢不赢!

然而我还真高估了自己实力,是真抢不过她,唯一一次梦中打个平手的,是我抢到了被罩,她抢到了棉絮内胆,扯脱了。

每天睡前,我明明很仔细的在边上铺好被子压住了,最后潜意识里,总能感觉到被子在一点点减少,直至消失不见,恐怖悬疑程度,放到走进科学估计能拍三集!冻醒后发现她能用有限的四肢把偌大的被子定位定的牢牢的,像钉子钉住了一样。

可以扯,但不能把她扯醒,扯醒就是她的杀父仇人,嗷嗷打,她起床气很重,不敢惹,只能冻醒后从旁边钻进她卷的被子,在她骂骂咧咧“睡觉你能好好睡吗?身上凉死了!”的嫌弃中,讨好的央求“被子给我盖一点,人都凉了!”……

整个冬天都是在抢被大战中度过,感冒从没好过,穿衣服睡吧,她说扎人,拽狠了吧,她能在梦中来个三连踢。

以至于后来我在梦中,都能预感到哪下拽狠了她要踢人,反应快的很,常经于电光石火中扭身躲过,她踹不着会连踹几下,拍拍床瘪瘪嘴抽泣两声继续说梦话。

电影中那些大侠熟睡时躲刀躲暗器,幼时我不信,现在明白了,绝逼都是睡觉被老婆打,练出来的。

讲真,我不是个乱花钱的主,一条裤衩都能穿到需要打个蝴蝶结才能固定,那天我39度高烧后,无比坚定的要去买个空调(买房时被忽悠说是恒温恒湿的,不用买空调)。

不停擤着鼻涕还价,老板看着再不答应地板都被我擤成了一条河,终于挥泪大甩卖给了我一台,装空调那天,我激动哭了……

没想到她说费电,又不冷开啥空调?不让开,我愤怒的抗议,惊动了老妈,给我多加了床被子。

我长吁了一口气,苦难的日子终于结束了,夜里我抚摸着新被子久久不能入睡,再也不用过那种暗无天日的日子了。

半夜再次见到了大雪纷飞的场面,我抱膀光着在雪地四处奔跑,醒来一看,哦豁,她垫一床盖一床!

我先撕扯开她被子的一角钻进去,暖和后气极反笑哼哼哼的吸鼓着肚皮,想哭,觉得又不合适,毅然决然的打开了空调!

谁说都不好使!开到30度,好暖和呀,人间天堂呀我的妈呀……

梦中我奔跑在骄阳似火的夏天,大汗淋漓,越来越热,胸口发闷终于热醒,忽隆从被窝窜出脑袋,卧槽,两床被子都在我身上,她已经跟着地球自转,旋转到床那头去了……

这种日子我过了整整七年,那天结婚记念日,她靠我胸口感慨的说:老公,别人都说七年之痒难熬,你看咱俩,挺和睦的哈,从没因为什么鸡毛蒜皮的事争吵过。

我望着镜中像被雷正面劈过的黑眼圈,哭了,他抹掉我脸上的泪:傻瓜,哭啥,人生短短几十年,相亲相爱多幸福呀,你文采好,能给咱俩的生活做个总结么?

我叹了口气,总结道:有些人啊,一转身就是一被子,再一转身又是一被子……

说了这么多,自己老婆总得疼不是?生活哪能没点小摩擦,两床被子不够,那就三床,三床她蹬掉一床抱一床又盖一床,我又在地上预备了一床,等她都卷完了,我把预备的被子在地上一铺一卷,一觉呼到天亮……

现在她又说睡地上好像感觉夫妻不合,不允许我睡了,要抱着她睡,不过大家别担心,八年炕战下来,我雪山草地一样都没冻死,总归会有办法的,这不,某宝上我又发现了一个睡袋,两头拉链一拉两腿一蹬与世无争,好评上说睡太平间里都热到醒,明天就要到货了……

 2插眼 🔗68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