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两次就算了

那年我十五六岁,放了暑假,天热,不想出去干农活,每天饭后,我就一本正经的拿出暑假作业,开始眉头深锁做功课。

老爸见我学到了两耳不闻天下事的境界,就放弃了让我出去干活的念头,只是交待:顺便把院子里的桃子看一下,别等人家来摘了。

那棵桃树有些年头了,结满了红通通成熟的桃子,老爸每天都摘一些去集市上卖,又大又脆。

跟我一样守家看门的还有几个小孩,都才八九岁,大运守他院子的梨,那梨状若葫芦,汁多蜜甜;顺利守他家晒在墙头的十多盆豆醤,他家祖传豆醤生意,就搁那哂,足足晒够一百八十天。 …
More

今天和老爸走在街上,一位阿姨在我…

今天和老爸走在街上,一位阿姨在我们面前停下,一问,才知道是老爸的初恋。
阿姨:老谭,儿子多大了?
我爸:虚岁十六,周岁十五,属小龙的。
阿姨:我不信。小盆语,你多大?
我:17多。
阿姨:小孩子说谎可不是好习惯哦?
我:我也没说年龄。。。几秒之后,
阿姨上来甩我爸一耳光:这么大人了还没你儿子有出息!

舍粪救人致富的第一人

这事得从我还小的时候说起。

外面太阳大,几个小伙伴躲在禾坪边上的柴房里玩。

有个小孩拆了鞭炮,把火·药倒出来玩,没想到把柴房门口的一堆干草引燃了。

我当时在外头晒谷子听到柴房有人喊救命的时候,我赶紧去叫人。 …
More

一对夫妻带着一个小女孩去租房子,…

一对夫妻带着一个小女孩去租房子,他们敲开了房东家的门,说要租房子。
房东看了看他们说:“抱歉,我不把房子出租给有孩子的家庭。”便关上了门。
过了一会,他听见咚咚的敲门声,打开门一看,是刚才那个小姑娘,只听她说:“叔叔,能把房子租给我吗?我没有小孩,只有两个大人。

谁让你眼瞎,上辈子做了他的情人!

昨晚下班早,顺道去广场接去跳广场舞的妈妈。回来的时候老感觉有人跟着,削削的回头,就看见一个穿着黑衣,戴着鸭舌帽,捂着大口罩的男人鬼鬼祟祟的跟着我们!

我轻轻地拉住了妈妈,暗暗地指指身后,耳语道:“妈妈别怕,一定是冲着我来的,我们分开走,他一定会跟着我,然后,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知道吗?”

妈妈轻轻滴点了点头,把她手中的雨伞递给了我!转身走了!

我正忐忑不安地往另一方向走时,突然发现身后的那个男人,跟着妈妈走了过去!我顿时慌了,怎么跟设想的不一样!怎么办怎么办? …
More

父爱如山的二大爷奶狗仔

昨天接到二大爷病危的消息,想起多年前的那场约定,果断驱车回家看他。

事情的起因是从一条狗开始的,那时我还小,家里养了条小母狗。

农村的孩子小时候没什么玩的,那条狗陪我度过了若干个春春秋秋,朝夕相处相濡以沫,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一起撵鸡,一起追野兔,一起倘佯在如诗如画的油菜花海,一起在鸭蛋黄似的落日余晖下奔跑嬉戏…… …
More

千万别拉屎拉了一半去干坏事

八岁那年,我还没上学,和村里的傻柱玩的最好。

傻柱并非真傻,只是脑子略笨,反应有点木讷,但这并不影响我和他做朋友。

他家承包了一个几亩水面大的鱼塘,上游是白杨垂柳掩映并用竹栅围起来的菜地。

塘水清澈啊,近岸处液态透明玻璃一般,可以看见深水里一丛丛晃动的水草,还有那不停翕动腹下毛毛须的大虾。 …
More

我特么真是日了狗哇…

小时候,最彷徨无助的时刻就是跟老爸走散的时候。

那是老爸刚做药材生意不久,要到大城市进货。

禁不住我的撒泼打滚,勉强答应带我去见见世面。

药材市场真是大,人流熙熙攘攘,热闹的很,一路上我的眼睛都忙不过来,瞅瞅这个再瞅瞅那个,什么都觉得新鲜。 …
More

不肖子孙今天要教训小爷了

本人七零后,幼时基本是的放养状态,所以养成了我极其顽劣的个性。

后来上了学…那些老师简直就是我的克星啊,就没超过三天不揪耳朵挨揍的。

貌似我的耳朵也比别人的耐疼力强,半年揪下来,不扯的又扁又大我都毫不在乎。

老师气急了,最后像扔铅球一样转着圈揪,虽然我早就练成了随着老师的手奔跑借力还力的本领,但纵然跑的双腿如飞转的呼啦圈一样,也还是常常被扯的耳朵失去弹性。 …
More

老舅,你到底带了几根冰棒出来!

外甥文文小我两岁,我俩从小一起长大,关系处得跟亲兄弟一样!但有时候也挺烦他的,时常作弄他一下。

文文的意志很坚定,有种任你虐我千百遍,我仍待你如初恋的意思。依然一如既往的和我形影不离。

只是偶尔在老爸打我打累了的时候,给外公倒杯水什么的。

一年暑假,老爸的那个乡镇小破厂要搞什么第三产业。从外地引进来一台冰棒生产机。 …
More

五毒俱全,这就是五毒俱全…

老家门前有两棵树,一棵是桃树,另一棵也是桃树。不同的是一棵开白色花,另一棵是开粉色花。

故事就从桃树下开始了。

晚饭后同往常一样,波波,耗子和我,村里的“祸祸三人组”在桃树下集合了。

小时的农村,晚上是没有电的,看不成电视的半大小子,就只能自己找乐子了。 …
More

胡老大的一点不灭火星

胡老大自然姓胡,因在那个年代当过老大,村里人都戏称他为“胡老大”。

胡老大瘦骨嶙峋,皮肤黝黑发亮,头顶光溜溜的没一根头发,腿略微有点瘸,有时会拄拐。他的眼睛大的仿佛眼眶都装不下了,直直的突出来,甚是吓人。

我们村的大人吓唬小孩从不是什么夜猫子,老妖婆这类的。只要一句胡老大来了,再闹的小孩都安静的像鹌鹑一样,屡试不爽。

我小时候就怕他怕得厉害。直到长大后才好些。 …
More

放屁都能逮着火

小时候,听大人们倒霉常说的话就是:喝凉水塞牙,放屁都能逮着火。

“逮”就是引燃的意思,童年好奇,对这句方言充满了疑问,就想考证一下。

我先一口一口喝了几大瓢冷水,然而肚子涨的像气球,也没见塞住牙齿。

攻破了第一个谣言,接下来开始验证第二个放屁逮着火的正确性。 …
More

二爷棺材预热身后的气氛

那年,二爷七十多岁,身子骨仍然硬朗,可他已经开始在准备自己的后事了。

二爷年轻时各方面都很优秀,所以剩下了。

作为孤寡中的精英,二爷高瞻远瞩深谋远虑,早在二十七八岁时,眼见婚姻无望,已经计划好了身后的事。

他在自家后院种了十几棵树,几十年后,树木成材,二爷患了大病觉得时日无多大限将至,请来木匠锯了六棵。 …
More

寒冬腊月,老爸这次估计真的凉凉了

年轻时的老爸也算是十里八村的知名人物,只因拉的一手好二胡。有人家里办事,请乐队需要二胡的多半会来找老爸,这也为家里带来一份收入……

老爸也是个敬业的人,农闲时就会在家门前的老槐树下练练二胡。由于二胡的特性,老爸多半参与的是丧事,拉的最多的就是哀乐。

正所谓龙生龙,凤生凤,在老爸的熏陶下,时间一久我也能拉上一段!虽然是哀乐,拉的还比较稚嫩,可这在当时的小孩中可是了不得,好多大人都夸我聪明,小伙伴都开始崇拜我,没多久,我就膨胀了,开始到处显摆……

趁老爸老妈出去干农活时偷老爸的二胡在小伙伴家拉哀乐,众多小伙伴分工明确,扮死人的,扮哭丧的……玩的不亦乐乎! …
More

叔,你骗我!我看到你吃馒头了!

童年的记忆,如一汪汩汩而流的清泉,不时淌过浮躁的梦境,冲刷洗涤我那饱受世俗侵蚀的心灵……

犹记得那时还小,堂叔很宠我,经常带我玩,在那个零食稀少的年代,但凡他有点什么吃的,总会留一些给我。

可他自从有了对象后,一切都变了。

小婶在县国营单位上班,外地人,每到周未就会到小叔家来。 …
More

没见他怀孕啊,咋还生了个王八?

小时候,一天在田埂草林中摘那种红通通的野果吃,一棵有手指粗小灌木划伤了我的手。

我脾气上来了,撅腚发力想拔掉它!……

左右跑动拔了N久后,我光荣的成为了新中国年龄最小的腰间盘突出患者…

虽然医院治好了我的腰,可平时还会隐隐作痛。 …
More

公猪调戏双排扣的母猪

十岁左右吧,那时的农村,猪都是散养,经常会窜进田地啃食庄稼。

隔壁就有一头肥猪,屡次闯进我家油菜地,吃吃还特么拱拱。

我手持木棍驱打多次,那猪脾气挺大,会还击,经常把我拱翻在地。

这自然引起了伙伴们的哄笑,那天它再次把我拱进臭水沟,颜面尽失的我就一直想找机会要它好看。 …
More

没~没憋住…有鬼…有鬼啊…

小的时候,为了烤几个红薯吃,我在村东头生了一堆火。

该死的风把火苗吹向了二伯家的草垛,烧着了,火势迅速大了起来,熊熊浓烟冲天而起。

马上有人敲着脸盆报警,全村人都从地里扔了锄头赶了回来,拎着水桶端着脸盆呐喊着扑救,个个跑的水花四溅,连几个孩子都拿着饭碗和夜壶灌水去泼。

但都无济于事,草垛很快化为一大堆灰烬。 …
More

哥可是经历过三代人混合KO的人

小时候,假期经常去外婆家,这个是背景。

每天早上,外婆都会起来给外公上香,而我一次内次就在外婆跪下去磕头的时候,楼楼一把抱着外公的灵位就跑,等到外婆头抬起来的时候。灵位呢。定睛一看,被我拿着在哪里啃呢。

一看气氛不对。

我抱着灵位就跑,外婆家是一个大院子,追了两分钟,没追到,刚好舅舅们也来了。马上加入到抓捕行动中来。可想而知,楼主双拳难敌四手,在坚持了几十秒后就败下阵来。 …
More

小时候,我和表哥在我房间写作业。 我妈对…

小时候,我和表哥在我房间写作业。
我妈对我们说:“我和你爸出去一下,你们要自觉学习!”
我和表哥异口同声说:“好的,知道了!”等到大门呯的一声关上,我两对视一眼,就冲到客厅。
我气哈哈的要去开电视,我表哥拦住我:“看电视,要想不被大人发现,先记住原来是第几台!不要调节音量!拿个风扇对着电视机吹,帮助散热。不要老坐一个地方不挪窝,免得把座位坐的太烫。”
我大声说:“哇,这么多注意事项啊!”
这时厕所门开了,我爸出来说:“我补充一下,还要进各个房间包括厕所,检查一下大人有没有全部离开……”


打那以后,有差不多一年的时间,我只看过电视机,没有看过电视! 在这儿等着呢,就你傻。而且你看电视就看电视,解释一下,蜜桃成熟时 33D.是个什么啊,是你能看的吗?应该看葫撸娃大“战”蛇妖

你家大人好傻!不知道插头上面的眼是干嘛的!上把锁不就得了! …
More

我错了,我不该半夜跑到女厕所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有人说,就算是一条内裤,一卷卫生纸,它们同样在用曲折的一生书写着自己的传奇。

人物简介:狮虎帮帮主本人、常务副帮主黄毛。

有天凌晨,我穿着皱巴巴的中山装打着领带,二十厘米长的头发用雪花膏抹的倍儿整齐,风都吹不动。黄毛手里拿着录音机屁颠屁颠的跟着。 …
More

多年后还不知道是谁说了这句让我们全身而退的话

作死的小时候……

小时候的我有一帮狐朋狗友,个个都是淘气宝宝,在那个经济匮乏的年代,每年的八九月份是我们最为期盼的日子,因为瓜、果、梨、桃等地产水果的成熟……

这一年又到了八月份的一天傍晚,我们齐聚在岁数大两岁的小东家,五六个人在那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明天的作死计划。列出选项,一一排除,最终地点选定为邻村不远的老刘头家的果园。行程既定,商讨计划,各回各家,各自准备……

天,蒙蒙亮了起来,一宿未睡的我明显是兴奋大于困乏。忽然听到窗外传来熟悉的鸟叫:“布谷布谷”,小东来找我了。翻身起床,穿上大裤衩子小背心,顺窗而出(怕惊醒家里的大人,没走正门)。就这样,人员集齐完毕,向目标出发。 …
More

前女友(没啪过)开了个幼儿园,儿子刚会说…

前女友(没啪过)开了个幼儿园,儿子刚会说话,嫌烦就送进去了。放学去接他,前女友语重心长的说:小孩子有很强的模仿能力,你们大人平时要注意一点了。
我忙问:咋了?
她尴尬的说:问他会什么才艺,给大家表演一下,他趴地上一耸一耸拱了几下就起来了。
我巨汗!脸丢尽了,玛德兔崽子,都不知道多拱几下吗?

我对自己还是蛮有信心的,绝不信儿子学的是自己,于是:老师,我儿子一定不是那啥动作,可能是别的什么意思,儿子,来,我问你,你趴地上一耸一耸是模仿的什么?怎么就几下?儿子:我模仿的是王叔叔,他就只几下呀!然后就换宋叔叔了。前女友捂嘴:山哥,你带儿子走吧,我啥也没听见。我:……

醒来的时候可口可乐的味道都忘了

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学习较好,老师经常会叫我帮他批改作业。

一天中午在办公室给语文老师帮忙,他倒了一塑料杯黑色的液体给我,说:“这是可口可乐,很名贵的饮料,你尝尝。”

啥?饮料?还有黑色的?,望着杯子里膨胀的黄褐色泡沫,难以置信这东西还能喝。

在我狐疑的注视下,老师架着二郎腿,一只胳膊搭在椅靠上,深邃的望着窗外,端着杯子轻轻嘬了一口,左右呶呶嘴,许久才咕嘟吞进肚子,并吧唧了两下。 …
More

雨夜屠夫大战鸡鸡终结者

那年我十岁,秋天家里收稻谷,天上乌云密布,并伴有零星雨丝飘落。

我舅舅和小姨那天也在帮忙,望着即将来临的大雨和几亩割倒了还没捆的稻谷,老妈对我说:我没时间回家做饭了,家里杀的鸡都剁好了,你把它炒炒放陶罐里煨一下会不?

第一次被委以重任,心中那份自豪和兴奋难以言表,我高兴的回家了。

弟弟那年六岁,在灶膛烧火,我学着老妈的样子,油淋热锅把鸡炒的黄黄的,浇水烧滚,再连鸡带汤舀进了陶罐,小心的塞进灶膛,用火钳拨些红通通的柴草余烬把陶罐包住。 …
More

谁输了谁把小女友甩了,我觉得亏…

十几年前的中学,有次和哥们打赌,赌注是谁输了谁把小女友甩了,我觉得亏,说如果他输了再补我两头小猪崽。他家是养母猪卖猪崽的。他想了下也同意了。结果他输了,这货也真男人,立刻写了分手信叫同学递给小女友。

当晚下晚自习,一个人摸黑走了两小时的山路回家,到猪圈摸了两头猪崽,拿竹笼装了,挑着赶回来。猪崽到我手时都半夜三点多了,没地方放,只好挑回家。想趁大人没起床偷偷放到猪圈里,谁知猪崽在我倒出竹笼时死命的叫,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全都起来了。家人以为我偷来的,爸爸妈妈二话不说先揍了我一顿,我只好说实话。谁知说了实话后又揍了一顿,比之前还狠!

三天后的赶集天,我爸妈在集上找到了哥们的父母,说了这事。哥们爸妈把哥们叫回家,二话不说也揍了一顿!

又隔了一个星期,我俩个的小女友知道了这事,下晚自习后把我俩叫出去,又各自揍了我俩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