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问妈妈:“妈妈,妈妈,我听说过,四六开,五五开,三七开,…

小明问妈妈:“妈妈,妈妈,我听说过,四六开,五五开,三七开,怎么还有三八开呀?”妈妈:“儿子,谁告诉你的有三八开?”儿子:“爸爸说的!”妈妈:“爸爸怎么说的?”儿子:“王叔叔问爸爸,今天怎么骑自行车上下班,爸爸回答,车得让给那个三八开!”妈妈:“。。。。。。。”


王叔叔乐了,今天又可以车震了……

别黑老王了,老宋把老王墙都推倒了

去楼下买柚子,问:“酸不酸?”大爷说:“不酸。”我说…

去楼下买柚子,问:“酸不酸?”大爷说:“不酸。”我说:“那不行,媳妇儿怀孕了,必须吃酸的。”这时候就看大爷从两个柚子中拿出一个放在一旁,对我说:“我把他和女朋友分开,他现在老酸了。”


这么萌的大爷没人管我可推倒了啊

柚子是柚子,正不正经我不知道

中国好大爷,套路最真诚!

今天女神说家里停水了,要到我家洗澡,我没有拒绝。我在…

今天女神说家里停水了,要到我家洗澡,我没有拒绝。我在沙发看电视,突然肚子痛就去敲门:你好了没有?有急事……女神说:刚刚洗过,正等着干呢!
~卧槽……这……


以前我以为女神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来到段子我才发现原来女神是谁都可以侵犯的!

一个干着急,一个着急干!

你什么你,再不干水就干了!

天天听你们说 听不懂就开房 看不懂就开房 看着我的数学老师 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说了多少次了,听不懂就直接把屎推倒。。

她不容分说,使劲拽我的衣服,用我老婆从没有用过的方式…

有一天,我去她家,朋友不在家,就在我转身想走的时候,她的小手突然拉住我,抱着我亲了一口,我当时突然感觉脸红心跳,好多年没有的异样的感觉突然出现。当她把我推倒在地板的时候,我只好解释说我不行。可是她不容分说,使劲拽我的衣服,用我老婆从没有用过的方式,那种方式,说实话,我只在爱情动作片里看过……
我慌乱异常,却惊奇地发现,自己已经失去功能的下半身,突然异动了下,虽然只是短暂的一瞬,但是还是在我内心掀起了巨大的波澜。我这是怎么了……
那天我们只是有了肌肤之亲,什么都没做成。可是回到家里,我的心再也无法平静起来,要是她不只三岁该多好啊。。。

我笑了,你装的很象,可是你却不知道吸血鬼的眼睛不会变绿

有句俗话――“夜路走多了就会遇见鬼。”我听了就笑。

又有句俗话――“世上本没有鬼,只因鬼在人心中。”我又笑。

我有个习惯,每晚过了12点就开始在路上游荡。也不知道目的。人在世上走一遭,很多事都是没有目的,而且我发现一个特点,越是没有目的的事,干了越开心。

今晚,过了时间我又来到了路上。

“不知今晚的运气如何?”我自言自语,不竟为自己的胆大笑了。、我很喜欢笑,不管发生什么,都会笑。我倒不是为了庸人说的那样“笑一笑,十年少”。我只是喜欢笑。

还有一个原因,曾经有个女孩说我笑起来很好看,尤其是两个虎牙一笑就露出来,很可爱。

她说这话的时候我又笑了,笑看她痴痴的看着我,心中很是甜蜜。

她后来死了,没有说什么就突然死了。她死后,有一封信交到我手中――她临死前写的――说她受不了我对其他人笑。每当我对别人笑,她就“心如刀绞”。看完之后,我还是笑,可笑中,泪水却滚了下来。

我不知道是不是爱她,只是觉得她很可惜。

我也不知道每晚排徊在路上是不是在等她回来。

事情过了多久都忘了。而今晚星空依旧美丽,我叹了口气。

不管你信不信,我连叹气的时候都满是笑意。

回来的路上,不觉起雾了。人说起雾的时候世间最平静,什么动静都没有。

果然,路上静的象死了一般。可却起风了。我奇怪,好端端的怎么会起风?

又笑了起来,莫非这就是“阴风阵阵”。

雾中越走越黑,只因雾越走越浓。树叶儿被风卷起在我脚边打转。

近来这里很不安全,因为闹鬼。世上跟鬼搭上边的事,多半是背后有人作祟。

世人都怕鬼,全不知,人才是最可怕的。

风很大,卷着我的衣裳往后拖,仿佛前面有什么可怕的东西。

近来的鬼很贪心,把人杀了之后,还将衣物钱财尽数拿走。于是裸尸奇案一起又一起的发生。

我就不信鬼还在乎那些钱物,只是……想到这里,我不禁打了个寒战。那些人的死法却是诡秘非常。

每个人的脖颈处都有两个牙印。吸血鬼?我有些害怕了。鬼我不信,可吸血鬼就不一样了。他们基本上是人的畸形形态。这有科学依据。

想到这里,我的思路被打断了。不能不断,因为前方传来一声惨叫。

依稀是在喊“吸血鬼!!”

我站住,立在雾中不知该如何是好。

接着,又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人影从雾中窜了出来。他看见我,犹如见到救星一般上来求救。

我这才发现,这个“他”实际上应该是“她”。

她是个美丽的女子,一袭白衣,满脸的慌张让她变的十分动人。我问:“小姐,怎么了?”

她一头埋进我的怀中,颤抖得厉害。咄咄唆唆地喊:“鬼,鬼,有鬼!!”

我十分惊慌:“哪儿?”

这时她不用回答,我也看见了。一个男子正走出迷雾,隔得老远就看见他的红眼珠闪闪发光。英俊的脸惨白惨白,两颗吸血鬼独有的牙齿露在外面。他幽幽地走向我。我不禁退后了一步。

那女子大叫一声,抖得更厉害。我把她推倒身后,用身体挡住她。她从后面抱住我,柔软的身体贴在我的背上,我感到十分舒服。男子汉的血液涌了上来。

我大声喊:“滚开!”

吸血鬼笑了起来:“你以为我会乖乖听你的话?”他一笑,口腔中的组织暴露在我眼前。森白的牙齿,血红的舌头,还有恶心的口水。口水留出来,竟然是血?!!

我壮胆说:“你不会吃我的。”

他笑,口水把牙齿染红了:“我当然不会吃你!我只要你的血!”

我又说:“你也不会吸我的血!”

“哦?为什么?”

“书上说,吸血鬼在戏人血之前,眼睛会变成绿色。你没有变!!”

他大笑起来:“什么书这么了解我们?哈哈,你说对了,我是不会吸你血。”

我松了口气。

他又冷冷地接着说:“我是不会,可是――她――会!”

我吃了一惊,却以感到一双冰冷的手摸上我的脖子。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我回头,看见刚才的美女以变成和他一样的吸血鬼,只不过眼睛却是绿色的!

回头的那一刻,她锋利的牙齿以爬上我肩上5厘米的地方。这是人身体最大的血管!

我笑了,笑地很美,我知道。

她停住了刺下去的牙齿,奇怪地问:“你不怕?”

我微笑:“你不会咬的。”

她也笑了:“为什么?”

我叹了口气:“你装的很象,可是你却不知道,吸血鬼的眼睛不会变绿。”

“是吗?”她轻笑,“书上会有错?”

“那位作家根本没见过吸血鬼,他又怎么会知道呢?”

“那你怎么知道他没见过呢?”她很不耐烦,牙齿又往下刺去。

“我不但知道你们不是吸血鬼,我还知道你们是一伙强盗,最近的案子就是你们做的。”

她吓了一跳,放开了我:“你……你是警察?”

那个男的听说跑上来,拔出一把匕首,揪着我的领子,喝道:“你是不是警察?”

我没回答,只顾自己说下去:“那个作家看见我后说了一句话。”

那男的吼道:“我他妈问你是不是警察?!”

我笑着慢慢说:“那个作家说:”我现在才知道吸血鬼的眼睛是不会变绿的!‘“那男的看着我,怀疑中带着恐慌。我很不高兴,他竟然不相信我就是吸血鬼。

我对那个女的比较满意,因为她一听完就晕倒勒,也因为她看见了我的眼睛,正如我说的,是红的,决不是绿的。那男的害怕得嘴张的碗大,合也合不拢。一股墨水味传了过来。

他犹豫了半天,终于还是将匕首捅了过来。可惜他还没捅到,我的手以穿过他的胸膛,从他的背后伸出。血液流过手指缝的感觉,我好喜欢。

我更喜欢血液留进肚子的感觉,因为我已经饿了一天了。在我的牙齿刺破那女子的皮肤前,我把嘴凑到她耳边,轻轻说:“还有一点,我们吸血鬼只吸年轻女子的血,下次不要忘了。”

呵呵,她的皮肤很嫩。

回到家,我的黄脸婆没好气的骂:“又吃饱了?每次出去都不叫我!”

我搂住她,笑道:“生气了?”

“哼!真后悔当初自杀了跟你过这种不人不鬼的日子!”

我笑道:“可你可以每天看见我的笑,还不满足吗?”

“哼!”她瞪着我说,“今天有没有笑给别人看?”

“没有!”我笑,“哪敢呢?”我抱紧她。

“哼!油腔滑调!鬼才信你!”她又骂,可眼中却只是笑颜。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