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书房灯泡坏了! “我来换吧。” “…

老公,书房灯泡坏了! “我来换吧。” “老公,我电脑变蓝屏了!” “让我修修。” “老公,你怎么什么都会啊,这个世界上有你不会的事情吗?” “有啊,我不会离开你。” 说完老公走过来深情的拥抱着我,用他那温暖的手猛的弹了我裤裆蛋蛋一下,他妈的好痛!。。


怎么没有弹死你个没逼的

喂,妖妖灵吗?对,还是那个弯,车已经掉下去了,方向盘还在手里。

他们说“我就是遇神坑神,遇魔坑魔的家伙”…

隐匿如朦胧梦境般的纯真往事虽然早已不在清晰,但每每在梦畔回望,我总是会心的一笑……

他们说“我就是遇神坑神,遇魔坑魔的家伙”…

小时候,有个非常好的哥们…他比我年长一岁,每天都和我在一起打闹,我不离他,他不离我…就像一个人一样…

那年夏天,我哥俩去房上玩,他家是个二层,爬梯子我在上他在下…爬到一半我忍不住了,突然肚子有点痛,我扶着梯子满脸复杂的看着他…他抬着头疑惑的看着我“干啥,爬啊”…

我没有说话,“扑扑扑扑”一个串屁就飚了出去…这厮比我高半头多,这点屁一点没白搭,全让他吸收了…

一通毒 气熏得他有些晕头转向,他也满脸复杂抬头看着我……不自觉的还打了个“嗝”…然后一手扶着梯子,另只手“啪啪”拍我屁股骂道“我叫他妈你放屁,叫你放屁”……

我忍着肚子的疼痛,大吼一声“别他妈拍了,忍不住啦,啊~~~~”…然后一拽裤子,我撅着大腚眼子,菊 门大开,“噗”的一声,漫天的排泄物喷洒而出…

他的手还在保持空中,满脸迷茫和不可思议望着天屎散花,那黄里带白,白里带彩的东西喷了他一脸……

他惊呆了,站在梯子上不知所措的看着我,泪豆子吧嗒吧嗒掉……他猛的一抹脸,大吼道“我 操 你………”

他还没骂完,我这如同开了闸洪水一样根本把持不住了,尽情的释放,又听到“噗”…

哥们颤音道“别…别这样……”

我“噗”……

哥们“……”

我“噗噗”……

……
……

那天事后,不多赘述~我只想说我好痛苦,你们试过被别人拿棍子捅菊 花的感受吗?…………

今天才知道女人的妹妹深度只有7-10厘米,只是有伸缩…

今天才知道女人的妹妹深度只有7-10厘米,只是有伸缩性,男人弟弟十厘米就能够到底,20厘米的弟弟全吞进去,女人妹妹要伸长一倍,而且女人会感到疼痛。并且对女人身体不好。想想真是愧对媳妇,每次都让她那么疼。


这就是你针扎蛋蛋的理由!

针小器,滚床单都不卖力

到底不能心好痛

她本能地想躲,但被那老男人按住了,好痛!

少女来到一间屋前,慢慢的踱了进去!她没想到屋里会有人,但在屋里的却是一个50多岁的老男人。

她听到身后轻轻的关门声,然后那老男人的脚步声就慢慢向她逼近。隔壁传来一个女人断续的呻吟声,在这种地方,经过走廊时,随便哪个房内都会不时传出男人和女人们发出的这种令人起鸡皮疙瘩的呻吟,老男人走到女孩对面,轻轻托起她的下巴仔细端详着,她不喜欢他看她的那种眼神。女孩想起宿舍室友的话,没什么的,我很小就做过的,会出点血,但不是很疼”老男人看出了女孩眼中的紧张,甚至可以说,带一丝恐惧。他站起身,到旁边倒了一杯水,回来放在女孩的手边。“放松一点,否则你会更难受。”他说这话的时候嘴角带着笑,可女孩却根本笑不出。老男人扶着女孩的肩膀,慢慢把她向后仰下去。

她知道后悔已经已经晚了,现在这个时候,一切只好顺从他了,听他的摆布了,张开一点,老男人的语气似乎很温柔,但还是能明显地听出命令的感觉。女孩照做了。老男人试了一下,觉得这个姿势还不是很舒服,“再张开大点,这样不容易进去。女孩又照做了,她觉得自己现在的姿势肯定很不雅,甚至自己都觉得有些恶心,老男人掏出他那大大的、长长的家伙,在她面前炫耀似的摆弄了几下。女孩知道下面将要发生什么了,她把头向后一仰,无奈仅仅地闭上了眼睛,那一刻终于来了,女孩感觉到一个硬硬的东西伸了进来,她本能地想躲,但被那老男人按住了,疼痛!女孩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发出了“啊~”的一声。

老男人的动作停了一下,“如果很疼的话,说出来,我可以轻点。女孩没作声,她只想这一切早点结束。出血了。老男人似乎早有准备,拿起旁边的一块白巾仔细地把血擦掉。他那硬硬的长长的家伙就那么不断的在她那里进进出出,东撞西撞的。每次碰到最里面,她都几乎疼得抖起来。女孩口中发出含混的声音,“啊~~恩~~哦~~~”,脸上的表情扭曲了。老男人很仔细地动着,那样子就象是在研究什么似的,不知为什么,逐渐地,疼痛已经不是明显了,一种麻麻的,痒痒的感觉。

女孩配合着老男人的动作,里面越来越湿,竟然流了出来。她知道这是正常的反应,但仍然觉得很难为情。老男人把流出来的擦了擦,仍然是那种很仔细的样子,女孩觉得也许老男人比年轻帅哥会好些,至少很温柔,不会那么粗暴。她有点觉得庆幸。老男人突然在深处猛地用了一下力,女孩“啊~”了一声,脊背后仰。由于用力,她身体又抖起来。她感到最里面一阵阵的发凉,终于结束了,老男人把他那大大的、长长的、硬硬的家伙慢慢从里面拿出来,然后很随便地把前端那乳白色的东西丢在旁边一个托盘里,长舒了口气。

女孩也逐渐清醒过来,她坐起身,很无力地端起身边的那杯水漱漱口。旁边的托盘里,静静地躺着那颗刚拔出来的烂牙??嘴里最里面的那颗后槽牙。那个大大的、长长的牙钳就摆在旁边,前端还带着血丝。那个老男人,不,该说是老牙医,把一个棉球塞进她嘴里,堵在伤口上,仍然很温柔地说:“两小时后再吐出来,记着别用冷水漱口,避免感染。”有人想歪吗?纯属消遣别喷我火大也忍着罪恶感


握草~浪费我姿势

石更石更的乳白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