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请我演她的男朋友,应付家里的…

同事请我演她的男朋友,应付家里的相亲,
吃过饭,她父亲把我单独带到一个房间,
拿出一个100万的现金,我立马就说:“叔叔,你的意思我懂,我会离开你的女儿的,但你不要告诉她,我想她好接受些。”
叔叔说:“不,小伙子你想多了,我想说你们结婚了,这100万就是嫁妆了,前提是你要好好珍惜她。”
说完立刻要我把钱收好,我望着100万,想着他150斤的女儿,有点迷茫。

邻居家的狗狗发情期,从别处找个条…

邻居家的狗狗发情期,从别处找个条好狗在交配。
我与邻居蹲在狗狗旁边,讨论将来狗宝宝的事。
侄子在一边自己玩。
可能是侄子自己玩急了,过来拽着我说:“叔叔!我看你就别等了,轮到你不知什么时候了,你先带我出去转一圈,回来正好能赶上!!

一对夫妻带着一个小女孩去租房子,…

一对夫妻带着一个小女孩去租房子,他们敲开了房东家的门,说要租房子。
房东看了看他们说:“抱歉,我不把房子出租给有孩子的家庭。”便关上了门。
过了一会,他听见咚咚的敲门声,打开门一看,是刚才那个小姑娘,只听她说:“叔叔,能把房子租给我吗?我没有小孩,只有两个大人。

嗯,前男友被我踹了

闺蜜说她被男人甩了,我说这不是很正常嘛?闺蜜说,这次不一样,同时被两个男人甩了,而且是他俩好上了。

这是够惨的,比被两个男人同时睡了还惨,是该醉一场,于是我们两个跑到KTV喝酒,喝到半截发现闺蜜不见了,后来在男厕所发现的,哎,竟然学男人站着嘘嘘,长度不够,染了自己一身的骚气。

好容易打车把闺蜜送到家,麻蛋,这货醉的不省人事,我好容易才把她带到她的房间,扔她上床的时候我累得也摔在床上,压在她身上。

闺蜜这货醉的以为我是男人,竟然发骚的对我说,comebaby,凶猛一点。抓住我狂亲,手熟练的伸进我裤子里,结果抓住了我的姨妈巾,然后哭了,说我怎么这么软,真没用。

我当时的第一想法就是,哪里有黄瓜,我要菊爆她。

从闺蜜家出来,被冷风一吹,我的酒劲也上来了,蹲在地上猛吐,但脑子还算清醒,想着千万别睡,要不然醒来贞操没了事小,手机丢了可怎么办?我没设密码,要是被人拿走玩我的王者荣耀,肯定给我掉星,那我可亏大发了。

朦胧中有人拍我肩膀,我闻着味道就知道是个臭男人,本能的喊了一声阿哒,脚更本能的来了一招撩阴腿。

那个男人一声惨叫,我看了看,呀,原来是巡夜的警察叔叔,只是形象不怎么美好了,捂着裆部正在原地魔力跳圈圈。

警察叔叔跳了很久,我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他倒开口说道,姑娘,安全意识很好,业务挺熟练的,这么晚喝这么醉,失恋了吧?

我说,嗯,前男友被我踹了。

警察叔叔说,就你这种脚法,踹谁谁也扛不住呀。

最后警察叔叔送我到家,我妈在门口跟收快递一样把我拎回家,说我真丢人,哪里像个女娃?

我说我是本来就不是女人,我是条好汉, 边说边唱,大河向东流呀,天下的男人都是狗呀,嘿呀依儿呀,嘿嘿咿儿呀……

然后老妈没招了,把我扔到沙发上让我趴着,用八二年的鸡毛掸子给我丰臀……

大半夜我酒醒了,去厕所嘘嘘,却意外的发现马桶盖子打不开,仔细一看,马桶竟然被打孔锁上了。

我大喊妈,咱家马桶怎么戒严了,难道怕贼来咱家偷屎?

我妈听见我吼叫,睡眼朦胧的道,老娘就是不让你用,你不是汉子吗?你站着尿呀。

老妈说完回去睡了,我实在憋不住,就去院子里嘘嘘,结果我家大黄过来对着我左边屁股咬了一口,我就那么点背,竟然尿在它埋骨头的地方。

老娘能吃这亏?反了它了,追着大黄要踹,大黄也知道我踹的能力,吓得跑出家门,我穷追不舍,追到街上,结果认错了狗,把邻居家的狗踹了,那狗可不把我当自己人,对着我右半个屁股下了嘴 ,可怜我的屁股呀,特么的伤的好对称。

我妈听见我惨叫出来了,把我拖回家,验伤之后叹了口气,说我其实是捡来的,这是她这辈子最后悔的事 。

我被送到医院,医生说,狗咬的伤口不能缝,让我撅着屁股在烤灯下烤,我撅着屁股感觉姿势好暧昧,就怕烤灯变成我前男友。

幸好,医院还算人性,我撅着屁股烤伤口的地方有电视看,还算可以转移注意力,我换了几个台,津津有味的看笑傲江湖,令狐冲真帅呀,可特么的为什么刚好演到平沙落雁屁股朝天式的剧情,老娘觉得又被电视嘲讽了……

接着邻居大妈带着果篮来道歉了,皮笑肉不笑的说,狗咬我这事儿让我反思一下自己,她家狗从不咬好人。

这说的是人话吗?我气的都想把屁股撅到她脸上,让她知道屁的原味。

我妈在一旁感慨道,同是单身狗,相煎何太急,要不,把你家儿子赔给我闺女吧。

邻居大妈脸色一变,吓得都绿了,立刻掏出了存折,说钱是小事,婚姻是大事,都是多年邻居,不如大事化小……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一夜七.次.郎吧

自从小叔叔被我过年用鞭炮炸伤命根子后,到现在一直没交过女朋友!

每每家里催婚,他都拿哀怨的眼神看我!害得我寝食难安!

小叔叔比我大6岁,用现在的话讲就一小狼狗,多金,帅气,有才情!我一闺蜜特别喜欢他。

为了弥补我的愧疚之心,我常撮合他们俩,可小叔叔总是带搭不理的!他总说,他对她没兴趣!

那天逛街,看到了男.女用.品商店!我顿时起了不轨之心!你不是说没兴趣吗?这回看你怎么没兴趣!

热血充脑的我不管不顾直奔商店而去!推门进去的那一刻,店里五位男士,一个老板娘齐刷刷地看着我。

我定睛一看柜台里摆的东西,艾玛,都是些…傻了,就感觉脸上火在烧,浑身冒汗,手都不知道往哪放的好!刚要转身逃跑,可想想小叔叔,我咬咬牙,站住不动了!

老板娘过来亲切的问我:“小姑娘,你要买什么啊?用不用我给你介绍介绍?”
我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哪知道啥啥啥啊!越紧张越说不出话来。

老板娘看我手足无措,笑咪咪说:“姑娘,别害羞,我们都懂!亚.洲的?还是欧.美的?需要什么型号尽管说!”

“我 我 要一种能 能让男人兴奋起来药!”
话刚落,就听见那几个男人哼哼叽叽的憋笑出声,有一个涨红着脸嘴里还滋出了几股矿泉水,几道猥.琐的目光直勾勾地看着我!就像扒.光.了衣服供人欣赏一样!难受极了!

在他们憋出内伤的笑声中,我胡乱接过老板娘给的药,扔下一百块钱,转身跑了!老板娘在后面直追“姑娘 找你钱~”

……晚上,我把闺蜜和小叔叔都约到了我家。把计划告诉了闺蜜,她羞红了脸,踢了我一脚,捂脸点点头答应了!

悄悄地,我把千辛万苦买来的药,一股脑地倒进了小叔叔的水杯里!

……眼看着他喝了几口,我如释负重地出了家门,在小区花园里荡秋千,看月亮,心想这回功德圆满了!

半小时后,闺蜜哭哭啼啼地跑走了。

都哭了?这么厉害?正在狐疑着,小叔叔怒气冲冲地找来了,看到我,瞅瞅四下无人,恶狠狠地说:“该死的丫头,我有对象!不跟你说这事,是想让你长长记性!没想到你给我下.药,真有你的,你可真行啊!哈~”

“谁让你不告诉我的,我哪知道你有女朋友啊!这咋办?你吃药了啊!赶紧找你女朋友去啊”

“找个屁!她在国外呐!我早晚得让你给害死”

……听爷爷说,那天小叔叔一夜冲了七次的冷水澡!…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一夜七.次.郎吧……

我特么真是日了狗哇…

小时候,最彷徨无助的时刻就是跟老爸走散的时候。

那是老爸刚做药材生意不久,要到大城市进货。

禁不住我的撒泼打滚,勉强答应带我去见见世面。

药材市场真是大,人流熙熙攘攘,热闹的很,一路上我的眼睛都忙不过来,瞅瞅这个再瞅瞅那个,什么都觉得新鲜。

不知不觉中和老爸走散了,反应过来时,除了满眼的陌生,哪里还有老爸的踪影。

这下是彻底慌了,人生地不熟的该怎么办,关键手上一分钱也没有。

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老爸,肚子饿的咕咕叫,心想别管那么多了,先回家再说。

按着记忆我找到了来时的车站,乘着司机不注意,钻入最后面的椅子下蜷缩着,一晚的兴奋加上颠簸我睡着了,售票员叫醒我时已经到了县城!

当看到我是一个人坐车时,那女售票员便嚷嚷着要我买票,那年轻司机在一旁出主意,说是要把我拖回去,到时候让我找父母要钱,要是我不答应的话就把我卖掉。

后面那句话自然是玩笑,可我当时却是急得浑身冒汗,也不知道咋想的,脑子一抽就抱住了那青年司机,口里就大喊“爸爸别卖我”之类的话。

这下那司机可就傻眼了,不仅仅如此,那站在一旁的女售票员,当时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张牙舞爪地用她那小刀子般的指甲向司机脸上挠去。

“好你个乔二愣子,前几天日老娘的时候还说信誓旦旦说娶我,你特么孩子都这么大了……”

见他们扭打成一团顾不上我时,我就趁机赶紧溜了。

县城离家还有距离,再去蹭车也行不通了。

记得老爸有个做药品销售的小兄弟张叔,老爸前些日子还给他张罗对象呢。好像就在车站附近,我立马有了主意。

找到张叔家里时,刚好快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他很吃惊我是怎么一个人跑到县城来的,看我浑身发软的样子,问了几句后,便说第二天早上就送我回家。

知道我饿狠了,张叔给我熬了绿豆粥,正准备吃的时候,半途他突然有事要出去一趟,叮嘱我只能喝一碗后便匆匆走了。

那时我根本不知道饿狠了的人不能吃多的道理,还以为张叔小气不想给我多吃,连喝了三大碗,看着已经见底了锅,不由有些发慌。

我把张叔的那份也吃掉了,回来他会不会熊我呢?

翻了半天没找到绿豆,倒是找了好些大人说的“补品”。凭良心说,我那时根本就不知道这种药是干啥的。

想着既然是补品,煮煮应该也能吃吧。

我吃了张叔的那一份,心里头有些过意不去,便想给他煮一锅粥出来。

加了米之后,我研究了半天,才搞懂那煤气罐和打火灶的用法。

当我煮好的“绿豆粥”盛好端到客厅,便跑到卧室里关了门逗张叔家里的金毛狗玩。

直到外面突然传来张叔叔气急败坏的叫骂声,我才知道,我特么居然忘记了关火。

他家的厨房是怎么被烧的我真不知道,就连他自己,头发和眉头都被烧掉了一大半。也幸好他回来的及时,火势没有蔓延出厨房。

看到我惶恐的模样,张叔叔眼神很复杂,不过,他没有怪我,反而用颤抖的手摸了摸我的脑袋,笑着道:“人没事就好……嗯,你先去睡吧,我先去喝碗粥。”

我煮粥的味道应该还不错,加了好多香菜咧,张叔都喝了好几碗。

当晚睡得颇不踏实,隔壁张叔房间里一直动静不小,一直都传来他锻炼身体时的沉重呼吸声。

第二天当我醒来时,便发现张叔正眼眶乌黑脸色苍白地站在我床前,那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颇令人费解。

看来,他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好,一大清早就盯着我起床,难道是怕我又不见了?

见我醒来,张叔张张嘴,半晌只是垂头丧气地叫我起床,说要送我回家。

回到家,妈妈看到我惊讶的问: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你爸呢?,回头又看着眼眶乌黑,头发都被火燎得只剩下一半的王叔,半晌才认出他来。

“大姐啊,你娃儿我给你送回来了……孩子很聪明,居然只去过一次就还能记得我家地址……我特么真是日了狗哇……”

看到我妈的时候,张叔似乎很激动,泣不成声。

好人啊,我看着张叔情难自禁的模样,心里头暖暖的很感动。

古有关云长千里送嫂子,今有张叔叔百里送侄子。

讲义气,够哥们!

老爸的这个朋友,交得值哇!

等送走了张叔后,问明了情况,妈妈亲手煮了碗水饺给我吃,看着我吃的很香,她抹了把眼泪,声音有些哽咽:“娃啊,好吃么?”

“好吃!”我连连点头,看着慈祥的母亲,心中充满无限的温暖。

“好吃你就多吃一点,吃饱了再去一趟,把你爸找回来!

这味道自然,古朴,还带着原始的青草味

我们村的二狗子,初中没念完就跟他叔叔在外混了几年,回来后俨然成了个人物,张口闭口就是人家大城市的人如何如何……

说话也不好好说了,常常还蹦出几句普通话。

我和外甥文文闲时都爱听他讲讲外面的故事,觉得他老牛逼了。

那是个多事的暑假,狗哥喜欢上了村花小美姐。这不又在练吉他,准备在小美姐生日上露一手。

“狗哥啊,你现在牛逼也不吹了。一天到晚弹着你那根破吉巴……”我实在忍受不了噪音说道。

“是吉他!”狗哥纠正了我的话,表情很不屑的道:“大城市里追女孩子都用这个,小屁孩逑也不懂。”

说话间,狗哥又从身后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炫耀的说:“见过没有,这叫巧克力,我从大城市带来的。你们想不想吃呀?”

“当然想啊!”一听有好吃的,我俩立刻精神起来,文文更是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接过狗哥递过来两颗,拆开锡纸就丟嘴里了。别看这玩意样子跟羊粪球似的,可味道实在太棒了,香甜丝滑,入口即化,长这么大就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吃完我俩看到对方黑黑的牙,都笑了起来。

“好吃吧?”狗哥边说边把那盒子递给我:“你们帮我它送给小美姐,就说我祝她生日快乐!记得千万别让她爸看到。以后狗哥还有好吃的给你们吃。”

这简直不叫个事,我俩愉快的答应了,接过盒子转身就走。

身后远远的传来狗哥的叮嘱声:“你俩跑快点,巧克力在太阳下太久会化的。”

小孩子嘛,都爱显摆,何况还是吃了这么好吃的东西。

一路上我们都很礼貌,见谁都带着露出八颗牙齿的标准微笑:

“小鱼姐,你好……哦……去抓鱼啊……牙上不是脏东西,刚刚吃了狗哥从大城市带来的巧克力……”

“老鹰叔……去拉屎啊……牙上不是脏的,是刚吃了……”

…………

就这样走走停停,几百米的路,一小时还没走到!

话说得意不可忘形,突然记起狗哥最后的叮嘱,这玩意还会化。

我赶紧打开看看,果然包装里的巧克力都化了,稀屎般的粘在包装纸上。

这可咋个办,我顿时傻眼了,这么贵重的东西,我可赔不起。

文文的小绿豆眼滴溜溜的转,一会小声的对我说:“老舅,我有个主意,这玩意和羊粪球差不多,等会就把这稀的巧克力糊在粪球上,再搓巴搓巴,那不是一样吗!”

还得说这小子脑筋活,有前途。说干就干,我们找了个阴凉地,在路边捡了好多羊粪球,糊上稀的巧克力再用手搓圆了,从外形上看一模一样。

我俩这才松了口气,急忙向小美姐家走去。

见到小美姐后把巧克力交给了她,小美姐接过后,红着脸说:“给狗哥带个信,晚上我在村头竹林里等他”。

把口信带到,狗哥兴奋的午觉都没睡,那破吉他声吵的脑壳青疼。

到了晚上,狗哥便捯饬得毛光油亮,兴冲冲地去了竹林。我和文文心中好奇,也悄悄地跟了上去。

月华如水,竹影婆娑。 凉风送来隐隐的稻香与蛙鸣,让竹林更增添了几分浪漫的气氛。

与佳人两两相望,狗哥兴奋得直打摆!

…………此处省略一万字

就在小美姐生日的那天晚上,好多小伙伴都去了,狗哥是最早到的。小美姐他爸则出去给村里的王寡妇挑水去了。

大家都兴奋的分享狗哥从大城市带来的美食。

“狗哥有本事啊,听说还是专门从大城市里带回来的。”

“长见识了,总算是吃到了传说中巧克力了。”

“这味道就是不一般啊,自然,古朴,还带着原始的青草味……”

小伙伴们议论纷纷道。

“对啊,就是圆屎……”我连忙捂住了文文的嘴巴,小孩子家家的瞎说啥大实话。

趁着大家分享的空当,狗哥拿起了他心爱的破吉他,要弹那动人的歌谣。

一切都是那么完美,一切都是那么和谐。可意外还是发生了,小美他爸气冲冲的回来了:“你们在干什么呢?”转过头看到了二狗子,怒道:“你怎么跑我家里来了?”

小美姐说话了:“爸,这是二狗哥从大城市带的巧克力,送我的生日礼物,你来尝一颗。”

说完拿起一颗塞到他爸嘴里又问道:“嗯……你不是给王寡妇家挑水去了,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小美她爸刚嚼了一下,马上就吐了出来,边找家伙什边骂:“什么狗屁巧克力,这特么就是羊屎,好你个二狗子,当年你爸按住我吃屎,你又跑到我家里来喂屎给我女儿吃。你们爷俩一个比一个牛逼啊!

要不是王寡妇今天给张大爷补裤子去了刚好不在家,我们一家都要被你们欺负到底了,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

哪里来的小和尚?可爱死了!

小时候的我,受武侠片的影响,天天地想着上少林寺学武功,当武林盟主,锄强扶弱,劫富济贫!

经常领着一群小朋友在小区里横冲直闯!肆意妄为!一下用弹弓把王叔叔家的玻璃打碎了,说他家窗户夜里不关会有黑衣人出没!要伸张正义。一下把李阿姨家的自行车推到了张爷爷家,说要劫富济贫!结果,屁股开了花!

爸妈忍无可忍,那年夏天把我送到了乡下奶奶家!说让我修身养性,我就奇了怪了,一个七岁的小孩,修什么身,养什么性?我估计他们是烦透了我!

那时候,三姑姑还没有嫁人,对我的大侠风范早有了解,跟我约法三章,她屋里的东西不许碰!我哪儿管那些,经常趁她不在的时候,乱翻她的东西。

有回实在无聊,翻出了姑姑的罩罩系在了背上,一边插上爷爷晨练的木剑,一边插上小叔叔的水枪,用她的眉笔粉饼给自己化了个梅超风的妆!披着姑姑鲜红色的被单,满院子疯跑,抓鸡玩!

“呔,你个妖孽,看今天本女侠不收了你,替天行道,匡扶正义,咿呀呀,哪里跑~”

玩的正欢的时候,三姑姑回来了,看着满头大汗,拿着棍子牵着狗的我和奄奄一息被拨成了地中海的老母鸡,立马炸毛了,一把扯掉了我身上被单,当看清我背上背的东西时,脸“腾”的红了!跟那天的晚霞有得一拼!

“你个死丫头,又乱翻我东西,看我今天不好好修理修理你!”

半个小时后,我捂着疼到麻木的屁股,哀怨地看着姑姑 ,恨恨地说:“早晚有一天我要上少林寺拜师!到时候别怪我六亲不认~”

姑姑冷冷地一笑,“想要出家吗?不用等,现在我就成全你!”

不顾我死命的挣扎,姑姑把我绑在了椅子上,看着阴森森,闪着冷光的剪刀,我张了张嘴刚想喊奶奶,姑姑手疾眼快地把她的围巾塞进了我的嘴里!

“丫头乖,别乱动,小心剪刀不长眼哦!”

几分钟的时间,我的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前长发飘飘的小仙女不见了!

摸了摸自己光溜溜的脑袋 ,瘪了瘪嘴,刚想哭!姑姑立马飞来个眼刀,我只能委了吧屈地把眼泪又咽了回去。

这时,邻居胖大婶过来串门。看见了我,双眼瞬时一亮。一把抱住了我,“哪里来的小和尚?可爱死了!”

在胖大婶胸口闷的要死的我,终于在姑姑差点憋出内伤的笑声中哭了出来。

那个夏天,姑姑送了我一个“灭绝师太”的绰号,还用麻丝帮我做了个拂尘,我是夜夜哭醒啊,天天做梦被人剃光头,都不敢出门,怕被人摸~

只剩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

本人80后,出生那天,大姐结婚都半年了。她抱着我笑着说:真是亲妈,知道我马上要小孩了,先生一个让我练练手!

就这样,外甥小我两岁,从记事起,他就像个跟屁虫一样走哪跟哪,活脱脱成了我身后的小尾巴。

我俩一起长大,形影不离处的跟亲兄弟一样。姐家负担较轻,小零食也多。外甥对我很是孝顺,经常拿点出来他一口我一口的分着吃。

八岁那年暑假,一天午后外甥如往常一样过来找我玩。看到我兴奋的说,家里今天来客人了,从远远的地方带来好多橘子,甜的我连籽都吞下去了。本想留一半给你,可我实在忍不住就全吃了!

这听的气不打一处来呀,玛德,好东西不拿来孝敬一下,吃完了过来显摆。

我决心吓吓他!

我故作惊慌状:你连籽都吃了?橘子的籽不能吃啊,在肚子里面会发芽长大树,把肚子撑破的!

外甥明显慌了,平时对我言听计从,一点也没怀疑我的话。忙问:怎么办?要去医院吗?

我安慰他说:去医院要开刀,舅舅有个主意,趁现在还没发芽,赶紧喝点菜油等会拉出来就没事了!

菜油那玩意炒菜很香,但生喝的滋味绝对不好受。外甥喝了半碗,实是喝不下去了,可怜巴巴的看着我说:舅!可以了吗?

我倒不是不忍心看他难受,主要是怕喝多了,老妈发现少油了会揍我。

于是说,差不多了,回家上个厕所就没事了!

打发走了外甥,很快就忘了这件事。晚饭时,大姐上门告状,说外甥现在上吐下泻,问他怎么回事,刚开始还不肯说,后来看实在严重了才告知实情。现在得赶紧送医院!

爸妈都慌了,放下筷子就往外走。临出门时老爸放下一句话,等会回来收拾你!

我一边埋怨叛徒的不坚定,一边思考着后果。

老爸的教育理念很简单,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没有什么是揍一顿解决不了的,如果不行,那就揍两顿!

想想那竹条在屁股上的咻咻声,有点不寒而栗,决定三十六计,走为上。

我翻出了老爸的手提包,胡乱的抓了把钱,到门口又想了想,还是留张条吧,毕竟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不能不告而别!

撕下张纸我写道:爸爸,妈妈,我走了,你们不要找我,给XX说声对不起!

“找”字不会写,画了个枣子替代上,想想他们应该能看懂,于是乎,夜幕下,我第一次出了远门。

夜色中,我漫无目的一直往前走着。怕挨打的恐惧很快被茫然取代。八岁的小孩在这大晚上的不知道何处何从。

后来想想去县城吧,不久前老爸看望朋友时,带我去过一次。但班车到早上六点才开,看来我还得在这荒郊野外待上一晚。

无家可归的恐惧和数以万计的蚊子叮咬,让我那晚在草垛头醒了一万次。梦中都在啪啪打着自己的脸和胳膊腿,脸都打肿了!那一晚的记忆,真是无比惨痛!以致多年以后还会在梦中经常惊醒!

天刚蒙蒙亮,我赶紧到发车点等着。随着人群买票上了车。

一晚的疲累加上颠簸,我睡着了,司机叫醒我时,已经到了站!

放眼一望高楼林立车水马龙,想着以后就要在这大城市里打拼了,心里还有点小激动。

但现实是残酷的,当我按既定计划,去别的饭店问要不要招端盘子的,要么是不理人,要么是:滚。更气人的是,居然还有问我断奶了没……

坐车加上吃饭,很快带出来的钱就没了。

也不敢找工作了,因为有人告诉我自己是童工,没人敢要。只好漫无目标的,白天在街上逛,晚上就到车站凑合一晚。

这样又过了两天,我实在饿的受不了。垃圾筒捞的饭盒,吃的差点吐出大肠后,开始无比思念家里香喷喷的饭菜,于是在考虑是否回家。

但怎么回去才有面子呢?得想个办法!

后来想到老爸的朋友张叔叔就在车站附近,那时跟随老爸去他家玩过,大致方向还记得,我有了主意。

我走到张叔叔家附近,假装闲逛。但来回逛了几趟没用,他像没看见一样。

真是人情冷暖啊,正感叹着,遇过一家玻璃窗,突然吓了一跳,玻璃上映出一个蓬头垢面一脸黑灰的小叫化子,一回头看没人,再看,原来是自己!

难怪没认出来,这头发雷劈一样又顶着包公脸,爹妈也认不出啊,必须洗洗。

刚想去找水源,张叔忽然要关门,并冲里面喊:老婆子,打扮好了没,马上要开席了,去晚了没礼貌。

什么?要走?可不能再拖一天了,但没水源咋办?情急之下,管特玛的,我忽的窜进旁边小巷,掏出丁丁就开始用手接着撒尿。

对,你没猜错,我是要用尿洗掉脸上的污泥。妹的,那几天又渴又饿,尿少,而且还黄澄澄的,所幸滋一点洗一下,也洗完了,抹抹脸我一下子冲了出去。

张叔正在锁卷帘门,我假装无意回头看他,这下他马上认出了我:孩子,你咋在城里?艾玛呀,这是生病了吗?脸咋这么黄啊?

我顺势虚弱的点头,张叔心疼的把我搂住,用手不停的抹我的脸:咋冒这些虚汗啊?你看汗珠子,黄的发亮了,是和你爸进城走丢了吗?……

事到临头,只剩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我不敢说谎,一五一十说了……

叔:你小子是我女儿男朋友啊! 女…

叔:你小子是我女儿男朋友啊!
女婿:是的叔叔。
叔:我养他20多年你凭什么娶走我女儿。
女婿:你才养他20几年。
叔叔:啊!怎么了
女婿:我得养她40几年,关键我还得照顾你30几年,凭什么不让她嫁给我。
叔叔:咦、你小子说得对呀!

王奶奶,这是我胡子爷爷让我为你准备的礼物

胡子爷爷!是我给大爷爷起的别具一格的称呼,因为他那一扎长而花白的胡须实在太引人注目。

胡子爷爷是典型的读死书代表,年轻时还当过村书记,可为人太过孔乙己被撤职,虽满口的书中自有颜如玉却终身未娶。

年纪大了之后,只能在我几个叔伯之间轮流寄宿,永远都是两套换洗衣服和一箱子书籍。

那晚在我家住,像往常一样,点着个煤油灯,由于眼睛不太好使,就让我念书给他听。那时的我才刚刚上学没多久,很多字都是念偏旁部首,连续几晚后我有点不耐烦了……

“胡子爷爷,能不能别让我念了!”我嘟着嘴有点不高兴

胡子爷爷有些错愕的看着我,随即慈祥一笑,眯着眼睛摸着我的头“小鸟啊,你知不知道爷爷年轻时可是当过书记,就是因为书读的多,你也得多读书,长大了才有出息,俗话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

我咬着食指若有所思,茫然着“可是俺爸说爷爷不是被撤职了吗?而且一把年纪了也没个老婆……”

说到这里我没再敢说了,微弱的煤油灯余光下,只见胡子爷爷两眼充血,抿着个嘴,委屈的像刚被人摸过的大姑娘……

嗷呜一声,胡子爷爷眼泪就飚了出来,夺过我手里的书就开始收拾东西……

老爸老妈闻讯而来,胡子爷爷早已颤颤巍巍泣不成声,拼命往外走,拉都拉不住。在得知事情缘由,我家门后的竹条在我身上开始了正常工作……

在爷孙两你哭我喊的过程中,老爸拉着胡子爷爷说道“大伯,您消消气,赶明儿给您介绍个老婆子……”

胡子爷爷一听,耳朵都竖起来了,眨巴眨巴眼“当真?”

“当真!当真!我保证!”老爸无奈着。

听完老爸的话,胡子爷爷立马变身老顽童,拍拍屁股,一步一跳的回屋了……

“孩他爸,这……”这下轮到爸妈犯了难,上哪去找老婆子?除非是寡妇,可寡妇在那个年代可是一种忌讳……

“还愣着干嘛,先收拾这兔.崽子!”

就这样,胡子爷爷哼着小调,老妈递着一根又一根竹条,老爸各种招式往我身上呼,在我鬼哭狼嚎的声音中又度过了一个最难忘的事……

没过几天,老妈告诉胡子爷爷,明儿个老爸领村里的王寡.妇到家里来,让胡子爷爷准备准备。

胡子爷爷丝毫不介意,那个高兴啊!要知道胡子拉碴的爷爷很难得洗次澡,就算洗,最多不过喘口气的功夫。可当晚他硬是洗了个把小时,光花露水都用了大半瓶。

当晚更是激动的找我商量明天的事,让我配合他,说的我直犯困,可并不影响胡子爷爷的激动,我一犯困他就给我一巴掌……

第二天如约而至,爸妈宰了只家里生蛋的老母鸡盛情款待……

席间,也许是读多了书的爷爷老年风趣了很多,更多应该是瞌睡遇到枕头吧。王奶奶被爷爷另类的风趣弄的笑口大开。老爸老妈相互使了个眼色就撤退了,而我却被爷爷留了下来计划着昨晚商量的事……

胡子爷爷冲我眨眼,我会意一笑,冲到了老爸老妈的房里。要说对女人献殷勤,物品很重要,虽然那个时候物质缺乏,但有种东西女人绝对喜欢,那就是气球……

犹记得有次老爸买了一盒“气球”,老妈看到之后害羞的脸都红了,还用小拳拳捶打老爸胸口。虽然有次我偷了一个气球玩,最后被老爸打个半死。但这次为了帮爷爷,等爷爷和王奶奶的事成,相信老爸老妈也会夸奖我吧……

虽然气球被藏起来,但屋子总共就那么大。三下五除二就被我翻出来了……

深吸一口气,两指夹着气球口,扯着脖子那个吹啊!!!要说老爸给自己玩的气球质量就是好,太特么难吹了,还一嘴油……几个气球吹的我是脸红脖子粗,都快缺氧窒息了……

气球吹好了,打了一个结,再用老妈缝衣服的线串成串,拨弄着气球上凸出的气泡,心满意足的看着自己的成果……抖擞抖擞精神,为爷爷给王奶奶献上爱的礼物……

原本相谈甚欢的两人,看到我的到来,再看看我手里串成串的气球,两人表情不约而同的呆滞了……

嗯,效果达到了!就是这种表情,王奶奶估计激动的说不出话了吧。至于爷爷,事后再感谢我吧……

想到这里,内心澎湃,不顾两人惊愕的眼光骄傲的走向王奶奶“王奶奶,这是我胡子爷爷让我为你准备的礼物……”

王奶奶吓的一哆嗦,转眼看向胡子爷爷,眼神不由惊恐了起来……

爷爷见状立马跳了起来,哆哆嗦嗦的指着我“你……你……你……这就是气球?”

我一阵疑惑“对啊,昨晚商量好的啊!你还说以后等有了孩子,让我带着小弟弟……哦,不对,让我带着小叔叔玩!你都忘了吗?”

此话一出,王奶奶气急败坏大声嚎哭了起来“你个杀.千刀的,我两都是土埋脖子的人了,你还……我呸,你个老流.氓!!”

王奶奶言罢夺门而出,胡子爷爷拼命拉都拉不住……

老爸老妈闻讯而来,王奶奶已经走了,胡子爷爷也正收拾东西,这次是真拉不住了。夜幕下,只剩下我在老爸的狂揍下随着手里的气球灰飞烟灭……

寒冬腊月,老爸这次估计真的凉凉了

年轻时的老爸也算是十里八村的知名人物,只因拉的一手好二胡。有人家里办事,请乐队需要二胡的多半会来找老爸,这也为家里带来一份收入……

老爸也是个敬业的人,农闲时就会在家门前的老槐树下练练二胡。由于二胡的特性,老爸多半参与的是丧事,拉的最多的就是哀乐。

正所谓龙生龙,凤生凤,在老爸的熏陶下,时间一久我也能拉上一段!虽然是哀乐,拉的还比较稚嫩,可这在当时的小孩中可是了不得,好多大人都夸我聪明,小伙伴都开始崇拜我,没多久,我就膨胀了,开始到处显摆……

趁老爸老妈出去干农活时偷老爸的二胡在小伙伴家拉哀乐,众多小伙伴分工明确,扮死人的,扮哭丧的……玩的不亦乐乎!

没成想邻居家的叔婶们不干了,一状告到我爸那里,老爸三天两头对着隔壁邻居哈腰道歉。当然,免不了的还有老爸精湛的竹条乱舞术。以至于后来老爸见我摸一下二胡就是一顿揍……

身体的疼痛远远比不上心里的大起大落,明明隔壁叔叔阿姨们知道我会拉二胡都夸我,却为何那么厌恶我的演奏?

体验过人生巅峰的我,自然不甘就此落寞,也许只是方式不对,一定要寻找机会再次证明自己。

记得那是一年冬天,老妈不在家。老爸向往常一样,在别人家演奏完骑着二八大杠在雪地摇摇晃晃徐徐而归,进屋时醉意熏天,身上还沾了不少小雪堆。估计回来的路上没少摔跤……

一进屋,老爸随手就把二胡放下,直接上.床睡觉,连拽几下被子,还没来得及把被子盖上就睡着了。

我也没多想,毕竟这已经是常事了。家里没人做饭,习惯性的跑爷爷家蹭饭,玩了一会才回家……

回到家,看见老爸缩头缩脑的卷在床上,被子依然没盖上,牙齿都咧出来了。这种形态像极了我家旺财去世的场景,心里不免一阵抽搐……

“老爸!”无助的我试探喊着老爸,老爸却没有丝毫反应。顿时心里慌了,走上前轻轻推了推老爸,仍然没有反应不说,摸到老爸的手使我心如冰窖……

老爸的手冷冰冰,再摸摸老爸的脸,依旧冷冰冰。凉凉的老爸刺痛着我的心,喝酒喝死人的事不是没听说过,再加上这寒冬腊月,老爸这次估计真的凉凉了……

想到这里我心里一阵发寒,哇的一声,眼泪如同决堤的河,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转身就往爷爷家跑!

可就在我转身之际,我却看到了老爸随手放置的二胡。天地良心啊!不知道哪位神仙路过时把我的神经搭错了……我居然在万念俱灰的悲痛中想到了再次证明自己……

伤心的看着床上凉凉的老爸,再看看桌上的二胡。痛定思痛,我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

痛哭着走到老爸身边,拉扯着被子,把老爸从头到尾盖的严严实实。再拿起二胡……一时间,哀乐和我悲痛的哭喊声交杂在一起!

“咋啦,小鸟!”不一会,隔壁王婶猫着腰过来了,看了看悲痛中拉着二胡的我,又看了看床上被被子盖的严严实实的老爸,顿时一哆嗦,狐疑的问着我。

“老爸……喝酒……冷……死了……”我颤抖的拉着二胡,情绪难以自已!

看着我如此模样,听着哀乐,看着床上一动不动的老爸。也许此处无声胜有声,王婶表情惊恐了起来,瞳孔瞬间放大……一时间,她也跟着我朝门外喊了起来……

“快来人啊!出大事了!”

仅仅几个呼吸时间,左邻右舍的人都钻了过来。

“这咋回事啊?”“昨天还好好的。”“又一个喝酒喝……哎!”…………

屋子里一下子热闹了起来,一个个摇头叹息。虽有人狐疑,却没一个人敢上前掀开盖在老爸身上的被子确认事实。

爷爷也闻讯拄着拐杖颤颤巍巍而来,一进门,感受到一屋子压抑的气氛,爷爷两眼泛起了泪花……

“我的儿啊!你这是咋回事啊~”爷爷拍打着膝盖,艰难的走向床上的老爸!颤抖着拉开老爸的被子,老爸脑袋露了出来,一副熟睡的样子,完全没有之前咧着嘴的表情……

我一见状,原本婆娑的泪眼不觉有些呆滞了,手更是不听使唤的停下了拉着哀乐的二胡。

屋里的窗不知何时打开了,爷爷揭开老爸的被子,一阵寒风吹向老爸,老爸本能的打了一哆嗦。这一哆嗦更是让一屋子人都浑身一哆嗦,爷爷更是差点背过气去!

这下屋子里更热闹了。爷爷更是恼羞成怒,举着拐杖直接给了老爸一榔头……

“哎呀卧槽!谁啊!”老爸惊醒,捂着额头。

老爸这一醒,屋子里更是乱了套。吓的吓,懵逼的懵逼……

“咋?咋回事?今天啥日子?”要说最懵逼的当属老爸,回过神后的老爸看着一屋子人愣住了。

“还咋回事!我让你喝喝喝!咋没真把你喝死!”爷爷不由分说,轮动着拐杖鞭打着老爸!要说这父与子,爷爷打老爸的招式和老爸打我的招式那是如出一辙,是亲生的没差了……

没过多久就过年了,我依稀还记得那年的团圆饭是老妈端到床边喂我吃的……

路口那个小孩子

有一次,我在街上走,被路边一个中年人叫住。

问什么事?中年人一脸忧郁,对我说:“同志,看到路口那个小孩子了吗?”

路口,有一小家伙,看起来不超过15岁,衣服很破,坐在路口台阶上,左右瞧着。

“那孩子在那里一天了,刚才我过去问他,他说昨天帮忙搬货,没给钱,说今天在这里等着,再给他。”中年人说,“肯定是被骗了,这孩子,这么小出来,家里条件一定不好。。看他等了一天没吃东西了,真可怜。”

说完,中年人掏出50块钱,说:“同志,我不好过去了,你帮我把这钱拿给他,装作是发工资的好吗?”

我觉得这中年人,真是好心人,就同意了。

走到小家伙面前,说:“你是昨天搬货的吧,对不起,那人有事情,现在才托我给你送来。”然后把钱递过去。

小家伙一看,说:“叔叔,昨天他是说80块的。”

我一呆,马上说:“哦,是叔叔记错了,不好意思。”然后又掏了30块给孩子。小家伙笑着拿着钱走了。

然后,没过两天,我去南城办事,又远远看到那个中年人。。拿着50块钱劝说一个中年妇女。。。不远路口依然是那个小孩子。。。

这样我就可以多赚一块钱了呀

有次在家门口有事走不开,烟瘾犯了,看到邻居家的小孩,便喊他过来让他去给我买包烟。

谁知道小家伙是个小财迷,说:“叔叔,你要是给我两块钱我就帮你买!”

我一听乐了,看到小家伙这么可爱,便点头答应了。

小家伙很开心,拿着我给的20块烟钱,转身便走,刚走几步又跑了回来,瞪大眼睛看着我,说:“叔叔,可不可以再给我20块钱,我帮你买两包烟,你一共只需要给我1块钱就行了。”

我愣了一下,问他,为什么呀?

小家伙一脸天真的说:“这样我就可以多赚一块钱了呀。”

我被他的回答给逗乐了,心想,到底还是个几岁的小孩,算数都没学好,就学人家当个小财迷。

于是我说:“好啊,那叔叔再给你20,一共买两包烟。回头叔叔一共给你一块钱报酬!

遂又掏出20给他,这回小家伙接过钱异常开心的跑开了。

最后,我等啊等,等啊等。一直等到中午吃午饭时间,小家伙都没有再出现!我是不是被一个几岁小孩给甩了???

时间为上大学 女朋友说:他爸他妈去他姥姥…

时间为上大学
女朋友说:他爸他妈去他姥姥家了-女朋友还告诉她爸妈出去玩。

内心嘿嘿嘿,就去了她家
正翻云覆雨时,她爹妈回家。
开门,关门。

我特么赶紧穿内裤
无奈脑抽,不知道咋想的只穿着内裤就打开了女朋友卧室的门。
第一眼就看见她爹一边脱上衣-一边亲她妈

当时空气凝重的不行
我特么看着她爹她妈,她爹她妈看着我以及穿好睡衣跑过来站我边上的女朋友-
安静了差不多两分钟。

我说了一句: 叔叔,您家真热。 她爹答,是挺热的。快把衣服穿上吧


没打死你,闯破人家练小号了

居然没把你打出屎什么你屌大!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