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去公园散步,看到个小男孩蹲在…

晚上去公园散步,看到个小男孩蹲在河边哭。我走过去问他:小朋友,哭什么啊?谁欺负你了?他擦擦眼泪说:没考好,老爸打我了。我一笑:没事,别哭,我小时候考不好老爸还把我吊树上打呢,我都没哭过,男孩子要坚强。
他听了很委屈说:我们不一样,我爸打我都带招式的,我给你演示一遍,先是一个如来神掌,紧接着一个黑虎掏心,在来个旋风腿……小男孩打完一套招式后,开心的笑了:谢谢你安慰我,我没事了,嘿嘿!
我: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对了,你爸打完你,你是怎么疗伤的啊?小男孩:我爸打完我,我就跑到河边大哭一场,然后找个好心安慰我的人,揍他一顿就好了。
听完,我用双手支撑着疼痛的身体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别人发烧或吃药、或打针、或喝姜汤…

别人发烧或吃药、或打针、或喝姜汤。我小时候每次发烧,老妈就让我唱歌,说来也怪,每次都能好。
后来我长大了,知道唱歌不能治发烧,就问我妈。
我:“妈,唱歌能治发烧吗?”
我妈:“不能”
我:“那为啥我每次发烧,你都让我唱歌?”
蹲在一旁的老爸慢悠悠的说:“省钱!”

小时候去公用厕所,对面蹲坑的那种…

小时候去公用厕所,对面蹲坑的那种,看到对面那个大人屁股旁边还挂着一条屎就提上裤子走了啊!给我造成很大的阴影,直到后来我长大了,才惊觉,那天,我好像进的男厕所……

小时候,有一次和爸爸在家,无意间…

小时候,有一次和爸爸在家,无意间发现爸爸藏在床脚下的私房钱,欣喜若狂的喊妈妈,刚发出一个“妈~”字,就被我爸一脚踹飞了,顿时大哭,我妈闻声赶来,我爸抱着我哄着:“呀~宝宝不哭,摔床底下摔疼了吧?”

小时候生病了去医院打针,护士扎了…

小时候生病了去医院打针,护士扎了好几针才中,好疼,我恶狠狠的瞪着她,她笑道:有本事你扎我啊!读大一的时候我交了个女朋友,第一次去她家,想不到护士是她妈,她妈把我拉到一边小声说:一人做事一人当,不带这么母债女还的……

晚上吃饭,朋友问我:“什么是成长…

晚上吃饭,朋友问我:“什么是成长?”
我思考了一下说道:“小时候男孩子喜欢玩电动玩具,女孩子喜欢玩娃娃,长大了男孩子喜欢玩娃娃,女孩子喜欢玩电动玩具,这大概就是成长吧!”

身在农村的发小结婚了,他在结婚典…

身在农村的发小结婚了,他在结婚典礼上发表感言说:终于实现了小时候的梦想。
我琢磨了好长时间,直到看到他老婆的名字王清华的时候我才恍然大悟。
这货小时候的口头禅是:我要上清华!

小时候交作业家长要签名,我同桌没…

小时候交作业家长要签名,我同桌没签。
老师问他:你妈怎么没签名?
他哭了:爸爸说妈妈去了很远的地方…然后全班都静了!
我这苦命的兄弟啊!班级同学以我为首哭成一片,老师也红了眼眶。
过了几天,吃午饭,他拿出来一包周黑鸭臭显摆。
我问他哪来的?
他说他妈从武汉旅游带回来的。

小时候被狗咬了,打了针回来还在哭…

小时候被狗咬了,打了针回来还在哭,堂哥过来说:走带你去报仇……两个人偷偷的去找到那只狗,就在两人一狗对视之间,堂哥说:你赶紧跑狗就会来追你,我在后面偷袭他。我傻傻的答应了,结果又被狗咬了一口。听到我撕心裂肺的哭,堂哥既然坐在树上笑。。。

小时候家里是开麻将馆的,每晚都伴…

小时候家里是开麻将馆的,每晚都伴着麻将声音呼呼大睡。有次不知道咋回事晚上没人打麻将,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叫醒熟睡的爸妈,缠着他们给我弄麻将的声音,我听到才好睡觉。爸妈拗不过我,然后打着哈欠,玩起了两人麻将。结果那晚爸爸输了,赖账不给妈妈钱,最后两人打起来了!

小时候老爸教我做饭,并对我说:”…

小时候老爸教我做饭,并对我说:”男孩子一定要学会做饭,不然以后老婆生气回娘家还不得饿死”。多年后,我和老爸窝在厨房,老婆和老妈在外面看电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

刚刚老婆吃了一碗酱油拌饭,她说小…

刚刚老婆吃了一碗酱油拌饭,她说小时候也这样吃,觉得特别满足,但现在没有以前那种满足感了。
我:“那是饿的轻! ”
老婆:“你懂个屁,是不够吃!!!说完她就又吃了一碗! ”

你把屎铳放下!

二十多年没耍 棍了,我也从一个懵懂无知的少年,成长为一个懵懂无知的青年。

小时候,我叔教了我几招华而不实的棍花,我耍得挺溜的。直到那一次……

我被老师选中在学校文艺汇演上表演耍棍的节目。

道具室有根轻巧的竹棍,我每天放学去取了练习。

汇演前一天,我正在大礼堂练习耍棍,我同桌来找我说他被罚洗学校男厕,男厕堵了,让我帮帮忙。

兄弟有难,我拔棍相助。我拿竹棍费了老大劲才帮他把厕所通开。

当然,很多翔沾在竹棍上,洗洗就好嘛,我把竹棍冲洗干净,就拿回道具室放好就回家了。我估计放到明天表演,竹棍就没有异味了。

第二天,文艺汇演终于来临。我帮忙抬桌子,搬凳子的,轮到我,我提了竹棍就上场。

我随着音乐的流动,行云流水般耍着棍,台下响起了阵阵掌声。我突然一个力劈华山,啪把棍从上而下猛砸到地上,然后一招横扫千军,划出一个圆!

我发现前排的嘉宾脸上个个沾了黑点,他们有的还没发现。有的发现了,摸了摸黑点抽鼻子闻着皱起了眉头。

我不能分心,一招连转风车还没使出来呢。

我转得跟风车一样,隐隐听到有人喊,下翔了!下翔了!

我不允许自己心境受影响,兀自舞着竹棍。

台下已然乱做一团。坐在前排的校长站起来冲我喊:“你把屎铳放下!”

校长话音未落,我急忙把往下劈的竹棍收住,棍尖由于惯性朝校长猛然一点,一溜黑物正中校长口中!

校长赶紧拿茶杯漱口,旁边一个人拦着校长:“不可,杯里更多!”……

我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竹棍毕竟长期使用,可能有裂缝,昨天通厕所的时候,裂缝张开,有翔进到竹棍里了。我说怎么使起来这么沉!

我那次没有受到处分,毕竟是道具出问题。只是难为了大家写观后感作文。我这一段要么被一笔带过,要么干脆只字不提。

个别耿直的学生,平铺直叙,把自由飞翔的场景写了出来,结果又被罚重写!

从此,我放弃耍棍了,然而“搅屎棍”的诨号从此叫开了……

同事说,小时候因为是龙凤胎,妈妈…

同事说,小时候因为是龙凤胎,妈妈母乳不够只能喂一个,选择了半天下定决心喂他妹,家里没钱买不起奶粉让他吃羊奶,我惊讶的问“羊不踢你吗?”
同事想了一下,“当时我那么小,记不得踢了没有。”
这时领导站起来,恨铁不成钢的望着我俩,“羊奶可以挤出来放奶瓶里吃的,两个二货!”

父爱如山的二大爷奶狗仔

昨天接到二大爷病危的消息,想起多年前的那场约定,果断驱车回家看他。

事情的起因是从一条狗开始的,那时我还小,家里养了条小母狗。

农村的孩子小时候没什么玩的,那条狗陪我度过了若干个春春秋秋,朝夕相处相濡以沫,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一起撵鸡,一起追野兔,一起倘佯在如诗如画的油菜花海,一起在鸭蛋黄似的落日余晖下奔跑嬉戏……

放养的童年是孤独的,爸妈收麦薅夜秧割稻子,守着长把子拖拉机轧谷子的一个个夜晚,都是这条狗狗陪着我脏兮兮的入眠。

后来狗狗怀孕了,伙伴们都说我天天跟狗睡一起,很可能就是狗爸爸。

喜当爹的喜悦没沉浸多久,一场变故突然来临,母狗临产的那几天,被别的狗咬伤了,生下一窝小崽崽第三天,就停止了呼吸。

虽然小伙伴们都说小狗崽长得像我,但幼年得子的喜悦,远远抵不上童年丧妻之痛,这也成了我几十年挥之不去的悲伤记忆。

我的疑似骨肉那是多么的小啊,徒劳的嘬着狗奶,但早己干涸了。

亲戚朋友抱走了小狗崽,等我得到消息赶回家,含着热泪追了三里路,仅抢回了最后一只。

小狗太弱小了,眼都睁不开,喂的稀饭营养不够,那几天饿彻夜叫着。

我召集伙伴商量,大家煮了鸡蛋啥的,有的还拿来了骨头,奈何小狗太小,闻闻就把脑袋扭了过去。

二胖说,必须喂奶,否则养不活。

可上哪弄奶呢?村里产妇也有,可那时生活条件差,奶水勉强只够喂自己孩子,谁肯挤奶去喂一条狗啊。

我腼着脸去堂嫂那里求了很久,差点自己动手挤了,才讨了一点。

果然,用弟弟以前的奶瓶一喂,小狗“啧啧啧”嘬的老香了,以致于嘴角都流下了白呼呼的奶水。

我们个个蹲在地上张大嘴巴看着,讲真,比自己吃的还要开心。

但接下来又上哪里去弄奶呢?我们忧愁的议论着。见过大世面的二胖又发言了:男的其实也有奶水,我偷看过二哥用丫喽(丁.丁)挤奶了,跟这色儿一样的,我也学着挤过,可是我的太小了,挤不出来,问过二哥,他说长大了才有奶。

我比二胖大,说不定就有奶,如同无边的黑夜看到了一丝光明,我借口把他们送走后,开始脱了大裤衩尝试把丁.丁塞狗嘴里,希望它能嘬到奶。

狗没长牙,不怕咬掉,但一口叼住,还是嘬的麻酥酥的,摇头晃脑滋牙丝丝吸凉气强忍着,都特么嘬肿了,也没看见有奶水出来。

哺乳只好中止,以我那时对农村妇女的研究经验,左思右想总结了一下原因,觉得第一次应该是需要催奶。

大家都知道,催奶最好的食材,当属猪蹄或鲫鱼炖的汤,穷,猪蹄就别想了,鲫鱼,二大爷的鱼塘里多的是!

果断抱起小狗,拿起钓鱼竿就去偷钓,当时正是午后,溜进竹林边水塘,打好窝子刚下钩,看见二大爷喝的醉醺醺的回来了。

他的家门正对鱼塘口,就见他咕咚一下栽倒在门里,一动不动了。

二大爷长的很帅,年轻时挑三捡四,导致终生未娶光棍一条,我赶紧跑去扶他。

他天天醉酒,哪里醉倒哪里睡,拖不动,正着急呢,小狗宝宝又饿的开始叫了。

我一下子有了个大胆想法,想想鲫鱼汤催奶还是太慢,二大爷四十多岁,肯定奶水足,瞅瞅左右无人,就拽下了他的大裤头子,把小狗放到他的丁.丁上……

果然大人就是不一样啊,几下就出奶了,眼见二大爷一哆嗦一哆嗦,怕出事,喂一会我抱着小狗就跑了……

回家又给它灌了点米汤,放在弟弟的摇蓝上,哼着儿歌摇晃它睡着,这才勉强撑了一天。

第二天中午,我又抱着小狗去二大爷门口晃悠,想看看他喝醉没。

远远看见他正往碗里倒大皮壶里的白酒,桌上一盘没什么油的鱼干,那时农村穷,我们的菜大部分都是靠吃野生的鱼虾泥鳅黄鳝艰难度日的,闻到那味就想走。

二大爷那天还剃了胡子,脑壳刮的跟个秃老亮似的,破天荒的换了干净衣裤,已经看见我了,冲我招手:过来,过来!

我忐忑的坐在边上,他吱了口酒问:昨天你来过没?是不是东头王寡妇来过了?

见我头摇的波浪鼓一般,他自言自语起来:…那是谁呢?…完事倒是把我裤子提起来啊…人家看见多不好…

我匆匆离开,躲远处偷看着,果然这个没品的又喝多了,头趴桌子再次睡的死死的。

偷跑过去,拎了几下没醒,喂奶要紧啊,果断把他推.倒…望着小狗几下就嘬出了奶水,我心里油然升起一种父爱如山的感觉。

这次学聪明了,走时把他的裤子穿的整整齐齐。

如此连续半个月,除了他偶尔刻意没喝醉假装睡着,大概是想看看到底是梦还是真,但是没打呼噜,所以骗不住我,就没进去,以后天天如此。

由此,二大爷虽然开始慢慢憔悴,直到瘦的上嘴唇都包不住牙了,但却认定自己是董永投胎,上天的仙女天天来梦中和他幽会,这是我亲耳听到他和另一个光棍聊天时说的。

为此他每天准时喝醉,好像期待点啥似的,午睡时家门从来不拴上,正好给了我准时去他家让狗宝宝嘬奶的机会。

狗子慢慢长大,二大爷那地方出的奶水,貌似越来越少,好在经过精心哺乳,狗子已经能吃不少饭也强壮了很多。

但二大爷身体却差的一塌糊涂,眼神枯槁无风自汗,涔涔的顺头淌啊,平时能挑两百斤化肥健步如飞,现在挑七八十斤沤好的猪肥料,都压的前走后退左三步右三步的,扭秧歌一样。

一把年纪还学的好吃了,经常拿自己塘里的鱼,去集上换回一大堆猪腰子,炒着吃炖着吃炸着吃,也不嫌骚。

那天经过堂哥的医疗合作社,看他拿了几盒子药出来。

同村有产妇因吃药喂奶喂坏孩子的,我担心吃药奶水变差喂坏了狗,就进去问堂哥:二大爷啥毛病啊?

堂哥叹了声长气:啥毛病,说了你也不懂,年轻时候不好好讨个媳妇,一把年纪了还不知道克制,迟早是撸死…

听起来似乎与奶水无关,是撸什么撸坏的,我一颗心才放到了肚子里。

坏就坏他那几十斤装的大皮壶酒快喝完的时候,平时这老头不醉不休,那天酒没有了,四分之三醉,睡时也打了呼,但没睡那么死,狗子已经开始长牙,嘬不出奶水用脑袋使劲顶不说,还特么咬了一家伙!

二大爷一下疼醒了,睁眼一看是条狗在口.他,气急败坏的抓住小狗一下扔到了外面池塘里,我躲在阴暗处一看不对,撒腿就跑……

……结果不敢再回忆了,反正那天二大爷在我家一直吵到半夜,最后赔了钱,又说定三天给一只老母鸡吃到身体复原,要是活不到七十岁,还得赔他一副加厚橡木棺材,让我以后必须给他披麻戴孝顶罗盆……

他一走,我爸赶紧拴上了大门,随后我凄厉的叫声响彻了附近几个村庄……

所幸并没引起哄动,他们有的说是在杀猪,有的说是在剥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