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鹰版战狼逼火无疑《战狼3》剧本

小学的时候,高年级有八个学痞,结成了帮派,号称八大金刚,我们背地里都叫他八国联军,这伙人身强力壮,屡屡找茬欺压我们这些低年级的学生。

除了逼我们带吃的给他们,还问我们要钱,不给就揍得我们鼻青脸肿。

多次抗议无效,没办法,我们也加入了他们的帮会。

原本指望入了帮能罩着我们,没料到不仅一样上贡钱粮,还逼着我们去敲诈其他同学。

我也是有血性的男儿,本想安安静静做个睡狮,奈何树欲静而风不止,睡狮不醒,简直被列强虐成了碎狮!战争片看多了,就寻思找机会拉拢同学来一次大起’义。

那天看了西游记红孩儿布的三昧真火大阵,一下有了干大事的想法。

我舅舅是卖烟花的,农村人都知道,烟花一般都是逢年过节放的,平时舅舅烟花仓库都锁着门,无人看管。

正是这个纰漏,让我有了可乘之机。

那天我趁舅舅喝醉,偷走了他的整串钥匙,因为怕偷了单个仓库的,舅舅会怀疑换了锁。

夜里我在伙伴协同下,偷了一箱冲天雷出来。

你也许以为我会用烟花炸他们,错了,烟花威力巨大,会打死人的,我没那么脑残,要的只是改装一下。

我打开封泥,倒出了全部火药,扯掉长长的引线,又把火药灌了进去,逐个放上切断的引线,再用泥封好。

正如核’弹需要试’爆一样,这样的大杀’器肯定也要试一下威力。

我把烟花放倒,约五六十米远,对准一对正在啪’啪的鸡,点燃了引线。

短暂的“磁磁”声后,嗵的一声闷响,一串火焰喷’射而出,鸡毛忽的飞了起来,两只鸡被打出一米多远,瞬间成了乌鸡,一朵蘑菇云腾地而起!

鸡没死,咯咯嗒…咯咯嗒…的跑了。

试验成功了,我和同伴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接下来就是动员大家策’反了,大伙将信将疑的看我再次用大’炮轰跑了一条狗,又在夜幕下参观了我的军’火库,仓库里如山的烟花令他们热血沸腾。

我又详细的讲述了起’义流程,解读了整个作’战计划,最后扯下红领巾唱起了国’歌。

长年的欺压加上我的鼓动,大家群情激愤,纷纷表示愿意为自由而战!

趁热打铁,我迅速成立了作’战指挥部,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睿智,学着战争片指导员那样,我穿上了老爸的军大衣,架上了爷爷的老花镜,有点头晕,把眼镜扒在鼻子上,用树枝在地上详细划分了多个战’区,沿河流村庄种种复杂地形布置了战’略纵深……

周密的战’前布署紧锣密鼓的暗中进行着,为了确保战斗成功,一举解’放白色恐’怖下的学校,我又偷了几箱烟花出来改造,改完藏在草垛里待用。

机会终于来了,那天趁老爸不备,推出了发射导’弹必备的工具:架子车,装上烟花,上面盖上稻草,按照既定目标,在上学路边的草垛里藏好,推着架子车上学去了。

刚一放学,作为先谴部’队的同学蜂拥去定点埋伏,我和几个同学推着架子车,飞快的跑去装烟花。

不一会功夫,那八个坏蛋出现了,手里都拿着敲诈来的棒冰唆着,不时的还踹一脚旁边的同学。

我看的义愤填膺,等他们靠近我的所在地:黄岗子村路口时,我拿出了自制的木头玩具驳壳’枪,朝天扣动了扳机。

驳壳’枪后座打响了纸火’炮,某年某月某日,黄岗起’义第一枪正式打响了。

我一声大喊:同学们,血债血偿的时候到了!

围在那八个学痞旁边的几乎都是参加起’义的,忽啦一下往我这边跑了过来。

那八个家伙正在奇怪,大伙一起推着架子车,震耳欲聋的喊着:杀呀!别让鬼’子跑了!战’车在坑坑洼洼的土路颠簸下,飞快的冲了过来。

八个家伙好像明白了什么,大笑起来:弄个破架子车就想造’反?看八大金刚怎么收拾你们!

说完捡起路边土块,飞蝗一般的扔了过来。

纷纷有人受伤,我脑门上也挨了一下,但这都在我的预料之中,我挥’枪高喊:射’击手掩护!

后排跟着的同学迅速从书包里掏出土块,也嗖嗖的扔了过去,一时间,黄岗上空弹’雨密布。

终于靠近了有效射程,我停下战’车,掏出打火机点燃了第一根引线!

炮’膛一震,“咻~”的一发炮’弹带着哨音脱膛而出,正中其中一位,一阵烟雾过去,那家伙一脸漆黑,头毛都卷了,嘴里噗噗的吐出几口黑烟,牙都打黑了,当场愣在了那里。

其余几个呆呆的看了一会,为首的缓过神来大喊:居然敢用大’炮轰我们,兄弟们拼了!

看着敌人气势汹汹的反扑,我镇定的点着了第二发…第三发……

后面的同学快速移动战’车车把制导,对准目标,炮’弹覆盖面广,每一发都精准命中,八大金刚在弥漫的炮’火硝烟中,一会功夫变成了八大包公,离的越近打的越疼,最后中炮的被直接打的跪倒在地。

这八个家伙终于败退,拼了老命的奔跑起来,大伙群情振奋,一位经常跟着爷爷做道场的同学,掏出从家偷来的喇叭,“嘟嘟拉拉…嘟嘟拉拉……”的吹响了冲’锋号,我振臂高呼:同’志们!冲啊!

马路上喊声如潮:冲呀…杀’呀……草林里、田埂下,一拨拨思想动摇的同学都加入进来,我起’义部’队汇涓成河如万马奔腾,带着长期被欺压的仇恨猛追不舍。

八大金刚在扔的漫天土块中跑的如丧家之犬,稍微跑慢了一点,我点’炮就轰,炮’弹噗噗的飞在他们身上,几个家伙棉裤都烧的见了屁股,棉絮在忽闪忽闪的破洞下,风中雪片一样飞的到处都是,小腿以上都漏成单裤了。

狡猾的敌人总是诡计多端,这伙人在一个干涸的池塘边躲了起来,在塘埂下边不停的扔土块,看见发炮低头就躲。

这地形我早就勘查过,当然也作了部署,冲’锋号再次响起。

埋伏在该战’区的同学从塘埂对面冲了出来,八个人抬出一箱烟花,点着引线对着他们后背就是一阵乱轰。

八大金刚腹背受敌,一顿乱炮轰的从塘坎爬了出来,哭着举起双手:大爷饶命啊……我投降了……

本着优待俘’虏的原则,我挥挥手止住了大军,对后面的同学喊道:我去谈’判!敌人要是拿我当人质,为了革’命胜利,请向本司’令开’炮!

八大金刚趴在那里,就差磕头的连连说:长’官放心啊,以后再不敢了,你们太狠了…只求饶了一命啊……

于是在那个黄昏,双方签定了停’战协议,八大金刚老大说这是在一个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和错误的对手,发生了一场错误的战’争……

真理都是在大’炮射’程之内,我们的忍让与妥协都没换来的安宁,终于在一场现代化的战’争中迎来了和平。

-山鹰寂寞飞

夏天男生的裤兜真的是一个非常神奇的地方。…

夏天男生的裤兜真的是一个非常神奇的地方。可以装烟。打火机。充电器。手机。现金。各种卡。。。感觉女人一个包都装不下的东西他们一个裤兜就全部搞定了!


让男人从裤兜里掏出姨妈巾我看看?

那是因为鸡鸡小,装点东西看着大呀

让男人从裤兜给你掏出jj看看

去哪呢?没了家,哪里才是栖身之地?

小时候,雨过天晴,爸妈让我陪他们在地里拔花生。

一大片花生简直有望不到边的感觉,拔的腰酸背疼就想偷懒,假装跌倒坐了一屁股泥巴,嚷嚷着要回去换衣服,就回家了。

家里只有弟弟一人,那时他只有八九岁,一进院子,我当时就震惊了,他居然把家里的大收音机拆了,主机放在堂屋桌上,两个喇叭挂在院子两边梨树上,不知哪里弄了两根线连在一起,奇怪的是还能响!

太师椅也被他搬到了梨树下,这家伙跷着二郎腿葛优躺在上面,眯着眼睛聆听喇叭里的歌声,搭在椅靠上的手还不紧不慢的打着节拍。

只有恃宠而骄的人才敢干出这样的事,他虽顽皮,但从未挨过打。想着我累的狗一样,他能闲的这样蛋疼,那气腾腾的窜了上来,但我不敢打他,老爸护小,但凡碰他,肯定挨揍,于是一脚踹在太师椅上凶他:谁让你拆收音机的?咹?!想让俺爸剥你皮吗?!

他晃了一个趔趄,瞪眼吼我:我能装好,关你屁事,看过俺舅修收音机了,滚蛋去干活,又想偷懒。

这样的人还有脸说我偷懒,我一把拽住他的衣领:跟我去拔花生!,,他用力挣扎:不去!好啊,你敢打我!啊…啊…我要去找俺爸,你打我了呀……啊~~……

无中生有,还真哭了起来,眼睛挤挤,泪水哗哗的,面对这样的奥斯卡影帝,我又气又怒,看来我是免不了一顿打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照脑袋就是几个巴掌。

他真懵了,撅着屁股咕咕咚咚用力往门口挣,我呯的关了大院门栓上,拽住他的小胳膊,照着屁股一阵猛踢。

这下哭的,讲真,比爷爷死的时候他嚎得还大 ,还像个娘们一样来抓我的脸。

我把他摁倒在泥坑里凶他:说!告状不?不告状我饶你一命!敢告状,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忽听门外老爸怒吼:日玛我看是谁的忌日!咚咚咚的连踹着门:反了天了这是!得空你就偷着打!给我开门!

我惊得魂飞魄散,放开了弟弟,躲在门后正想着是否翻墙脱身,弟弟跑上去就拉开了门栓,把门拽开了,老爸一脚踹空闪了一下,雨后地滑,笔直窜倒在地来一个某抢某。

趁他爬起来的功夫,我一溜烟从门后跑了出来,两脚风火轮一般,跑得耳边风声呼呼,喘气中嘴都被风吹变形了,,老爸穿的是靴子,泥泞中泥巴甩的如天女散花,追了半里地,终究还是没有跑过光脚的,他停了下来,两手撑着膝盖吼吼一阵猛喘,恨恨的抖手点着说了句:我看你还回家不?,然后悻悻的三步一回头的骂着回去了。

我反而不慌了,反正要挨打,没啥好纠结的了,折了个树枝,一边抽打着田梗上的野草,一边漫无目标的往前走。

走没多远,忽然听到哪里有杀猪的声音,仔细一听,不对,是弟弟的哭声,回头一看,老爸正拿着棍子追着弟弟打,年龄小了逃生技能还是不行,三岔路口犹豫了,不知该往哪里跑,竟然手捂脑袋哭着停住了。

眼看老爸就要追上,我不停大喊:老弟快到我这里来!

弟弟这才缓过神,一溜烟奔了过来,我迎上去牵住他,边跑边问:你咋也挨了?他呜呜地哭:收音机没安好,喇叭掉地上被猪嚼了,我拿棍夯猪打死了一只鸡!

这么一耽搁,弟弟跑的又慢,老爸已经追上来了,梅超风一样伸开大手来抓,我大声命令弟弟:快点跳到水田里!

两人携手腾空一跃,咕咚一声进田,淤泥堪堪没过大腿中部,污水溅了满身。

老爸一抓落空,收招不稳,一只腿滑下了田梗,拽掉了一大丛带刺的蔷薇,还是滚落到了水田里,像糊满泥巴从井里爬出来的贞子一样慢慢起身,长筒靴子灌满了泥浆,牢牢的焊在了淤泥中,奋力拔出来踉跄追了数步,我和弟弟早已水鸭子一样踏踏踏跑远了。

他折回头爬上了一米多高的田埂,坐在上面拔了会手上的刺,抽了一会烟,他抽的是硬盒的,打火机都是塞在烟盒里面,所以还能抽的着。

我和弟弟也蹲在下面田梗上歇息,如夷陵之战东吴抗击蜀军依靠长江天险一样,凭据着一百多米的泥田谅他也过不来。

良久,他脱了靴子,光着脚落寞的走了,什么话都没说。

我和弟弟相顾无言,默默的用树枝刮了会裤腿上的烂泥,蹲麻了,站起身,顺着河边漫无目标的走着。

去哪呢?没了家,哪里才是栖身之地?那一刻,无家可归的恐惧才深深的袭来。

在河边帮弟弟洗了裤子,牵着他越过几个山坡,他喊饿,摘了把野果给他,酸酸的,他缩脖闭眼吃了,还叫饿。

我也饿了,就去别人地里拔了一堆花生,洗了洗装满了所有口袋,思索半天问弟弟:怕累吗?

他摇了摇头,我拉着他说:那咱们去姥姥家吧。

十多里路,背背走走,走走停停,到达时天都黑了,敲开门,姥姥很惊讶,问这么晚咋来了?

我灵机一动说,挨打了,准备和弟弟死了算了,路上几次想撞车,想着再见姥姥一面,就来看一眼。声情并茂中弟弟都应景的哭了。

姥姥姥爷也抹泪了,姥爷让赶紧去吃饭,自己气冲冲的跑到村里去打电话。

半夜睡的正香,被人弄醒,一看是老爸,鼻青脸肿的,吓的正想叫姥姥,他摆摆手阻止说:好了,小祖宗,你妈用扫把我打成这样,满意了吧?撞车?唬谁呢?就你这样的货,往车里推都推不进去吧!

良久,他扔了烟头说:回吧,明天礼拜一还得上学呢。以后有事咱们都商量着来吧,我怕迟早被你俩坑死……

傻子每天在街上晃悠,仼凭别人取笑…

傻子每天在街上晃悠,仼凭别人取笑喝骂,总是一脸傻笑,傻子烟瘾很大,一天到晚在街上捡烟头,下雨天街上没烟头,他就会到小店地上去捡,偶尔也会跟人讨烟,但很少有人给他!

从我抽烟起,每次碰到他,都会给他一根烟然后给他点上,他每次都是一脸傻笑,抽了几口灭掉放口袋里,又转头到处找烟头!

搬到城里半年了,今天回村开个证明,在村委会门口有个熟悉的声音轻声说:火……火……

我转头一看是傻子,朝他笑着点点头,拿出一根烟给他,再拿出打火机准备给他点上,他也朝我笑笑,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根皱巴巴的香根,很认真的抚平,笑着递给我,再接过我的火机给我点上!

我抽着这根带着霉味的烟,鼻子一酸……

昨天我前女友结婚,还叫我去参加婚礼,我就买了一把枣子…

昨天我前女友结婚,还叫我去参加婚礼,我就买了一把枣子,一个碗,一把雨伞,一个打火机。现场拆礼物的时候岳父还直夸我好不记仇解释“枣是早生贵子,碗是吃的饱饭,伞是风雨无阻,打火机呢是家庭红红火火。”我就静静的看着你装逼当时就是你拆散我两的,等你反应过来就等着打脸吧。


嘿嘿,枣(早)碗(晚)伞(散)火(伙)

认为是“早晚湿火”的有吗?

只有我一个人感觉他这个所谓的岳父情商高到爆炸么?

如果上班回到家里发现煤气罐泄露怎么办?

如果上班回到家里发现煤气罐泄露怎么办?
A,抽根雪茄压压惊。B,抽根利群压压惊。C,抽根玉溪压压惊。D,抽根极品云压压惊。E,抽根黄鹤楼压压惊。F,抽根红旗渠压压惊。G,抽根黄金叶压压惊。 在线等。。。


这个时候怎么能够抽烟啊,应该点燃几张费纸,这样燃烧的纸可以产出二氧化碳,就能把煤气赶出房间。相信我,我上学的时候可是化学课代表

先拿打火机照一下,看看是哪儿漏出来的。

做为中国研究院的专家来说,你这么做是极度危险的,我建议你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应该向家人求助,把所有亲戚朋友召集到家,边抽烟边想办法!

火机点着的瞬间,你抽个瓦斯罐压压惊吧??

有一次去KTV唱歌,开了个vip包房,点了些东西,一…

有一次去KTV唱歌,开了个vip包房,点了些东西,一会服务生就送过来了,然后我刚好点了一直烟,把打火机竖直放到桌子上了,没多长时间,包房过来了一排女的,我当时懵逼了,咋回事,这桌上有什么隐藏机关?!


跟打火机没关系,主要是你长的像嫖客。

兄弟们,出隐藏副本了!冲啊…………

打火机竖直放在桌上是找鸡 用烟盒压住打火机抽一根烟出来说明自己是鸭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