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用力

最近看着老公脸上皮肤差得不行,晚…

最近看着老公脸上皮肤差得不行,晚上强迫他敷个面膜,他很抗拒的说都是娘儿们用的,不用!我把他往床上一推,再往他身上一骑,撕开了面膜往他脸上贴,他不停的挣扎,大叫说我“谋杀亲夫!”我更用力压着他,婆婆急匆匆进来看了一眼,赶紧退出去拉上门:哎呀这种事怎么都不关门呢! […]

老公!快出来,有神经病化妆拿屎钱捉弄我!

为了养家糊口,我除了做点小生意,还承包些水电工程。

那天正在午睡,慈溪市的开发商打来电话,说交付不久的X小区19幢16楼以上,污水管道全部堵塞了,现在过去维修。

我赶紧驱车前往,路上忽然想起,发小大刺入赘到慈溪不远,N年没见面了,果断打了他电话,约他到慈溪聚聚吃大餐。

儿时玩伴感情深厚啊,发小中午喝了酒,不能开车,乘上未班大巴就来和我会合。

他到了车站,等不及去接,他就打的到了小区门口,大声呼喊着我的小名,撒欢的一路跑来…

童年的一幕一幕如快镜头不停闪过,甚至儿时的习惯都自然的流露出来,我俩躲闪着相互袭.胸揪咪.咪头抓鸟摔跟斗,一度闹的路人都惊诧不已。

来到维修点,发小非要跟我一起上升降机,到了16楼 […]

羊见愁的舞台事故

大学的时候,因为一个舞蹈演员脚扭伤了,我临时受命,参加学校大型晚会的舞蹈。

经过紧张的排练,我明白了我的任务很简单,就是饰演一个牧羊人,按着一只羊(人穿道具服装扮演的)的背,跳过来,跳过去。 #爆笑故事

表现出大草原上一个牧羊人欢快的心情!

彩排没有问题,等到上台的时候,我跳到第三次的时候,也许太累了,膝盖撞到了羊的脸,羊站了起来把我摔地上。

台下哄笑,我站起身还是得满脸堆笑,转身冲过来再跳的时候,就吸取教训,尽量按在羊屁股上。

我一按,手一滑,把羊的扮演者的裤子全给脱了下去……

这可是舞台事故啊。音乐瞬间就停了!

我想挽救这一切!!

我赶紧把他裤子往上提,然而,我太紧张了,用力过猛,把他脚翻了起来 […]

没~没憋住…有鬼…有鬼啊…

小的时候,为了烤几个红薯吃,我在村东头生了一堆火。

该死的风把火苗吹向了二伯家的草垛,烧着了,火势迅速大了起来,熊熊浓烟冲天而起。

马上有人敲着脸盆报警,全村人都从地里扔了锄头赶了回来,拎着水桶端着脸盆呐喊着扑救,个个跑的水花四溅,连几个孩子都拿着饭碗和夜壶灌水去泼。

但都无济于事,草垛很快化为一大堆灰烬。

我当场就被二伯和老爸揍的鼻青脸肿,几个半生的红薯也被扔进了红红的余烬里面。

大人等着没有明火后都走了,我警惕的环顾了一下四周,确认没人,用大棍拨弄灰烬去找那几个红薯。

都熟透透了,擦擦眼泪,烫的嘴左右歪着呼呼哈哈吃的正香,拨散的火星见风又着了,顺着地上野草蔓延,特么的又烧着了一个草垛。

那些人回家刚换了衣 […]

坑爹孝子 造化弄人

秋风瑟瑟,吹走我的哀愁,留下满满的欢乐与回忆…

他叫康老二,是我在童年的死敌…

那年,这逼与我一起飙自行车…

康老二骑的那车子,不碰不响…他一骑就像骑一群母鸡一样,叽叽喳喳闹心的要死…

我这车子,是二八大杠,往那一戳,模样,性能,都比他强好几倍…是我爹从修自行车那淘换来的珍藏版…

我哥俩骑着车走大街,串小巷,好似两只发狂的野猪…

那天,我们是激情的,那天,我们是快乐的,那天,我们是疯狂的…

那天,在路过一个急弯时,我们是悲剧的…

真特么巧又是我爹冒了出来,前阵子我爹被我撞的腿刚好,这次他骑车刚冒头,康老二我俩前后脚直着就怼了过去…

我爹飞了,人和车一起飞了,那一瞬间,我爹的脸色特 […]

昨晚,老婆说 明天早晨叫我,跟你一起逛早…

昨晚,老婆说:明天早晨叫我,跟你一起逛早市。
我:得了吧,上次你也这么说,结果怎么叫都不起来。
老婆:这次一定起,不起来你使劲叫我。
今早,我用力叫醒老婆,老婆呓语着说不去了,我记得昨晚说的话,用力摇她,害得她梦中踢人的毛病犯了。

制杖!你叫媳妇儿起床的姿势不对!让二营长把你的意大利炮扛着怼啊!笨蛋,,

幸亏她不是梦中杀人

老婆要睡觉,你应该背着她去逛

[…]

刚才去理发店剪头发,老板是个女的。旁边坐…

刚才去理发店剪头发,老板是个女的。旁边坐了一个大汉,刚剪完头发。老板说:我帮你吹一下吧?那个大汉一愣:就在这里?女老板也楞了有三秒:你他妈的想吹哪?我这可是正规的!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捂着嘴就出去笑了。哈哈哈哈哈

你捂着嘴出去了,他们在屋里吹起来了

看了这个 ,我二弟突然高烧不退,身体僵硬,我不知怎么办,然后我用力摇晃他的身体,心想弟弟你一定要坚持住,后来他又出现抽搐和呕吐,我帮 他擦干净呕吐物之后,现在精神呆滞,缩成一团!这是什么病?严重吗?

[…]

小时候爸妈忙农活,在家都是姐姐带我!每次…

小时候爸妈忙农活,在家都是姐姐带我!每次姐姐带我出去玩,我比较娇懒,走几步就喊累,姐姐无奈只好背着我继续走。
一次姐姐背着我,去河边玩,结果脚一滑俩人都滚到了河里,当时我还不会游泳惊呆了,连呛几口水后,死亡的恐惧让我在水里胡乱地扑腾,当时姐姐已略懂水性就伸手来拉我,抓住姐姐的手,我瞬时如获救命草,死死握牢就把姐姐往水里拽,这时姐姐也急了,腾出右手把我头用力一按,就摁水里。我在水里挣扎了几下,开始“咕噜咕噜”地喝水,慢慢地意识开始迷糊,不挣扎,呼吸逐渐微弱,感觉死神已一点一点向我靠近……
这时,姐姐看到我在水里已一动不动,就把我提出了水面,然后拖着我,慢慢地游向了岸边……

好机智的姐姐

[…]

明天是过小年让孩子开心点吧,今晚我辛苦点加个班

十岁那年冬天,在村里和几个大孩子在外面玩。

邻村一个大我三四岁的丫头在村头路过,这些大孩子怂恿我去揍她。

看那胖呼呼身材,我说不敢,怕干不过。大孩子说,女的都打不过男的,再说我们都在呢,万一打不过,我们会帮忙的。

望着他们信誓旦旦的样子,我相信了,壮着胆子就去推了胖妞一把。

农村的妞可不是那么好惹的,胖妞照我大胯就是一脚 ,瞬间战争爆发了,两人转着圈的扭打在了一起。

没想到胖妞英勇善战,不顾被我扯住的头发,羊蛋大的拳头照我脸上拼命招呼,一会功夫,鼻子里咸的酸的红的都打出来了。

我大声呼救,那几个家伙早笑的瘫倒在地,没一个人上来帮 […]

和媳妇从谈恋爱到结婚,只要是她和我在一起…

媳妇从谈恋爱到结婚,只要是她和我在一起的时候,那么她喝的矿泉水啊,可乐瓶啊,反正凡是带盖的,都是我拧开的,她每次都用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我,然后撒娇说,人家拧不动~~没办法,谁让咱是爷们儿呢?随手拧开便是!直到昨晚,黄桃罐头,盖儿太紧了,我使了全力都拧不开,然后媳妇在旁撇撇嘴,拿过罐头,不见用力,随手一拧,啵的一声,她拧开了。。。

单身久了,看到 啵 !都石更了

你还敢窝在家里,我媳妇都是催着我出去打工赚钱

你还敢出去打牌,我整天窝在家里连QQ都不敢登了

[…]

老公每次看到我的文胸带子露出来都会拉起来…

老公每次看到我的文胸带子露出来都会拉起来使劲弹一下!说:“注意点形象!”
昨天老公带我和朋友们聚餐,我穿了件连衣裙,文胸带子是那种一根带子挂在脖子上的。
我低头吃东西的时候这货从我脖子后面看到了内衣带子,手欠的用力一拉!居然拉断了!!
这时朋友们都望向我俩,我瞪着手里拎着一根内衣带子的老公,掐死他的心都有!……

有好东西要分享,这是幼儿园阿姨教导的好~

你舞着露出的一对大乃,流星锤一样把你老公打晕了

[…]

爷爷不敢翻身,可能觉得A面比B面重要

农村的孩子都骑过牛,我也一样。
那时候家里有一头老水牛,带了一个小牛犊,其实也不算小,都可以下地耕田了,家里只是想把它养大一点再出售。

我和爷爷是最清闲的,放牛的任务就成了我俩的活,每天一起出门,爷爷骑着老牛,我骑着小牛,一前一后慢腾腾的走向阡陌纵横的田间地头。

老牛沉稳,出门都是很用心的啃食着田梗上肉肉的青草,小牛就很皮了,总是趁我不备甩头就吃一口秧苗,恋母还很严重,一旦发现老牛离远了,就会惊惶失措的跑着赶上去。

农村的孩子当然知道骑在牛背上奔跑的危险性,分分钟会被颠下来的,我随时掌控着两条牛之间的距离,从没有让它们离远过。

但还是有意想不到的事发生,那天老牛钻进一个池塘洗澡,只露 […]

雨夜屠夫大战鸡鸡终结者

那年我十岁,秋天家里收稻谷,天上乌云密布,并伴有零星雨丝飘落。

我舅舅和小姨那天也在帮忙,望着即将来临的大雨和几亩割倒了还没捆的稻谷,老妈对我说:我没时间回家做饭了,家里杀的鸡都剁好了,你把它炒炒放陶罐里煨一下会不?

第一次被委以重任,心中那份自豪和兴奋难以言表,我高兴的回家了。

弟弟那年六岁,在灶膛烧火,我学着老妈的样子,油淋热锅把鸡炒的黄黄的,浇水烧滚,再连鸡带汤舀进了陶罐,小心的塞进灶膛,用火钳拨些红通通的柴草余烬把陶罐包住。

大功告成,我怀着对自己的敬佩之心,和弟弟愉快的玩起了游戏。

过了一阵子,弟弟嗅着弥漫的香气说:哥,我饿了,你捞个鸡腿我吃吧。

我自己也想尝尝,就拿了湿抹布去灶腔里提瓦罐。

里面温度很高,我 […]

小时候和爸爸一起去河里洗澡,开始我是不敢…

小时候和爸爸一起去河里洗澡,开始我是不敢下水的,老爸说有他在没事,老爸在前面试着水的深浅,我小心翼翼的紧跟其后。突然脚下一滑,我立马抱着老爸的大腿,老爸用力一甩,把我甩了好远,河水喝的饱饱的。老爸把我捞起之后,拍着胸脯说:你他妈的吓死我了,我以为有水鬼拉我腿呢。

老爸故意让你喝饱了才救你,真是亲爸,,

老爸那一腿没等死你就不错了,回去把这事儿跟隔壁王叔叔理论理论

[…]

花钱倒不用了,但这孩子不打你看能行吗?!

早年前的农村,堂哥家有一台长把子的手扶拖拉机,打谷场上铺上稻谷,人坐在拖拉机上,两手握着长把子掌控方向,后面拖着个石滚子,一圈一圈地轧着稻谷。

每次轧稻,我们几个小孩子都跟在后面跑,乱扔着稻草玩。

堂哥那时都快三十了,家贫,长的也不好看,没讨着老婆,但很喜欢和小孩玩,除了大声提醒注意安全以外,并不阻止我们瞎胡闹。

正是他对我们的纵容,才导致出了后面的事情。

那天他正在轧稻谷,突然内急,停了拖拉机去茅厕拉翔,轰鸣的机器一停,打谷场上无聊了,我们围着滚烫的拖拉机在鼓捣,看见了“乙”字形的摇把子,拿起来就摇拖拉机。

本身我们是摇不响的,但刚停的热机子太好摇了, […]

去哪呢?没了家,哪里才是栖身之地?

小时候,雨过天晴,爸妈让我陪他们在地里拔花生。

一大片花生简直有望不到边的感觉,拔的腰酸背疼就想偷懒,假装跌倒坐了一屁股泥巴,嚷嚷着要回去换衣服,就回家了。

家里只有弟弟一人,那时他只有八九岁,一进院子,我当时就震惊了,他居然把家里的大收音机拆了,主机放在堂屋桌上,两个喇叭挂在院子两边梨树上,不知哪里弄了两根线连在一起,奇怪的是还能响!

太师椅也被他搬到了梨树下,这家伙跷着二郎腿葛优躺在上面,眯着眼睛聆听喇叭里的歌声,搭在椅靠上的手还不紧不慢的打着节拍。

只有恃宠而骄的人才敢干出这样的事,他虽顽皮,但从未挨过打。想着我累的狗一样, […]