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内急,就进公共厕所解决,在蹲着无聊看…

那天内急,就进公共厕所解决,在蹲着无聊看见门上写着:寻找本市同性恋,后面跟着一个电话,在一看电话底下跟了一行小字:nmb,也不写公母,谁知道你是公的还是母的……


瞧你这智障!
你上那个厕所不是已经告诉你是公母了吗

Like0 20 views

趁暑假带着四岁女儿去张家界玩,景区,女儿突然内急,急忙带她找…

趁暑假带着四岁女儿去张家界玩,景区,女儿突然内急,急忙带她找厕所,女儿实在憋不住了,就自己在路边开始尿,我回头看到她后连忙制止,并责怪道:“平时怎么教你的,怎么能这么没素质随地小便呢?”女儿委屈到:“我实在憋不住了,再说,别人看到也不会说我,只会说那小孩家长太没素质了,怎么能教小孩随地大小便呢!” 天呐!现在小孩都什么思维模式啊!


光腚不流氓,谁看谁流氓!

楼主心想也是,反正都是被谴责,干脆把裤子一脱也在路边开始方便了

Like0 44 views

明天是过小年让孩子开心点吧,今晚我辛苦点加个班

十岁那年冬天,在村里和几个大孩子在外面玩。

邻村一个大我三四岁的丫头在村头路过,这些大孩子怂恿我去揍她。

看那胖呼呼身材,我说不敢,怕干不过。大孩子说,女的都打不过男的,再说我们都在呢,万一打不过,我们会帮忙的。

望着他们信誓旦旦的样子,我相信了,壮着胆子就去推了胖妞一把。

农村的妞可不是那么好惹的,胖妞照我大胯就是一脚 ,瞬间战争爆发了,两人转着圈的扭打在了一起。

没想到胖妞英勇善战,不顾被我扯住的头发,羊蛋大的拳头照我脸上拼命招呼,一会功夫,鼻子里咸的酸的红的都打出来了。

我大声呼救,那几个家伙早笑的瘫倒在地,没一个人上来帮忙。胖妞越战越勇,摔倒了我骑着打,悲愤中,我趁她棉祆扣子崩干,一口咬住了她的胸,她才又羞又气的挣脱跑了。

脸都被打成猪头了,鼻子不停的冒血,我气急败坏的破口大骂那几个大孩子,他们终于不笑了,说我嘴臭,噼噼啪啪的又揍了我一顿。

当时已没法用语言来形容那一刻的心情,内心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回家让老爸帮我讨回公道!

正好老爸在家,正坐着叠千张卷卷准备过年做卤菜,我一下子哭了,哽咽的快断气一样叙说了被耍的经过,他冷冷的看着我,问:人家让你打架你就打?让你去吃屎你去吃不?没脑子的货还好意思哭!……

这话如一盆凉水兜头浇顶,顿时觉得凉透了,平时挨打就不说了,这次被人整都不帮我,这个家还有什么意思?

我停止了哭泣,恨恨的看了他一会,说了句:你会后悔的!拍了拍打架弄脏的衣服,灰尘弥漫中我走了出来。

我在厨房摸了几个馒头揣进口袋,又拿了个破碗,在大门口找了根棍子,犹豫了一下,见老爸没动静,又去堂屋找了个蛇皮袋子,看他还没有妥协的意思,像没看见一样,顿时怒火就上来了,外面讨饭的多着呢,缺胳膊少腿的都能活,我会找不到一条生路?

想到这,我怒气冲冲的就出了门,走到院子,照着准备进屋的猪狠狠就是一棍,那猪“嘿儿”的一声嚎叫满院奔跑起来,把家里的大黄都拱的飞了老高,老爸怒骂一声:特么今天反了你?

估计是想撵出来打,但我一溜烟的跑了,到了村口停了一阵子,他没有出来,失落了一会,但开弓哪有回头箭啊,只好迈着沉重的脚步,一步一步的离开了这个生活了十年的小山村。

呼啸的北风中,渐行渐远,几次回首,掩映在竹林和树木下的村庄已成了小黑点。

老爸真的没有追出来,我找了个背风的池塘埂下坐了一会,饿了,掏出馒头啃了几口,太干燥了,咽不下去的感觉,是时候去弄点饭吃了。

去哪弄呢?真要讨饭拉不下面子,想了半天没有主意,肚子开始咕噜噜的响,饥饿中,我决定去塘埂尽头,也是村头第一家碰碰运气。

溜到那家门口,心中一阵窃喜,门是锁着的,居然没人,轻手轻脚的就溜到了厨房,掀开锅盖一看,里面什么都没有,失望的再找,终于发现角落水缸盖上有一盆剩饭泡着的熟红薯。

不用问,那肯定是给猪准备的,闻了一下,不算太馊,先填下肚子再说吧。

随手抓了一个,捂到嘴里正要吃,一个黑影突然从黑暗的角落里扑出来,双手来夺红薯,煮的很烂的红薯一下摁在我的脸上开了花,大惊之下一看,原来是一个流浪的傻子,应该是老早躲在这里了,他捂着抢去的半截红薯,惊恐的大声啊啊叫着示意这是他的。

真是人倒霉喝口凉水都塞牙!吃个猪食都有人抢!

看他身材那么魁梧,本想跑了算了,但看他比我更害怕,就想试试能不能吓得住这货,于是抄起木棍当的一砸水缸瞪着他,那家伙缩着脖子哆嗦起来,我胆子大了,用棍子指了指外面示意他滚出去。

傻子惊弓之鸟般跑到门口,站在不远的地方停住了看着我。

懒得管他,剥了个红薯就吃,玛德他冲进来又抢,我照他头上就是两棍,捂着脑壳跑出去了。

这家伙至少有一百七八十斤,如果不是脑子有病,分分钟能把我这个小排骨打倒,必须趁他不清醒的时候把他赶走,否则一个红薯都吃不成。

想到这,我啪啪照门就是两棍,威力之大,破门板都打裂了,傻子果然吓着了,撒腿就跑。我一通猛追,撵了半截塘埂停了下来,心说这回总没事了吧,刚一回头走几步,他又跟来了。

懒得跟这个傻子较劲了,我作势奋力追了他几步,看他跑远了,扭头就往回跑,想尽快拿几个红薯远离这是非之地。

刚到门口,发现那家主人回来了,是个年轻力壮的大叔,他看见我手上的木棍和蛇皮袋,喝问:这门是不是你个小要饭的打坏的?!

我心里一慌,拔腿就跑,大叔随手掂着个掏大粪的粪瓢就追,嘴里吆喝着:不把我门修好腿给你打断!

撵到塘埂上,那傻子正急冲冲赶回来护食,陡然一看两个人都抄着家伙跑来了,以为是打他的,回头猛跑,慌乱中摔倒了,我很惊险的从他身上跳了过去。

大叔刚好撞在起身的傻子身上,两人一起摔倒,傻子差点被撞进池塘,慌乱中扯住了大叔的棉大衣,扣子扑扑飞出去几颗,大叔恼了,挥着粪瓢就抽了他几下。

人都是有脾气的,可能是打的太疼了,这厮的野性终于发作,他抱住大叔的腰,两人在塘埂上顶撞着,接着摔了起来。

我远远的看了会,两人势均力敌,咕咕咚咚的谁也奈何不了谁,翻滚中一起落下塘埂边几米高的水田,砸破了浅浅的冰层,泥浆飞的老高。

零下十多度的天气呀!冷水冻的大叔连声喊妈,揪住田埂边的小椿树想借力往上爬,傻子也冻的不行,伸手就来抢那颗椿树。

一棵小树哪能经住两人的重量,啪的断了,两人又掉进了泥田,大叔怒极,挥着小椿树就打,傻子也抓住了掉在田里的粪瓢,抛铅球一样转着圈回击,大叔的光头上被连扣了几瓢,摇晃着差点KO,狼狈的跑了。

我一看打斗结束,这傻子野性发了,怕他疯劲上来对我不利,赶紧跑了。

正跑着,感觉有很多凉丝丝的东西扑在脸上,停下一看,下雪了!

不一会功夫,雪片由鸭绒变成了鹅毛,天也渐黑了,几十米之外,东西都看不清了。

我暗叫不好,往打谷场跑了过去,那里有个草垛,必须尽快把睡的地方弄好,不然晚上就没法过了!

到了草垛边,我在背风处抖了抖身上的雪,找到农户经常拽草的地方,扯出几捆掏了个大洞,舒舒服服的躺了进去,拉来一捆堵住洞口,虽不暖和,但也足以保证夜里冻不死了。

寒冷的夜晚都是漫长的,当我再一次冻醒,起身想再弄捆稻草把洞口封严实的时候,发现棉花般落下的大雪中,有个高大的雪人走过来了。

那人一声不吭,咯吱咯吱冒雪踏了过来,在草垛那头停了。站了一会,可能内急,就脱了裤子拉稀。

忽然草堆中有人一下起来了,一粪瓢捣在那人屁股上,那人大惊,差点摔倒,撅着腚就跑。

原来是那个傻子睡在草垛那头,估计是稀翔透过稻草淋着他了,追上那人,对着屁股左右开弓,打高尔夫一样又是两瓢。

那人急了,慌乱中转过身子,一手揪住裤子,一手夺住了粪瓢,用力的争夺,但裤子绞住了他的两腿,发不上力,被流浪汉扯倒在雪地上,他大声喊了一句:你特么谁呀?有本事让我系上裤子再打?

我一听,大惊失色!原来是我老爸,他身上落满积雪,竟没有认出来。

嗵嗵嗵我踏着积雪冲了上去,扯住傻子的腿用劲一拖,那厮没防着后面有人,一下扑倒在地,我大喊:老爸快穿裤子!

老爸也认出了我,呼的提上裤子,趁我拖住傻子,抢过粪飘,拉着我就跑。

傻子追了一阵,脑门上吃了几瓢,终于不追了,……

原来那夜,老爸寻遍了附近角角落落在找我……

回到家,老妈说这么晚了,明天再打吧,老爸沉默了一会,说,明天是过小年啊,让孩子开心点吧,今晚我辛苦点,加个班打一下。。。。。

Like0 549 views

是谁?我特么也想知道那几个混蛋是谁!

初中倒霉的一天:

那时候读初三,学校围墙后面新建了教学楼,迟迟没有装修,成了烂尾楼,楼下杂草丛生,建筑垃圾到处都是。

那时候的校厕所,都是长条蹲坑,一排人光腚蹲那里,清一色的两肘架在膝盖上,两手托着下巴,象特么等着谁赏点吃的似的,,人多时,旁边尿槽小便激射在一起,尿雾和迸射的尿花都能飘到脸上来。

我讨厌上公厕,每次都是翻过围墙,去烂尾楼草丛里解决,围墙本身不高,我中间又敲掉了几块砖,方便踏脚,上面扒了个口子,能在几秒钟内快速越墙而过。

夏天午休,我内急,照例翻墙进了烂尾楼空地,肚子太疼了,直接在墙根不远处脱了裤子,正捉着一只蚂蚱玩的爽着呢,忽然听到墙头有响动的声音。

抬头一看,特么是班里的一个女生,她专注的爬墙,加上我又在草丛中,竟然没看见,可能也是内急厉害,跳下后直接在我旁边不远的草林中,褪下裤子就开始拉翔。

我大囧,正准备捂脸开溜,墙上又跳下来一个女生,应该是结伴来的,她跳下后看见同伴和我相隔不足一米都光着腚,一下惊的目瞪口呆,站在原地不动了,正在嗯.哼的女生也看见了我,尴尬的对视几秒,我和她都扭过胀的血红的脸不知所措。

死一般的寂静中,墙头又翻下来三个,每个人下来都惊的不敢说话,忘记了提醒后面的人别再翻过来了。

一个大老爷们拉翔,静静的被几个女同学围观 ,旁边还有一个女生陪着,那一刻,简直生不如死,起身吧,肯定会暴露更多隐私部位,要知道那个时候的我,都已经长毛毛发育了。

怎么办?,,我脑袋垂在两腿之间混乱的思索着对策。

当时也不知怎么想的,就觉得自己是男生,总不能让女生在我面前提裤子,死就死吧,蹲着后退是不可能的,后面的建筑垃圾堆的像小山丘一样,只好慢慢的转过身,把屁.股对着她们,宁丢屁.股不丢脸啊!随她们看吧。

一阵窸窸窣窣声中,貌似她们都撤了,良久我扭头偷看,人早已溜走光了,沮丧的找了砖渣擦擦屁.股站了起来,脑子一片空白。

太丑了,教室也不敢回了,烈日下我翻过另一边的围墙,漫无目标的走在野外,不知道该怎样应对这件事。

河里泡了两三个小时,又在岸边树荫下睡了几觉,天黑了,肚子饿的咕咕响,在菜地摘了几条黄瓜充了饥,寻思着等下了夜自习再回去。

那时我是住校生,学校没有男宿舍,男生都是夜自习结束后,把课桌移到一块铺上被子睡觉,想着以后我低着脑袋装几天死,事情总会过去的。

终于听到了夜自习结束的铃声,我如释重负,估摸着几个经常拖时间的女学霸都走了,慢慢的又翻了围墙进了校园。

园内灯都熄了,静悄悄的,路过教师宿舍后墙,只有一个近三米高的小窗户还亮着灯,很显眼,忍不住多看了几下。

忽然发现窗下有个黑黑的脑袋在晃动,仔细再看,真有一个人,站在堆起来的什么东西上朝窗户里看,下面还有几个人扶着他,貌似在焦急的等待。

我一下想起那是英语老师的宿舍,那时学校没有浴室,师生都是端盆水在宿舍内洗澡,没想到校园内竟然还有偷窥的渣渣。

我仗着自己块头大,悄不声的溜了过去,猛的拍了一个家伙的肩膀轻声说:哪个班的?办公室来一趟!

几个小子魂飞魄散,撒腿就跑,我作势撵了几步,等他们跑远了,扶着墙站在他们码好的砖头上,颤巍巍的往窗里一看,果然英语老师在洗澡,第一次见到异性全.裸,脑装嗡的一下,血液沸腾中帐篷都支起来了。

正在羞耻的凌乱,那几个小子看着没有追了,估计是知道遇上假老师了,恼怒的扔了几块砖过来,正中脚踝,疼的一晃,砖堆倒了,半边脸贴着墙壁擦了下来,皮都没了,重重的倒在砖堆中,遍体鳞伤直抽冷气。

英语老师大叫:谁?然后就大喊:抓流氓啊!快来人呀!

叫声响彻校园,不少师生都出动了,我赶紧一瘸一拐的跑回教室,脱衣钻进了被窝里。

不一会老师都来各班排查,班主任掀到我的被窝时,一下看到我还在渗血的脸,伸手摸了会我胸口,说了句:为什么跳的这么厉害?跟我来办公室吧。

……………………

那次的处分是相当严重的,县教育.局的亲戚都来了好几趟,才勉强没被开除,他当着校领导的面,把我嘴都打肿了,理由是我嘴太硬了,宁死都不愿供出另外几个人是谁。

是谁?我特么也想知道那几个混蛋是谁!。。。。

Like1 82 views

花钱倒不用了,但这孩子不打你看能行吗?!

早年前的农村,堂哥家有一台长把子的手扶拖拉机,打谷场上铺上稻谷,人坐在拖拉机上,两手握着长把子掌控方向,后面拖着个石滚子,一圈一圈地轧着稻谷。

每次轧稻,我们几个小孩子都跟在后面跑,乱扔着稻草玩。

堂哥那时都快三十了,家贫,长的也不好看,没讨着老婆,但很喜欢和小孩玩,除了大声提醒注意安全以外,并不阻止我们瞎胡闹。

正是他对我们的纵容,才导致出了后面的事情。

那天他正在轧稻谷,突然内急,停了拖拉机去茅厕拉翔,轰鸣的机器一停,打谷场上无聊了,我们围着滚烫的拖拉机在鼓捣,看见了“乙”字形的摇把子,拿起来就摇拖拉机。

本身我们是摇不响的,但刚停的热机子太好摇了,天天看,也知道在适当的时候松减压(应该是供油的),几只小手一齐握住摇把,喊着号子,整齐划一用力转动N圈,减压一放,嗵嗵嗵的响了!

我兴奋的坐了上去,抓住控制方向的两个扶手左右乱扭,上上下下的压着玩,还没高兴几下,不知道碰到哪里,拖拉机轮子转转,居然开始走了!

我惊的大叫,两手胡乱的捏着刹车闸,但力气小,只能捏动一点,拖拉机左右扭着头,拖着石滚子就往池塘里窜。

速度也就相当于现在驾校学车的一档或二档,不快,小伙伴也都懂一点,从后面绕过来一齐捏另一边的刹车闸,让我两脚在下面转动那个小轮子,车头方向是摆过来了,但斜着就往堂哥拉翔的茅厕冲。

厕所就在池塘边,再想绕过来刹另一边已经来不及了,一下子撞了上去。

一声闷响,厕所塌了,土坯和瓦块把堂哥砸进了粪缸,土坯砸起的粪水溅了我们一头。

堂哥抹了把脸上的粪水,不敢相信是被自己的拖拉机撞了,(他以为是别人的拖拉机路过)大叫:快熄火!把土坯搬开放我出去!

大伙都呆了,也许是太脏,潜意识中没法下手,拖拉机突突的拱了一会土堆,突破了一个缺口,变了个方向朝另一边跑。

堂哥一边从粪水里捞土坯扔,一边喊着熄火,但我们不会啊,眼睁睁开着拖拉机进了村。

几个堂嫂正在树荫下择菜和给孩子喂奶,冷不防拖拉机下来了,她们以为是堂哥在开,没在意,等到看见是我,还笔直冲了过来,惊的踢翻了小凳子四散而逃,一个堂嫂衣服都没拉下,白花花露着一只咪咪,跑的一颤一颤的。

也没心思看啊,我用力捏刹车闸,勉强调了点方向,拖拉机轧烂了一盆剥好的毛豆,继续向前。

一头水牛正躺在树荫下反刍,瓜唧瓜唧甩着脑袋驱赶牛虻,拖拉机直冲过去。

它震惊的站了起来,扑扑喷了几口气,一看避不过去,一低头撞在拖拉机上。

拖拉机缓了一下,开始冒着黑烟发力,大水牛连连后退,车头太烫,它抵挡不住,挣断僵绳开始逃窜。

一场角力中,拖拉机变了方向,朝另一边冲了过去。

堂哥已经从粪缸里爬了出来,奋力往这边奔跑着。

眼看局势将会被控制,那头大水牛一看拖拉机变道了,以为是我在整它,折回头低着脑袋冲了过来,一头把我撞下拖拉机,幸亏伙伴们拉的快,才没被后面的石滚子碾住。

这下成了无人驾驶,拖拉机笔直的开向堂哥家的厨房,在我们一阵惊叫声中,咚的一声撞墙上了。

墙面晃了几晃,凹进去一大块,屋顶掉下一堆瓦片,房檐尘土飞扬,堂哥的奶奶正在厨房炖鸡,碎土块下饺子一样掉进鸡汤锅里,吓得她一手抓着锅铲,一手握着锅盖像拿着矛和盾一样跑了出来。

拖拉机冒了几股黑烟熄了火,堂哥匆匆赶到,愣了片刻上去摇响了拖拉机,让我们快点离开,挂上倒档往后一退,凹进去的土坯墙忽隆一下塌了一大片,瓦片檩子哗哗的落了一阵子,我一看闯下大祸,飞也似的跑了。

晚上我正忐忑不安的在舅舅家和表弟玩,老爸气冲冲的还带着笑过来了,我从没见过这么奇怪的表情,吓得紧紧环抱住舅舅大胯,五岁的表弟光着屁股舞着木剑大声嚷:别打俺老表!

舅舅把老爸按在椅子上坐下劝他:孩子没事就万幸了,那个破厨房我们扯点土坯帮他重修下,要不了几个钱。

老爸长叹一声说:花钱倒不用了,那个以前是地主的老宅子,扒了几盆袁大头和几十根金条出来!硬塞给俺家两根感谢,但这孩子不打你看能行吗?!…………

Like0 52 views

这周在杭州和同事出差,睡到半夜,同事突然起来打开灯跑到洗手间…

这周在杭州和同事出差,睡到半夜,同事突然起来打开灯跑到洗手间,吓的我从床上坐起来,以为他内急,他出来我问他怎么了,他说他做梦手抓到屎了,我艹,我是真没忍住笑了


他应该是帮你撸了

lz笑完之后,屁股眼隐隐作痛,然后陷入了沉思!

Like0 21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