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

神经搭错凉凉了

年轻时的老爸也算是十里八村的知名人物,只因拉的一手好二胡。有人家里办事,请乐队需要二胡的多半会来找老爸,这也为家里带来一份收入……

老爸也是个敬业的人,农闲时就会在家门前的老槐树下练练二胡。由于二胡的特性,老爸多半参与的是丧事,拉的最多的就是哀乐。

正所谓龙生龙,凤生凤,在老爸的熏陶下,时间一久我也能拉上一段!虽然是哀乐,拉的还比较稚嫩,可这在当时的小孩中可是了不得,好多大人都夸我聪明,小伙伴都开始崇拜我,没多久,我就膨胀了,开始到处显摆……

趁老爸老妈出去干农活时偷老爸的二胡在小伙伴家拉哀乐,众多小伙伴分工明确,扮死人的,扮哭丧的……玩的不亦乐乎! …

老婆大人:“你最爱的人是谁?” …

老婆大人:“你最爱的人是谁?”
老公想也不想:“您!”
老婆大人:“你最信的人是谁?”
老公:“您!”
老婆大人:“你最怕的人是谁?”
老公想也不想:“您!”
老婆大人:“你最常骗的人是谁?”老公想也不想:“您!”

偷偷两次就算了

那年我十五六岁,放了暑假,天热,不想出去干农活,每天饭后,我就一本正经的拿出暑假作业,开始眉头深锁做功课。

老爸见我学到了两耳不闻天下事的境界,就放弃了让我出去干活的念头,只是交待:顺便把院子里的桃子看一下,别等人家来摘了。

那棵桃树有些年头了,结满了红通通成熟的桃子,老爸每天都摘一些去集市上卖,又大又脆。

跟我一样守家看门的还有几个小孩,都才八九岁,大运守他院子的梨,那梨状若葫芦,汁多蜜甜;顺利守他家晒在墙头的十多盆豆醤,他家祖传豆醤生意,就搁那哂,足足晒够一百八十天。 …

小时候去公用厕所,对面蹲坑的那种…

小时候去公用厕所,对面蹲坑的那种,看到对面那个大人屁股旁边还挂着一条屎就提上裤子走了啊!给我造成很大的阴影,直到后来我长大了,才惊觉,那天,我好像进的男厕所……

今天和老爸走在街上,一位阿姨在我…

今天和老爸走在街上,一位阿姨在我们面前停下,一问,才知道是老爸的初恋。
阿姨:老谭,儿子多大了?
我爸:虚岁十六,周岁十五,属小龙的。
阿姨:我不信。小盆语,你多大?
我:17多。
阿姨:小孩子说谎可不是好习惯哦?
我:我也没说年龄。。。几秒之后,
阿姨上来甩我爸一耳光:这么大人了还没你儿子有出息!

新年催婚,母亲大人下了最后通牒,…

新年催婚,母亲大人下了最后通牒,今年再找不到就给我包办一个。对于这种封建传统的做法,作为新一代的年轻人,我表示强烈赞同!靠我自己是真不行了。

舍粪救人致富的第一人

这事得从我还小的时候说起。

外面太阳大,几个小伙伴躲在禾坪边上的柴房里玩。

有个小孩拆了鞭炮,把火·药倒出来玩,没想到把柴房门口的一堆干草引燃了。

我当时在外头晒谷子听到柴房有人喊救命的时候,我赶紧去叫人。 …

一对夫妻带着一个小女孩去租房子,…

一对夫妻带着一个小女孩去租房子,他们敲开了房东家的门,说要租房子。
房东看了看他们说:“抱歉,我不把房子出租给有孩子的家庭。”便关上了门。
过了一会,他听见咚咚的敲门声,打开门一看,是刚才那个小姑娘,只听她说:“叔叔,能把房子租给我吗?我没有小孩,只有两个大人。

谁让你眼瞎,上辈子做了他的情人!

昨晚下班早,顺道去广场接去跳广场舞的妈妈。回来的时候老感觉有人跟着,削削的回头,就看见一个穿着黑衣,戴着鸭舌帽,捂着大口罩的男人鬼鬼祟祟的跟着我们!

我轻轻地拉住了妈妈,暗暗地指指身后,耳语道:“妈妈别怕,一定是冲着我来的,我们分开走,他一定会跟着我,然后,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知道吗?”

妈妈轻轻滴点了点头,把她手中的雨伞递给了我!转身走了!

我正忐忑不安地往另一方向走时,突然发现身后的那个男人,跟着妈妈走了过去!我顿时慌了,怎么跟设想的不一样!怎么办怎么办? …

父爱如山的二大爷奶狗仔

昨天接到二大爷病危的消息,想起多年前的那场约定,果断驱车回家看他。

事情的起因是从一条狗开始的,那时我还小,家里养了条小母狗。

农村的孩子小时候没什么玩的,那条狗陪我度过了若干个春春秋秋,朝夕相处相濡以沫,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一起撵鸡,一起追野兔,一起倘佯在如诗如画的油菜花海,一起在鸭蛋黄似的落日余晖下奔跑嬉戏…… …

千万别拉屎拉了一半去干坏事

八岁那年,我还没上学,和村里的傻柱玩的最好。

傻柱并非真傻,只是脑子略笨,反应有点木讷,但这并不影响我和他做朋友。

他家承包了一个几亩水面大的鱼塘,上游是白杨垂柳掩映并用竹栅围起来的菜地。

塘水清澈啊,近岸处液态透明玻璃一般,可以看见深水里一丛丛晃动的水草,还有那不停翕动腹下毛毛须的大虾。 …

我特么真是日了狗哇…

小时候,最彷徨无助的时刻就是跟老爸走散的时候。

那是老爸刚做药材生意不久,要到大城市进货。

禁不住我的撒泼打滚,勉强答应带我去见见世面。

药材市场真是大,人流熙熙攘攘,热闹的很,一路上我的眼睛都忙不过来,瞅瞅这个再瞅瞅那个,什么都觉得新鲜。 …

不肖子孙今天要教训小爷了

本人七零后,幼时基本是的放养状态,所以养成了我极其顽劣的个性。

后来上了学…那些老师简直就是我的克星啊,就没超过三天不揪耳朵挨揍的。

貌似我的耳朵也比别人的耐疼力强,半年揪下来,不扯的又扁又大我都毫不在乎。

老师气急了,最后像扔铅球一样转着圈揪,虽然我早就练成了随着老师的手奔跑借力还力的本领,但纵然跑的双腿如飞转的呼啦圈一样,也还是常常被扯的耳朵失去弹性。 …

老舅,你到底带了几根冰棒出来!

外甥文文小我两岁,我俩从小一起长大,关系处得跟亲兄弟一样!但有时候也挺烦他的,时常作弄他一下。

文文的意志很坚定,有种任你虐我千百遍,我仍待你如初恋的意思。依然一如既往的和我形影不离。

只是偶尔在老爸打我打累了的时候,给外公倒杯水什么的。

一年暑假,老爸的那个乡镇小破厂要搞什么第三产业。从外地引进来一台冰棒生产机。 …

五毒俱全,这就是五毒俱全…

老家门前有两棵树,一棵是桃树,另一棵也是桃树。不同的是一棵开白色花,另一棵是开粉色花。

故事就从桃树下开始了。

晚饭后同往常一样,波波,耗子和我,村里的“祸祸三人组”在桃树下集合了。

小时的农村,晚上是没有电的,看不成电视的半大小子,就只能自己找乐子了。 …

胡老大的一点不灭火星

胡老大自然姓胡,因在那个年代当过老大,村里人都戏称他为“胡老大”。

胡老大瘦骨嶙峋,皮肤黝黑发亮,头顶光溜溜的没一根头发,腿略微有点瘸,有时会拄拐。他的眼睛大的仿佛眼眶都装不下了,直直的突出来,甚是吓人。

我们村的大人吓唬小孩从不是什么夜猫子,老妖婆这类的。只要一句胡老大来了,再闹的小孩都安静的像鹌鹑一样,屡试不爽。

我小时候就怕他怕得厉害。直到长大后才好些。 …

放屁都能逮着火

小时候,听大人们倒霉常说的话就是:喝凉水塞牙,放屁都能逮着火。

“逮”就是引燃的意思,童年好奇,对这句方言充满了疑问,就想考证一下。

我先一口一口喝了几大瓢冷水,然而肚子涨的像气球,也没见塞住牙齿。

攻破了第一个谣言,接下来开始验证第二个放屁逮着火的正确性。 …

二爷棺材预热身后的气氛

那年,二爷七十多岁,身子骨仍然硬朗,可他已经开始在准备自己的后事了。

二爷年轻时各方面都很优秀,所以剩下了。

作为孤寡中的精英,二爷高瞻远瞩深谋远虑,早在二十七八岁时,眼见婚姻无望,已经计划好了身后的事。

他在自家后院种了十几棵树,几十年后,树木成材,二爷患了大病觉得时日无多大限将至,请来木匠锯了六棵。 …

寒冬腊月,老爸这次估计真的凉凉了

年轻时的老爸也算是十里八村的知名人物,只因拉的一手好二胡。有人家里办事,请乐队需要二胡的多半会来找老爸,这也为家里带来一份收入……

老爸也是个敬业的人,农闲时就会在家门前的老槐树下练练二胡。由于二胡的特性,老爸多半参与的是丧事,拉的最多的就是哀乐。

正所谓龙生龙,凤生凤,在老爸的熏陶下,时间一久我也能拉上一段!虽然是哀乐,拉的还比较稚嫩,可这在当时的小孩中可是了不得,好多大人都夸我聪明,小伙伴都开始崇拜我,没多久,我就膨胀了,开始到处显摆……

趁老爸老妈出去干农活时偷老爸的二胡在小伙伴家拉哀乐,众多小伙伴分工明确,扮死人的,扮哭丧的……玩的不亦乐乎! …

叔,你骗我!我看到你吃馒头了!

童年的记忆,如一汪汩汩而流的清泉,不时淌过浮躁的梦境,冲刷洗涤我那饱受世俗侵蚀的心灵……

犹记得那时还小,堂叔很宠我,经常带我玩,在那个零食稀少的年代,但凡他有点什么吃的,总会留一些给我。

可他自从有了对象后,一切都变了。

小婶在县国营单位上班,外地人,每到周未就会到小叔家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