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发现媳妇儿在对面楼里和别人偷…

小王发现媳妇儿在对面楼里和别人偷情,于是雇来一名狙击杀手。小王问杀手一颗子弹多少钱?杀手回答两万。小王:“给你四万,帮我把那男的JJ打掉,然后再把那女的头打爆!”见杀手一直没开枪,小王急了:“怎么不开枪?是价钱不满意?” 杀手:“再等一会儿!我给你省两万!”

有钱人太多 不如出去弄点钱

4月1日晚,无业游民张某约网友刘某到自己的出租屋内喝酒。期间刘某感叹有钱人太多,张某随即表示“不如出去弄点钱”,刘某随即响应。解放路监控探头显示,3月19日清晨5时16分,他们的早餐摊支了起来。

5时26分,一辆黑色面包车在摊子面前停了,从车上下来了几个身材健壮的小伙,他们直接走向刘某,点了四碗鸡蛋面,加油条。

5点28分,张某从早餐摊底下抽出一-把锋利的菜刀,趁几个小伙子正在聊天的空档,切起葱花。

5点45分,几个身材健壮的小伙吃到一半眼神犀利的急忙从后裤兜里掏出一个钱包,问张某刘某多少钱。

5点50分,张某刘某放下手中切葱花的菜刀,对视了一眼,说道:你以为我们要的只是现金吗?哈哈哈~说时迟那时快,从身后拿出来三个吊牌,只见上面一个写着支付宝,一个写着微信,还有一个红色的写着支付宝扫码领红包!

5点51分,几个健壮的小伙已经付好了款,转身离去,这时,刘某看着他们的背影,飞快的抓起桌面上的金属物品,拿着它赶上一个人的身后,那个小伙感受到背后寒光一闪,灵敏转身。刘某拿着金属物品晃了晃说:兄弟,钥匙忘拿了吧!看你粗心的!

早6点23分两个身穿黑色夹克学生打扮,双眼布满血丝的孙某,陈某。口中叼着烟,说起了那场由于孙某下手不够果断而导致陈某反被致残的事件,张某听后紧紧白色的帽子,低语道:这种事机会只有一次,瞄准就要下死心,不要管多少人拦着你,你不弄了他,他就会办了你!孙陈二人皱眉沉思片刻,咬牙道:今晚再来,这才一定办个结实!然后各要了三个肉的一个粉条,一碗辣汤,讨论起了下把晋级赛的事宜!

7点整,一群人西装革履的人来到了摊位前,面带微笑用手将西装扣解开,整个过程十分优雅得体,给人的感觉眼前这位就是大家闺秀,这是张某见刘某迟迟未动,张某迟疑,迎了上去,隐隐约约感觉一束光从眼前闪过,定睛一看才发现是一把砍刀,原来这群人是解放路转收保护费的,据悉在这里摆摊,一个月需要交200元保护费,张某寻思,财散人安乐,于是准备交钱…这时只见刘某握紧的拳头与紧绷的身体微微颤抖,说时迟那时快,刘某愤然起身抓着我的肩膀,用着略微颤抖的语气叫我动作快点…

7时15分,几个身材健壮的男子去而复返,满脸冰冷的走到刘某和张某面前,只见为首一人将手缓缓伸入怀中,刘某张某见状顿时愣住,只见为首一男子从怀中掏出钱包“老板,多找了五块!”

7时25分,疲惫不堪的刘某和张某,看见路边路过的美女,两人一对视,邪恶的想法从二人眼里冒出,上前拦住那位美女,大喊一声,我这里除了早点,还有面条,炒饭,炒饼,河粉,水饺,美女你来一份吧。

8点30分,刘某张某二人回到家后,简单吃了点饭,随后张某突然抓起桌子上的菜刀就冲了出去,刘某想拦却没有拦住,不一会张某去自家地里砍了两课白菜回来!

8点40分许,张某和刘某发现自己借着酒劲赚了880余元,心里顿时开心,他们决定干票大的,于是从桌子底下掏出两根铁棍。开始包起饺子。为明天出摊做好准备。

10点20分,吃了两把鸡,顿时刘某好像想到了什么,对张某说“交易时间快到了,在东村头哪里的小树林,我们赶紧过去。”

10时55分,两人各背着一个麻袋来到早已等在路边的接头人员面前,拿着两麻袋往地上一摔,说到你要的东西我都准备好了,我的东西在哪里?接头人员说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别动歪脑筋,黑吃黑的事我见多了,于是两人脸色大变,将两麻袋往称上一扔,二十五斤除去两斤掺入的水,四十块。两人似乎还想辩解点什么可一切都已经晚了,只能拿着钱惺惺的离开了。刘某心想,这年头收破烂的都这么精明了,看来下午得去多捡点饮料瓶子了。

猴子,你的牌局开始了!

老妈一生勤劳节俭,唯一喜欢的就是用扑克牌斗地主。

她一到了牌桌上,开心又陶醉,输赢也不大,纯粹图一乐呵,所以老爸也不去说她。

老妈经年累月的玩这种游戏,入戏很深,经常语出惊人。

印象最深的是我七岁那年刚上学,我背着书包到了学校,老师要求来送行的家长都鼓励孩子一句话,有的说好好听话别捣蛋,有说用心听讲之类的。

当时要求鼓励的话不能重样,老妈半天憋出一句:猴子(我幼时长的像猴,所以她叫我猴子),你的牌局开始了!引来旁边家长一脸的诧异。

看我一头雾水,老师忙着打圆场:你妈的意思是,这是你人生的第一场牌局。

没想到上学就是打牌,当时激动啊,别的小朋友都像参加爸妈追悼会一样,要么拉着驴脸要么哭,唯独我紧握兜里两个五分钢蹦兴奋不已,打算好好赢一把。

但学校好像不急着设牌局,一天又一天的等待中只有枯燥的学习,那时喜欢看小儿书,迫切的想认识下面的字,所以偏爱语文。

数学就不行了,一开始算加减法,掰掰手指头脚头还算的出,后来数字大了,手头脚头不够用,削了一文具盒细木棍被老师没收后,就一直在及格线上挣扎了。

老爸多次用大道理教导,听的我昏昏欲睡不能理解,老妈打牌回家突然来了灵感,拍拍我的肩膀:猴子,上学就像斗地主,语文就像配顺子,数学就像配对子,顺子和对子要配好才能赢,光配顺子,或是光配对子,会输的,懂吗?

平时我也经常参谋她打牌,一听还真是那个理,后来我一不想做数学题,就在心里默念“要配对子,要配对子”的,刻意在数学上下了功夫,成绩也提了上去。

后来我以优异的成绩升了初中,得意忘形很高兴,老妈看我骄傲,又跟我谈起了牌经:猴子,第一把赢了,不见得下一把就能赢,每把牌都是一个新的开头,谁都不知道下一把抓的是啥牌啊,不能骄傲哈猴子。

老妈的话再次触动了我心底的那根弦,瞬间明白这些同学又都在同一起跑线上了,于是更加的努力……

大学时,我疯狂的喜欢上了班花,告诉老妈那人多金又漂亮,想娶回家生小猴子,老妈正在吃饭,碗筷一放咚咚咚跑去拿来一面镜子:猴子,自己手上啥牌,心里要有数啊,牌不好咋能叫地主?会输的,等哪天自己有牌了,咱再找好地主…

照照镜子一看自己尖嘴猴腮,发际线搁清朝妥妥就是个贝勒爷,如醍醐灌顶想通了,怪不得班花爱搭不理的,确实是自己矮小丑牌相不好,达不到叫地主的高度,于是果断放弃…

很快我踏入了社会,在商界里浮浮沉沉,时赚时亏,感觉心很累,和老妈聊及,她安慰我:猴子,过日子就像一副不好的牌,你要动脑子去打活它,该出对子出对子,该打顺子打顺子,该不要就停一手等一等,该炸的一定要炸…

当时觉得这都哪跟哪呀,夜里一想,可不是这样咋滴,人生就是得主动出击,商界就得视对手牌决定策略,认清形式该收手时不能冒进,该果断时就得重拳出击…

多年打拼后,我人生的牌也好了,并且照着班花的样子找到了自己的地主,大城市里买了车和房。

想想爸妈苦了这么多年,迫不及待的把他们接来了。

一开始其乐融融啊,老两口白天看看电视小区逛逛,晚上一家人吃过饭江边走走,空调一天到晚开着,水果还有许多又买了回来…

但一个月没到,老妈不开心了,说猴子,我还是想回老家去。

我不解:城市还不如老家农村好?

老妈这样解释的:呆在城市就好像在外地和几个哑巴斗地主,打法不一样又说不通,打的窝心又摸不着头脑。

想想他们不会说普通话,曾亲眼见过她和当地人说话“你吃了吗?”“啊?我今年六十七了”这种风马牛不相及的问答,外面的高楼大厦道路都差不多,他们几乎出了小区就迷路,她打不了牌,学的广场舞也和别人的不一样,人家左转她向右跳不到一块去,确实生活的很累。

为了不让他俩闷出病来,我只好送他们回了老家。

到家那天,老妈一展愁容眉开眼笑,还破天荒的喝了点可乐掺红酒,略带醉意的向我形容她当时的心情:儿子,我现在心里头就像拿了最大的顺子和四个二还有王炸,一下子封两个下家,有多高兴你知道不?…

我频频点头,辛劳一辈子,开心就好…

后来我儿子呱呱坠地,生意中媳妇儿是中流砥柱,又带孩子又顾生意实在不堪重负,就寻思让爸妈在老家找个保姆过来。

老妈一听急眼了,说再好的保姆也没爷奶照顾的好啊,当年你落地才三斤二两九,还不是把你养的好好的?还不相信她么?

想想确实是的,就把孩子送回老家了,又给他们配了智能手机,每天都能视频天,看着孩子一天壮实一天,心里挺高兴的。

老俩口尽职尽责,谁有空谁带,那天老爸夸老妈带的好,说儿子会跳舞了,视频里果然儿子跳了起来,居然是广场舞!一板一眼大妈范十足…并且得知儿子天天晚饭后,准时拍着音响要老妈抱着去广场和大妈跳舞,下雨了也哭着要去,哄不好的那种。

广场舞也是舞啊,随他吧,谁知过了不久老爸视频哈哈大笑,说我儿子会数很多数了。

我开心的看着儿子表演,果然顺利的从一数到十,正激动着,突然接着开始数J、Q、K、A了,最后两脚一跺一拍桌子:王炸!

原来老妈带孩子耐不住手,经常把孩子放腿上去牌桌上斗地主…

望着老妈连连说以后不去了的尴尬样子,我忽然觉得她并没有什么错,只是在她的学识里,没有觉悟到会带偏后人而已。

老妈真的戒了几十年牌瘾没去牌桌了,怕她无聊,我教会了她在手机上斗地主,她玩了一阵子后又语出惊人:儿啊,人一辈子就像斗地主,你能掏出多少钱,就能买到多少欢乐豆……

放手一搏

我坐飞机旁边有个老哥一直在看股票,我俩聊了几句股票。他说今年行情不好,让我猜他亏了多少钱,我说:“也就十来万吧。”老哥一愣,问我:“你咋猜的呢?” #内容引起思索

我说虽然你穿着衬衫西裤,看着很商务,但是却背了个瑞士军刀牌双肩包,大老板有背这个的么?一看你就是个跑业务的,再看你戴了块阿玛尼这种杂牌子手表,三十多岁的人了,连个劳都没混上,说明收入很一般。你的衬衣是旧的,但是熨得很板正,领子也干净,这都是你老婆给你收拾的。你包上有个hello kitty小挂件,这应该是你女儿给你挂的。你自选股里都是一些5G,移动,芯片之类的公司股票,你觉得自己很懂,你应该是IT企业上班的。方方面面综合下来,你的可支配资金也就20-30万吧,结合今年的行情,亏损10万差不多了。

再看看你这个黑眼圈和与年龄不成比例的稀疏发型,压力不小啊。你老婆应该还不知道你股票亏了这么多钱。刚才看到你手机界面上还有炒虚拟币的软件,在最后一位,说明是最近刚刚下载的。如果你股票再亏,你就打算去炒虚拟币放手一搏,但是你只会亏得更惨。

说完我点了下他手机炒股软件界面,上面显示总投入28万,当前亏损10.2万。老哥沉默了,一路上再也没跟我说一句话,只是偶尔低头用食指关节揉一揉微微发红的的眼眶,飞机餐的盒饭打开了,但是没吃。

她能征善战为我打了无数架,砂钵大的拳头灭敌无数

十岁那年,和邻村一个大我三岁的小胖妞干架,被她打倒了,骑在身上揍的鼻青脸肿。

伙伴们哄堂大笑,羞恼之中,我一口咬住了她胸前刚鼓起的小馒头不放。

小胖妞疼哭了,扯皮筋一样奋力扯下胸部跑了。

我也挂彩严重,寻思都有伤,应该没事吧,正咪缝着打肿的眼睛和大家掏鸟窝,老妈气冲冲的过来叫我回家。

一进家门,好家伙,胖妞正在角落里抽泣,她爸妈都来了!

老爸怒冲冲的要揍我,胖妞的老妈(就叫她父母胖婶胖叔吧)拉住说:好了,大兄弟,别演戏了,打有啥用?能解决问题吗?俺孩子那个头头都咬耷拉了,你说咋处理吧。

老爸陪笑:俺家出钱去治,嫂子放心,多少钱俺都出!

胖妞爸嗤了一声:治?缝好了没疤吗?俺黄花大闺女的,以后咋嫁人?

听起来事情不好弄,老爸脸色凝重起来,一阵沉默后,小心的问:哥你说咋办呢?

胖叔扬着手指我:这是流氓妇女罪!要法办!

老妈当时差点哭了:求求你们了,娃还小,放他一条活路吧。

胖婶咳咳道:这样吧,反正俺闺女的清白也没有了,以后不好嫁人,你这孩子也没说亲吧?俺吃点亏,让她俩定个娃娃亲算了!

我一听,如晴天霹雳,那胖妞黑的驴屎蛋一样,横的比竖的还宽,开什么玩笑,马上抗议:不行!

老爸如抓到了救命稻草,瞬间开心坏了,一脚踹在我的大胯上憋笑大骂:给我闭嘴!咱家你说了算?

老妈脸上乐开了花,慌不迭的从供桌抽屉下,拿出了一盒好烟散给了胖叔胖婶,老爸拿了个破打火机,好像气不足了,东嗒东嗒半天才给他们点着了火。

讲真,我是个很帅气的少年,懵懂的潜意识中,早就喜欢刘晓庆那种类型的了,怎么可能看上这个大我三岁的黑胖子,气愤的喊着:年纪不般配!你们不知道吗?

老爸作势又要踢,老妈嘻笑着过来护住,捊捊我头上的毛劝我:女大三,抱金砖,好姻缘呀儿子!

我的眼泪唰唰的下来了,胖婶吐了口烟弹弹烟灰说:孩子还蛮激动哈,你叫喊啥勒?咬人家奶.子的时候,咋没想到人家是大你三岁的大姑娘?

胖妞羞的:妈!

胖婶一把拉她入怀:孩啊,妈知道你看不上这浑小子,心里憋屈,可是被人家流氓了,能有啥办法呀,嫁谁都是一辈子,委屈着过吧。

嘿!演的真像!还来劲了!

我赶紧把看热闹的弟弟扯到一边教他:快去说,说我哪里不好,说了他们就跑了。

弟弟摇头:我不敢,怕你打我!
我照腿弯给了他一脚:谁会打你,快去!

这货噔噔走到桌子前:那个,俺哥真的不好,他,他丫喽还没有我的大!

我一听,急火攻心,丫喽就是丁丁的意思,狗肉上不了桌子的货,居然扯出这样的话。

胖叔胖婶有点尴尬,胖妞也把头埋进了他妈的怀里。

老爸拧着弟弟耳朵把他提溜到了门外,陪笑道:长大就好了,长大就好了,孩她娘,下饺子去,亲家都饿了!

然后他们都把椅子挪到桌子跟前,开始商量央谁做媒人和准备订亲了。

我绝望的溜到胖妞身后,悄悄对她说:快说呀,说你不同意!我三年级你五年级,咋可能定亲呀!

胖妞脸红了,交叉着两手羞涩的低下头喃喃道:我可以留级等你。

我去尼玛!看来是早有预谋了,懒得听他们在那废话了,怒气冲冲的就往外走。

弟弟站在大院里,看见我出来了,跑过来伸着手:哥,喜糖!我要!

我一个飞踹,他坐倒在地大哭起来,老爸拿了根棍子就追,胖婶一把拉住,一脸爱意的看着我说:娃不懂事,算了算了。

我一阵风的跑了出去。
……………………

现在想想,可能一切都是命吧,小学到初中,几年下来,我也慢慢接受胖妞并且习惯了。她能征善战,为我打了无数架,砂钵大的拳头灭敌无数,学湖中人人都知道她是我媳妇。

也曾试着和她温存搂抱过,两手虽然抱不过来她的腰,但满满都是厚实的安全感,舌吻了一次,浓浓的韭菜味中,我也勃.起了,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爱吧。

十八岁那年我下了学,两家都在准备结婚的东西,我也戒了半年撸,期待着新婚大战三百回合。

临近婚礼的一个清晨,我收到了在外打工的胖妞来信,她说她怀了别人的孩子,不打算再回来了。。。。

媳妇儿问我 “有一事我一直都想不明白,咱…

媳妇儿问我:“有一事我一直都想不明白,咱俩恋爱的时候,开始我爸是不同意的,后来他又同意了,而且还夸你是最有爱心的暖男,死乞白赖让我嫁给你!”
我说:“很简单!当时我背着你借给你爸好几次钱,你爸还不上我钱,他就说:‘你把借据还我,我把闺女给你!咱俩白帐!咋样?’”
我当时就说了两个字:成交!!!


还以为闺女和自己都找了个长期饭票,谁知道,把女儿嫁给你以后,你顺顺当当的成了妻管严,现在翁婿俩都到处东躲西藏私房钱,你也没法补贴老爷子嘞,,

老婆:快点说清楚,爸欠了咱家多少钱?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说完你就被你媳妇揍了一拳,这种事怎么可以坦白!笨!

去寺院拜佛 ,看见门口玻璃柜中有很多菩萨…

去寺院拜佛 ,看见门口玻璃柜中有很多菩萨,就问法师:这菩萨怎么卖?
法师合十:阿弥陀佛,菩萨只请不卖。,,一阵敬意中,我毕恭毕敬又问:怎么请?法师打开柜子:小的八百,大的一千。


法师应该说:我们不讲钱,只讲缘。楼主问什么缘? 法师说:八百缘

附近加一美女,问多少钱,她说只约不谈钱,我问怎么约,她说一晚800

这是找机会出人头地,在家里可不会有个老大的帽子掉你头上

许多年前,我租住在广州农村的一个小院里,院子狭窄,仅仅能放两张桌子那种小院。两层楼房,房间极小,我租的是二楼。一楼住着四个小伙子,都是湖南人。

小伙子们挺热心,我搬过来的时候帮我装床,帮我打扫客厅,还告诉我,如果有人欺负我,回来跟他们说,立马给我平了。

这,当时我有些奇怪,后来明白了,这几个家伙是黑社会,嗯,他们自己说自己是。

黑社会青年的日常是这样的,每天凌晨两点钟,老三和老六开着破烂不堪的金杯车去批发市场买鱼,四点多回来,强子和老陈去附近菜场卖。到了下午收摊,四个人整个火锅,然后搬出一套卡拉OK出来,拼命的吼,吼得四邻不安,骂声阵阵。

我算明白为什么房租那么低了,这么吵,谁特么来住啊!

不过我还行,白天要上班,晚上回来他们多半休息了。到了休息日,还跟他们一起去买鱼卖鱼,感觉挺有趣。

黑社会小伙们的理想挺远大,统一广州地下势力,当最大的大哥。

天天吹的那叫一个天花乱坠,我都是当笑话来听的,时不时还打趣几句,说到时候当了大哥,你们就可以叫鲢鱼阿三,鲫鱼老六,泥鳅强哥,鲩鱼陈,他们听了一个个都笑得喘不过气来。连连夸赞,说到时候给我一家夜总会,让我啥也不用干,坐在家里数钱。

几个小伙子每天除了卖鱼唱歌吹牛,就是在附近瞎晃悠,据他们说,这是找机会出人头地,在家里可不会有个老大的帽子掉你头上。这话听起来好像挺有道理,但仔细想想又全是扯淡,就在村子的篮球场,小公园这些地方转悠,有屁的机会。

我问他们怎么不去溜冰场,迪厅,游戏厅这些地方玩,他们说,现在实力还不行,这些地方暂时罩不住…

有次转悠的时候,老陈落单了,拿着手机打电话找他的哥们!呼的一下一个摩托党飙过,把他手机抢了,老陈连忙去追,追了一会遇到一个摩的,连忙爬上去,说,快点追上前面那个人,他抢了我手机。

的哥说,咋地,你还给别人送充电器去。

老陈,…当时就怂了。

回来后自然骂骂咧咧的,四个人商量着报复,还说他们的老大之路就从对付飞车党开始了,把甩棍,钢叉别在腰上,在老陈被抢的地方蹲守,蹲了四五天吧,自然是不了了之了,大伙儿凑钱,给老陈买了个新手机,好像那个事情没有发生过,还说,虽然报复失败了,但是我们兄弟之间的友情又进了一步,然后嘻嘻哈哈的整了个火锅,日子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

黑社会小伙子们看不起小混混,嗯,飞车党还不算小混混,真的小混混是没有人性的,为了钱啥都干,他们说的一些事情,我现在都觉得匪夷所思,据说有货车司机会请这样的小混混,扒在他的货车车底,他开车去过磅,过了磅以后,小混混找机会从货车底下溜走,货车司机白白赚了一个人重量的货物,给小混混五十块钱…

还有在胸前放一个血袋,骑个自行车去码头撞集装箱大货车,撞上了捏破血袋,不管别人知不知道他是骗子,怎么也可以讹个千八百的…

每次说起这个,他们都一脸不屑,说,这是人渣才干的事情。

我在那里住了一年,看他们干过最黑社会的事情应该是帮老三的老乡收账,他老乡开一家印刷厂,有七万块收不回来,不知道是脑子里的哪根劲转错了,让他们收账。

几个小伙子激动的那天鱼都没卖,炖了个牛肉火锅,一人一瓶九江双蒸灌着,兴奋的两眼冒光。

最重要的是气势,不战而屈人之兵,要用气势压倒对方,让他心惊胆战,老老实实的把钱交出来。老三这样说。

对!大家都赞同。

我们的气质虽然有了,但是太内敛,一般的凡夫俗子是看不出来的,所以我们需要在外形上有所提高。老三年纪最大,见识也多,这种时候总是他说,大家听,这些话大家也没有异议。

明天我们去纹个身,理个发,整一套运动服,头发要平头,运动服要阿迪达斯的!老三灌一口九江双蒸,以一种运筹帷幄的语气不容置疑的说道。

一切安排妥当,老六把钱都拿了出来,大家摩拳擦掌,准备第二天大干一场。

第二天傍晚,我下班回家,果然,几个小伙子精神抖擞的在院子里晃悠,看我回来了。老陈窜过来,摆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问我,你怕不怕!

怕怕怕!事实上我感觉滑稽,肚子都笑疼了,但还是捧了个场。

走,出发!老三手一挥,摆出一副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架势,带着一帮小伙子大踏步的出去了,走了没一会,又都跑了回来,一个个嘻嘻哈哈的,原来是没有换鞋,还都穿着人字拖…

几个人把床底下沾满灰尘的运动鞋抠出来,,拍拍打打。这时候我才发现,几个货真的去纹身了,有纹蝎子的,有纹英文的,我来了兴趣,问他们纹这个花了多少钱。

嗨,才千把块钱。老三大咧咧的说道,我反正没搞清楚,究竟是一个纹身千把块,还是四个纹身千把块。

到了十点多,听到外面有动静,悉悉索索的有人进门,洗澡睡觉,没有吵吵闹闹,我知道,他们肯定失手了,不然不会这么安静,得得瑟一整夜。

我没猜错,第二天他们没去卖鱼,睡到下午才起床,整火锅,k歌,唱我不做大哥好多年。

到了晚上老三跑上来找我,吭吭哧哧了半天,说,哥,能借我一千块钱吗?过两天就还你。

我知道,他们为了装逼,把做生意的本钱都搭进去了…

后来我跟他们还有联系,老六还在卖鱼,强子开了个饭馆,老三现在据说发了,做什么生意我不知道,老陈跟着他混。几个人还住在广州的那个小村子里,经常一起去老六那里整火锅,k歌。

我羡慕他们。


人在江湖 义气当前 情同手足 兄弟久远
盗亦有道 不做三滥
一杯酒 一生亲 一个梦 一场人生

今天和儿子玩卖菜游戏,拿了一个篮子,坐在小板凳上。叫着:“卖…

今天和儿子玩卖菜游戏,拿了一个篮子,坐在小板凳上。叫着:“卖菜喽,卖菜喽。”我问:“茄子多少钱?”“茄子两块钱。”黄瓜呢?黄瓜两块钱,豆子呢?豆子一块钱。辣椒一块钱。给我拿两个黄瓜,一个茄子,二个豆子,二个辣椒总共要多少钱?儿子沉默了一下,掰着手指。说,爸爸,你走开,我不想卖给你。


我儿子小时候玩卖东西游戏和你儿子不同,他算不过来就随便说个数,赔了赚了无所谓,这让我挺担忧的。

你儿子那是掐指一算,你是来捣乱的。。

“到哪?”“蓝翔。”“哪?”这个面部肌肉僵硬的售票员一脸不解…

“到哪?”“蓝翔。”“哪?”这个面部肌肉僵硬的售票员一脸不解。“蓝翔。”蓝翔?!”售票员更吃惊了。这么高的分贝使全车的人都回头。我前座的一位再老就不能说话的那种老人,悠悠的问:“宝宝啊,你真是蓝翔的?”这似乎是所有人所期盼得到答案的问题。大家盯着我看,看得我都脸红。于是我悠悠地说了句:“对,我是蓝翔的。”随后给他们展示了我放在书包的蓝翔专用挖掘机证。于是车厢轰动了。我利索的从钱包里拿出一卡通向刷卡器靠拢,一不小心挖掘机证掉出来了,于是全车厢传阅,那位长者郑重地戴上老花镜,眯着眼睛吃力地扫描的我证件,然后老泪纵横。大家相互传阅的红火场面令那个长着死鱼眼睛的售票员的死鱼眼睛湿润了。一位年轻人不无羡慕的说,“听说你们蓝翔毕业以后全部都是十亿年薪的啊!”我笑了笑,社会谣言真多,“没有没有,我们真不是那种暴发户,而且蓝翔毕业大多数人都是七八千万,哪有上亿的。”又是一阵轰动。不只是谁低声说:“老子一辈子都不知道千万有多少个零……”总算mm有机会插话了,“同学你开挖掘机的?”“嗯。”我铆足了力气掩饰我内心的激动。“我也是开挖机的啊。我也在蓝翔下车,去听你们的公开课。你们的那些扫地阿姨太厉害了,我们校长也没那么高水平呢!”我问:“同学,你哪个学校的?”mm警觉地望了望四周,轻声地吐出三个字“新东方”。我淡淡地应了一声,“不错了,蛮出名的技校!”mm一听更加心酸,“我高中也是填了蓝翔志愿的,结果成绩太差,于是怀恨落到了新东方,至今还难受。后来我一直在窗外偷听你们老师上课,差点被扫地阿姨踢出来,才勉强维持学业。每天作业又多,做了还没有效果。”她把“怀恨”说得很重,于是车里一阵扼腕叹息之声。长者摇摇头,“长太息以掩涕兮,哀学子之多艰!”但见售票员死灰复燃的脸上簌簌留下的泪水,他一字一顿,“苟余心之所善兮,虽排死其尤未悔。”
我在蓝翔等你们!


蓝翔给了你多少钱,我新东方给你双倍!

新东方的兄弟们!跟我杀进蓝翔!让他们总黑我们!

上大学那会,宿舍有一哥们经常忘记带钥匙,没钥匙就进不了门啊,…

上大学那会,宿舍有一哥们经常忘记带钥匙,没钥匙就进不了门啊,他就边敲门边喊:快开门啊,我知道你在里面,你有本事偷男人,你有本事开门啊。声音还特别响亮,整个楼道都能听的见。有一次,宿舍就我一个人,我一个学弟也是我老乡有事来找我,快说完了学弟准备走呢,这哥们就在门外喊:快开门啊,我知道你在里面,你有本事偷男人,你有本事开门啊。这时学弟把门打开脸红红的就走了。这哥们就说:哟,还真让我碰见了啊。我说:滚蛋,这是我老乡。他说:不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吗,你这是老乡见老乡,背后来一枪啊。我正准备解释说学弟找我是什么事呢,这货看我要开口就赶紧说:别解释了,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我…………


大学生一次性交多少钱?

大学生活好还是大学生活儿好?

一个十岁多的男孩到店里买文具,不一会就选好了十多支中性笔,让…

一个十岁多的男孩到店里买文具,不一会就选好了十多支中性笔,让我算算多少钱。
我算好了说:一共22元。
他转身放回去几支,问:这回呢?我:15元。
他又转身放回去几支……反复几次后只剩下一支笔了,我抢着问他:你到底有几块钱啊?
他镇定地说:叔叔,我没有钱,我也不想买笔,我只是来等人的。。


外面下雨了吧 要不就是孩子考考你数学

这孩子绝逼是数学作业不会写,跑这找答案来了!

门口打车,大哥去xxx,多少钱?我问。。。司机张口说到:80…

门口打车,大哥去xxx,多少钱?我问。。。司机张口说到:80。。。。我说平常40,出租车打表55,你这80怎么来的?。。。就看他说到:我说80,吓你一跳吧,是不是很意外?然后你跟我砍砍价,40我也就拉你了,是不是觉得一下打了五折,特有成就感???。。。。。还甭说,听他这么一讲,确实是那么回事儿!!!


你不提,他就可以宰一个了

我是一个工地辛苦卖力的木工,从早上5点半起床上班到晚上8点才下班,其中的心酸是很多人不懂的,记得那天夜里加班无意中被一根长达10公分的钉子扎到了,当时鲜血直流,那个痛是扎进骨子里的痛,无亲无故的我当时就自己去走了三小时去了医院,这一路上我墙都没扶就特么服你!

朋友新买了辆九手面包车练手,大家都说这样的车练手可以,练好了…

朋友新买了辆九手面包车练手,大家都说这样的车练手可以,练好了,卖了也不赔钱,多少钱买多少钱卖,不能再便宜了,再便宜就是废铁价了。
一个朋友说:“卖时不能加满油,加满油的话,这车价得翻倍了。”


九手破车是不是车门特别特别宽敞?毕竟那老司机来来回回的开啊,,

除了喇叭不响,到处都响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