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生病了去医院打针,护士扎了…

小时候生病了去医院打针,护士扎了好几针才中,好疼,我恶狠狠的瞪着她,她笑道:有本事你扎我啊!读大一的时候我交了个女朋友,第一次去她家,想不到护士是她妈,她妈把我拉到一边小声说:一人做事一人当,不带这么母债女还的……

晚上吃饭,朋友问我:“什么是成长…

晚上吃饭,朋友问我:“什么是成长?”
我思考了一下说道:“小时候男孩子喜欢玩电动玩具,女孩子喜欢玩娃娃,长大了男孩子喜欢玩娃娃,女孩子喜欢玩电动玩具,这大概就是成长吧!”

身在农村的发小结婚了,他在结婚典…

身在农村的发小结婚了,他在结婚典礼上发表感言说:终于实现了小时候的梦想。
我琢磨了好长时间,直到看到他老婆的名字王清华的时候我才恍然大悟。
这货小时候的口头禅是:我要上清华!

小时候交作业家长要签名,我同桌没…

小时候交作业家长要签名,我同桌没签。
老师问他:你妈怎么没签名?
他哭了:爸爸说妈妈去了很远的地方…然后全班都静了!
我这苦命的兄弟啊!班级同学以我为首哭成一片,老师也红了眼眶。
过了几天,吃午饭,他拿出来一包周黑鸭臭显摆。
我问他哪来的?
他说他妈从武汉旅游带回来的。

小时候被狗咬了,打了针回来还在哭…

小时候被狗咬了,打了针回来还在哭,堂哥过来说:走带你去报仇……两个人偷偷的去找到那只狗,就在两人一狗对视之间,堂哥说:你赶紧跑狗就会来追你,我在后面偷袭他。我傻傻的答应了,结果又被狗咬了一口。听到我撕心裂肺的哭,堂哥既然坐在树上笑。。。

小时候家里是开麻将馆的,每晚都伴…

小时候家里是开麻将馆的,每晚都伴着麻将声音呼呼大睡。有次不知道咋回事晚上没人打麻将,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叫醒熟睡的爸妈,缠着他们给我弄麻将的声音,我听到才好睡觉。爸妈拗不过我,然后打着哈欠,玩起了两人麻将。结果那晚爸爸输了,赖账不给妈妈钱,最后两人打起来了!

小时候老爸教我做饭,并对我说:”…

小时候老爸教我做饭,并对我说:”男孩子一定要学会做饭,不然以后老婆生气回娘家还不得饿死”。多年后,我和老爸窝在厨房,老婆和老妈在外面看电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

刚刚老婆吃了一碗酱油拌饭,她说小…

刚刚老婆吃了一碗酱油拌饭,她说小时候也这样吃,觉得特别满足,但现在没有以前那种满足感了。
我:“那是饿的轻! ”
老婆:“你懂个屁,是不够吃!!!说完她就又吃了一碗! ”

你把屎铳放下!

二十多年没耍 棍了,我也从一个懵懂无知的少年,成长为一个懵懂无知的青年。

小时候,我叔教了我几招华而不实的棍花,我耍得挺溜的。直到那一次……

我被老师选中在学校文艺汇演上表演耍棍的节目。

道具室有根轻巧的竹棍,我每天放学去取了练习。

汇演前一天,我正在大礼堂练习耍棍,我同桌来找我说他被罚洗学校男厕,男厕堵了,让我帮帮忙。

兄弟有难,我拔棍相助。我拿竹棍费了老大劲才帮他把厕所通开。

当然,很多翔沾在竹棍上,洗洗就好嘛,我把竹棍冲洗干净,就拿回道具室放好就回家了。我估计放到明天表演,竹棍就没有异味了。

第二天,文艺汇演终于来临。我帮忙抬桌子,搬凳子的,轮到我,我提了竹棍就上场。

我随着音乐的流动,行云流水般耍着棍,台下响起了阵阵掌声。我突然一个力劈华山,啪把棍从上而下猛砸到地上,然后一招横扫千军,划出一个圆!

我发现前排的嘉宾脸上个个沾了黑点,他们有的还没发现。有的发现了,摸了摸黑点抽鼻子闻着皱起了眉头。

我不能分心,一招连转风车还没使出来呢。

我转得跟风车一样,隐隐听到有人喊,下翔了!下翔了!

我不允许自己心境受影响,兀自舞着竹棍。

台下已然乱做一团。坐在前排的校长站起来冲我喊:“你把屎铳放下!”

校长话音未落,我急忙把往下劈的竹棍收住,棍尖由于惯性朝校长猛然一点,一溜黑物正中校长口中!

校长赶紧拿茶杯漱口,旁边一个人拦着校长:“不可,杯里更多!”……

我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竹棍毕竟长期使用,可能有裂缝,昨天通厕所的时候,裂缝张开,有翔进到竹棍里了。我说怎么使起来这么沉!

我那次没有受到处分,毕竟是道具出问题。只是难为了大家写观后感作文。我这一段要么被一笔带过,要么干脆只字不提。

个别耿直的学生,平铺直叙,把自由飞翔的场景写了出来,结果又被罚重写!

从此,我放弃耍棍了,然而“搅屎棍”的诨号从此叫开了……

同事说,小时候因为是龙凤胎,妈妈…

同事说,小时候因为是龙凤胎,妈妈母乳不够只能喂一个,选择了半天下定决心喂他妹,家里没钱买不起奶粉让他吃羊奶,我惊讶的问“羊不踢你吗?”
同事想了一下,“当时我那么小,记不得踢了没有。”
这时领导站起来,恨铁不成钢的望着我俩,“羊奶可以挤出来放奶瓶里吃的,两个二货!”

父爱如山的二大爷奶狗仔

昨天接到二大爷病危的消息,想起多年前的那场约定,果断驱车回家看他。

事情的起因是从一条狗开始的,那时我还小,家里养了条小母狗。

农村的孩子小时候没什么玩的,那条狗陪我度过了若干个春春秋秋,朝夕相处相濡以沫,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一起撵鸡,一起追野兔,一起倘佯在如诗如画的油菜花海,一起在鸭蛋黄似的落日余晖下奔跑嬉戏……

放养的童年是孤独的,爸妈收麦薅夜秧割稻子,守着长把子拖拉机轧谷子的一个个夜晚,都是这条狗狗陪着我脏兮兮的入眠。

后来狗狗怀孕了,伙伴们都说我天天跟狗睡一起,很可能就是狗爸爸。

喜当爹的喜悦没沉浸多久,一场变故突然来临,母狗临产的那几天,被别的狗咬伤了,生下一窝小崽崽第三天,就停止了呼吸。

虽然小伙伴们都说小狗崽长得像我,但幼年得子的喜悦,远远抵不上童年丧妻之痛,这也成了我几十年挥之不去的悲伤记忆。

我的疑似骨肉那是多么的小啊,徒劳的嘬着狗奶,但早己干涸了。

亲戚朋友抱走了小狗崽,等我得到消息赶回家,含着热泪追了三里路,仅抢回了最后一只。

小狗太弱小了,眼都睁不开,喂的稀饭营养不够,那几天饿彻夜叫着。

我召集伙伴商量,大家煮了鸡蛋啥的,有的还拿来了骨头,奈何小狗太小,闻闻就把脑袋扭了过去。

二胖说,必须喂奶,否则养不活。

可上哪弄奶呢?村里产妇也有,可那时生活条件差,奶水勉强只够喂自己孩子,谁肯挤奶去喂一条狗啊。

我腼着脸去堂嫂那里求了很久,差点自己动手挤了,才讨了一点。

果然,用弟弟以前的奶瓶一喂,小狗“啧啧啧”嘬的老香了,以致于嘴角都流下了白呼呼的奶水。

我们个个蹲在地上张大嘴巴看着,讲真,比自己吃的还要开心。

但接下来又上哪里去弄奶呢?我们忧愁的议论着。见过大世面的二胖又发言了:男的其实也有奶水,我偷看过二哥用丫喽(丁.丁)挤奶了,跟这色儿一样的,我也学着挤过,可是我的太小了,挤不出来,问过二哥,他说长大了才有奶。

我比二胖大,说不定就有奶,如同无边的黑夜看到了一丝光明,我借口把他们送走后,开始脱了大裤衩尝试把丁.丁塞狗嘴里,希望它能嘬到奶。

狗没长牙,不怕咬掉,但一口叼住,还是嘬的麻酥酥的,摇头晃脑滋牙丝丝吸凉气强忍着,都特么嘬肿了,也没看见有奶水出来。

哺乳只好中止,以我那时对农村妇女的研究经验,左思右想总结了一下原因,觉得第一次应该是需要催奶。

大家都知道,催奶最好的食材,当属猪蹄或鲫鱼炖的汤,穷,猪蹄就别想了,鲫鱼,二大爷的鱼塘里多的是!

果断抱起小狗,拿起钓鱼竿就去偷钓,当时正是午后,溜进竹林边水塘,打好窝子刚下钩,看见二大爷喝的醉醺醺的回来了。

他的家门正对鱼塘口,就见他咕咚一下栽倒在门里,一动不动了。

二大爷长的很帅,年轻时挑三捡四,导致终生未娶光棍一条,我赶紧跑去扶他。

他天天醉酒,哪里醉倒哪里睡,拖不动,正着急呢,小狗宝宝又饿的开始叫了。

我一下子有了个大胆想法,想想鲫鱼汤催奶还是太慢,二大爷四十多岁,肯定奶水足,瞅瞅左右无人,就拽下了他的大裤头子,把小狗放到他的丁.丁上……

果然大人就是不一样啊,几下就出奶了,眼见二大爷一哆嗦一哆嗦,怕出事,喂一会我抱着小狗就跑了……

回家又给它灌了点米汤,放在弟弟的摇蓝上,哼着儿歌摇晃它睡着,这才勉强撑了一天。

第二天中午,我又抱着小狗去二大爷门口晃悠,想看看他喝醉没。

远远看见他正往碗里倒大皮壶里的白酒,桌上一盘没什么油的鱼干,那时农村穷,我们的菜大部分都是靠吃野生的鱼虾泥鳅黄鳝艰难度日的,闻到那味就想走。

二大爷那天还剃了胡子,脑壳刮的跟个秃老亮似的,破天荒的换了干净衣裤,已经看见我了,冲我招手:过来,过来!

我忐忑的坐在边上,他吱了口酒问:昨天你来过没?是不是东头王寡妇来过了?

见我头摇的波浪鼓一般,他自言自语起来:…那是谁呢?…完事倒是把我裤子提起来啊…人家看见多不好…

我匆匆离开,躲远处偷看着,果然这个没品的又喝多了,头趴桌子再次睡的死死的。

偷跑过去,拎了几下没醒,喂奶要紧啊,果断把他推.倒…望着小狗几下就嘬出了奶水,我心里油然升起一种父爱如山的感觉。

这次学聪明了,走时把他的裤子穿的整整齐齐。

如此连续半个月,除了他偶尔刻意没喝醉假装睡着,大概是想看看到底是梦还是真,但是没打呼噜,所以骗不住我,就没进去,以后天天如此。

由此,二大爷虽然开始慢慢憔悴,直到瘦的上嘴唇都包不住牙了,但却认定自己是董永投胎,上天的仙女天天来梦中和他幽会,这是我亲耳听到他和另一个光棍聊天时说的。

为此他每天准时喝醉,好像期待点啥似的,午睡时家门从来不拴上,正好给了我准时去他家让狗宝宝嘬奶的机会。

狗子慢慢长大,二大爷那地方出的奶水,貌似越来越少,好在经过精心哺乳,狗子已经能吃不少饭也强壮了很多。

但二大爷身体却差的一塌糊涂,眼神枯槁无风自汗,涔涔的顺头淌啊,平时能挑两百斤化肥健步如飞,现在挑七八十斤沤好的猪肥料,都压的前走后退左三步右三步的,扭秧歌一样。

一把年纪还学的好吃了,经常拿自己塘里的鱼,去集上换回一大堆猪腰子,炒着吃炖着吃炸着吃,也不嫌骚。

那天经过堂哥的医疗合作社,看他拿了几盒子药出来。

同村有产妇因吃药喂奶喂坏孩子的,我担心吃药奶水变差喂坏了狗,就进去问堂哥:二大爷啥毛病啊?

堂哥叹了声长气:啥毛病,说了你也不懂,年轻时候不好好讨个媳妇,一把年纪了还不知道克制,迟早是撸死…

听起来似乎与奶水无关,是撸什么撸坏的,我一颗心才放到了肚子里。

坏就坏他那几十斤装的大皮壶酒快喝完的时候,平时这老头不醉不休,那天酒没有了,四分之三醉,睡时也打了呼,但没睡那么死,狗子已经开始长牙,嘬不出奶水用脑袋使劲顶不说,还特么咬了一家伙!

二大爷一下疼醒了,睁眼一看是条狗在口.他,气急败坏的抓住小狗一下扔到了外面池塘里,我躲在阴暗处一看不对,撒腿就跑……

……结果不敢再回忆了,反正那天二大爷在我家一直吵到半夜,最后赔了钱,又说定三天给一只老母鸡吃到身体复原,要是活不到七十岁,还得赔他一副加厚橡木棺材,让我以后必须给他披麻戴孝顶罗盆……

他一走,我爸赶紧拴上了大门,随后我凄厉的叫声响彻了附近几个村庄……

所幸并没引起哄动,他们有的说是在杀猪,有的说是在剥狗……

我特么真是日了狗哇…

小时候,最彷徨无助的时刻就是跟老爸走散的时候。

那是老爸刚做药材生意不久,要到大城市进货。

禁不住我的撒泼打滚,勉强答应带我去见见世面。

药材市场真是大,人流熙熙攘攘,热闹的很,一路上我的眼睛都忙不过来,瞅瞅这个再瞅瞅那个,什么都觉得新鲜。

不知不觉中和老爸走散了,反应过来时,除了满眼的陌生,哪里还有老爸的踪影。

这下是彻底慌了,人生地不熟的该怎么办,关键手上一分钱也没有。

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老爸,肚子饿的咕咕叫,心想别管那么多了,先回家再说。

按着记忆我找到了来时的车站,乘着司机不注意,钻入最后面的椅子下蜷缩着,一晚的兴奋加上颠簸我睡着了,售票员叫醒我时已经到了县城!

当看到我是一个人坐车时,那女售票员便嚷嚷着要我买票,那年轻司机在一旁出主意,说是要把我拖回去,到时候让我找父母要钱,要是我不答应的话就把我卖掉。

后面那句话自然是玩笑,可我当时却是急得浑身冒汗,也不知道咋想的,脑子一抽就抱住了那青年司机,口里就大喊“爸爸别卖我”之类的话。

这下那司机可就傻眼了,不仅仅如此,那站在一旁的女售票员,当时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张牙舞爪地用她那小刀子般的指甲向司机脸上挠去。

“好你个乔二愣子,前几天日老娘的时候还说信誓旦旦说娶我,你特么孩子都这么大了……”

见他们扭打成一团顾不上我时,我就趁机赶紧溜了。

县城离家还有距离,再去蹭车也行不通了。

记得老爸有个做药品销售的小兄弟张叔,老爸前些日子还给他张罗对象呢。好像就在车站附近,我立马有了主意。

找到张叔家里时,刚好快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他很吃惊我是怎么一个人跑到县城来的,看我浑身发软的样子,问了几句后,便说第二天早上就送我回家。

知道我饿狠了,张叔给我熬了绿豆粥,正准备吃的时候,半途他突然有事要出去一趟,叮嘱我只能喝一碗后便匆匆走了。

那时我根本不知道饿狠了的人不能吃多的道理,还以为张叔小气不想给我多吃,连喝了三大碗,看着已经见底了锅,不由有些发慌。

我把张叔的那份也吃掉了,回来他会不会熊我呢?

翻了半天没找到绿豆,倒是找了好些大人说的“补品”。凭良心说,我那时根本就不知道这种药是干啥的。

想着既然是补品,煮煮应该也能吃吧。

我吃了张叔的那一份,心里头有些过意不去,便想给他煮一锅粥出来。

加了米之后,我研究了半天,才搞懂那煤气罐和打火灶的用法。

当我煮好的“绿豆粥”盛好端到客厅,便跑到卧室里关了门逗张叔家里的金毛狗玩。

直到外面突然传来张叔叔气急败坏的叫骂声,我才知道,我特么居然忘记了关火。

他家的厨房是怎么被烧的我真不知道,就连他自己,头发和眉头都被烧掉了一大半。也幸好他回来的及时,火势没有蔓延出厨房。

看到我惶恐的模样,张叔叔眼神很复杂,不过,他没有怪我,反而用颤抖的手摸了摸我的脑袋,笑着道:“人没事就好……嗯,你先去睡吧,我先去喝碗粥。”

我煮粥的味道应该还不错,加了好多香菜咧,张叔都喝了好几碗。

当晚睡得颇不踏实,隔壁张叔房间里一直动静不小,一直都传来他锻炼身体时的沉重呼吸声。

第二天当我醒来时,便发现张叔正眼眶乌黑脸色苍白地站在我床前,那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颇令人费解。

看来,他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好,一大清早就盯着我起床,难道是怕我又不见了?

见我醒来,张叔张张嘴,半晌只是垂头丧气地叫我起床,说要送我回家。

回到家,妈妈看到我惊讶的问: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你爸呢?,回头又看着眼眶乌黑,头发都被火燎得只剩下一半的王叔,半晌才认出他来。

“大姐啊,你娃儿我给你送回来了……孩子很聪明,居然只去过一次就还能记得我家地址……我特么真是日了狗哇……”

看到我妈的时候,张叔似乎很激动,泣不成声。

好人啊,我看着张叔情难自禁的模样,心里头暖暖的很感动。

古有关云长千里送嫂子,今有张叔叔百里送侄子。

讲义气,够哥们!

老爸的这个朋友,交得值哇!

等送走了张叔后,问明了情况,妈妈亲手煮了碗水饺给我吃,看着我吃的很香,她抹了把眼泪,声音有些哽咽:“娃啊,好吃么?”

“好吃!”我连连点头,看着慈祥的母亲,心中充满无限的温暖。

“好吃你就多吃一点,吃饱了再去一趟,把你爸找回来!

一则关于我怎样拍老班马屁的流言

初中的时候,学校里学生和老师的厕所是分开的。

至于为什么会分开,年纪稍大点的人都知道,以前的厕所蹲坑之间是没有遮挡的。想像一下,同学之间可以把“屎”言欢,要是你身边蹲着数学老师,你和他聊什么?聊抛物线吗?

再说了,师道尊严还要不要了?都看光光了,以后还怎么愉快的教训你!

所以分开最好,一别两宽,各自欢喜,免得尴尬!

但不幸的是,我就遇到过一次这样终生难忘的尴尬!

那一天,我有点拉肚子。里面翻江倒海般的闹腾,我赶紧向厕所跑去。

进去一看,满员了。我的括约肌提醒我,它快要坚持不住了。

想着人生自古谁无“屎”,何必在乎拉哪里?我一咬牙冲进了隔壁的教师专厕。

还好里面没人,我迫不及待的蹲了下去……刚刚松了口气,这时急冲冲的进来一个人,抬头一看是我们班主任。(我们都叫老班)。

老班也看见我了,他明显的愣了一下问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脑袋一抽回了一句:从门口进来的!

之后就是无尽的沉默。拉还是拉裤子里对老班来说这是个问题?

也许是憋狠了,老班顾不得师道尊严了,挨着我便蹲了下来。(教师厕所就两坑)

现在大家都知道什么叫尬聊,那么接下来的应该叫尬屎了。

战斗打响了,我和老班都努力的控制着战斗规模,把想要喷薄而出的汹涌澎湃的大江,强行变成缓缓的涓涓细流。

我是怕火力太猛了崩在老班身上,今后他给我小鞋穿。老班想的是要为人师表,哪怕是在这种情况下,拉也要拉出表率作用。

过程是漫长的,漫长到老班想要做点什么。于是他摸出了一盒烟,很自然的递给我一根。

发现不对想要收回来时,我已经很自然的接了过来。我摸出了打火机又很自然的帮他点上。

抽上烟后,气氛和谐起来了。老班和我开始了亲切友好的交谈。

良好的沟通让我们都放松了警惕,先是我开始来了一个大的,响的,然后老班也来了一个,接着便是炮火连天了。

我俩相互给了对方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颇有些惺惺相惜,英雄重英雄的意味!

一根烟抽完,老班应该要收兵了。他掐灭了烟头,亲切的叮嘱我说:以后在学校可别抽了。

我乖巧的点了点头答道:我以后不会了。

老班欣慰的笑了,擦完后便起身去提裤子。

我也抽完了,但我犯了一个永远也无法原谅自己的错误。我没有掐灭烟头,而是习惯性的两指将烟头一弹。只见火光一闪,烟头从墙壁上反弹回来。不偏不倚正中老班的丁丁上,然后顺势掉进裤裆里了。

老班痛的跳了起来,我一看犯错了,赶紧撅着屁股去帮忙扯裤子,好将那万恶的烟头拿出来。

老班在跳,我过来扯。重心失衡下老班脸朝下倒在厕所里。

那个时候厕所的卫生状况,我就不一一细述了。总之是很酸爽。我也被带的摔了一跤,不过我的运气好,下面有老班垫着。只是脸刚好挨着老班的屁股,那个样子就好像小时候上厕所没带纸,把家里的狗唤过来舔一样……

我一边挣扎着想爬起来,一边想着这下真坏了,老班要恨死我了!

但我错了,还有更坏的,这时候厕所又进来了一个人……

不久后,一则关于我怎样拍老班马屁的流言在学校悄悄传播……

同学们看到我都纷纷竖起大拇指并投来敬佩的目光……

哪里来的小和尚?可爱死了!

小时候的我,受武侠片的影响,天天地想着上少林寺学武功,当武林盟主,锄强扶弱,劫富济贫!

经常领着一群小朋友在小区里横冲直闯!肆意妄为!一下用弹弓把王叔叔家的玻璃打碎了,说他家窗户夜里不关会有黑衣人出没!要伸张正义。一下把李阿姨家的自行车推到了张爷爷家,说要劫富济贫!结果,屁股开了花!

爸妈忍无可忍,那年夏天把我送到了乡下奶奶家!说让我修身养性,我就奇了怪了,一个七岁的小孩,修什么身,养什么性?我估计他们是烦透了我!

那时候,三姑姑还没有嫁人,对我的大侠风范早有了解,跟我约法三章,她屋里的东西不许碰!我哪儿管那些,经常趁她不在的时候,乱翻她的东西。

有回实在无聊,翻出了姑姑的罩罩系在了背上,一边插上爷爷晨练的木剑,一边插上小叔叔的水枪,用她的眉笔粉饼给自己化了个梅超风的妆!披着姑姑鲜红色的被单,满院子疯跑,抓鸡玩!

“呔,你个妖孽,看今天本女侠不收了你,替天行道,匡扶正义,咿呀呀,哪里跑~”

玩的正欢的时候,三姑姑回来了,看着满头大汗,拿着棍子牵着狗的我和奄奄一息被拨成了地中海的老母鸡,立马炸毛了,一把扯掉了我身上被单,当看清我背上背的东西时,脸“腾”的红了!跟那天的晚霞有得一拼!

“你个死丫头,又乱翻我东西,看我今天不好好修理修理你!”

半个小时后,我捂着疼到麻木的屁股,哀怨地看着姑姑 ,恨恨地说:“早晚有一天我要上少林寺拜师!到时候别怪我六亲不认~”

姑姑冷冷地一笑,“想要出家吗?不用等,现在我就成全你!”

不顾我死命的挣扎,姑姑把我绑在了椅子上,看着阴森森,闪着冷光的剪刀,我张了张嘴刚想喊奶奶,姑姑手疾眼快地把她的围巾塞进了我的嘴里!

“丫头乖,别乱动,小心剪刀不长眼哦!”

几分钟的时间,我的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前长发飘飘的小仙女不见了!

摸了摸自己光溜溜的脑袋 ,瘪了瘪嘴,刚想哭!姑姑立马飞来个眼刀,我只能委了吧屈地把眼泪又咽了回去。

这时,邻居胖大婶过来串门。看见了我,双眼瞬时一亮。一把抱住了我,“哪里来的小和尚?可爱死了!”

在胖大婶胸口闷的要死的我,终于在姑姑差点憋出内伤的笑声中哭了出来。

那个夏天,姑姑送了我一个“灭绝师太”的绰号,还用麻丝帮我做了个拂尘,我是夜夜哭醒啊,天天做梦被人剃光头,都不敢出门,怕被人摸~

胡老大的一点不灭火星

胡老大自然姓胡,因在那个年代当过老大,村里人都戏称他为“胡老大”。

胡老大瘦骨嶙峋,皮肤黝黑发亮,头顶光溜溜的没一根头发,腿略微有点瘸,有时会拄拐。他的眼睛大的仿佛眼眶都装不下了,直直的突出来,甚是吓人。

我们村的大人吓唬小孩从不是什么夜猫子,老妖婆这类的。只要一句胡老大来了,再闹的小孩都安静的像鹌鹑一样,屡试不爽。

我小时候就怕他怕得厉害。直到长大后才好些。

胡老大烟瘾奇大,并且只抽自己种的烟叶。把烟叶晒干后切成丝,拿纸一卷就可以抽了。胡老大所到之处,无不退避三舍,味道实在太冲。人送外号“来人散”。

我曾有幸尝过一次,入喉如刀割,实是难以下咽。

老大还爱喝酒,从不局限于什么下酒菜,只要能入口的都能对付二两。

村里至今还流传着关于他喝酒的笑话。说老大一天晚上趁着月色喝酒,手里的螃蟹腿掉地上了,捡起来继续喝。第二天才发现捡起的哪里是什么螃蟹腿,分明是一颗生锈的铁钉,已经被嘬的闪闪发亮。

故事里演绎的成分偏多,但也从另一方面说明了老大的酒瘾之大。

小时对老大的阴影甚大,看到就远远躲开,老大也为了配合大人恐吓的话,也常故作凶恶状。

长大后才慢慢对他有了些了解。老大其实不凶也不恶,那个年代,仅仅因为长相唬得住人被推举为老大。

而我对老大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有一年暑假,因出了变故,大人们都有事要忙,家中就留下我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

左邻右舍纷纷过来嘘寒问暖,有送鸡蛋的,有让我过去吃饭的,让我意外的是胡老大也来了。

他拄着拐,蹒跚的过来摸着我的头说,男子汉坚强点,这点小事不算啥!走是还留下了自己腌的咸鸭蛋。

就是那件事,让我觉得老大不再可怕,隐隐还带着点可敬。

老大有过一次短暂的婚姻,听大人说是和一个外地逃难的婆子。两年后婆子也跟人跑了,就留下老大和一个未满周岁的女儿。

那些日子老大常腆着脸全村跑,就为孩子讨口奶吃。农闲时老大会抱着孩子在村口眺望。大家都知道他在等什么,也更知道他的等待没有结果。

夕阳下,他在村口时而踯躅,时而伫立,孑孓无所依,此时他在想什么,无人得知。

村里人常调侃的一句话:你怎么搞的像胡老大一样了!说的就是这种长期或无结果的等待时的状态。

一个瘸腿的男人独自带小孩的艰辛可想而知。所幸的是小孩很懂事,读书也上进,成绩一直是名列前茅。

那几年,老大是快乐的,逢人聊天不过三句话,必定会提到我家那妮子在学校如何如何……公鸭嗓般的笑声,半个村的人都听得到。

其实对老大而言小孩成绩太好,未必是一件好事。小孩毕业后分配在国企,好像是一家卷烟厂来的,一年到头也回来不了一次。

好像什么也没发生,好像一切又回到原点。唯一变化的是老大卷烟的纸升级了。不再是作业本,废报纸之类,而是换成了真正的卷烟纸。

老大给过我一些,说这种纸只要一点火星就会一直燃下去,不会灭。

我感觉老大说这句话的时候就像是在说他自己。

命运多舛,终归淡然,但只要胸中一点希望在,生活总得继续下去。

老大老了,常一个坐在门口抽着烟,他黝黑的皮肤不再发亮,变得褶皱而松驰,眼睛也突出的更厉害了,模样仿佛更加可怕。

村子也老了,没了年轻的活力,带着点暮气沉沉。老大就这样和村子一起慢慢变老。

但只要有一点希望在,生活总的继续下去!!

后记:每次回到故乡,再也找不回儿时印象,总觉得河变浅了,路变窄了,人变少了。

但关于记忆中故乡的美好总是顽强的出现在脑海,明明知道找不回了,还是呼唤我一次次的去寻找。

也许这就是故乡的味道!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