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龄大了还没嫁出去,老妈处处看我…

年龄大了还没嫁出去,老妈处处看我不顺眼。
出门回来给她带了杯奶茶,一递给她就开始咆哮:“我说你钱多烧的慌是不是,你是有多能挣啊?”
我慌忙解释,第二杯半价,便宜。
这下老妈更火了:“你凭啥要把打折处理的便宜货留给我,长本事了是不是?”
我!@#!@#

我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

他叫康老二,是我在童年时代的死敌……

也不知上辈子我哥俩造什么孽了,两个人不能相遇,不能对视,只要碰一块,准得躺一个……

互相诋毁,相互攀比,谁都不服谁,这么说吧,我特么吃口屎,丫准吃两口,抹完嘴还挑衅的看着我……

我俩同村,同校,还是同桌,命运的大手,注定推动着我俩纠缠不清的“孽缘”……

那个年代,村里家家都穷的叮当响,我和康老二上学时裤子都是当代流行的乞丐裤,我勤俭不好学,那时一有空就满村捡破烂,瓶子,碎铁,攒够了一同卖掉……

卖的几毛钱,偷偷买辣条吃,买汽水喝……

我也是实在逼得没办法,康老二又馋又懒,我不偷着吃,丫看到后往往能抢走一半……

那天,我躲在角落里,警惕的看着四周,然后拿出用自己的辛苦钱买的一根冰棒,确定无危险,我撕下包装,满脸陶醉的舔着……

刚舔几口,眼角余光瞟了一眼,康老二如同一条土狗般卷着一路狼烟奔了过来,丫支棱着大板牙,在太阳底下锃锃发亮……

我吓得魂飞魄散,起身边跑边往嘴里塞冰棒,恨不得整根吞了……康老二以雷霆之势撵着我,咆哮道“孙子,见一面分一半,给我吃点”……

我视若无睹,用牙使劲磕着冰棒,康老二在后面知道我的用意,怪叫一声,两条小短腿可劲捯饬,转瞬间已经离我仅有几步远……

我回头看了一眼,丫突然一个飞扑,我只觉身子一歪,一个狗吃屎被扑在了地上……

我“ger喽”一声,当即就翻了白眼,由于冰棒在嘴里,趴地的时候,手里的冰棒直接插进了我嗓子眼,就一根小棍在外面露着,康老二不管不顾,把我翻了过来,然后拿着我嘴里的冰棒棍,噗嗤一声,丫一下子又把冰棒从我嘴里拽了出来……

我口水连带着冰水一起被扯了出来,脸庞全是渍,康老二咧着血盆大口,跑到一边从下往上开始舔冰棒……

我躺地上迷糊了好一阵才爬起来,冰棒太长,仿佛刚刚插进了我胃里一样,我目眩伴随着有种呕吐的感觉……

我不停的深呼吸,让自己慢慢缓和……

此刻,我觉得浑身都要炸了,血管里都是怒火,我调整完,嘶吼着冲向了康老二……

康老二自知有一场硬仗要打,冰棒已经舔的所剩无几,看我如狼似虎的扑过去,丫冷笑一声,棍往地上一扔,也向我冲了过来……

我们俩进行了肉搏,我的愤怒并没有让我占到上风,康老二也很愤怒,他觉得吃我冰棒很天经地义的事,所以下手也很重……

我哥俩势均力敌,最后拼到没有一丝力气,我躺在地上,抹了抹嘴边的血,冷笑道“康老二,你个大孙子,这事没完”……

康老二也躺在地上,肿着青眼圈对我讽刺一笑“爷随时等你,小篮子”……

回到家,我躺炕上一边想一边哭,细想之下我特么血亏,我花自己的钱,吃自己的冰棒,还特么挨着揍……

我苦思冥想到半夜,大脑不停的高速运转,到底用什么方法能让我出口气呢?……

我呆呆着望着房顶,忽然,三爷补胎时一幕在我脑中一亮……

车胎会扎,扎了要补,补用什么?胶水……

第二天,我揣着从我三爷家拿的502胶水进了学校,到小卖部,用我仅有皱巴巴的几毛钱又买了一根冰棒……

这次我没有藏,没有躲,就光明正大的坐在了我座位上……

下课康老二不知去了哪里,我东张西望的看着,我知道康老二肯定又在哪个角落看着我,等着我撕开包装,丫好渔翁得力……

我暗自冷笑,把口袋里的胶水冒拽开放在课桌里,又把冰棒包装撕开,我环顾四周,把冰棒也放进课桌里,双手神不知鬼不觉的拿起胶水往上面倒……

“干啥呐”?……康老二一张大脸突然伸了过来,我惊叫一声,刚才太投入,加上做贼心虚,他一出来着实吓我一大跳……

我手忙脚乱的把手拿了出来,上面死死的捏着冰棒,我心里一阵发虚,不知康老二发现没有……

康老二一看到冰棒,眼珠子当时就绿了,二话不说夺手就抢……

我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然后假意不敌,冰棒一下子被他夺了去……

我做势还要抢几下,康老二直接把冰棒塞进了嘴里,一溜烟跑了出去……

我坐在座位上,心里五味俱杂,我也第一次使胶水,不知道冰棒上有胶水没有……

过了几分钟,快上课了,康老二走了进来,边上的同学都侧目看着他,康老二低着头也不说话,快步回到了座位……

刚才离得远,我有点没看清,丫一坐下来,我当即就喷了……

丫嘴巴中间一根棍怼着,两片嘴唇死死的珉在一起,口水时不时从棍中往出流……

我乐的前仰后合,趴桌子上直哆嗦,康老二自知是我搞鬼,对我怒目而视,骂道“唔,唔唔唔?唔唔。恩唔唔”……

他越骂越来气,伸出双手掐上了我脖子,我一阵捯饬,和丫厮打了起来……

不经意间,胶水不知被我俩谁碰了出来……

康老二压在我身上,随手把胶水捡了起来,我在下面一顿蹬,然后做势要咬他……

丫拿着胶水,正在往手里倒,然后丫双手搓了搓,看我咬他,一掌按在了我嘴上,我也是急了,浑然不顾,顶着丫的手然后一甩,本来是想咬他鼻子,结果一急咬在了他嘴上……

康老二呜呜乱叫,他的手还在往我身上乱蹭,我的手上也沾了不少胶水,能感觉到手指间黏住了,我不停用双手互搓,结果两个手掌竟然黏住了……

这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当我想把嘴从他嘴唇上收回时,卧槽尼玛,竟然也黏住了,往外拽时康老二的嘴唇被我拉了老长……

力是相互的,我一拽嘴唇,康老二我俩眼泪都飚了出来,他的手握着我的腰,和我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同班同学都还处在蒙蔽状态,不明白我哥俩打着打着怎么还亲上不撒嘴了?……

“叮铃铃”上课铃声响起,老二我俩悲哀的发现完犊子了,俩人用眼神交流,嘴对嘴一起起身,然后……

然后面对面的坐在了一起……

老师拿着教科书进来了,一路盯着书也没注意我俩,到讲台一喊同学们好,全班同学起立时,这才发现我哥俩坐着没动……

老师走了下来,走到我们身边,带着怒火说“你俩为什么不”……

然后他顿住了,不可思议的看着老二我俩,我来形容下我哥俩的当时的情况……

我哥俩面对面坐着,俩人的嘴唇死死的粘在了一起,我双手合十,一副苦行僧的样子……

老二死死的盯着我,双手环着我的腰,以老师这个角度看来,整个一对搞基者被抓了个原型…

老师停顿几秒,忽然爆发一阵爆笑,同学们都扭头看着我俩,哄就炸了……

我和老二倍感屈辱,恨不得当场死了算了,我俩呜呜呜乱叫,面对面两行清泪簌簌而下……

大家笑了得有十多分钟,有的都笑的躺在了地上,老师直起了腰,抹着眼泪问道“你们,哈哈哈,你们,我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妈呀,怎么……怎么弄成这样的?”……

我和老二有苦难言,只能唔唔乱叫,老二一看说不出,想比划,结果双手在我腰上一阵乱搓…

我被他搓的心神不宁,更加委屈屈辱,眼泪不停的掉……

后来老师在前面拽着我俩,我哥俩在后面嘴对嘴的横着走回家……

一路上,别提多难堪了,乡里乡亲都乐的花枝招展,有的还尾随着我们,想一探究竟……

后来老师也怕我们幼小心灵受到伤害,把薄外套脱下披在了我俩头上,我哥俩蒙着头,心里宽松不少……

我两家挨得不远,老师就扯开嗓子喊大人,不一会,我爹和康叔前后脚走了出来,疑惑的对老师说“咦?x老师,您怎么来了?”……

老师强忍着笑“那个两位大哥,您家孩子在学校出了点事,你们快看看”……

然后伸手把薄外套一扯,我哥俩顿时曝光……

我俩冒头的那一刻,我爹当场一居灵,退了一步,惊恐的道“卧槽,这他妈什么玩意儿这是?”……

康叔也吓一跳,然后走过来,惊异不定道“老二?晓来?你俩干哈玩意这是?老二你给我撒嘴听见没,这咋还“亲”着回来了?”……

然后看老二无动于衷,康叔气的掰老二脑袋,他这么一掰不要紧,老二我俩疼的直跺脚,我的嘴不自觉还往前贴,合着的双手不停的动,跟作揖似得……

最后我俩被大人送进了卫生所,医生用醋还有色拉油什么玩意的,可算给我哥俩整开了……

一切还算有惊无险,只是我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严重伤害,村里学校都对我俩议论纷纷,我和老二也出面解释过了,一切全是误会……

但是人言可畏,毕竟过程太匪夷所思,连我爹都不信,经常严肃的偷偷的警告我“兔崽子,我特么告诉你啊,咱们家可是三代单传,你他妈别给我扯那没用的犊子啊”……

三个流氓看到了饥渴的少妇

懵懂的年纪,总有那么一两个人,他们会陪你哭,陪你笑,陪你打闹,给你依靠……

可我特么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啊,让你俩从小这么祸祸我……

他叫二胖,他叫土柱…小时候,我们哥仨成天腻歪在一起,形影不离……

午后的农村,带着一丝慵懒的味道,我搬出小椅子,靠着墙壁,微微闭着双眼,享受着阳光所带来的温暖,追寻着阳光所夹杂着的那若有若无的香味……

“孙子,你瞅你骚 的,还去不去了?不去我哥俩可偷去了”……二胖那大嗓门震得我耳膜嗡嗡直响,我收起迷离的思绪,拿好袋子随他俩一起出了门……

不一会儿功夫,我们来到了一片杏山下,望着黄橙橙的大杏子,心里一阵荡漾……

我们三个如同流氓看到了饥渴的少妇,三个人像三条大狗一样带着一阵旋风就卷上了山……

到了半山腰,我上树摘,二胖在底下负责挣口袋,柱子负责把风……

大香白杏,其实我们家里都有,这不是有句话叫偷来的香,有贼性味嘛!正在我们摘的不亦乐乎的时候…山上突然来了一声大吼……

“小兔崽子,活腻歪了,敢偷俺家的杏子?都给我站那……”

我们三个大惊失色,我这在树上,急着刚要往下跳,结果脚一滑,正巧脚丫子被卡树叉里了,顿时失去了平衡,我这身子一斜,如猴子捞月似的倒挂在了那里……

这俩人见状,赶忙过来使劲拽我的身子,丫的!由于用力过猛,“嗵”的一声,直接把我大头朝下磕进了土里……那是活 生生把脚给我拽了出来,皮秃噜一大片……

我顾不得满嘴的泥土,嗷嗷乱叫,脚上的疼痛使我根本无法走路,但时不待我,二胖弯腰直接背起了我,我提着杏袋子趴他背上,哥仨急忙往山下跑……

下过雨的山路有些湿滑,跑了一会儿二胖直接一个狗吃屎趴在了地上,怎么说呢…我当时就觉得有一股大力在后面推我……

我如同利剑一样从他背上直接飞了出去……落在地上的一刹那,我顺着山坡朝下搓了好几米,衣服当时都烂了,身体的疼痛让我一阵痉挛,我觉得自己快要摔死了……

可我手里还死死攥着杏袋子,袋子倒也结实,还没有坏……

其实过后我也在琢磨,你说当时为什么那么怕被别人抓到呢?抓到了无非就找个家长,让爹妈揍几下完事了……

如果当时我有这觉悟,我何苦还受以下的罪?……

我当时都处于半昏迷状态,二胖也摔得够呛,背不了我了……然后柱子在前面抬着我的脑袋,二胖抱着我腿…就像医生抬担架一样,一路磕磕绊绊往山下走……

老头还在后面跟着不停的大吼,二胖和土柱抬着我到了山脚,我就听二胖对土柱吼道:“你丫的别老往后看了,前面,看前面……”

然后就听“噗通”一声,我的世界当时都黑了,感觉来到了地狱,自己像被千万小鬼腐蚀了一般,刺鼻的恶臭扑向了我的神经…恶心的汁液进入了我的嘴巴……

地里的大粪坑没到土柱的大腿根,而我却直接躺里面了,他俩把我抬出来时,我眼珠子都被糊住了,浑身上下全是臭水,一张嘴想哭,结果唔了哇啦吐脏水……

我抹了一把全是粪汤的脸,然后推开了他俩,心如死灰,一瘸一拐的独自往前走……

他俩还准备拽着我跑,我咆哮道:“滚滚,别碰我听见没,我自己走,和你俩走我怕死半道……”

当时他俩满脸不甘的跑了,剩下我一人提溜着屎袋子慢慢的走…谁知走了没几步,突然脚下不知道踩到了什么东西,“呱唧”一下被狠狠地绊倒在了那里……

我趴在地上眼泪刷刷流,彻底起不来了,我揪心自问,我就偷个杏,咋比他娘的杀 人 犯还受 罪啊……

看着老头离我越来越近,我趴在地上对老头说:“大爷,您是我亲大爷…呜呜…我错了…呜…我不该偷你家的杏啊……”

大爷看我一身伤,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就是逗你们玩呐,哪成想把你们吓成这样……”

大爷说完,就赶紧去推他放在山下的二八自行车,然后就扶着我上了后座,对我说:“走走走,快去卫生院……”

我这刚要坐好,大爷就开始用力蹬自行车,然后自语道“唉?咋回事?蹬不动呢?……”

我彻底崩溃了,仰天嚎嚎大哭“大…大大爷,我脚卡车轱辘里了”……

阿屌的妻子很晚都没回家,阿屌打电话妻子关了机,阿屌正…

阿屌的妻子很晚都没回家,阿屌打电话妻子关了机,阿屌正想出门找找,老婆自己回来了,到家老婆洗澡,阿屌帮她打沐浴露,阿屌问妻子:你坐你们老板奔驰回来的吧?妻子一惊:你怎么知道?阿屌得意洋洋说:我看你后背有个奔驰方向盘的印子,我聪明吧?!!


像你这种头顶呼伦贝尔大草原,黑了自己,绿了自己的人,我他妈见一次,赞一次

一种蛋蛋的忧伤

只听喇叭呻吟了一晚

真屌!

风在吼,马在叫,老婆在呻吟,奔驰在咆哮…

昨天收费站一美女像我招手,我当时很激动,立马把拉方向…

昨天收费站一美女像我招手,我当时很激动,立马把拉方向盘的左手伸出窗外拍了一下她右手“嗨!”。
“先生你干什么!”女的惊吓的问我。
“不是你伸出手和我打招呼的么?”
“我是叫你领卡!!!”女的略带咆哮的说到!
好吧!我承认我刚拿到驾照,不懂。因为后面的车已经开始鸣喇叭了……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