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在酒桌上,一哥们在吹牛说没啥爱…

刚在酒桌上,一哥们在吹牛说没啥爱好,不嫖不抽。
他媳妇都说他太好了,鼓励他去嫖。
另一哥们接着说了句经典的:“你媳妇是在找心里平衡吧。”
这哥们端这酒半天没喝下去。。。

相亲,见到姑娘,为了打开僵局。 …

相亲,见到姑娘,为了打开僵局。
男:美女,我有房有车,每个月工资过万…
女听了没有吱声,一脸不屑的样子。
沉默了许久
男:不好意思,刚才我说的有一半是假话。
女:我就知道你是吹牛,就你这样,还有房有车,还过万?肯定是假话!
男:不,你错了,我说的这些都是真的!
女:那你哪一半是假话?
男:美女….

拿着一根牛毛就说自己有一头牛,那…

拿着一根牛毛就说自己有一头牛,那叫吹牛。
有一头牛展示一头牛,那叫坦然。
有九头牛,把每一头都拉出来溜一遍,那叫炫耀。
有九头牛只露一毛,那叫低调。
有养牛场却假装不认识牛毛,那叫城府。
吹牛让人同情,坦然让人亲近,炫耀让人反感,低调让人诚服,城府给人距离!
我要做个低调的人,所以,我绝对不会告诉你们我家有矿!!!

有一哥们儿,尚武,可以用4.2米的长鞭。…

有一哥们儿,尚武,可以用4.2米的长鞭。有次在公园练鞭,有人让他表演一下,他瞅着四米开外的一个蜘蛛网,打算一鞭子抽烂。然后,摆好姿势 ,运气提神,大呵一声,手起鞭落,四米外的蜘蛛网上的蛛蛛被打碎了,网没事儿。旁边的观众惊邪坏了,掌声如雷。然后,他也惊讶坏了,再也不好意思去这公园练鞭了,怕别人让他再演一次。


蜘蛛网:mmp!吓我一跳!

小时候学小李飞刀,照树上扔没中过一次;给别人吹牛说百发百中,那人叫我试一个,我抽刀转身发射,嗖的一声十米外的一只鸡应声倒地……

整个公司15人,我是唯一的男生,她们在我…

整个公司15人,我是唯一的男生,她们在我耳边,从生理期保养聊到了内裤颜色的选择。我认了,我装没听见。不过你他么让我帮你拉开连衣裙后面的纽扣是什么鬼。这种不把你当男人的侮辱,你们能感受么。


兄弟你还好点,我们公司13个人也就我一个男生。每天上班我必须买点零食拿着。要不然我下班我老婆就要整死我。因为我身上全是口红印。

我之前也经常这样吹牛逼,后来我阳痿了以后我就不敢这样了,没吹牛逼到现在快三年了,性功能也恢复正常了,每次都有两分多钟,比我之前经常吹牛逼之前持久了一大半,我现在真的很自豪每次都可以两分多钟,这就是不吹牛逼的好处!

你们说的对我来说都小菜一碟,我在夜场上班,全公司俩百号女人就三个男人[大哭],老实说,我都被强上过[大哭],我的清白啊

跟明哥在他家阳台上抽烟吹牛,光着膀子,吹着凉风,惬意之极,忽…

跟明哥在他家阳台上抽烟吹牛,光着膀子,吹着凉风,惬意之极,忽然,一个套套从天而降,落在花盆上。
湿漉漉的……刚用过的……
“卧槽!”明哥伸手一弹,套套落了下去
“卧槽!”楼下有人怒吼,我们探头去看
“卧……槽!”刚才还火冒三丈的倒霉青年,这会儿却惊愕不已的看看我们,走了…
我俩打量一下对方赤裸的上身,异口同声的说了一句,“卧槽!”


抖哥支撑起吃 裸 的上半身,用带着鼻音的慵懒的声音嗔道:“明哥,你好坏啊,又双叒叕把我们用过的套 套往楼下扔啊!”
“卧 槽!!!”

烙印

最开始的记忆是五六岁吧。娟儿小我十个月。她亲舅家跟我家关系特别好。她管我爸也叫舅。那次我俩晚上睡一张床(已经忘记了为什么会睡一起),一人一头,她咯咯笑着用脚蹬我,我自然回蹬了过去,力气重了点把她弄哭了,结果我妈把我薅起来胖揍了一顿。

那时候小,我属于很捣蛋的男娃,娟儿来一次我就想办法捉弄她。每次都是她哭着跟我妈告状,然后我妈收拾我。

印象最深的一次,我用石头扔她,把她脖子后面砸着了,娟儿手一摸,满手的血把她吓的眼泪直飙,嚎啕大哭找我妈去了,我一看也吓着了,不能回家啊!回去得被打死。于是躲在屋后的山脚下,一个半掩的石洞里。又冷又饿到晚上,听着虫鸣狼叫,恐惧感占了上风,心里埋怨我爸妈,净护着那臭丫头,我才是亲生儿子好吗!幸好出来寻我的二叔听见我的哭声了。不过那晚我家的扁担快打断了,要不是娟儿求情,我爸估计会打死我。

上小学后我俩在一个班,小孩子不容易记仇,我俩都忘记了之前的事,学习上齐头并进着,经常被老师表扬,她扎起了小辫儿,大眼睛黑漆漆的,小嘴红艳艳的,像年画上的娃娃,我特别喜欢叫她放学跟我一起走,去她舅舅家,就可以到我家吃饭了。

有次她不去,我把她书包抢过来,嚷着:你不来,我就把书包丢河里!娟儿气的跺脚,扭头就回家了。我也傻眼了,书包怎么办呢?算了带回家吧。

一路上很沮丧,结果过桥时走神,真的把她的书包跟我的都掉下去了,眨眼间被翻滚的河水带走了。回去被男女混合双打不说,那半个学期,我都是站着上课的。

但是她还是不记恨我,我也喜欢跟她一起玩。无知又单纯的到了初中。

初中后就不在一个班了。我长出了喉结,声音变了,个子猛窜,跟班里同学抽烟打架逃课吹牛皮,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娟儿跟我说话特别少了。在学校里遇上,她羞涩地看我一眼就走,时间久了,我的几个损友逼问这是谁,我牛皮哄哄说她喜欢我,但是为了她的学习,答应大学再在一起。损友怪叫着要我请客,好面子的我豪爽地花光了两个星期的生活费,回家慌称钱被偷了,结果老妈找到老师,责怪学校治安不好,当然事情就败露了。乖孩子娟儿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我十五岁了还被老爸打的屁股开花。不知道我的损友背地里叫她弟妹,更不知道我第一次内裤上黏糊糊的,是因为梦见了她。

中考完了后,我生日到了,好几个同学到我家玩,晚上高兴,老爸默许我们喝了点酒,吃完饭其他的同学在玩双升,班里一个女生醉醺醺躺我床上,说着喜欢我的话。我呆呆看着她脸,脑袋里却是娟儿的小辫儿。那时候的我才意识到,我喜欢娟儿,不知从什么时候起。

中考后我俩就没在一个高中了。我长大了,觉得她离我远了,必须要做点什么才好。于是在十七岁的大年初三,已经是大姑娘的她来舅舅家拜年,我千方百计邀请她留下不回家,晚上约她到我房间,从初中,几年了没有像那天那样好好聊天了,看着面前长发披肩高挑秀气的娟儿,我心如擂鼓,脸像火烧,还是把心里话都说出来了,告诉她,我一直喜欢她,从记事起就喜欢她。娟儿羞的满脸通红,捂着眼睛逃也似的转身就跑,我赶紧去追,结果拌倒了凳子,一头栽在地上,头朝下倒挂金钟一样停了几秒,才两腿踢踏着脸朝下啪叽成了个大字。娟儿惊叫一声,又气又笑的返回来拿纸巾给我擦鼻血,我趁机抱着她,一刹那,宛如永恒,娟儿颤抖着睫毛挣扎的样子,她身上淡淡的香,现在想来犹如昨日。

乖孩子娟儿当然没有回复我什么。只是叫我把手给他,说要给我一个印记。然后低下头,我忍着钻心的痛,任她在我胳膊上咬出了血,留下清晰的牙印。

高中的学习紧张了,那时候不准用手机,我俩联系少,见面更少,我长了一脸的青春痘,自觉丑爆了,无颜见她了,高三的寒假,偶然在街上遇上,我顿时乐坏了,原来娟儿也跟我一样长一脸的疙瘩痘,看见我指着她的脸乐不可支,娟儿鼓着腮帮,噘着嘴狠狠地跺了我一脚,那个酸爽!周围的人都看见一个男孩惨叫着单脚跳了好几分钟。

时间匆匆溜走了,高考前夕,我认真地给她写了信,再一次表白我的爱,发誓不管高考成绩如何,大学毕业我就娶她!转眼高考完了,我彻底放松下来,同学聚会上,大家都喝了酒,第二天,我把自己狠狠地扇了一耳光,跟我最好的朋友打了一架。

因为我的醉话,朋友起哄着,初中时跟我表白的女生也在,大家以为是喊她,我醒来时在旅店,她光着身子躺在我旁边。

当娟儿知道这些时,是我出车祸休学在家养伤,那个女生(她叫王珏)追到家里,跟我爸妈挑明了一切,四邻皆知我有女朋友了,已经同居了。

我跟王珏天天吵架,我叫她走,说过无数伤她的话,她咬牙不走。娟儿来我家时帮我妈烧火,我妈跟她发牢骚,说王珏不懂事,什么都不会做,脾气倔。家里天天鸡飞狗跳。然后诚恳地希望她跟我处对象,只要她愿意,就叫王珏走。

娟儿没有答应。她只跟我说,从小把我当哥哥。

我没跟王珏一起,因为我根本不爱她。

为了跟她分开,我闹着不读书了。我爸抄着铁锨要打断我的腿,我妈眼睛一翻晕了过去,让我离家的脚步硬生生缩了回来,抱着我妈正心痛如割,她挤了下眼睛快速说:快哭一下,要不你爸真的打死你的。然后头一歪又晕了。

我爸打脱了铁锨头,我的腿被王珏的哥哥真的打折了(当然现在好了),王珏终于走了。

大学的生活平静散漫又悠闲。但是娟儿再也不愿意见我,直到她二十二岁生日,我去她学校找她,看见穿着淡绿色长群的娟儿,像仙子一样,在夕阳的余晖中愣忡的看着我,然后给了我一个灿烂的笑。

晚上的月色朦胧,娟儿带着我漫步在东湖边,笑着,缓缓说着话,我喜欢着你,一直都喜欢。为什么你才跟我表白发誓,就轻易上了王珏的床?要了一个清白的女孩儿,又轻易弃了她?看着她在月色下明亮的眼睛,所有的解释都那么苍白。也说不出口。只是恨不能跳进湖里淹死自己。我的心,汩汩地滴着血。

乖孩子娟儿也长大了,骄傲又倔强,吝啬到只愿意给我一个拥抱,我多想亲亲她,把她揉进怀里……我知道,我不配。

现在我们是好朋友,前些天在朋友圈看见她跟男朋友的合影,一个高大黝黑的男生,我说结婚时一定要发请帖我,娟儿灿烂的笑着:你没有带嫂子来,就不准来见我!

我抚摸着胳膊上的牙印,发一个OK的手势,关灯,睡觉。梦里有两个小辫儿,跟淡淡的香。真好。


爱吧 不在一起也好。没有平淡 没有小三 没有生活中的柴米油盐 没有生孩子挣钱养家的琐碎 就单纯的在心里最柔软的地方放下一个TA 始终记得他带来的最初的那份美好!若人生只如初见 何事悲风秋画扇。就记得最初的样子 不是很好吗

这是找机会出人头地,在家里可不会有个老大的帽子掉你头上

许多年前,我租住在广州农村的一个小院里,院子狭窄,仅仅能放两张桌子那种小院。两层楼房,房间极小,我租的是二楼。一楼住着四个小伙子,都是湖南人。

小伙子们挺热心,我搬过来的时候帮我装床,帮我打扫客厅,还告诉我,如果有人欺负我,回来跟他们说,立马给我平了。

这,当时我有些奇怪,后来明白了,这几个家伙是黑社会,嗯,他们自己说自己是。

黑社会青年的日常是这样的,每天凌晨两点钟,老三和老六开着破烂不堪的金杯车去批发市场买鱼,四点多回来,强子和老陈去附近菜场卖。到了下午收摊,四个人整个火锅,然后搬出一套卡拉OK出来,拼命的吼,吼得四邻不安,骂声阵阵。

我算明白为什么房租那么低了,这么吵,谁特么来住啊!

不过我还行,白天要上班,晚上回来他们多半休息了。到了休息日,还跟他们一起去买鱼卖鱼,感觉挺有趣。

黑社会小伙们的理想挺远大,统一广州地下势力,当最大的大哥。

天天吹的那叫一个天花乱坠,我都是当笑话来听的,时不时还打趣几句,说到时候当了大哥,你们就可以叫鲢鱼阿三,鲫鱼老六,泥鳅强哥,鲩鱼陈,他们听了一个个都笑得喘不过气来。连连夸赞,说到时候给我一家夜总会,让我啥也不用干,坐在家里数钱。

几个小伙子每天除了卖鱼唱歌吹牛,就是在附近瞎晃悠,据他们说,这是找机会出人头地,在家里可不会有个老大的帽子掉你头上。这话听起来好像挺有道理,但仔细想想又全是扯淡,就在村子的篮球场,小公园这些地方转悠,有屁的机会。

我问他们怎么不去溜冰场,迪厅,游戏厅这些地方玩,他们说,现在实力还不行,这些地方暂时罩不住…

有次转悠的时候,老陈落单了,拿着手机打电话找他的哥们!呼的一下一个摩托党飙过,把他手机抢了,老陈连忙去追,追了一会遇到一个摩的,连忙爬上去,说,快点追上前面那个人,他抢了我手机。

的哥说,咋地,你还给别人送充电器去。

老陈,…当时就怂了。

回来后自然骂骂咧咧的,四个人商量着报复,还说他们的老大之路就从对付飞车党开始了,把甩棍,钢叉别在腰上,在老陈被抢的地方蹲守,蹲了四五天吧,自然是不了了之了,大伙儿凑钱,给老陈买了个新手机,好像那个事情没有发生过,还说,虽然报复失败了,但是我们兄弟之间的友情又进了一步,然后嘻嘻哈哈的整了个火锅,日子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

黑社会小伙子们看不起小混混,嗯,飞车党还不算小混混,真的小混混是没有人性的,为了钱啥都干,他们说的一些事情,我现在都觉得匪夷所思,据说有货车司机会请这样的小混混,扒在他的货车车底,他开车去过磅,过了磅以后,小混混找机会从货车底下溜走,货车司机白白赚了一个人重量的货物,给小混混五十块钱…

还有在胸前放一个血袋,骑个自行车去码头撞集装箱大货车,撞上了捏破血袋,不管别人知不知道他是骗子,怎么也可以讹个千八百的…

每次说起这个,他们都一脸不屑,说,这是人渣才干的事情。

我在那里住了一年,看他们干过最黑社会的事情应该是帮老三的老乡收账,他老乡开一家印刷厂,有七万块收不回来,不知道是脑子里的哪根劲转错了,让他们收账。

几个小伙子激动的那天鱼都没卖,炖了个牛肉火锅,一人一瓶九江双蒸灌着,兴奋的两眼冒光。

最重要的是气势,不战而屈人之兵,要用气势压倒对方,让他心惊胆战,老老实实的把钱交出来。老三这样说。

对!大家都赞同。

我们的气质虽然有了,但是太内敛,一般的凡夫俗子是看不出来的,所以我们需要在外形上有所提高。老三年纪最大,见识也多,这种时候总是他说,大家听,这些话大家也没有异议。

明天我们去纹个身,理个发,整一套运动服,头发要平头,运动服要阿迪达斯的!老三灌一口九江双蒸,以一种运筹帷幄的语气不容置疑的说道。

一切安排妥当,老六把钱都拿了出来,大家摩拳擦掌,准备第二天大干一场。

第二天傍晚,我下班回家,果然,几个小伙子精神抖擞的在院子里晃悠,看我回来了。老陈窜过来,摆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问我,你怕不怕!

怕怕怕!事实上我感觉滑稽,肚子都笑疼了,但还是捧了个场。

走,出发!老三手一挥,摆出一副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架势,带着一帮小伙子大踏步的出去了,走了没一会,又都跑了回来,一个个嘻嘻哈哈的,原来是没有换鞋,还都穿着人字拖…

几个人把床底下沾满灰尘的运动鞋抠出来,,拍拍打打。这时候我才发现,几个货真的去纹身了,有纹蝎子的,有纹英文的,我来了兴趣,问他们纹这个花了多少钱。

嗨,才千把块钱。老三大咧咧的说道,我反正没搞清楚,究竟是一个纹身千把块,还是四个纹身千把块。

到了十点多,听到外面有动静,悉悉索索的有人进门,洗澡睡觉,没有吵吵闹闹,我知道,他们肯定失手了,不然不会这么安静,得得瑟一整夜。

我没猜错,第二天他们没去卖鱼,睡到下午才起床,整火锅,k歌,唱我不做大哥好多年。

到了晚上老三跑上来找我,吭吭哧哧了半天,说,哥,能借我一千块钱吗?过两天就还你。

我知道,他们为了装逼,把做生意的本钱都搭进去了…

后来我跟他们还有联系,老六还在卖鱼,强子开了个饭馆,老三现在据说发了,做什么生意我不知道,老陈跟着他混。几个人还住在广州的那个小村子里,经常一起去老六那里整火锅,k歌。

我羡慕他们。


人在江湖 义气当前 情同手足 兄弟久远
盗亦有道 不做三滥
一杯酒 一生亲 一个梦 一场人生

我有一个吊丝同学闲的蛋疼,就给移动人工服务台打电话 “俺是个…

我有一个吊丝同学闲的蛋疼,就给移动人工服务台打电话:“俺是个农民,俺放羊的时候有信号,放牛的时候就没有了,你说咋整呀?”从此他再也没打通过。


因为吹牛逼的时候信号被牛挡住了

先生您好,原因给你找到了,放羊一般在山上,高处信号比较强,放年一般在平地,信号被山挡住了,你可以学愚公把山移开就好了。请问还有别的问题要咨询吗? 感谢你的支持和理解,祝你生活愉快。(沟通100 满意100请对本次服务进行评价,非常满意请按1,满意请按2,不满意也得满意请按3。)

村主任酒品太差,一喝就醉,一醉了整个地球都是他家的

我们村主任爱喝酒,哪家有事他都要去喝酒。但是他酒品太差,一喝就醉,一醉了整个地球都是他家的,各种吹牛各种发酒疯。很多人不欢迎他。但是碍于情面,又不得不请他。

登叔酒量很好,是村里有名的小孟尝,他家的人都很好客。有一回他家杀猪,请了好多人吃庖汤,村主任也在,吃饭的时候登叔频频给主任敬酒,几杯下肚,主任话开始多起来,又有要闹的趋势,登叔完全不给他机会,只是不停和他拼酒。

终于主任不胜酒力醉倒了,跑到屋外倒在杀猪的杀礅上,仰面朝天躺在上面,嘴里一股一股的喷泉直往外冒,登叔家两条狗就守在他嘴边,喷泉一冒,两只狗就争着抢着迅速舔干净……

过了很久,主任才醒过来,到处问大家,刚刚他吐的时候是谁帮他擦的嘴,他要感谢那个人。大家都笑而不语。

第二天,村里的微信群里进来了一个陌生的号,发了一段视频就退了,村主任看着那段视频里争抢着在他嘴边舔呕吐物的两只狗,气的面色铁青。

从此以后不管谁家请主任喝酒他都再也没去过。


这是村主任被黑的最狠的一次

那天那人那狗,那争舔的温柔,,别拿主任不当干部啊!告诉你们,楼主已经开始调查是谁新申请的微信号了!

有个细节没录到:狗吃完照例对脸抬腿撒尿

昨晚惹老婆生气了,我想到按床上来一炮就好了,于是把老婆扑倒在…

昨晚惹老婆生气了,我想到按床上来一炮就好了,于是把老婆扑倒在床。 老婆:“甭来这套不管用。” 我:“网上不都说这招好使吗!” 老婆:“我跟别人不一样行吧,我有病!” 我:“有病我给你治啊~” 结果老婆来一句,“我这病得半个小时才能治好,一两分钟是治不好的。”


你踏马就知道吹牛逼,我老公说没人能坚持三十秒

刚吃夜宵,隔壁桌两个人吹牛皮。 甲 我在杭州呆了5年…

刚吃夜宵,隔壁桌两个人吹牛皮。
甲:我在杭州呆了5年,西湖一次没去过!
乙:我在北京住了8年,天安门一次没到过!
当时我就忍不住了:我在东莞住了12年,一次小姐都没睡过!


我单身三十多年 一次都没撸过

我天天拉屎,一次都没吃过

人生如戏,得过且过~

今天告诉你们的是,我床上功夫很厉害,说出来怕吓到你们…

今天告诉你们的是,我床上功夫很厉害,说出来怕吓到你们:
我可以在床上不吃不喝睡两天!
你们呢?


我我床上功夫也很厉害,可以把楼主累的在床上不吃不喝睡三天

嗯,因为我一直在给你注射营养快线!

我可以不吃不喝睡一辈子 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人可以叫醒我

切,劳资啪啪啪前都得先预备好三天的粮食在床上,因为我做事从不会半途而废

你再出来嘚瑟,我可以让你在床上躺一辈子

我去才两天,真不是吹牛,我从星期五睡到星期一下午4点,你行呀我连厕所都是我睡觉中去的。

撸主是把自己撸瘫痪了吧,能说的这么牛逼,小生实在佩服!

和女盆友KF啪啪啪时,老妈来电话(特定铃声)。因为手…

和女盆友KF啪啪啪时,老妈来电话(特定铃声)。因为手机放在电视柜上,距离远拿不到,又被女盆友缠着无法自拔,就没理会继续啪。事后起身回打过去,老妈焦急地问我干嘛了还这么喘,我说刚在打球。老妈自语道:难怪四五十分钟了才回电话……


不吹牛你要死啦,逗逼用了四十四分钟吧。

电视柜离床挺远的哈,居然要跑49分钟

别以为把老妈搬出来,我就信你能这么持久了!

还不错,差五十分钟就和我一样了

和儿子去超市路过一车行门口,看到一辆BMW跑车,我和…

和儿子去超市路过一车行门口,看到一辆BMW跑车,我和儿子不约而同的说了一句:我艹,好帅的车啊! 儿子走近车主问了句,叔叔这车多少钱啊? 车主回答说好几百万! 我儿子咂咂嘴说才好几百万啊,这么便宜! 我赶紧领走了儿子! 这回我信了,装B真的遗传!


你儿子成功给你挣了个面子,我躲在柜子里笑出了声。

不是我吹牛逼,去年夏天在河里游泳,突然双腿抽筋,差点就要死了。在这十分危急的关头,我全是靠JJ搅动游上岸的。

  • 1
  • 2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