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弟弟

弟弟上幼儿园的时候就早恋了,每天…

弟弟上幼儿园的时候就早恋了,每天都缠着人家小姑娘,甚至偷偷的跟人家回过家,爸妈骂了很多次都无动于衷,直到有一次放学后老妈接他回到家然后告诉我,弟弟答应不再缠人家小姑娘了,因为小姑娘的爸爸去他们班拿出二十块钱塞给他,说是分手费,然后弟弟屈服了。我听后不禁看了看弟弟,只见坐在后车座的弟弟嘴里塞着零食一边吃一边抹着眼泪,可能失恋的感觉不太好受吧。 […]

和老婆吵架了她一个人赌气回娘家足…

和老婆吵架了她一个人赌气回娘家足足待了一个月我和儿子一起在家里我又要上班儿子就一个人在家里玩有一天我实在是寂寞了又不肯认怂于是我就叫儿子给老婆打电话儿子拨了电话说道:“妈妈,我一个人玩没有意思,爸爸又没有时间陪我玩要不你在那边给我生个弟弟,然后带他回来陪我玩吧。我心情变得更加忐忑了。 […]

二十岁那年,我千娇百媚,好多人做…

二十岁那年,我千娇百媚,好多人做媒!
表姨介绍了个帅哥,见了一面,我挺满意的,隔了几天,表姨带我去她家看看……
到了他家,我有点激动,见面就挽着他手问:想我了没?……
回来后,姨告诉我,那是他弟弟,上次见面的是哥哥……
听说,他们双胞兄弟为此大打出手……
而我,也不好意思再找他,现在,还单着! […]

父爱如山的二大爷奶狗仔

昨天接到二大爷病危的消息,想起多年前的那场约定,果断驱车回家看他。

事情的起因是从一条狗开始的,那时我还小,家里养了条小母狗。

农村的孩子小时候没什么玩的,那条狗陪我度过了若干个春春秋秋,朝夕相处相濡以沫,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一起撵鸡,一起追野兔,一起倘佯在如诗如画的油菜花海,一起在鸭蛋黄似的落日余晖下奔跑嬉戏……

放养的童年是孤独的,爸妈收麦薅夜秧割稻子,守着长把子拖拉机轧谷子的一个个夜晚,都是这条狗狗陪着我脏兮兮的入眠。

后来狗狗怀孕了,伙伴们都说我天天跟狗睡一起,很可能就是狗爸爸。

喜当爹的喜悦没沉浸多久,一场变故突然来临,母狗临产的那几天,被别的狗咬伤了,生下一窝小崽崽第三天,就停止了呼吸。

虽然小伙伴们都说小狗崽长得像我,但幼 […]

千万别拉屎拉了一半去干坏事

八岁那年,我还没上学,和村里的傻柱玩的最好。

傻柱并非真傻,只是脑子略笨,反应有点木讷,但这并不影响我和他做朋友。

他家承包了一个几亩水面大的鱼塘,上游是白杨垂柳掩映并用竹栅围起来的菜地。

塘水清澈啊,近岸处液态透明玻璃一般,可以看见深水里一丛丛晃动的水草,还有那不停翕动腹下毛毛须的大虾。

万千条垂下的柳枝和白杨伸展的枝叶,大面积遮挡了水域。微风一吹,水面凉气拂来,身上的汗水和表皮燥热的细胞,如同小气泡在不停的细微炸裂,沁人心脾凉入膏肓,活脱脱就像开了空调,碧水绿树构成了天然氧吧般的避暑山庄。

这就是我和傻柱喜欢在水边一玩就是一天的原因。在那蝉鸣如海的夏 […]

是她脚蹬茅坑沿子,我扳她肩膀拔马桶盖…

八十年代初,二叔在大都市当兵退役,一个星级宾馆拆迁,他宝贝似捡回了一个垫圈破裂的丢弃马桶。

那时候的马桶,不是靠水冲而是什么螺旋吸水的,结果他回家不会用,鼓捣了半个月,最后哀叹没城市人那个命,扔了。

那可是个洋玩意啊,我爸把它搬回了家,围着马桶研究了两天两夜,也没弄明白水是怎么下去的。

最后直接用钻头打穿了底座,架在了我家的茅房上。

有了这个可以坐着的玩意,再也不用担心会溅一屁股了,翔拉的高大上啊,全家人上厕所的积极性,都空前高涨起来,每个人都坐在上面不愿出来。

那一阵子我也一样赖桶,坐上面一边摇着小纸扇一边看着小儿书,每每被人催促良久,才恋恋不舍的出来。

久而久之都知道我赖桶严重 […]

我对刚高中毕业的弟弟说:“大学里…

我对刚高中毕业的弟弟说:“大学里有那么几个女的,你经常能见到她们,她们也会慢慢认识你,偶尔会说上两句话,见面了也会微微一笑…”,我弟听到这里,心开始荡漾。我接着说:“她们就是,宿舍看门大妈,楼道清洁大妈,食堂打菜大妈,水房售卡大妈,报亭卖报大妈,机房管理大妈” […]

装满吧,少了怕说咱不行!

一件埋藏在心底多年的糗事。

朋友们总是好奇,为什么我和我弟会相差十七岁,这要从我十六岁那年说起…

那年航校来挑学员,诺大一个学校两千多人,只有我通过层层筛选进入最后的体.检。心里有庆幸、有喜悦、有忐忑。

我爸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自称是中原黄土地大学修理地球系在读刨地研究生,去过最远的地方是到镇上赶集。

他收到消息后,开心的一蹦三尺高,到处炫耀他儿子马上要开飞机啦,还在村里放话,如果他儿子能顺利进入航校,将在村里连放三天电影。

去县城体.检那天,我爸赶着从三姨家借的毛驴车,怀里揣着我妈在天还没亮就煮熟的六个鸡蛋,一路护送我到县人民医院。看着人头攒动的医院大厅,我爸比我还激动。

挂号登记,查体,化验血液,进行的都很顺利 […]

没~没憋住…有鬼…有鬼啊…

小的时候,为了烤几个红薯吃,我在村东头生了一堆火。

该死的风把火苗吹向了二伯家的草垛,烧着了,火势迅速大了起来,熊熊浓烟冲天而起。

马上有人敲着脸盆报警,全村人都从地里扔了锄头赶了回来,拎着水桶端着脸盆呐喊着扑救,个个跑的水花四溅,连几个孩子都拿着饭碗和夜壶灌水去泼。

但都无济于事,草垛很快化为一大堆灰烬。

我当场就被二伯和老爸揍的鼻青脸肿,几个半生的红薯也被扔进了红红的余烬里面。

大人等着没有明火后都走了,我警惕的环顾了一下四周,确认没人,用大棍拨弄灰烬去找那几个红薯。

都熟透透了,擦擦眼泪,烫的嘴左右歪着呼呼哈哈吃的正香,拨散的火星见风又着了,顺着地上野草蔓延,特么的又烧着了一个草垛。

那些人回家刚换了衣 […]

小外甥问老姐,他是从哪儿来的?老姐很尴尬…

小外甥问老姐,他是从哪儿来的?老姐很尴尬,敷衍着说:我在家门口挖坑,挖到一个大肉虫子,养大后就成了你。下午小外甥在门口拿小铲疑惑惑地挖土。晚上用盒子捧回条蚯蚓,兴高采烈地向大家宣布:我挖到了一个弟弟![笑哭][笑哭][笑哭]

浅若.梨花落
这个“弟弟”可长不成人的样子!

青青子衿忧我心
每天都去挖,得挖多少弟弟妹妹回来啊

胖香
调皮点儿,把蚯蚓砍一刀,然后告诉孩子,其实你弟弟是双胞胎,。

[…]

我妈回来后看着我爹不可描述的部位,欣慰的笑了

七八岁吧,那时老家还是住四合院,我家住东边,二叔住西边。

二叔经常用丝质鱼网打鱼,早晨他在院内把丝网上的鱼的摘掉,我就偷偷去摔他的鱼,一摔那鱼就抖啊抖的不跳了,挺有趣的。

活鱼价钱卖的高啊,二叔肯定不干了,一边吆喝狗一样吆喝我,一边匆匆忙活。

他看我老实了一会,放心的整理丝网,一回头看到我把他捉的活虾脑袋揪掉了一堆,气的上来就揪住了我的耳朵,我大声喊:爷爷,二叔要揍我!客厅里爷爷咔咔咳嗽了两声。

二叔干笑冲客厅说:逗大侄玩呢!恨恨放开我的耳朵,巡视了一周,折了个梨树枝说,叶子不许拽,数数这是多少片,数对了给你五毛钱。

我接过树枝,用手扒拉着就去数, […]

我有两个弟弟,双胞胎,目前放在老家上学。…

我有两个弟弟双胞胎,目前放在老家上学。开学的时候一个人给了三百块钱生活费,后来老二把钱都给老大了,我们我跟我爸妈知道后就让他把钱要回来,他说没事,老大会把钱给他花的。现在我跟我爸妈都来武汉做生意了,老二现在天天哭的撕心裂肺给我妈打电话说:老大把我的钱都花完了,我问他要他不给我。我有这两个弟弟我该说什么

坑货!!绝对没花完,等把钱转给他之后!老大把钱给他了。第二次的给钱就平分了

[…]

被男友甩了,感觉天塌下来了,午饭没吃,一…

被男友甩了,感觉天塌下来了,午饭没吃,一个人坐在角落抹眼泪。平时总跟我拌嘴的弟弟也看出不对,很懂事地递纸巾、倒热水。我抽抽搭搭哭诉完,弟弟一拍桌子,骂道:“这也太不像话了!你在家等着,我给你报仇!”我赶忙一把拉住:“不许去!……呜呜……有你这就好受多了。” […]

刚才去理发店剪头发,老板是个女的。旁边坐…

刚才去理发店剪头发,老板是个女的。旁边坐了一个大汉,刚剪完头发。老板说:我帮你吹一下吧?那个大汉一愣:就在这里?女老板也楞了有三秒:你他妈的想吹哪?我这可是正规的!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捂着嘴就出去笑了。哈哈哈哈哈

你捂着嘴出去了,他们在屋里吹起来了

看了这个 ,我二弟突然高烧不退,身体僵硬,我不知怎么办,然后我用力摇晃他的身体,心想弟弟你一定要坚持住,后来他又出现抽搐和呕吐,我帮 他擦干净呕吐物之后,现在精神呆滞,缩成一团!这是什么病?严重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