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我们班有一个叫柯颜的女孩,长…

以前我们班有一个叫柯颜的女孩,长得特漂亮,是我们班班花,她同桌是个学习很好但看起来很猥琐的男生,有一天上课老师问班花他同桌说:你的梦想是什么?他说:“我要当科学家”,老师继续问到:“为什么要做科学家(搞科研)”,结果他还没回答老师的问题他的班花同桌小脸就已经红彤彤的了…

小时候交作业家长要签名,我同桌没…

小时候交作业家长要签名,我同桌没签。
老师问他:你妈怎么没签名?
他哭了:爸爸说妈妈去了很远的地方…然后全班都静了!
我这苦命的兄弟啊!班级同学以我为首哭成一片,老师也红了眼眶。
过了几天,吃午饭,他拿出来一包周黑鸭臭显摆。
我问他哪来的?
他说他妈从武汉旅游带回来的。

你把屎铳放下!

二十多年没耍 棍了,我也从一个懵懂无知的少年,成长为一个懵懂无知的青年。

小时候,我叔教了我几招华而不实的棍花,我耍得挺溜的。直到那一次……

我被老师选中在学校文艺汇演上表演耍棍的节目。

道具室有根轻巧的竹棍,我每天放学去取了练习。

汇演前一天,我正在大礼堂练习耍棍,我同桌来找我说他被罚洗学校男厕,男厕堵了,让我帮帮忙。

兄弟有难,我拔棍相助。我拿竹棍费了老大劲才帮他把厕所通开。

当然,很多翔沾在竹棍上,洗洗就好嘛,我把竹棍冲洗干净,就拿回道具室放好就回家了。我估计放到明天表演,竹棍就没有异味了。

第二天,文艺汇演终于来临。我帮忙抬桌子,搬凳子的,轮到我,我提了竹棍就上场。

我随着音乐的流动,行云流水般耍着棍,台下响起了阵阵掌声。我突然一个力劈华山,啪把棍从上而下猛砸到地上,然后一招横扫千军,划出一个圆!

我发现前排的嘉宾脸上个个沾了黑点,他们有的还没发现。有的发现了,摸了摸黑点抽鼻子闻着皱起了眉头。

我不能分心,一招连转风车还没使出来呢。

我转得跟风车一样,隐隐听到有人喊,下翔了!下翔了!

我不允许自己心境受影响,兀自舞着竹棍。

台下已然乱做一团。坐在前排的校长站起来冲我喊:“你把屎铳放下!”

校长话音未落,我急忙把往下劈的竹棍收住,棍尖由于惯性朝校长猛然一点,一溜黑物正中校长口中!

校长赶紧拿茶杯漱口,旁边一个人拦着校长:“不可,杯里更多!”……

我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竹棍毕竟长期使用,可能有裂缝,昨天通厕所的时候,裂缝张开,有翔进到竹棍里了。我说怎么使起来这么沉!

我那次没有受到处分,毕竟是道具出问题。只是难为了大家写观后感作文。我这一段要么被一笔带过,要么干脆只字不提。

个别耿直的学生,平铺直叙,把自由飞翔的场景写了出来,结果又被罚重写!

从此,我放弃耍棍了,然而“搅屎棍”的诨号从此叫开了……

流了这么多汗,给他喝点水…

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老班在讲台上为5000米的人选,苦口婆心做着动员,期待着有人能自告奋勇,挺身而出。

看了一晚小说的我,半梦半醒中一个激灵站了起来。

回过神来时,看到的是老班欣慰的笑容和鼓励的眼神。

这副千斤重担就这么猝不及防的压在我稚嫩的肩上。

昨天还说:谁报名谁就是傻X,一转眼,自己就是那个傻X。

我能怎么办,难道跟老班说,你讲的声泪俱下的时候,我特么在睡觉么。

自己约的跑,含着泪也要跑完。

还好老班对名次没要求,只说坚持就是胜利,最后叮嘱我多喝点水。

运动会开始了,想着老班的话,我事先就喝了两瓶水。

轮到我上场时,才发现原来长跑中途是可以喝水的。但箭在弦上,已不得不发了。

头几圈,还能跟上队.伍。慢慢的感觉到了尿意,小腹变得好酸好涨压迫得好累,渐渐脑子里全是我要尿.尿的感觉。

后来越来越强烈,每跑一步都感觉有液体渗出,我的表情很痛苦,两腿交织着,最后只能变跑为走了。

但是膀胱的忍耐是有限的,当水快爆满的时候,无数的信号会涌向大脑提醒你:

这种信号犹如巴掌拍在你的膀.胱上一样,会让尿意变为痛觉。

当时只想放弃。但是大家发现我落后太多,纷纷过来为我鼓劲。他们加油的口号声,响彻云霄。

有我的同桌小华,我暗恋的班花小美,还有学校看门的王大爷……

这个时候放弃,小美怎么想,老班怎么想,王大爷怎么想, 以后在学校还怎么混。

最可气的是校广播的通讯员,发现了这边的情况,像找到了绝佳的报道素材……

“全校师生注意了,三班的XX同学,是一种什么样的意志让他战胜了自己。虽然他掉队了,但他在坚持,这是种什么样的精神,这是为了班级荣誉奋不顾身的精神。

汗水已经打湿了他的……裤子,他还在努力前进,我们一起为他加油好吗……”

我从没有像现在这般的讨厌一个人。

那特么真是人山人海,红旗招展,全校的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

那是人生中最漫长的五千米,以后的日子里不管遇到任何困难,想想那天的长跑,我都会重新鼓起生活的勇气。

那时我才明白,任何喝下的水,都会变成你憋住的尿。

我没有哭,那天风也不大。可我的眼眶还是湿润了,不知道是不是,尿意上头了。

再漫长的路也有走完的时候,终于到终点了。我鼓起最后一丝力气想向厕所跑去。

没有一丝丝防备,也没有一丝丝顾虑,第二次伤害就来了。

老班大叫道,快来两个人扶着他再走一圈,刚跑完,不能歇。

我快要崩溃了……

你们以为这就完了吗?没有!绝杀接踵而至。还是老班:流了这么多汗,给他喝点水……

又上来一个二货同学,拧开一瓶水不由分说的就朝我灌了下去。

我终于崩溃了,蓄势待发的水流不顾世俗的目光,喷薄而出,一泻千里……

老班,我上课再也不睡觉了……

不肖子孙今天要教训小爷了

本人七零后,幼时基本是的放养状态,所以养成了我极其顽劣的个性。

后来上了学…那些老师简直就是我的克星啊,就没超过三天不揪耳朵挨揍的。

貌似我的耳朵也比别人的耐疼力强,半年揪下来,不扯的又扁又大我都毫不在乎。

老师气急了,最后像扔铅球一样转着圈揪,虽然我早就练成了随着老师的手奔跑借力还力的本领,但纵然跑的双腿如飞转的呼啦圈一样,也还是常常被扯的耳朵失去弹性。

熊孩子总是不长记性,那天午休,我用捡到的一根麻绳,偷偷把同桌凳腿拴他裤袢上了。

丫的正好上课老师让他上黑板做题,那货上讲台一向有小跑的习惯,咣咣当当把个小方凳快拉到讲台上去了,严肃的课堂顿时哄堂大笑。

楞把老师给气的,扯着我的耳朵就提到了教室外。

他揪我转圈配合的正默契,丫的不按常规出牌,突然反向拉扯。

额的个孩哎,那会儿耳膜都能听到耳根纤维撕裂的声音,人都疼迷糊了。

教室外罚站的功夫,我摸摸耳朵,感觉好像耷拉下来了。

一气之下,趁老师不注意跑到了办公室窗外,对着正在办公的校长低喊了一句:小爷我的耳朵都揪成猪八戒了,你个孙子没看见吗?

办公室安静啊,这一句话声音虽不大,却像油锅里泼了水一样炸开了,一个女老师惊的一抖,一杯水一下倾倒在教材上,慌不迭的用手忽啦啦刮抹着。

数学老师怒的一拍桌子:小崽子在谁面前称爷爷呢?!别跑!今天我要好好教育教育你!

说着就往外冲,校长尴尬的拦住笑笑:他说的没错,我跟他一个村的,我辈分低,他是俺堂老太爷的儿子,该给他喊小爷的……

办公室一下安静了,老师们的脸上都充满了惊讶错愕……

无意中挑明了我和校长的爷孙关系,老师们开始投鼠忌器了,打爷还看孙子面啊,谁还好意思光天化日之下逮住校长爷爷狠狠修理?我的日子一下好过了许多。

熊孩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说法,其实是真的,松懈的环境使我开始变本加厉起来。

不是趁午休带一帮同学去水库洗澡,就是翻墙头打一兜子学校隔壁村庄的梨,甚至还经常在女厕所墙外抓坷垃头子往里扔……

老师不好意思下手,就向校长告状,但那些教育的言词,如一阵清风拂面过耳就忘…

那天看见校厕所旁的围墙有一处歪了,瞅瞅左右无人,强迫症就飞身踹塌了一大片…

由于把墙外正在掏粪水老头撞进了粪池,当场逮住…校长怒极举手要抽我,我灵机一动说了句:河西那谁打他爷,那天被雷劈死了你忘了?

好死不死那天乌云翻滚雷声隆隆的,刚巧一个炸雷响了一下,吓的他赶紧把手缩回去了。

他虽不敢打我,但罚站和回村向我爹打小报告,那可在行的很。

爹打儿子可不会被雷劈,每次得到我又犯事的消息,我爹决不留情,那小棍带着哨声可劲的抽啊,有时还专门折回一些带刺的树条,上中下三路抽的我跳绳一样的蹦。

身上抽的就好像地理书上公路铁路网一样,这恨意自然都归到校长身上了。

每次打完后,我都会在校长门口三不远四不近的守着,一个村的嘛,总能遇上他出门,上去就用手指戳着他的肚子,孙子孙子的叫着撒气,他气的浑身哆嗦但毫无办法。

地位的逆转发生在我读四年级的时候。

那时的小学,拉帮结派已经有点严重了,关系好的同学会组团欺负落单的。

班里有两个头脑简单但四肢发达的双胞胎女同学,经常在上学或放学路上,带领一帮女生,用不堪入耳的脏话把不顺眼男生骂哭。

小学那种年纪,男生发育没女生快,打不过她们,曾有血气方刚的少年勇士不堪其辱,闯入女人帮撕打,最后发型大乱是几个人扶着回去的。

大伙敢怒不敢言,于是都来求助我。

众望所归啊,我带着一众男生,放学时把最腌臜的话都骂出来了,她姐俩不知是见过大人羞羞了还是咋的,骂的下作无比且脏话层出不穷不带重样的,我占不了上风。

看到小伙伴失望的小眼神,我觉得有负所托,回家仔细在脑海中回放了一次又一次的骂战,觉得主要是对方骂的男女私情有画面感,能让这些懵懂少年产生x幻想,观众听完上一句还想听下一句。

而我们骂的毫无章法,中心思想没突出主题不明确,所以骂输了。

我殚精竭虑思考了半夜,有了主意…

第二天放学路,我丝毫不理会她俩骂我们亲人有多毒,而是娓娓的编起了她爸妈偷人养汉的香艳故事,惊彩离奇跌宕起伏山路十八弯啊,慢慢的里三层外三层水泄不通,听的坏笑声不断,完全没人理会她姐俩骂啥了。

那时候露天电影看的多,具有编剧天赋的我,深知结尾用主题曲煽情的重要性,故事刚讲完,我就用改编的《牡丹之歌》唱了起来:啊~尼玛蛋…黑糊糊的真显眼~,啊~尼玛蛋…中国人啊都参观…有人摸尼玛大腿A,尼玛的大腿是那么丰~满……

哄笑声中,双胞胎姐妹终于大哭了,她那一众小迷妹也个个低眉耷眼脸上无光,大获全胜啊!

时势造英雄,拥有无上泼妇气质的双胞胎姐妹,也在不断向我这个对手虚心学习,后来也开始效仿讲故事骂人。

形势逼的我不断的去偷堂哥的情.色小说,日夜苦读,圈圈点点记录着经典语句,并虚构着一个又一个故事,这也是我语文水平一直保持在全县最高水平高考勇夺文魁的原因。

双胞胎最终一败涂地,我们人多她又不敢打,只好每天绕远路回家躲着我们。

可能那时给她们幼小的心灵造成了永久的伤害,以至于我现在都四十岁了,那天隔条河还被她俩奋力扔坷垃头击中了脑袋。

说了这么多,重点还是想说那首改编的歌引起的恶果。整个校园的男生都学会了,上学、下课、放学都在唱,老师不在时,甚至搞成了斯德哥尔摩剧院般的大合唱,就差一个乐队和手挥小棍的燕尾服指挥了。

可以这么说,当时的我俨然主导了整个校园的华语乐坛,后来又改编了《粉红色的回忆》、《西游记》插曲等等,仍然脍炙人口演唱至今。

虽然都是背着老师唱的,但总特么有败露的一天。

那天中午突然大阵雨,全体老师都顾不上解散我们,就慌慌的回家,抢着把割倒的稻子捆起来,挑到打谷场上垛去了。

农村这事很常见,没人告诉我们要不要就此放学,加上雨大也走不了,不知谁雅兴大发带头唱了起来,后来就有不少人组成了黄河大合唱。

没料想一会雨停又万里无云了,正唱到“特玛的大腿是那么丰满”这句,就听教室门一声巨响被踹开了,老师一脸铁青冲了进来……

没有歌词版权的我,恶果所有权却没逃掉,被双胞胎果断揭发后,老师拖扯我还把课桌抽屉里的情.色小说带了出来。

虽然里面情节并不yeLow,但标题噱头大,他一瞅差点背过气了,扯着我就到了办公室,冲校长一丢书来了句:歌是他改的,再看看你二大爷干的啥好事!

本就听到歌的校长又看到了那本书,脸色由铁青到煞白,慢慢的用手一层一层向上挽起了袖子,我一看形式不对,冲他叫道:河西那个谁打爷爷……

话还没说完,他轻蔑的打断:被雷劈死了是吧?没事,这样的爷爷今天我不管,迟早才真会被雷劈死!

说完他目视窗外青天,确信不会打雷后喃喃自语:列祖列宗啊,不肖子孙今天要教训小爷了,请体谅我是用一个教师的身份替天行道吧……

上个厕所搞的跟特么拜神一样

那是一个冬天的早上,我同桌说要去上个厕所。

学校冬天的厕所比夏天好太多了,没有污水横流,没有蠕动的白色物体,没有刺鼻的氨气味道,每坨便便掉下去时也不用抬一下屁股,以免溅到粪水。

美中不足的是厕所漏风,屁股有点冷,还有就是因为冻上的原因,有时候堆的有点高。

所以同学们上次厕所都会带好多纸,蹲下前,点上几张纸暖暖坑。让那些脏物融化点,自然流下去,腾点地方出来。

蹲下后有多的纸还可以继续烧,烤烤屁股,效果就像土坑一样。

大家懂的,学生最不缺的恐怕就是纸了。每次上个厕所搞的跟特么拜神一样。人多的时候 ,更是蔚为壮观。远远看上去,香火鼎盛,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座庙。

一边烧一边拉,也是课间难得的享受,好多学霸都在这里寻找解题灵感。我怀疑后来的智能马桶盖的创意就来源于此。

我同桌就是这样美滋滋的拉着,可能是毛线裤掉下个线头,不知怎么就天雷勾地火的点着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更何况有风!

当时全校师生在做早操,就见一人影从厕所狂奔而出,一边发出惊天的惨叫,一边胡乱的拍打。

白花花的屁股像一道闪电划过所有人的眼睛。

老师们立马冲上去,终于给扑灭了……

后来记得他私下告诉我,当时已是寸草不生,差点就祸及子孙。还后怕的拍拍胸口,好险,好险。

我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

他叫康老二,是我在童年时代的死敌……

也不知上辈子我哥俩造什么孽了,两个人不能相遇,不能对视,只要碰一块,准得躺一个……

互相诋毁,相互攀比,谁都不服谁,这么说吧,我特么吃口屎,丫准吃两口,抹完嘴还挑衅的看着我……

我俩同村,同校,还是同桌,命运的大手,注定推动着我俩纠缠不清的“孽缘”……

那个年代,村里家家都穷的叮当响,我和康老二上学时裤子都是当代流行的乞丐裤,我勤俭不好学,那时一有空就满村捡破烂,瓶子,碎铁,攒够了一同卖掉……

卖的几毛钱,偷偷买辣条吃,买汽水喝……

我也是实在逼得没办法,康老二又馋又懒,我不偷着吃,丫看到后往往能抢走一半……

那天,我躲在角落里,警惕的看着四周,然后拿出用自己的辛苦钱买的一根冰棒,确定无危险,我撕下包装,满脸陶醉的舔着……

刚舔几口,眼角余光瞟了一眼,康老二如同一条土狗般卷着一路狼烟奔了过来,丫支棱着大板牙,在太阳底下锃锃发亮……

我吓得魂飞魄散,起身边跑边往嘴里塞冰棒,恨不得整根吞了……康老二以雷霆之势撵着我,咆哮道“孙子,见一面分一半,给我吃点”……

我视若无睹,用牙使劲磕着冰棒,康老二在后面知道我的用意,怪叫一声,两条小短腿可劲捯饬,转瞬间已经离我仅有几步远……

我回头看了一眼,丫突然一个飞扑,我只觉身子一歪,一个狗吃屎被扑在了地上……

我“ger喽”一声,当即就翻了白眼,由于冰棒在嘴里,趴地的时候,手里的冰棒直接插进了我嗓子眼,就一根小棍在外面露着,康老二不管不顾,把我翻了过来,然后拿着我嘴里的冰棒棍,噗嗤一声,丫一下子又把冰棒从我嘴里拽了出来……

我口水连带着冰水一起被扯了出来,脸庞全是渍,康老二咧着血盆大口,跑到一边从下往上开始舔冰棒……

我躺地上迷糊了好一阵才爬起来,冰棒太长,仿佛刚刚插进了我胃里一样,我目眩伴随着有种呕吐的感觉……

我不停的深呼吸,让自己慢慢缓和……

此刻,我觉得浑身都要炸了,血管里都是怒火,我调整完,嘶吼着冲向了康老二……

康老二自知有一场硬仗要打,冰棒已经舔的所剩无几,看我如狼似虎的扑过去,丫冷笑一声,棍往地上一扔,也向我冲了过来……

我们俩进行了肉搏,我的愤怒并没有让我占到上风,康老二也很愤怒,他觉得吃我冰棒很天经地义的事,所以下手也很重……

我哥俩势均力敌,最后拼到没有一丝力气,我躺在地上,抹了抹嘴边的血,冷笑道“康老二,你个大孙子,这事没完”……

康老二也躺在地上,肿着青眼圈对我讽刺一笑“爷随时等你,小篮子”……

回到家,我躺炕上一边想一边哭,细想之下我特么血亏,我花自己的钱,吃自己的冰棒,还特么挨着揍……

我苦思冥想到半夜,大脑不停的高速运转,到底用什么方法能让我出口气呢?……

我呆呆着望着房顶,忽然,三爷补胎时一幕在我脑中一亮……

车胎会扎,扎了要补,补用什么?胶水……

第二天,我揣着从我三爷家拿的502胶水进了学校,到小卖部,用我仅有皱巴巴的几毛钱又买了一根冰棒……

这次我没有藏,没有躲,就光明正大的坐在了我座位上……

下课康老二不知去了哪里,我东张西望的看着,我知道康老二肯定又在哪个角落看着我,等着我撕开包装,丫好渔翁得力……

我暗自冷笑,把口袋里的胶水冒拽开放在课桌里,又把冰棒包装撕开,我环顾四周,把冰棒也放进课桌里,双手神不知鬼不觉的拿起胶水往上面倒……

“干啥呐”?……康老二一张大脸突然伸了过来,我惊叫一声,刚才太投入,加上做贼心虚,他一出来着实吓我一大跳……

我手忙脚乱的把手拿了出来,上面死死的捏着冰棒,我心里一阵发虚,不知康老二发现没有……

康老二一看到冰棒,眼珠子当时就绿了,二话不说夺手就抢……

我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然后假意不敌,冰棒一下子被他夺了去……

我做势还要抢几下,康老二直接把冰棒塞进了嘴里,一溜烟跑了出去……

我坐在座位上,心里五味俱杂,我也第一次使胶水,不知道冰棒上有胶水没有……

过了几分钟,快上课了,康老二走了进来,边上的同学都侧目看着他,康老二低着头也不说话,快步回到了座位……

刚才离得远,我有点没看清,丫一坐下来,我当即就喷了……

丫嘴巴中间一根棍怼着,两片嘴唇死死的珉在一起,口水时不时从棍中往出流……

我乐的前仰后合,趴桌子上直哆嗦,康老二自知是我搞鬼,对我怒目而视,骂道“唔,唔唔唔?唔唔。恩唔唔”……

他越骂越来气,伸出双手掐上了我脖子,我一阵捯饬,和丫厮打了起来……

不经意间,胶水不知被我俩谁碰了出来……

康老二压在我身上,随手把胶水捡了起来,我在下面一顿蹬,然后做势要咬他……

丫拿着胶水,正在往手里倒,然后丫双手搓了搓,看我咬他,一掌按在了我嘴上,我也是急了,浑然不顾,顶着丫的手然后一甩,本来是想咬他鼻子,结果一急咬在了他嘴上……

康老二呜呜乱叫,他的手还在往我身上乱蹭,我的手上也沾了不少胶水,能感觉到手指间黏住了,我不停用双手互搓,结果两个手掌竟然黏住了……

这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当我想把嘴从他嘴唇上收回时,卧槽尼玛,竟然也黏住了,往外拽时康老二的嘴唇被我拉了老长……

力是相互的,我一拽嘴唇,康老二我俩眼泪都飚了出来,他的手握着我的腰,和我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同班同学都还处在蒙蔽状态,不明白我哥俩打着打着怎么还亲上不撒嘴了?……

“叮铃铃”上课铃声响起,老二我俩悲哀的发现完犊子了,俩人用眼神交流,嘴对嘴一起起身,然后……

然后面对面的坐在了一起……

老师拿着教科书进来了,一路盯着书也没注意我俩,到讲台一喊同学们好,全班同学起立时,这才发现我哥俩坐着没动……

老师走了下来,走到我们身边,带着怒火说“你俩为什么不”……

然后他顿住了,不可思议的看着老二我俩,我来形容下我哥俩的当时的情况……

我哥俩面对面坐着,俩人的嘴唇死死的粘在了一起,我双手合十,一副苦行僧的样子……

老二死死的盯着我,双手环着我的腰,以老师这个角度看来,整个一对搞基者被抓了个原型…

老师停顿几秒,忽然爆发一阵爆笑,同学们都扭头看着我俩,哄就炸了……

我和老二倍感屈辱,恨不得当场死了算了,我俩呜呜呜乱叫,面对面两行清泪簌簌而下……

大家笑了得有十多分钟,有的都笑的躺在了地上,老师直起了腰,抹着眼泪问道“你们,哈哈哈,你们,我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妈呀,怎么……怎么弄成这样的?”……

我和老二有苦难言,只能唔唔乱叫,老二一看说不出,想比划,结果双手在我腰上一阵乱搓…

我被他搓的心神不宁,更加委屈屈辱,眼泪不停的掉……

后来老师在前面拽着我俩,我哥俩在后面嘴对嘴的横着走回家……

一路上,别提多难堪了,乡里乡亲都乐的花枝招展,有的还尾随着我们,想一探究竟……

后来老师也怕我们幼小心灵受到伤害,把薄外套脱下披在了我俩头上,我哥俩蒙着头,心里宽松不少……

我两家挨得不远,老师就扯开嗓子喊大人,不一会,我爹和康叔前后脚走了出来,疑惑的对老师说“咦?x老师,您怎么来了?”……

老师强忍着笑“那个两位大哥,您家孩子在学校出了点事,你们快看看”……

然后伸手把薄外套一扯,我哥俩顿时曝光……

我俩冒头的那一刻,我爹当场一居灵,退了一步,惊恐的道“卧槽,这他妈什么玩意儿这是?”……

康叔也吓一跳,然后走过来,惊异不定道“老二?晓来?你俩干哈玩意这是?老二你给我撒嘴听见没,这咋还“亲”着回来了?”……

然后看老二无动于衷,康叔气的掰老二脑袋,他这么一掰不要紧,老二我俩疼的直跺脚,我的嘴不自觉还往前贴,合着的双手不停的动,跟作揖似得……

最后我俩被大人送进了卫生所,医生用醋还有色拉油什么玩意的,可算给我哥俩整开了……

一切还算有惊无险,只是我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严重伤害,村里学校都对我俩议论纷纷,我和老二也出面解释过了,一切全是误会……

但是人言可畏,毕竟过程太匪夷所思,连我爹都不信,经常严肃的偷偷的警告我“兔崽子,我特么告诉你啊,咱们家可是三代单传,你他妈别给我扯那没用的犊子啊”……

上小学的时候,大家应该都有过在桌子上画条…

上小学的时候,大家应该都有过在桌子上画条线,谁都不能过线。
我跟同桌是死对头,有一次上课我放了个屁,同桌不甘示弱的也放了一个,就这样我两一节课啥都没干,。
最后被他放出的固体KO了我放的气体


放大招,人体加特林,哒哒哒,喷黄酱的,带辣椒子的,冒热气的。。

报告老师,这俩上课用屎打架。

居然可以做到屁都收放自如,两位果然是不世武学奇才

同学聚会AA制吃完饭还剩了一些钱,于是大…

同学聚会AA制吃完饭还剩了一些钱,于是大家提意去ktv唱歌,进了包厢曾经的女同桌突然问管钱的我:“你们男生来ktv不点几个陪唱的吗?”
我尴尬的说:“有时候点,今天有你们这么多女同学就算了吧。”
女同桌神秘的对我说:“你把钱给我,我帮你们点,保证她们不说闲话。”
然后那天我们男生旁边一人坐了一名女同学,美曰其名“肥水不流外人田”~


从良一年重操旧业所有感觉都回来了

满足女同学也过把当小姐的心理刺激,还有钱赚!你的同桌太聪明!

五年级时同桌一男的,上课时实在憋不住了,…

五年级时同桌一男的,上课时实在憋不住了,就拿一营养快线瓶解决。开口是那种特大号那种,放水放得正爽,老师讲课突然停下,那阵流水声响彻全班。。。悲剧还在后边,瓶子满了,还没尿完……


笨,喝一口再尿能量守恒循环利用自产自销

小学就喝营养快线,真特么有钱,劳资出社会才知道有这玩意

高中时同桌,他特别爱睡,一上课就睡觉,有…

高中时同桌,他特别爱睡,一上课就睡觉,有一次我突然摇醒他告诉他快跑快跑着火了,当时他的反应我一辈子都忘不了,裤子一脱在全班人眼前尿了一泼尿在衣服上,披着衣服就他妈往外冲,还不停的说卧槽卧槽。。。


那是吓尿后斗鸡智。。。

小时候一不听话 我爸就会说:你不听话,拿…

小时候一不听话 我爸就会说:你不听话,拿你去换牛回来!!
小学时,同桌的男生说喜欢我,要娶我回家,我天真的说:娶我得用牛换。。傍晚同桌牵着他家的耕牛跑来我家,非要把我娶回家。。。后来同桌好几天才来上学,被他爸爸打惨了!!
到现在老爸看着单身的我还会开玩笑说:当初还不如换头牛了呢!
难道,我还不值一头牛?!


你的意中人一定是个大英雄,有一天他会牵着他的五彩神牛来娶你。。。。后来他爸来了

一头牛换一个太亏了~还是多换几个吧…

想起高中的时候,地理老师给我们上课,那一次讲到了加勒比海,然…

想起高中的时候,地理老师给我们上课,那一次讲到了加勒比海,然后他突然说了一句话“同学们以后去加勒比海旅游,一定要提前做好准备,因为加勒比海盗会突然跳上你的船,让你做一道选择题……”
我们都在认真思考什么题,老师突然恶狠狠的说了一句“要钱还是要命?”
全班安静了2秒,然后突然哈哈大笑。
原谅我不懂这个梗,还去问同桌肿么了……

上学的时候我同桌他老妈是一个送葬乐队里吹小号的,有次学校要求…

上学的时候我同桌他老妈是一个送葬乐队里吹小号的,有次学校要求填表格,表格有一个要填父母职业的,当我看见在他妈职业那里他填的是“音乐家”时…我突然想把我会切砖盖房子的老爸职业改写成“建筑师”…


你这一个帖子拯救了多少人你知道吗?我不再自卑,拔了拔陷在稻田地里的脚丫子,努力的翻转手臂,用累的肿胀的手背拍了拍自己40A的胸脯子告诉自己——努力加油!将来朕的孩子骄傲的告诉别人朕是地球之主的时候,,我会回来给你个么么哒的,,

没毛病!老子会打弹弓,应该叫导弹专家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